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Friday, August 19, 2016

Billionaire William Parfet was sued by suspected Chinese military female spy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6/08/billionaire-william-parfet-was-sued-by.html

Here is my comments on a relevent article.

Businessman William Parfet will contest sexual harassment lawsuit
http://www.mlive.com/news/kalamazoo/index.ssf/2016/08/businessman_william_parfet_wil.html

"The lawsuit claims Zhang previously had been a victim of sexual abuse as well as trauma related to military training, which led to clinical depression. That played into her failure to reject the alleged sexual advances by Parfet over a period of years, according to the filing."

"Zhang previously had been a victim of sexual abuse as well as trauma related to MILITARY TRAINING, which led to clinical depression." This implies that Zhang might be trained as a military spy!



The defendant, William U. Parfet


Ms. Shuang Zhang, The Plaintiff. It was reported that Ms. Shuang Zhang was trained in Chinese Military.


Ms. Shuang Zhang filed lawsuit against Mr. William U. Parfet.


Ms. Shuang Zhang filed 25 pages lawsuit against Mr. William U. Parfet.



Businessman William Parfet will contest sexual harassment lawsuit
http://www.mlive.com/news/kalamazoo/index.ssf/2016/08/businessman_william_parfet_wil.html


The lawsuit claims Zhang previously had been a victim of sexual abuse as well as trauma related to military training, which led to clinical depression. That played into her failure to reject the alleged sexual advances by Parfet over a period of years, according to the filing.


The PLA (Chinese Army) used to recruit female spies, then sent them to date with USA billionaires or other targets. I am one of the targets chased by some Chinese female spies. I used to be Chinese dissident. Chinese government sent several female spies to harass me and and to destroy me. Since 2008, Chinese government sent two female spies to me. First sent Yinghua Guo, then sent Xiamin Zeng, and both them dated with me and even gave new babies. However, the babies are used as hostages for them to threaten me and to file lawsuit against me. These two Chinese female spies had filed dozens lawsuits against me and made arrested over dozen times. This is a common skills and strategies, which are known as "Unrestricted Warfare", for Chinese Female spies.

I am lucky compared with my friends Mr. Hongbao Zhang, Mr. Bingzhang Wang, and Mr. Ming Peng. Chinese government sent two female spies, Ms. Qingxin Yan (the elder sister) and Ms. Qi Zhang (the younger sister) to date with them. The two female spies first dated with Mr. Bingzhang Wang. In June 2002, the younger sister Ms. Qi Zhang lured Mr. Bingzhang Wang to Vietnam. From there Mr. Bingzhang Wang was kidnapped by a Chinese Military Swat team. Then Mr. Bingzhang Wang was given life sentence by Chiniese Communist court. Mr. Bingzhang Wang has served 14 years in Chinese prison and continues to serve his life sentence in jail.

After Mr. Bingzhang Wang was kidnapped, the two sisters were sent to the USA again, and they were targeting at Mr. Ming Peng, another wellknown Chinese dissident. Again, Mr. Ming Peng was lured to Thailand, and was kidnapped by Chinese Military swat team in 2004. Now, Mr. Ming Peng is also serving his life sentence in Jail.

Once Mr. Ming Peng was kidnapped, the two female spies were targeting at Mr. Hongbao Zhang. The two sisters file over 50 lawsuits against Mr. Hongbao Zhang. They forced Mr. Hongbao Zhang to spent multi-million dollars to hire Lawyers to defend for him. However, once Mr. Hongbao Zhang almost made all these lawsuits resolved, Mr. Hongbao Zhang was killed in a car accident. Most of Chinese believes that Mr. Hongbao Zhang was killed by Chinese spy agencies. After Mr. Hongbao Zhang was killed, the American judge gave default trial to allow the two female Chinese spies to takeover about 70 Million USD for compensation!

The judge gave default trial because Mr. Hongbao Zhang failed to show up at the court!

Mr. Hongbao Zhang failed to show up at the court, because he was killed already!

How ridiculous of the American Judicial System is!

How smart the Chinese female spies are!

How stupid the American Judge is!

The Chinese female spies can easily have the American Judge to do their dirty work!

The above cases shows that the Chinese Army has trained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such kind female spies. They are not only targeting at Chinese dissidents, but also targeting at American Billionaires, Politicians, Generals, Police officers, Congressman, and even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fact, currently the Chinese female spies are using our Chinese dissidents as training targets. Once they are ready, they would eventually targeting at American VIPs, Big guys, even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不战而屈人之兵!“Subduing the enemy without fighting!”This is the philosophy and the top goal of the Chinese Military female spies!

For those who are Congressman, Generals of US Army and Air force, Billionaires, and Police officers, Please be prepared to be targeted by Chinese military female spies!

Finally, I would like to give A-Man-To-Man's advice to Mr. Parfet:

1. Request Ms. Shuang Zhang to do paternity tests to prove that Ms. Shuang Zhang is the biological mother of both children. Ms. Zhang claimed that she had done paternity tests that indicate Parfet is the father of both children, but that doesn't imply that she is the biological mother of both children. Chinese Military agencies normally sent their spies to collect sperms from their targeted men, then they will use some women's eggs to create test tube babies. Ms. Shuang Zhang is the person who collected sperms from Mr. Parfet. However, she might not be the mother. The mother could be someone else who are hired by the Chinese Military agency. It is possible that Chinese military might have created more than two sons for Mr. Parfet! Now, Ms. Shuang Zhang only used two such kind children to file lawsuit against Mr. Parfet. In the future, some other women might file similar lawsuit against Mr. Parfet.

2. Ms. Shuang Zhang claimed she had been trained in Military. Mr. Parfet should request Ms. Shuang Zhang to provide details for such kind training. If Ms. Shuang Zhang has been trained in Chinese Army training camps, then Ms. Shuang Zhang must be a Chinese military spy! And Ms. Shuang Zhang must be a military officer and a member of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n, Ms. Shuang Zhang must have been hiding her identity to enter the United States!

3. If Ms. Shuang Zhang ever recruited by the Chinese Army, she could be a graduate of a Chinese Military college. Request Ms. Shuang Zhang to provide her education history to the court, including high schools, colleges, etc. For example, Ms. Yinghua Guo graduated a military college named "Shanghai Second Military Medical University". However, Yinghua Guo hided her military education background, and lied to her Employer Pfizer that she graduated from ""Shanghai Second Medical University", which is another university in China.

4. Request Ms. Shuang Zhang to provide her husband's information and background to the court. Normally, Chinese millitary spies were assigned a spouse to pretend to be wife/husband, but they just pretend to be couples, not real couples. Chinese male spies normally don't like to marry a Chinese female spies. Because they all knew that Chinese female spies are simply a whore or a bitch!

5. Ms. Shuang Zhang claimed that “He (Mr. Parfet) ordered the plaintiff to purchase Viagra for him." Mr. Parfet should Request Ms. Shuang Zhang to provide receipts for those purchases, which can show where/when/how many Ms. Zhang purchased Viagra. Most likely Ms. Shuang Zhang always had Viagra ready to be used, and it is most like these Viagra were made in China! And it is most likely that Ms. Shuang Zhang had provided Viagra not only to Mr. Parfet, but also to many other men!

6. What type women would always have Viagra ready to be used? Only the following 3 types:

1) A salesperson who sells Viagra.

2) A professional prostitute.

3) A female spy.

Ms. Shuang Zhang is most likely a Chinese female spy.

7. Provide evidences to court to show that Mr. Parfet had never used Viagra except dating with Ms. Shuang Zhang. Then it will show that it is Ms. Shuang Zhang intentionally/forced Mr. Parfet to use Viagra!


Gang Liu
August 19th, 2016.

