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Wednesday, March 18, 2015

张宏宝在香港有多少存款?共约6千万美元!


这篇文章中有中功在香港的存款记录。

其中,存在王行祥(张宏宝别名)名下的存款HK$280,536,778 港币,按当前汇率(7.8),折合美元3千6百万美元。

以田静(阎庆新)名下的存款共为HK$81,279,886,折合美元1千零40万美元

在王行祥和田静两人的联合账户存款为HK$96,310,304,折合美元1千3百万美元。

总共约6千万美元!

这还仅仅是在香港的存款!从此可以看到,阎庆新、何南芳、张琪等人对张宏宝进行法律缠讼,索赔2千3百万美元这个数字是从何而来的。我一直都相信这2千3百万美元不应该是一个奇怪的神奇数字,那是根据张宏宝账上的钱余额而来。阎庆新本人能够调动的银行存款就刚好是2千3百万美元!阎庆新就是要通过法律缠讼,将这些钱都转到她们名下!一旦官司胜诉,她立即可将这2千3百万美元合法转走,甚至是从张宏宝的王行祥账户中转走2千3百万美元。如果败诉,她也会将这2千3百万美元强行划走。而事实上,正是这后一种情形:阎庆新转走两千三百万美元!

当然,在张宏宝自己名下的那3千6百万美元,共产党也绝对要使用各种手段将这些钱掠夺和霸占的。

由此可见,阎庆新对张宏宝的法律缠讼,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冲钱而来!是一场公然的抢劫和掠夺。而这种掠夺,如果是没有中共的背后策划和主使,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试想,如果阎庆新真的是自己想占有这笔钱财,她完全可以将2千3百万美元强行取出,然后就回国做愚公去,张宏宝和中功在中国已经被完全禁止,没有人能为中功的钱去起诉阎庆新。但是,阎庆新是大公无私一心为公的,她是忠心耿耿的,她有更高的使命。她不惜对中功和张宏宝反复恶性诉讼,最后所得到的钱也就是这两千三百万美元。

而阎庆新给彭明等人的基金会拿出的225万美元,那仅仅是为了吊海外民运人士的胃口,成为诱饵,使得王炳章、彭明、周勇军等人为了张宏宝存在香港的6千万美元而纷纷飞蛾扑火,自投罗网!

由此可见,阎庆新对张宏宝的法律恶讼,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在钱,而在于张宏宝的项上人头!外加王炳章和彭明的!

后来周勇军为了得到张宏宝的这些存款,不惜制作假身份证,冒名王行祥,也就是张宏存款的银行用户名,以便靠欺骗手段取出那3千6百万美元!

由此不难想象,王炳章和彭明为何能被阎庆新和张琪骗到东南亚,落入中共陷阱。我分析,他们也有可能相信了阎庆新的话,以为在那里制作一个“王行祥”的假身份证,就能轻松提取在香港的3千6百万美元,或者还有在东南亚的存款。殊不知,中共的大网早就张开,就等着他们去自投罗网!

我会为张宏宝、王炳章、彭明,以及所有被中共超限战陷害的人去讨一个说法。

那些对王炳章、高智晟落井下石的人,我已经将他们予以揭穿,我相信那还活着的十二大佬将终生被良心折磨,被悔恨煎熬,这是他们应得的报应。我以后还会继续揭露他们,直到他们向王炳章高智晟公开赔礼道歉。

现在我已经被摩根斯坦利禁止进入了,我终于可以集中精力去干几件我一直都想做的大事了。我从现在开始,就是要跟摩根斯坦利去讨个说法。你凭什么被中共军队攻击数据库后,你不奋起反击中共,反倒要加害于我?就因为我曾经向摩根斯坦利警告过中共军队要对摩根斯坦利数据库要进行攻击吗?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会给你一个说法!

同时,我也要为张宏宝、王炳章、彭明去讨个说法,向中国政府去讨个说法,直到他们放人并赔偿一切损失。更要向美国政府去讨个说法,凭什么美国政府对中共派到美国的总参三部的军官视而不见,一味地纵容她们对中国异议人士进行绑架和谋杀?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会用我的方式,给你一个说法!

大家静等看好戏!很快就会开始行动!