美国版王宝强案:中国女谍状告美国富豪帕菲特强行做爱

本文网址: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6/08/blog-post_46.html

当前,中国媒体在爆炒王宝强离婚案,而美国媒体则是爆炒中国女谍张爽控告美国富豪帕菲特性骚扰和强奸。见下面的视频和视频截屏:

http://wwmt.com/news/local/woman-sues-kalamazoo-billionaire-claims-he-fathered-two-of-her-children

这是美国新闻3频道滚动播出的关于张爽状告帕菲特性骚扰的新闻。


被告美国亿万富豪帕非特(William U. Parfet),美国著名醫藥公司MPI Research的创办者和总裁。


原告张爽(Shuang Zhang)状告美国亿万富翁帕菲特对其性骚扰,并强迫张爽通过试管婴儿手段生出两个儿子,两个儿子目前是四岁和七岁。根据媒体报道,张爽本人曾经受过军事训练,并在军事训练中受到性侵。也就是说,张爽所接受的军事训练的主要项目就是反复性交!


张爽向美国联邦法庭递交的诉状首页。


张爽向美国联邦法庭递交的25页诉状。



张爽向美国联邦法庭递交的诉状中的第36款,翻译成中文为:“36. 在2008年9月前后,帕菲特将被告带到Gilmore汽车博物馆,在那里帕菲特要求性交,但却无法勃起。原告被被告强迫与其口交。


张爽在诉状中声称是帕菲特命令张爽给帕菲特买伟哥。张爽有没有搞错啊,帕菲特曾经是伟哥生产厂家辉瑞公司的执行董事,还需要让张爽去买伟哥吗?这只能表明,帕菲特食用的伟哥都是张爽给买的。也就是说,是张爽强迫帕菲特食用了伟哥!

张爽还说帕菲特使用伟哥后,就变得性欲旺盛。这不是废话嘛。这不正是张爽所要达到的效果么?

从张爽的这两段叙述来看,是张爽事先准备了伟哥,张爽乘帕菲特不留神,就在帕菲特的饮料中投入了伟哥,使得帕菲特变得性欲亢奋,张爽借机强奸了帕菲特,并私自收集了帕菲特的精液,然后送给中国总参特务基地。总参特务基地用帕菲特的精子以及另一名中国女子的卵子合成了两个试管婴儿。这就是张爽的两个婴儿的来历。

张爽每次同帕菲特口交,都是要刻意收藏帕菲特的洋种,其目的不是为了作为状告帕菲特强奸的证据,而是为了用帕菲特的洋种生产试管婴儿,进而用这些试管婴儿来对帕菲特进行敲诈勒索!

张爽的原告中处处是此类强奸做爱的控诉。

Businessman William Parfet will contest sexual harassment lawsuit
http://www.mlive.com/news/kalamazoo/index.ssf/2016/08/businessman_william_parfet_wil.html


The lawsuit claims Zhang previously had been a victim of sexual abuse as well as trauma related to military training, which led to clinical depression. That played into her failure to reject the alleged sexual advances by Parfet over a period of years, according to the filing.

上述英文翻译成中文是:诉状声称张爽本人曾经接受军事训练,并在军训过程中成为是性侵的受害者并留下外伤。正因为如此,才导致张爽无法拒绝帕菲特的反复不断的性交要求

这段话中明确透露了张爽是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军事间谍!张爽所受的军事训练项目之一就是反复性交,这种反复性交训练使得张爽本人的生殖器造成外伤,并产生厚茧,从而对性交习以为常!生殖器成为张爽这种军事间谍的最最有力的进攻武器!

可以想见,是中国谍报机构安排了张爽同美国富豪帕菲特的巧遇。是张爽在中国情报机构的授意下主动发起的对帕菲特的性攻击!张爽在诉状中居然就会贼喊捉贼,反咬一口,倒打一耙,居然反诬是帕菲特对其性侵!还为自己为何同帕菲特反复性交,却不拒绝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成是她张爽本人是性暴力的受害者,是自己对性交迟钝、无感觉,无法感觉到是受到伤害,从而才没有拒绝帕菲特。

更为滑稽的是,张爽声称自己无生育能力。但却反复不断通过试管婴儿手段怀上帕菲特的龙种!张爽一方面诬告帕菲特强奸,而另一方面却声称帕菲特阳痿。一方面声称是帕菲特强迫口交,而另一方面却要保留通过口交获得的帕菲特的龙种,不是为了作为呈堂的证据,而是为了偷偷地让自己怀上帕菲特的孩子,给帕菲特生下两个儿子,进而用这两个儿子作人质去敲诈勒索帕菲特。一旦帕菲特不甘心就范,于是就状告帕菲特强奸、性骚扰!这无异于绑票、勒索、撕票的土匪行径。

这是中共女谍的典型套路。邓文迪对默多克上演的是这一套。柴玲状告远志明强奸也是这个套路。杨海王菁夫妇联手状告吴宏达性侵还是这个套路。

见下面的链接:


共匪对我使用连环套美人计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blog-post_18.html

关于王丹不得不说的话(少儿淑女不宜)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1/blog-post_10.html

柴玲为何不惜身败名裂也要同远志明同归于尽?柴玲是山东站特务!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blog-post_10.html

强烈呼吁柴玲联手18牧师“指控”奥巴马性侵、诱奸世界知名女性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18_6.html

柴玲第6封公开信:柴玲控遠志明強暴 決定去警察局報案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6.html

京剧:孽缘(主角:远志明,柴玲,王丹)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blog-post_12.html


揭出王菁控告吴弘达的幕后操盘手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blog-post_9.html

8964学生领袖杨海的妻子王菁指控吳弘達强奸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18_6.html

揭露一个对王军涛施用美人计的美女教授李薇(有李薇照片)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1/blog-post_15.html

纪念吴学灿:从共军赤兔,到民运吕布,身陷连环套美人计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9/blog-post_77.html

早在半个世纪前,中国间谍时佩璞就对法国外交官玩过这套把戏,只是那时还没有试管婴儿技术,以至于中国谍报机构不得不到唐山去绑架一个孤儿来冒充是男扮女装的匪谍时佩璞的亲生儿子。

最后,根据我大战女共谍的成功经验,我给帕菲特提供如下建议:

1. 要求测试张爽的两个儿子的生物母亲。张爽提供证据,证明她的两个儿子的生物父亲是帕菲特,但这并不能证明张爽本人就是这两个儿子的生物母亲。我敢断定,张爽自称的两个儿子的生物母亲不是张爽,而是另有她人。一旦证实张爽不是自己儿子的生物母亲,那就证明了张爽是总参特务机构来给帕菲特卧槽的女特务,任务之一就是通过口交来盗取帕菲特的精子,并提供给总参特务基地去批量生产帕菲特的子子孙孙!

2. 派人调查张爽是在何处接受军事训练。如果是在中国,就足以证明张爽是中国总参秘密培训的军事间谍。

3. 派人调查张爽是从哪所学校毕业。我估计张爽同女共谍郭盈华一样,是毕业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或是同邓文迪一样,毕业于广州的中国第一军医大学。在学校期间,被总参招募为女共谍。

4. 派人调查张爽的丈夫。我判断张爽的丈夫同张爽就是象电视剧潜伏中的余责成和王翠平一样就是一对共匪假扮的假夫妻,其丈夫就是张爽的上线特务。

5. 追踪调查张爽的伟哥的来历。我判断张爽的伟哥根本就不是美国生产的,而是中国总参基地为其间谍特制的假冒伟哥,其效用要远远超过美国辉瑞公司生产的正版伟哥。


总参派杀手击毙长沙警察段志鹏,并谎称被击毙的是爆头哥周克华!


总参杀手击毙段志鹏之后,搜出的物品有中国仿制的伟哥。这种伟哥是总参特务机构为中国间谍特制的伟哥,其功效远远强于辉瑞公司生产的正品伟哥。张爽给帕菲特服用的伟哥很有可能就是这种伟哥!

如果证明张爽给帕菲特服用的伟哥不是正版伟哥,那就证明了是张爽随身携带中国特制的伟哥。张爽声称的所谓“帕菲特命令她去买伟哥”,就是不攻自破的谎言。是张爽有预谋地用间谍手段给帕菲特偷偷服用伟哥,进而对帕菲特实施迷奸!

6. 要求张爽向法庭出示她购买伟哥的发票收据,购买伟哥的时间和地点。看看张爽购买伟哥的时间和地点同张爽所声称的同帕菲特发生性关系的时间地点是否吻合。

7. 应该容易证明,张爽是随时随地随身携带伟哥的女人。这种伟哥不仅仅是给帕菲特准备的,也随时给其他被张爽瞄准的男人准备的。同时也要设法证明帕菲特是从来不随身携带伟哥的男人。

什么样的女人会随身携带伟哥?只有三种可能:

1)一个专门兜售伟哥的女销售商。

2)一个职业妓女。

3)一个职业间谍。

张爽最有可能的是一个职业女间谍!

以上几点足以帮助帕菲特击败中国女谍张爽。如果还嫌不够,请帕菲特立刻同我联络,我有更多妙计帮助帕菲特击败中国女谍的这种小儿科把戏。


刘刚
2016年8月19日

附录:被我揭露的部分女共谍。


邓文迪对默多克虎视眈眈


2006年10月(洛杉矶)38岁的邓文迪(左二),同75岁的丈夫默多克是老夫少妻。他们同Myspace创立者在一起。邓文迪和默多克年龄差是37岁!邓文迪不仅是拿下来美国富豪默多克,在给默多克生儿育女的同时,还同英国前首相梅杰有染,同其它许多美国富豪暧昧。如果不是被我及时揭露,将会有更多的美国富豪和政界大腕成为邓文迪的俘虏!



邓文迪和梅雪号称是华夏姊妹花,这姐妹俩站在一起,那就是俩虎妞。如果能够在美国举行华裔丑女选举,这姐俩一定稳拿冠亚军,并列双雄。现如今,这姐俩联手拿下美国商家大亨外加军中大腕。


郭盈华(右)是中共总参派往美国卧底的中共女军官,是隶属于总参三部上海局61398部队的上校军官。在2009年9月18日,郭盈华第一次见到人权观察发起人罗伯特伯恩斯坦时,就一举将伯恩斯坦征服,随后还让伯恩斯坦为她引见查理-芒格、巴菲特、比尔-盖茨,等等美国巨无霸级大佬。伯恩斯坦和郭盈华年龄差是50岁!如果不是被我及时揭露,郭盈华将会向查理-芒格、巴菲特、比尔-盖茨等等美国富豪发起猛烈的性攻击!


2009年底,郭盈华通过伯恩斯坦联络上查理-芒格、巴菲特、比尔-盖茨。2010年9月29日, 查理-芒格、巴菲特、比尔-盖茨联手访问中国。毫无疑问,中共总参以及郭盈华为这次重要访问做了大量的铺垫工作。


这是匪谍郭盈华在美国招募、培训的“七仙女”小分队。郭盈华每个月给小分队成员集中培训一次,苦练床上功夫。这七仙女的床上功夫各个娴熟,远远胜过邓文迪。如果不是被我及时揭露,这七仙女每个都会俘获几个美国富豪!



翁帆和杨振宁年龄差是54岁!在中共安排下,可以当孙女的翁帆依旧能够执尔之手,老夫少妻经常一道携手逛马路。杨老先生在认识翁帆时早已过了耄耋之年,那性功能也早已失灵失调。可见这翁帆的功夫是在手上,如图所示,是执尔之手。还要表现在舌头上,那是千锤百炼的甜言蜜语,或者就是象莱温斯基那样的舌功!

我发文揭露邓文迪是共谍。默多克立即同邓文迪分道扬镳。有网友盛赞我拯救了默多克。

见下面的链接:

默多克看了我的文章,痛下决心休了邓文迪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3/06/blog-post_13.html

匪谍七仙女小舰队,纷纷潜逃国内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4/11/blog-post_22.html

纽约邮报:前北约司令克拉克将军深陷美人计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3/08/blog-post.html

我曾经著文列举被中共女间谍诱陷的一些西方高官,见下面的链接:

中国女谍色诱盗取美国核机密,FBI逮捕泄密美国军官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3/03/fbi_20.html
English: How Chinese Spies Honey Trap Western Big Guys?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3/03/american-defence-contractor-benjamin.html


下面是网友给我的来信,盛赞我拯救了默多克:



不,我的同学叫郝忠,Marie Hao, 她就是照片上中间那个穿蓝色吊带装的, 她1987年从上海外语学校高中毕业后就到美国纽约念本科,后来又到芝加哥念书,可能是在那儿认识郭的。她曾是我们学校有名的校花。不过,她向来非常低调。我叫其他班上的同学辨认,大家一致认为就是她。不过她现在在香港似乎非常低调,洗尽铅华,正如你描述的,她的丈夫显然很有钱。毋庸置疑,她现在肯定是不再和郭接触了。

因为香港占中,我在中学同学的微信上发表言论支持占中,没想到受到几个同学的猛烈抨击和辱骂,这几个同学在跨国公司身居高位,一个同学是加拿大汇丰银行高管,并兼任加拿大宋庆龄基金会的董事,一个是一个著名跨国公司的全球公关部部长,在公司总部瑞士工作,她经常接待中国政要,我怀疑她们是在为中共干活,我就到网上查关于中国间谍的资料,没想到却曝出另一个同学,这个 Marie Hao的照片。

正如你说的,现在中国的狼女,虎妞实在是太多了。防不胜防。我非常同情你的遭遇,你居然救了默多克!
祝好!
S

---------

有网友如此赞扬我的文章,这让五毛们很是不服。五毛大量跟贴,说我吹牛皮不上税,还说如果默多克不同邓文迪离婚,肯定是日子过得越过越好,绝对不会是象我说的那样危言耸听。

如今,又有网友给我发信,给我提供具体的证据,证明我的确是拯救了默多克。

见下面的链接:
華女控遭美國億萬富豪性侵 案情複雜又離奇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8/18/n8215578.htm

这位网友说,如果不是我发文说邓文迪是共谍,默多克肯定不会同邓文迪离婚。如果默多克不主动同邓文迪离婚,默多克的下场就肯定同上篇文章中所说的美国富豪帕非特(William U. Parfet)一样,被中国女谍邓文迪以强奸罪外加家暴罪告上法庭,结果就必定是默多克家破人亡,甚至会老死美国监狱!

这位网友还说啦,我不仅是拯救了美国富豪默多克,我还拯救了另外的两位美国富豪。我大惑不解。于是这位网友跟我解释说,我以切身经历揭露了共匪总参三部给我派来卧底的女共谍郭盈华,又揭露了上海国保给我派来的女共谍曾霞敏。论谍战技能和超限战手段,郭盈华是在邓文迪之上,而曾霞敏则是大大超越张爽。如果不是我及时揭露了郭盈华和曾霞敏,这两个女谍一定会祸害几个同默多克、帕非特同样级别的美国富豪!如此说来,我不是挽救了千千万万的美国富豪么?

而那个美国富豪帕非特之所以上了女共谍张爽的圈套,被张爽以强奸罪、性骚扰告上美国法庭,主要原因就是帕非特没有阅读我揭露女共谍郭盈华、邓文迪、曾霞敏、七仙女的一系列文章,对女共谍缺乏识别能力,于是才成了女共谍的生殖器的俘虏!