---------

附录:

一、中功组织被查封的财产清单

中功组织暂存张宏宝先生(王行祥)名下银行存款:

SCB 570-2-146652-9 HK$8,398

570-6-907957-6 HK$112,101,537

570-6-908725-0 HK$32,891,855

570-6-914536-6 HK$12,784,134

HSBC 622002368888 HK$109,502,629

HSB 239-082258-888 HK$13,248,225

中功组织暂存阎庆新(田静)名下银行存款(对阎庆新有制约条件):

SCB 570-6-914762-8 HK$35,703,337

570-6-909689-6 HK$12,710,190

570-6-912348-8 HK$10,878,501

570-2-146653-7 HK$4,481,435

570-2-146014-8 USD 296

570-1-019662-2 NZD573

HSBC 508038296888 HK$16,705,329

BOC 7092610084225 HK$30,135

1958611286938 HK$15,277

1960320040479 HK$700,356

BA 146783 HK$27,593

DBS 210217725 HK$24,501

CITIBANK 13619039 HK$3,282

中功组织暂存张宏宝先生(王行祥)和阎庆新(田静)联名帐户银行存款

(对阎庆新有制约条件):

SCB 001-69196-01-01 HK$96,310,304


----------------

莫少平会见笔录:深入虎穴,周勇军持王行祥假护照在香港出事

一九九三年四月張宏堡以假身份落戶中國陝西省蒲城縣,改名王行祥


会见笔录


时间:2009年5月25日星期一

地点:四川省遂宁市看守所

会见人: 莫少平律师 陈泽睿律师 记录人:陈泽睿律师

被会见人: 周勇军

莫律师: 你是周勇军?

周勇军: 对,我就是周勇军。

莫律师: 我是北京莫少平莫律师,这是陈泽睿律师。



周勇军: 莫律师我知道,可是我还不能确定你就是莫少平律师。

莫律师:我们是受你家里人委托来做你的代理律师。是你姐姐找到我,但是呢,是你父亲签的授权委托书,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父亲的签字?



周勇军: 应该是的吧。

莫律师: 你同意呢就在这个授权委托书上签字。



周勇军: 可是我觉得你这么个大律师我们家里请不起哎,我也不想我父亲把家里的房子卖了。

莫律师: 呵呵,你这个案子主要有政治背景,这样特殊的案子我现在是一分钱也没有收。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同意的话就签字,我们就继续下去。你是在政法大学读的书?你学的是什么专业?



周勇军: 我学的是政治学。

莫律师: 哦,那你对中国现行法律的规定熟悉吗



周勇军: 基本的我还是清楚的,但是现在法律修改了很多,很多具体规定我不知道了。

莫律师: 你确认一下这个授权委托书鉴字吧.



周勇军: 这个,我还是要问清楚你的收费标准再决定。

莫律师: 这个你不用担心了,你的案子特殊,我也是特别对待。

周勇军: 我在法大学政治学,在国外听说过国内有很多人权律师,但是没想到你莫大律师能来。

莫律师:我先给你介绍一下你现在所处的法律地位。按照现行的《刑诉法》的规定你现在依然是犯罪嫌疑人,虽然己经对你批准逮捕,但是案件仍然在公安侦查阶段,所以你还只是嫌疑人,不是被告人。自你被刑事拘留之日起,公安机关至多只能拘留你三十七天,现在检察机关已经批准逮捕,公安机关依法还可以对你羁押两个月,两个月后,如果还需要继续羁押,则要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批准,还可羁押你一个月。这样如果还要羁押,那除非你的案件属于重大复杂案件,经省一级检察院批准,还可以延长两个月羁押期限。然后侦查终结案件进入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至多一个半月内检察院必须做出是否起诉到法院的决定,这期间还有两次补充侦查的机会,一次一个月。如果到时证据还不充分,检察院可作不起诉决定,以前有所谓“免于起诉”,现在改了没有了,都是做不起诉决定。



看守所所长突然进来

周勇军: 正好!所长,今天谢队长也在,谢队长说过外面写给我的信我都可以看了,你给我吧。

所长: 我这里没有收到任何给你的信啊。



莫律师:我们继续。我们现在侦查阶段担任你的律师,家属可以代为聘请。我们律师的职责是提出证明你无罪、罪轻或免于刑事处罚的证据和意见材料,法律赋予律师的职责与公安、检察、法院不同。我们也可以代你提出申诉控告。比如你受到刑讯逼供或变相刑讯逼供都有权作为你的律师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控告。

周勇军: 我清楚了。



莫律师: 你有没有受到刑讯遇供?