我在此再次提醒美国的富豪、政治家、各界名人,提醒美国总统奥巴马,美国所有的男性议员,以及美国军队里所有的男性将军,务必要防范中国派来的女间谍,务必不要成为中国女谍的生殖器的俘虏,对于身处高位的美国政府官员和掌握美国军事机密的将军,千万不要同中国女性结婚!同时,务必要认真仔细地阅读我揭露女共谍的一系列文章,增强对共谍的识别能力。否则,你们将会同富豪帕菲特一样的下场,身败名裂,甚至是死无葬身之地。

我揭露女共谍的文章,拯救了默多克及众多美国富豪

本文网址: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6/08/blog-post_19.html

我发文揭露邓文迪是共谍。默多克立即同邓文迪分道扬镳。有网友盛赞我拯救了默多克。

见下面的链接:

默多克看了我的文章,痛下决心休了邓文迪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3/06/blog-post_13.html

匪谍七仙女小舰队,纷纷潜逃国内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4/11/blog-post_22.html

纽约邮报:前北约司令克拉克将军深陷美人计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3/08/blog-post.html

我曾经著文列举被中共女间谍诱陷的一些西方高官,见下面的链接:

中国女谍色诱盗取美国核机密,FBI逮捕泄密美国军官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3/03/fbi_20.html
English: How Chinese Spies Honey Trap Western Big Guys?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3/03/american-defence-contractor-benjamin.html


下面是网友给我的来信,盛赞我拯救了默多克:



不,我的同学叫郝忠,Marie Hao, 她就是照片上中间那个穿蓝色吊带装的, 她1987年从上海外语学校高中毕业后就到美国纽约念本科,后来又到芝加哥念书,可能是在那儿认识郭的。她曾是我们学校有名的校花。不过,她向来非常低调。我叫其他班上的同学辨认,大家一致认为就是她。不过她现在在香港似乎非常低调,洗尽铅华,正如你描述的,她的丈夫显然很有钱。毋庸置疑,她现在肯定是不再和郭接触了。

因为香港占中,我在中学同学的微信上发表言论支持占中,没想到受到几个同学的猛烈抨击和辱骂,这几个同学在跨国公司身居高位,一个同学是加拿大汇丰银行高管,并兼任加拿大宋庆龄基金会的董事,一个是一个著名跨国公司的全球公关部部长,在公司总部瑞士工作,她经常接待中国政要,我怀疑她们是在为中共干活,我就到网上查关于中国间谍的资料,没想到却曝出另一个同学,这个 Marie Hao的照片。

正如你说的,现在中国的狼女,虎妞实在是太多了。防不胜防。我非常同情你的遭遇,你居然救了默多克!
祝好!
S

---------

有网友如此赞扬我的文章,这让五毛们很是不服。五毛大量跟贴,说我吹牛皮不上税,还说如果默多克不同邓文迪离婚,肯定是日子过得越过越好,绝对不会是象我说的那样危言耸听。

如今,又有网友给我发信,给我提供具体的证据,证明我的确是拯救了默多克。

见下面的链接:
華女控遭美國億萬富豪性侵 案情複雜又離奇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8/18/n8215578.htm

这位网友说,如果不是我发文说邓文迪是共谍,默多克肯定不会同邓文迪离婚。如果默多克不主动同邓文迪离婚,默多克的下场就肯定同上篇文章中所说的美国富豪帕非特(William U. Parfet)一样,被中国女谍邓文迪以强奸罪外加家暴罪告上法庭,结果就必定是默多克家破人亡,甚至会老死美国监狱!

这位网友还说啦,我不仅是拯救了美国富豪默多克,我还拯救了另外的两位美国富豪。我大惑不解。于是这位网友跟我解释说,我以切身经历揭露了共匪总参三部给我派来卧底的女共谍郭盈华,又揭露了上海国保给我派来的女共谍曾霞敏。论谍战技能和超限战手段,郭盈华是在邓文迪之上,而曾霞敏则是大大超越张爽。如果不是我及时揭露了郭盈华和曾霞敏,这两个女谍一定会祸害几个同默多克、帕非特同样级别的美国富豪!如此说来,我不是挽救了千千万万的美国富豪么?

而那个美国富豪帕非特之所以上了女共谍张爽的圈套,被张爽以强奸罪、性骚扰告上美国法庭,主要原因就是帕非特没有阅读我揭露女共谍郭盈华、邓文迪、曾霞敏、七仙女的一系列文章,对女共谍缺乏识别能力,于是才成了女共谍的生殖器的俘虏!

我在此再次提醒美国的富豪、政治家、各界名人,提醒美国总统奥巴马,美国所有的男性议员,以及美国军队里所有的男性将军,务必要防范中国派来的女间谍,务必不要成为中国女谍的生殖器的俘虏,对于身处高位的美国政府官员和掌握美国军事机密的将军,千万不要同中国女性结婚!同时,务必要认真仔细地阅读我揭露女共谍的一系列文章,增强对共谍的识别能力。否则,你们将会同富豪帕菲特一样的下场,身败名裂,甚至是死无葬身之地。

当前,中国媒体在爆炒王宝强离婚案,而美国媒体则是爆炒中国女谍张爽控告美国富豪帕菲特性骚扰和强奸。见下面的视频和视频截屏:

http://wwmt.com/news/local/woman-sues-kalamazoo-billionaire-claims-he-fathered-two-of-her-children

这是美国新闻3频道滚动播出的关于张爽状告帕菲特性骚扰的新闻。


被告美国亿万富豪帕非特(William U. Parfet),美国著名醫藥公司MPI Research的创办者和总裁。


原告张爽(Shuang Zhang)状告美国亿万富翁帕菲特对其性骚扰,并强迫张爽通过试管婴儿手段生出两个儿子,两个儿子目前是四岁和七岁。根据媒体报道,张爽本人曾经受过军事训练,并在军事训练中受到性侵。也就是说,张爽所接受的军事训练的主要项目就是反复性交!


张爽向美国联邦法庭递交的诉状首页。


张爽向美国联邦法庭递交的25页诉状。



张爽向美国联邦法庭递交的诉状中的第36款,翻译成中文为:“36. 在2008年9月前后,帕菲特将被告带到Gilmore汽车博物馆,在那里帕菲特要求性交,但却无法勃起。原告被被告强迫与其口交。



张爽在诉状中声称是帕菲特命令张爽给帕菲特买伟哥。张爽有没有搞错啊,帕菲特曾经是伟哥生产厂家辉瑞公司的执行董事,还需要让张爽去买伟哥吗?这只能表明,帕菲特食用的伟哥都是张爽给买的。也就是说,是张爽强迫帕菲特食用了伟哥!

张爽还说帕菲特使用伟哥后,就变得性欲旺盛。这不是废话嘛。这不正是张爽所要达到的效果么?

从张爽的这两段叙述来看,是张爽事先准备了伟哥,张爽乘帕菲特不留神,就在帕菲特的饮料中投入了伟哥,使得帕菲特变得性欲亢奋,张爽借机强奸了帕菲特,并私自收集了帕菲特的精液,然后送给中国总参特务基地。总参特务基地用帕菲特的精子以及另一名中国女子的卵子合成了两个试管婴儿。这就是张爽的两个婴儿的来历。

张爽每次同帕菲特口交,都是要刻意收藏帕菲特的洋种,其目的不是为了作为状告帕菲特强奸的证据,而是为了用帕菲特的洋种生产试管婴儿,进而用这些试管婴儿来对帕菲特进行敲诈勒索!

张爽的原告中处处是此类强奸做爱的控诉。

Businessman William Parfet will contest sexual harassment lawsuit
http://www.mlive.com/news/kalamazoo/index.ssf/2016/08/businessman_william_parfet_wil.html


The lawsuit claims Zhang previously had been a victim of sexual abuse as well as trauma related to military training, which led to clinical depression. That played into her failure to reject the alleged sexual advances by Parfet over a period of years, according to the filing.

上述英文翻译成中文是:诉状声称张爽本人曾经接受军事训练,并在军训过程中成为是性侵的受害者并留下外伤。正因为如此,才导致张爽无法拒绝帕菲特的反复不断的性交要求

这段话中明确透露了张爽是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军事间谍!张爽所受的军事训练项目之一就是反复性交,这种反复性交训练使得张爽本人的生殖器造成外伤,并产生厚茧,从而对性交习以为常!生殖器成为张爽这种军事间谍的最最有力的进攻武器!

可以想见,是中国谍报机构安排了张爽同美国富豪帕菲特的巧遇。是张爽在中国情报机构的授意下主动发起的对帕菲特的性攻击!张爽在诉状中居然就会贼喊捉贼,反咬一口,倒打一耙,居然反诬是帕菲特对其性侵!还为自己为何同帕菲特反复性交,却不拒绝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成是她张爽本人是性暴力的受害者,是自己对性交迟钝、无感觉,无法感觉到是受到伤害,从而才没有拒绝帕菲特。

更为滑稽的是,张爽声称自己无生育能力。但却反复不断通过试管婴儿手段怀上帕菲特的龙种!张爽一方面诬告帕菲特强奸,而另一方面却声称帕菲特阳痿。一方面声称是帕菲特强迫口交,而另一方面却要保留通过口交获得的帕菲特的龙种,不是为了作为呈堂的证据,而是为了偷偷地让自己怀上帕菲特的孩子,给帕菲特生下两个儿子,进而用这两个儿子作人质去敲诈勒索帕菲特。一旦帕菲特不甘心就范,于是就状告帕菲特强奸、性骚扰!这无异于绑票、勒索、撕票的土匪行径。

这是中共女谍的典型套路。邓文迪对默多克上演的是这一套。柴玲状告远志明强奸也是这个套路。杨海王菁夫妇联手状告吴宏达性侵还是这个套路。

见下面的链接:


共匪对我使用连环套美人计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blog-post_18.html

关于王丹不得不说的话(少儿淑女不宜)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1/blog-post_10.html

柴玲为何不惜身败名裂也要同远志明同归于尽?柴玲是山东站特务!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blog-post_10.html

强烈呼吁柴玲联手18牧师“指控”奥巴马性侵、诱奸世界知名女性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18_6.html

柴玲第6封公开信:柴玲控遠志明強暴 決定去警察局報案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6.html

京剧:孽缘(主角:远志明,柴玲,王丹)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blog-post_12.html


揭出王菁控告吴弘达的幕后操盘手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blog-post_9.html

8964学生领袖杨海的妻子王菁指控吳弘達强奸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18_6.html

揭露一个对王军涛施用美人计的美女教授李薇(有李薇照片)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1/blog-post_15.html

纪念吴学灿:从共军赤兔,到民运吕布,身陷连环套美人计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9/blog-post_77.html

早在半个世纪前,中国间谍时佩璞就对法国外交官玩过这套把戏,只是那时还没有试管婴儿技术,以至于中国谍报机构不得不到唐山去绑架一个孤儿来冒充是男扮女装的匪谍时佩璞的亲生儿子。

最后,根据我大战女共谍的成功经验,我给帕菲特提供如下建议:

1. 要求测试张爽的两个儿子的生物母亲。张爽提供证据,证明她的两个儿子的生物父亲是帕菲特,但这并不能证明张爽本人就是这两个儿子的生物母亲。我敢断定,张爽自称的两个儿子的生物母亲不是张爽,而是另有她人。一旦证实张爽不是自己儿子的生物母亲,那就证明了张爽是总参特务机构来给帕菲特卧槽的女特务,任务之一就是通过口交来盗取帕菲特的精子,并提供给总参特务基地去批量生产帕菲特的子子孙孙!

2. 派人调查张爽是在何处接受军事训练。如果是在中国,就足以证明张爽是中国总参秘密培训的军事间谍。

3. 派人调查张爽是从哪所学校毕业。我估计张爽同女共谍郭盈华一样,是毕业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或是同邓文迪一样,毕业于广州的中国第一军医大学。在学校期间,被总参招募为女共谍。

4. 派人调查张爽的丈夫。我判断张爽的丈夫同张爽就是象电视剧潜伏中的余责成和王翠平一样就是一对共匪假扮的假夫妻,其丈夫就是张爽的上线特务。

5. 追踪调查张爽的伟哥的来历。我判断张爽的伟哥根本就不是美国生产的,而是中国总参基地为其间谍特制的假冒伟哥,其效用要远远超过美国辉瑞公司生产的正版伟哥。


总参派杀手击毙长沙警察段志鹏,并谎称被击毙的是爆头哥周克华!


总参杀手击毙段志鹏之后,搜出的物品有中国仿制的伟哥。这种伟哥是总参特务机构为中国间谍特制的伟哥,其功效远远强于辉瑞公司生产的正品伟哥。张爽给帕菲特服用的伟哥很有可能就是这种伟哥!

如果证明张爽给帕菲特服用的伟哥不是正版伟哥,那就证明了是张爽随身携带中国特制的伟哥。张爽声称的所谓“帕菲特命令她去买伟哥”,就是不攻自破的谎言。是张爽有预谋地用间谍手段给帕菲特偷偷服用伟哥,进而对帕菲特实施迷奸!

6. 要求张爽向法庭出示她购买伟哥的发票收据,购买伟哥的时间和地点。看看张爽购买伟哥的时间和地点同张爽所声称的同帕菲特发生性关系的时间地点是否吻合。

7. 应该容易证明,张爽是随时随地随身携带伟哥的女人。这种伟哥不仅仅是给帕菲特准备的,也随时给其他被张爽瞄准的男人准备的。同时也要设法证明帕菲特是从来不随身携带伟哥的男人。

什么样的女人会随身携带伟哥?只有三种可能:

1)一个专门兜售伟哥的女销售商。

2)一个职业妓女。

3)一个职业间谍。

张爽最有可能的是一个职业女间谍!

以上几点足以帮助帕菲特击败中国女谍张爽。如果还嫌不够,请帕菲特立刻同我联络,我有更多妙计帮助帕菲特击败中国女谍的这种小儿科把戏。


刘刚
2016年8月19日

附录:被我揭露的部分女共谍。


邓文迪对默多克虎视眈眈


2006年10月(洛杉矶)38岁的邓文迪(左二),同75岁的丈夫默多克是老夫少妻。他们同Myspace创立者在一起。邓文迪和默多克年龄差是37岁!邓文迪不仅是拿下来美国富豪默多克,在给默多克生儿育女的同时,还同英国前首相梅杰有染,同其它许多美国富豪暧昧。如果不是被我及时揭露,将会有更多的美国富豪和政界大腕成为邓文迪的俘虏!



邓文迪和梅雪号称是华夏姊妹花,这姐妹俩站在一起,那就是俩虎妞。如果能够在美国举行华裔丑女选举,这姐俩一定稳拿冠亚军,并列双雄。现如今,这姐俩联手拿下美国商家大亨外加军中大腕。


郭盈华(右)是中共总参派往美国卧底的中共女军官,是隶属于总参三部上海局61398部队的上校军官。在2009年9月18日,郭盈华第一次见到人权观察发起人罗伯特伯恩斯坦时,就一举将伯恩斯坦征服,随后还让伯恩斯坦为她引见查理-芒格、巴菲特、比尔-盖茨,等等美国巨无霸级大佬。伯恩斯坦和郭盈华年龄差是50岁!如果不是被我及时揭露,郭盈华将会向查理-芒格、巴菲特、比尔-盖茨等等美国富豪发起猛烈的性攻击!


2009年底,郭盈华通过伯恩斯坦联络上查理-芒格、巴菲特、比尔-盖茨。2010年9月29日, 查理-芒格、巴菲特、比尔-盖茨联手访问中国。毫无疑问,中共总参以及郭盈华为这次重要访问做了大量的铺垫工作。


这是匪谍郭盈华在美国招募、培训的“七仙女”小分队。郭盈华每个月给小分队成员集中培训一次,苦练床上功夫。这七仙女的床上功夫各个娴熟,远远胜过邓文迪。如果不是被我及时揭露,这七仙女每个都会俘获几个美国富豪!



翁帆和杨振宁年龄差是54岁!在中共安排下,可以当孙女的翁帆依旧能够执尔之手,老夫少妻经常一道携手逛马路。杨老先生在认识翁帆时早已过了耄耋之年,那性功能也早已失灵失调。可见这翁帆的功夫是在手上,如图所示,是执尔之手。还要表现在舌头上,那是千锤百炼的甜言蜜语,或者就是象莱温斯基那样的舌功!