周勇军: 没有,诱供倒是有的。我现在用三分钟时间给你介绍清楚案情。



莫律师: 你好厉害,你用三分钟就可以介绍清楚啊? 呵呵,我都说不清楚。

周勇军: 我这个案子是政治因素,我08年9月28日从澳门去香港,持的是马来西亚护照,现在他们说是假的,(护照)我是花钱向移民公司买的,去台湾、澳门都没问题。我护照上的名字不是周勇军,在香港被扣完全是个意外。

莫律师: 你持有美国绿卡吗?

周勇军:我的绿卡从93年2月4日起算,我一直不愿意入美国籍,自911以后美国移民法卡严了,我就在2002年申请入籍了,审查期限比较长,自我去年离美,(审查程序)只差宣誓一个程序了,所以我现在的身份是National“准国民待遇”。但我还是想家,因为父母亲人都在国内,尤其去年地震后更想回来。我还通过我姐姐周素芬办护照,她费了很大劲儿一直没办成。我后来想通过中国驻外领馆办旅行签证,也不行。中国政府把这件事当成政治事件远远超过刑事,9月28口我就持马来西亚护照从澳门去香港,觉得去香港无妨。但是香港海关认为沪照有问题,我也没向香港警方透露我的身份。香港移民局在9月30日中午给我一个不准入境通知书,我在港澳码头警署共待了48小时,当时我还在生病、治病。后来他们对我说对不起认错人了,就把我交给移民局,移民局说我们还是要核实一下我的身份再放我走。然后来了一辆车把我送到了深圳一个小宾馆,他们给我出具了拘留通知书,上面写的是我所持护照上的名字,我一直没向他们透露我的(真实)身份。11月7.8号左右,四川省遂宁市公安局就来人深圳,两个年纪大的一个年纪轻的,其中有一个人和我认识。他们来了以后周六、日两天两夜问我话,深圳警方在旁边听着。到27号他们又把我转到盐田看守所,又改了名字叫“王华”,我当时已经告诉他们我叫周勇军了,他们让我签“王华”,我坚决不同意签“王华”,我签的都是“周勇军”。从11月27日到盐田后,我给家里写了很多信,要求他们给我转达,他们不转达我就绝食,也一直不提讯我,一拖再拖,一直这样到四月份。后来所长和我说是上面的人打招呼把我“寄押”在这里,后来深圳警方又来查身份、问情况,核实后又给我出具了拘留通知书。我5月4日就到了遂宁。



莫律师: 对,这些你家里人都告诉我们了,曾和你同号的一个人出来以后,都和你家里人说了这些情况。

周勇军:深圳公安还背着我去了我在澳门的宾馆房间,把我的行李都取出来了,他们在办案过程中把我的财物搞丢了,扣押清单换所(拘留所)期间都没了,因为换一次所就开一份清单。但是无论如何香港移民局最早有一份扣押清单很清楚,所以能看出来我的银行卡、信用卡、电脑、文件等物品都没了。关于涉嫌诈骗案,调查我的唯一线索(理由)是我在香港警局做的询问笔录涉及的一个内容,我失误的地方也就是自己留了一份询问笔录在身上,香港警方制作询问笔录也给被询问人留一份,我要是不留,也就没有后来这些事情了。香港警察在盘问我的时候给我看了一封信的复印件,是一封从境外寄给香港恒生银行的信,他们说署名和我护照的拼音一样,写给恒生银行的,要求恒生银行从其户头下转200万港币到花旗银行的户头上。这封信和我没有关系,又不是我写的,我也从来没见过,另外银行也不能仅凭该封信就进行转款。我在公安机关一直否认信是我写的,与我无关,(所以他们就一直把我关着。)



莫律师: 你涉案的事就只有这一个事件吗?

周勇军: 对,关于诈骗就是只有这一个事件。

莫律师: 你刚才和我说的和你给办案机关说的一致吗? 有没有变化过?