華女控遭美國億萬富豪性侵 案情複雜又離奇
http://www.epochtimes.com/b5/16/8/18/n8215578.htm

【大紀元2016年08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喬麗雯編譯報導)來自中國的女子張爽(Shuang Zhang)在美國加州向聯邦法庭指控,密西根州知名億萬富豪帕非特(William U. Parfet)於2008—2014年期間多次利用職務之便對她進行性侵,且她的兩個兒子的父親都是帕非特。帕非特則通過代表律師向外界透露,將會「積極防禦」這一官司。


根據密西根新聞頻道Mlive的報導,帕非特的律師艾貝爾(Nancy Abell)對控訴回應表示,將會「積極防禦」對方對他提出的「性騷擾」(sexual harassment)、「性別歧視」(sex discrimination)和「非法解僱」(wrongful discharge)等訴訟。

報導稱,帕非特是密西根普強(Upjohn)藥廠創辦人的曾孫,普強後來被輝瑞藥廠(Pfizer Inc.)併購。帕非特本人在1995年創辦了MPI Research醫藥公司,至去年12月底為止,帕非特仍是MPI醫藥公司的董事長和首席執行官(CEO),但之後,帕非特賣掉了他在該公司的股份。

目前帕非特仍然是波士頓一家醫藥顧問公司inviCRO的執行董事長。他還是孟山都公司(Monsanto Co.)、醫療設備公司史賽克(Stryker Corp.)等公司的董事會成員。

他也是當地知名的慈善家。今年7月28日,帕非特與其他慈善家一起為密西根州的卡拉馬祖市(Kalamazoo)捐贈7030萬美元,以幫助當地解決財政預算問題。

但就在該捐贈活動過後不久的8月1日,目前定居在加州的張爽向加州聖荷西聯邦法院提出上述控訴。

根據訴狀指控,張爽在2005年1月因負責組織醫藥投資活動,與當時同樣到中國出差的帕非特認識,此後,張爽進入MPI公司工作,並擔任帕非特的顧問,因當時MPI公司計劃在中國開設合資公司。訴狀指控,在2008—2014年期間,張爽與作為她的雇主的帕非特在北京、上海、丹佛、巴爾的摩等地出差時發生關係。

法律文件顯示,張爽在過去的數年來,為中國和美國眾多公司工作,其中包括帕非特及MPI公司,她為該公司在海外尋求發展擔任顧問,獲得該公司的薪酬。她的主要工作是幫助美國公司到中國投資,領域多數為製藥、生命科學和生物技術行業。根據網絡資源,張爽目前在中國是一家合資投資公司「Cenova Capital」的負責人,主要投資新的生命科學和醫療保健領域的公司。

訴狀中還指控,2009年她第一次懷孕時,她因拒絕帕非特讓她墮胎的建議,而一度被開除MPI在中國的投資公司的副總裁一職;之後被回聘的張爽,後來又在2014年因孩子的撫養費爭議,再度從銷售一職被帕非特公司開除。

目前,所有的訴訟被告都是帕非特本人,而非MPI公司。

Thursday, August 11, 2016

草庵居士 蔡英文与习近平的总统梦

草庵居士按:

本文系2015年10月,一家美国媒体采访本居士后整理的文字记录稿,因某种原因,该采访未能播出。目前经征得采访记者同意,公开发表。



采访文字记录:

记者: 各位听众,大家好。今天我们请来了著名的评论家草庵先生。草庵居士先生你好。

草庵: 主持人好,大家好。

记者: 最近台湾大选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国民党籍的洪秀柱面临党内压力,国民党换人声音不断,民进党籍的蔡英文获得了很多民众的支持。你怎么看台湾的选举问题,未来当政的政党将如何面对中国,他们的政策将会是怎么样的?

草庵: 从目前看,国民党失去政权已经是明摆着的事情了,国民党换人也无法摆脱失去政权的这个可能。现在的蔡英文几乎是可以躺着竞选,睡觉都会获得选举成功。台湾选举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国民党自身的问题,这与中国大陆有很大的关系。首先,我们看到的是,国民党在执政的时候,与中共有很多互动,两岸关系是其执政的最重要的事情,其次是经济问题。国民党认为,只要两岸关系稳定,台湾就可以从大陆赚钱,台湾经济也就稳定了。但事实上,中国经济也会出现问题,特别是最近,中国经济确实出现了问题,必然带动台湾经济也出现问题,最明显的就是大量的台商出走,前往东南亚投资。去年大约有四百亿美元的台湾投资从中国大陆流失到了东南亚,其中一部分回流到了台湾。这其中有很多是国民党籍的台商。如果我们从客观的角度上看,中国大陆对台湾国民党的政策是极为成功的,但从整个历史角度上看,中共的对台政策是失败。

记者: 你为什么说中国政府对国民党政策是成功的,对台湾政策是失败的。中国台海两岸互动这么好,国民党前主席连战访问中国,马英九和习近平会晤,这都是最近取得的成就。中国大陆前往台湾旅游的客人给台湾带来了大量的经济利益。为什么中共对台湾的政策还是失败了?

草庵: 我一直关注台海问题。大家都知道,大陆和台湾并未签订任何停战协议,理论上还是交战的双方。作为前中华民国副总统,国民党主席的连战在中国大陆国庆时站在观礼台上检阅中国大陆军队。你知道这是什么状况吗?会给台湾人民带来什么样的心情。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中共自身决策的极大错误。这是对台湾未来政策有着极坏的影响。连战为了自身的利益和家族利益,这么无耻,这肯定会给国民党的下一任总统选举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作为一个国家领袖,我们首先应该做的是为国民带来利益,为国民长期考虑。目前的国民党与大陆的中共已经成为了一个整体,相互私下的利益交换太多,黑箱作业也太多。这次台湾选举,与国民党领导人的这些作为有很大的关系。

记者: 谈到黑箱作业,很多人都很有兴趣,你是否可以谈一谈,你看到的那些黑箱作业。

草庵: 我不是两岸的政府官员,我无法掌握他们之间的黑箱作业。但我会感觉到一些。两岸官员,中共和国民党官员之间的合作和交流远比我们知道的更为热烈。举个例子。当年薄熙来崛起,台湾和美国的一些智库都派人找我探讨薄熙来问题。当时很多国家对中国的未来领导人非常关注。美国政府就分成两派,一派支持薄熙来,一派支持习近平。支持薄熙来的人大多数是知中派,他们认为薄熙来的左翼口号和行为不过是短期的政治行为,目的是竞争中国党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薄熙来是中国高级领导人中唯一多次出国访问,多次参与国际谈判,在实际的谈判中能理解西方行为模式,可以相互交换意见,相互让步的中国高级领导人。他在基层领导中,显示出来的模式比其他领导人更多的是西方化。但薄熙来的问题是他有性格的不确定性,不能很好的听从幕僚们的建议。比其他人更具备独裁性。相反,习近平给外界的印象是勃烈日涅夫式的性格,他从来没有显示出自己的管理个性和模式,更没有自己的思想意识。他执政,更可能会成为胡锦涛第二。中国可能会在分裂的权利掌控模式下逐渐走向民主化。当然,在后来,亲薄熙来亲中派失势,支持习近平的一派掌握了主动权。对于习近平的判断,美国方面还是失败了,习近平最近表现出的强势和智慧,超过了美国智库的判断和分析范围。如果当时美国是共和党执政,估计结果就会相反,他们会支持薄熙来。就在当时,台湾曾派一位国民党籍高层官员和我讨论薄熙来及习近平。这位台湾官员对我说了一句话,我当时很震惊,这位官员说:我们不是不支持薄熙来,我们支持薄熙来,未来台海没有确定性。我们没有与薄熙来沟通的管道。支持习近平,我们可以明确的知道,在未来十年,台海两岸是和平的,不会有战争。我们每年可以有一千亿美元的两岸贸易结余。中国的军事目标可以转移到南海。事实上,过了这几年,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中国和台湾的发展就是当时这位台湾高层官员说的。这说明了什么问题,习近平和马英九私下有沟通,有协议。否则台湾官员不会这样肯定的对我讲这样的话。台海两岸应该有这样的沟通和互信,但不应该是黑箱作业。这很难让民众信任。即使你们的暗箱是好的动机,但谁又鞥知道那些坏的呢?

记者: 这样的沟通和协议对台海两岸也没有什么坏处维持现状是目前台海两岸的最好先择。你怎么认为这是对台湾的坏的政策?请你给大家解释一下,说出你的理由。

草庵: 当然,作为一任或两任的国家领导人,马英九的责任就是在执政期不要出任何问题。保证了这八年台湾安全,就是做大的功劳。但问题是,未来怎么办,一个国家领导人不能只看短期行为。把台湾的利益全部维系在一个不确定的国家上。中国经济问题是目前最不确定的,政治问题反而不是最不确定的。而中国经济问题是联系到台湾上的。一旦中国经济出现衰退,台商必然就会寻找新的出路。我们必须要看到,中国台商都是加工商人和加工厂,不是自有品牌的工厂。这些台商需要的是市场和低生产成本,一旦中国大陆失去了这个优势,台商就会出走。你的政治利益再大,也抵不过经济利益的诱惑。台商可以抛弃台湾的老家到中国大陆投资,难道他们就不会抛弃中国大陆而去越南、马来西亚?目前中国经济已经出现了问题,国民党无法保证台商的利益,更大的问题是,台湾经济产业空心化,本土企业无利可图。金融中心又未建成。科技中心也未建成。那么,台湾的经济怎么发展的呢?所以,我觉得,民进党一旦执政,他们选择的策略是经济第一,台海第二,甚至排在更后面。这次选举国民党败落,是因为经济问题,不是政治问题。两岸政治和台海和平上,国民党是一百分。但经济问题上,国民党不及格。

记者: 如果民进党选举成功,蔡英文当选总统,你怎么看台湾的未来执政政策和台海两岸关系?

草庵: 民进党的口号是台独,这是一个基本立场和获得选举成功的基础,放弃了这个立场,就失去了选票。所以,在台海问题上,民进党没有选择,他们必须要找到一个政治出路,这就是努力应付大陆,争取两岸和平,但同时面对南亚,寻求南亚诸国的支持,做好是能与南亚国家结盟。而政治上面对南亚,经济上也就自然而然转向南亚,台湾的经济西进就会转为南进。摆脱大陆的经济控制,这是台湾民进党的首要工作,也是台湾独立的第一步。所以,从这个角度上看,台湾民进党蔡英文的未来国策将会是经济第一,政治第二,甚至是政治最后。维持两岸现状,努力南进。当然,即使是蔡英文公开提出南进政策,也不会提出政治南进,而是会以经济南进为公开口号,以经济南进为主导,经济南进了。政治自然也就南进了。我估计这将是蔡英文当选后的民进党政策,至于是否会成为国策而公开这就很难说了,这关键是要看民进党的胆量和中国大陆的手段是否可以阻止民进党的信心。

记者: 以你的观察和分析,台湾民进党即将开始南进政策,但中国大陆不会视而不见,有观察家分析说:东南亚国家惧怕中国,东南亚已经成为了中国的后花园。你怎么看这样的分析?

草庵: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国大陆大力发展南海造岛。这个事件还没有引发国际关注,但实际上,南海诸国和美国、日本都在高度关注。我刚才说过,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政策是不成功的,其主要原因就是,大陆注意和国民党发展合作,将兵力和重点转移到了南海,这就给台湾和民进党一个机会。总有一天,中国会和南海诸国因为造岛问题发生冲突,中国兵力进驻到了这些国家门口,这些国家会感到恐慌,他们会不自觉的联合起来,东盟会更加紧密,韩国,日本和台湾就会成为紧密合作的对象。台湾为了摆脱大陆的经济控制,就可以顺势南进,经济上与南亚国家合作,南海问题上有可以进行政治合作。台湾的疆土就无形中扩大了。一个小国抗不住中国,但十几个小国和日本、韩国、台湾结盟就可以不怕你中国,加上美国背后支持,中国面临的压力就非常巨大。而台湾政治上又需要东盟和美国的背后支持,这无形中给了台湾一个极大的机会。所以,我看台湾未来十年,国民党再次执政无望,民进党就会利用机会,强力南进,争取十年摆脱中国大陆,为进一步独立创造先决条件。如果,我说是如果,如果台湾南进成功,未来中共想将台湾来回来就很困难。台湾独立就有可能实现。除非大陆在台湾独立之前能成功的政治转型,成为民主国家。

记者: 按照你的分析,中国大陆和台湾将会越走越远,台湾独立已经成为了一个必然的趋势。但是,我们知道,中国大陆不会轻易让台湾独立,甚至不惜动武,你怎么看中国大陆的未来对台政策?

草庵: 这个话题是个比较大的话题。我只能简单谈一下我的个人观点。台湾独立是一件非常困难事情,事件也会很漫长。中国大陆也有很多制裁和打压的办法。前不久,台湾民进党籍的一位智库学者找到我,就谈到了很多问题,其中关于台湾南进政策问题,我就指出,大陆只要在汇率上采取行动,台湾的南进政策马上就会破产。但问题是,大陆实行这种技术性的措施不是永久的办法,解决了目前的问题,解决不了永久的问题。技术性的制裁措施只能增加台湾民众的分离倾向,更加惧怕大陆,会离大陆越来越远。解决台湾的统一问题,只有大陆实行民主化,实行联邦制度。中国大陆最近三十年在经济上进步很大,但政治制度上几乎是停滞不前,经济上,中国会成为世界大国,但政治上的缺陷会拖累中国,统一台湾的手段不是经济诱惑,而是政治诱惑。台湾希望到大陆赚钱,但怕的是政治不确定,生活在一个没有法治的国家是可怕的。这就如同中国人看朝鲜一样,赚钱可以,但不会移民到朝鲜,更不会将中国倒退到朝鲜的政治制度下。

记者: 从目前国内传来的消息看,习近平主导的中共正在大力反腐,同时也有大量的民众,特别是大量的维权律师被抓捕,政治形势越来越紧缩。很多分析家认为,习近平正逐渐走上独裁统治的道路上。在这样的政治局势下,中国是否会走上民主政治的道路?我们想听听你的意见,请您简单的叙述一下。

草庵: 关于习近平,我先说一下,早年,我在共青团系统的新闻媒体工作,我接触过习近平,同时也接触过栗战书和王岐山,李克强。截至到目前,我认识并熟悉的中国省级干部至少有二十多人。原先胡锦涛选李克强担任中国国家主席,李克强这个人在年轻的时候,被同学用酒瓶把脑袋打破了,他不是去医院看病,而是跑到大学书记办公室去告状,从这个性格看,他确实不适合在中国这个弱肉强食的国家里执政。而习近平在年轻的时候,他是喝酒之后找人去打架,不是打平民,而是打警察。你说他内心的世界是什么样的。王岐山和栗战书是我接触最多的人,特别是王岐山,他和陈一咨是一类的人,性格和做事方法都很近似。他们年轻时的内心世界,我觉得会影响他们一生。民主化是他们内心的追求,他们知道中国有什么,却什么,也知道中国未来应该走什么样的路。但他们会比前任更聪明,知道前任为什么失败。所以,他们做事会更小心,更谨慎。目前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未来的民主化在做准备。首先,我觉得他们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胡耀邦和赵紫阳改革失败的原因,特别是王岐山,习近平、栗战书这些人。胡耀邦不是真正的自由派,他是社会民主主义者,赵紫阳是真正的自由派。他们失败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真正掌握权利就尝试改革,从某种意义上说,胡赵的冒进造成了中国政治改革被拖延了三十年。当然,这是历史原因,但习近平不应该不知道这个道理,中国政治改革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是一个触及很多人根本利益及生死的问题。习近平如果想改革,一定要掌握权力,掌握绝对的权利。为了活命,习近平也要先掌握权力。所以,以我的经验看,中国的民主化不会是苏联的模式,一定会是蒋经国的台湾模式。这就是以独裁的方式结束独裁的统治。

记者: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推断,很多分析学者认为,中国未来的政治民主化道路将会是溃散型的,类似苏联的模式,但草庵先生的分析却是台湾蒋经国的模式。这是为什么?