周勇军: 一致,本来就是这样没有变化,我一直是这么说的。



莫律师: 也就是说你以前就没有看过这封信? 这封信与你没有丝毫关系?

周勇军: 没有,我从没有见过(信)。



莫律师: 你涉嫌的是诈骗罪,按照中国刑法的规定,诈骗罪是捏造虚假事实或者故意隐瞒事实真相,使得受害人信以为真,自愿处分自己的财产。

周勇军: 那我根本没有(这些行为)。香港警察都认为我没有问题,大陆警察还查这件事,还是和政治因素有关。



莫律师: 根据你刚才说的,你没有向深圳警方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那按照有关规定,如果嫌疑人的身份无法查明的话,羁押期限不受限制,羁押期限只能从查明嫌疑人身份之日起计算。

周勇军: 遂宁公安11月十几号左右去深圳的,最晚那个时候已经查明我的身份了。至于为什么关押我不放我,即所谓我说的政治因素。



莫律师: 好了,今天就这样,你保重身体,如果需要见我们了也可以和谢队长说,他会转告。你身体怎么样?需要家里人给你带什么东西吗?

周勇军: 我身体还好,就是心脏不好。上次我姐姐给我寄来(5月8号警察打电话给周勇军的姐姐去看守所为他存)的钱,现在还有。其他东西也不需要。



莫律师: 你海外的很多朋友以及媒体都关注你的案子,你有什么话要对他们说的吗?

周勇军: 我非常感谢他们! 我这次回来觉得中国和以前不一样了,进步很多了,海外很多人还是停留在很多年以前的观点上看中国,我也希望他们能回来看看。虽然我在这里坐牢,失去自由,但我希望他们生活得好。



莫律师: 好,那就这样,请把委托书签了,保重身体!

周勇军: 好的,谢谢!




首页>>信息发布>>


国际中功总会已经向香港银行、警方、入境处、美国国会、银行、法庭等通报此事,希望查明真相,对3800万弟子有个交代。

● 莫少平律师在得知事实真相后,已经停止了对周勇军的法律援助。

● 周勇军企图将经济诈骗罪行往政治因素上说,以骗取他是受政治迫害资格。

● 华夏子被暗杀的消息一公布,美国帮他的人也不敢再出手相救。

● 周勇军如果真想进大陆,从澳门直接进入珠海不就行了吗?何必绕道香港?

●周勇军向律师和香港警方隐瞒了一个事实:境外寄给恒生银行要求转款美国花旗银行的信就是周勇军发出的。周勇军盗窃了天华修院的保险柜,抢走了里面的所有美元现金(张先生通常都准备上万的现金),用伪造的军人身份证(Wang XingXiang)模仿张先生笔迹从信用基金处骗得张先生用于炒股票的钱(估计几百万美元),接着想用同样手段骗取香港银行的钱。购买马来西亚护照取名王行翔是为方便套钱用的。美国花旗银行的帐户应该是用假军人身份证开立的。

●周勇军盗得中功财产后养了两个情妇,她们在2008年同时为他生了女儿。所谓“在美国的家人”指的是其中之一张月伟,她也是周勇军作案套取银行款项的见证人。(她说周模仿了一个多月张先生的签名笔迹才行动的,在花旗银行开立了大户帐户,感动得银行派职员上门服务)。周勇军的美国身份证明材料(不排除另有中国护照):英文名: YUNG JUNZHOU,生于1967年9月26日,加州ID号码: D7711459,绿卡号: A071-889-900,现住址: 1227 S DelmarAve, San Gabriel, CA 91776。

● 从笔录中可以看出周勇军是北京方面的要犯。

● 周勇军承认遂宁公安局来的三个人中有一个认识,看来他是国安那条线的并非空穴来风。可惜的是,这次是北京让办的案子,恐怕遂宁小地方抵挡不住这场风暴了。

● 阎庆新的用假结婚证(花一万美元请叶宁做的)套取联名帐户财产一案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 美国经济犯罪调查部门地址:

Detective Department, Metropolitan Area Fraud Task Force

Financial Crimes & Fraud Unit, 300 Indiana Ave N.W. Washington DC, 20001, USA

阎庆新的案件编号:CF03-620
http://www.tianhuaculture.net/gb/xinxifabu.html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