草庵: 我研究过苏联的模式,在1989年的时候,苏联模式可以在中国实现。因为两国的政治经济都很相似。但今日的中国,无论是政治和经济模式,都已经与当年的俄国和1989年的中国相差甚远。当年的苏联改革和民主化的时候,官员们都很穷。改革和民主化之后,各级官员都在民主化和改革中成为了利益获得者,大家都不会抱怨民主化,都会死心塌地的支持民主化。但今日的中国,私有化已经完成,暗箱操作的过程是,各级官员已经成为富豪,他们已经拥有大量的财富,不想再冒改革的风险,一旦民主化或改革,他们就是被改革的对象。所以,我看今天的中国,习近平们想改革,但中层干部,这些省部、司局和县长们是不想改革的。他们是今日中国改革的最大阻力。所以我说,中国的改革和民主化是两头热,最高层和最基层都想改革和民主化,但中层和知识阶层,企业主们不想民主化,更不想改革。鉴于这样的原因,习近平们面临者最大的困境就是官僚管理者阶层。如果习近平不掌握绝对的权利,他就会成为赵紫阳第二,党内的利益阶层会把习近平废掉,再树一个胡锦涛又能怎么样?可以不折腾啊。中国官场我是经历过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别以为手下的人就战战兢兢,大家都精着啦,你烧火,我不理你,什么事也不干,就是给你拖着。等你遇到问题,什么事情都推不动的时候,领导也要听小兵的。这就是中国官场常态。江泽民遇到过,胡锦涛温家宝也遇到过,三把火烧过,一切照旧。我们回头看台湾民进党第一次执政,阿扁贵为总统,但国民党掌握基层和中层,官僚阶层全部是国民党,阿扁实际上对台湾治理十分有限,总统的权利延伸和执行需要官僚完成,最终是国民党籍官僚拖死了民进党阿扁。习近平也同样有这样的问题。反腐引来很多问题,这会强化习近平的独裁。但问题是,政治不是简单的问题,没有权利的独裁,和强力权利统治,改革和民主化就不会顺利完成。赵紫阳的失败引来中国三十年的政治改革停滞。如果我们假定习近平有意愿进行政治改革,我们就要给他空间,即使是短暂的独裁,不要怕习近平反腐,反腐有错吗?杀几个异己巩固权力有错吗?只要不是滥杀无辜,我觉得这都可以容忍,为了中国政治上的和平转型,我觉得,中国人应该容忍短期的独裁和威权。政治就是妥协,同时也是一个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的一件事,中国的问题,重要的是要分析习近平的未来政治意愿,一个重要观察点就是,习近平是否要选定接班人。

记者: 习近平反腐抓权,有可能会是你分析的那样吗?如果他成为了独裁者,中国是否又会回到毛泽东时代?

草庵: 我认为,如果下一届党代会中,习近平没有选定接班人,就意味着习近平就要进行政治改革。习近平没有接班人,未来的接班人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习近平要继续当统治者,另一个就是竞选,无论是党内竞选,还是党外竞选,这都是一个政治进步。从个我个人分析,我觉得他会选择总统制,成为中共建政之后的首位民选总统。目前,我们看到,中国无论是党内和党外,想杀掉习近平的人大有人在,而且在逐渐结盟。习近平们也会很清楚,今天他抓了前任的政治局常委,他一旦下台,他的全家可能都会被抓。难道他不想未来吗?他和他的拥护者们为了保持家族的安全,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未来民主化是他们唯一的保命基础。如果习近平不在下一届党代会上选出接班人,那么他的意图就非常明显,这就是总统制。他要自己进行和平政治转型,将自己从独裁者转型成为一个独裁政治结束者。

记者: 历史上很多国家都是总统制,总统制也有很多独裁者。中国实行总统制和国家主席有区别吗?

草庵: 中国目前的制度实际上是内阁负责制,类似法国的制度。这个历史形成是文革后邓小平建立的。当时大家看到毛泽东的独裁对自己伤害太深,就决定民主化。但他们的民主化是小圈子民主化,这就是政治局常委制度。无论是五人制,七人制,还是九人制。都是决策和执行统一掌握在这几个人手中。即使是胡耀邦和赵紫阳提出的政治改革,都没有触及的一个核心就是取消政治局常委这一个决策和执行全部集中的制度。2008年,我写过一篇文章,当时我就说到,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是政治独立。经济割据,之后产生政治割据。胡锦涛时代基本上就是政治割据,九个常委相互牵制,每个人都不要侵犯我个人的利益。这样长久之后,中国也会面临民主化。但这需要数代领导人的持续延续才能形成。有一种可能,就是利益集团对民众的长期侵害,遭成民众的造反,全国陷入军阀混战之中,这个结局会和清王朝类似。如果中国是李克强接班,之后是胡春华接班,中国会走上这条路。到了胡春华之后就是群雄四起,全国一片硝烟。但目前是习近平接班,中国的政治变革之路会加快,会走上蒋经国的道路。其实,海外政治格局中,通常都是总统制,这个模式是议政和决策民主化,由议会进行。但执行是独裁的。总统一人说了算。我觉得这样的政治模式才是最合理的。各位可以想一想,是这种四百人讨论决策之后由总统一任执行的模式合理,还是九个常委讨论决策之后,再由其中一个常委去执行的模式合理?为什么温家宝说政策不出中南海?是谁不让政令出中南海?当然是那些政治局常委们和他们属下的官僚。执行者不能独裁,分权者需要利益瓜分,但在决策上反而因为利益而要独裁,这是完全违背社会和历史需要的,如果,习近平实行总统制,政令就不可能不出中南海。你们几百人商量好决策,具体就得由一个人独裁执行,谁阻挡,就要杀谁。这样的政治改革我当然是举双手欢迎,这毕竟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可以青史留名的好事情,总统制是中国走向政治现代化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谁能跨出这一步,谁就能带领中国走向现代社会,这才是中国真正的领袖。所以,从这点上看,我支持习近平反腐,即使是习近平在搞威权主义,有独裁的倾向,但只要其愿意搞总统制,这都是在我可以容忍的范围内,从历史上看,这都是民主化政治改革必须要走的一步。蒋经国的民主化改革就是建立子威权和独裁的基础之上。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不会走苏联道路,而只会走台湾模式的原因。问题是很多人自诩是民主专家,自由派。但他们根本搞不清楚中国的实际情况,也搞不懂西方国家的实际情况。2000年,我在国内骂中国没有经济学家,最多不超过三个人。结果引来骂声一片。今天我依然说,中国没有真正的政治学者。真正的政治学者需要的是搞清楚什么是中国政治。美国制度无法全覆盖中国,无法全面复制。但我们要高清西方政治的基本关系。我曾与中国政府智库兼官员的学者讨论过这个问题,我说美国白宫是绝对独裁的,他不相信,很吃惊,我说美国国会很自由,很民主,他也不相信。美国强大的原因是什么,这就是决策高度民主,公平,执行决策绝对强调独裁,总统说一不二。副总统都不能参加意见,更何况什么常委表决更不需要。中国必须要改变所谓的常委制,一定要走现代国家的道路,放弃落后的法国内阁制,要走总统制这个议政决策民主,行政执行坚决独裁的民主道路。不要一听到总统制就以为习近平是搞独裁,总统制还会带来议会民主,我们同样要看到。如果我们要选择是党内政治局决策议政,国家主席不管不负责,不争论;还是中国争吵动武的议会决策议政。我宁可选择议会议政,然后让总统独裁。

记者: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问最后一个问题:您的分析是代表了您个人还是一部分人的观点,您的分析是主观推测多?还是理性分析多?如果习近平走向了独裁,中国会出现什么状况。

草庵: 我的这个分析当然是我个人的观点,因为我是社会民主主义者,我们的最高纲领是公平、正义。自由主义者的最高纲领是自由、民主。习近平的反腐运动实际就是社会民主主义者的追求,这就是寻求公平和正义。我认为,没有公平正义的自由和民主不是真正的自由和民主,中国私有化过程就是在没有公平正义的基础上进行的自由民主,他们损害的实际上都是平民百姓的利益。总统制不是完美的制度,但它比内阁制和目前的中国四不像政治制度要好。关键的问题是议会制度要民主,决策要民主。决策民主了,执行就要独裁。难道我们目前的决策独裁,执行上九龙治水,各管一滩的所谓民主制度是世界上最好的制度?从另外一个角度上看,一旦实行了总统制,就要有竞选,有了竞选就要分党派,即使是习近平想独裁,他又能独裁多少年,从1989年到现在,我们已经等了近三十年,一代人的青春都浪费了,难道我们不能用十年的时间去尝试总统制?今天的习近平越是独裁,未来接班人就越不可能是个独裁者。台湾在中国这个大前提下,只要中国民主化,台湾就会愿意和中国民众生活在一个天空下,如果中国不实行民主制度,未来的台湾问题就会越来越严重。

记者: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讨论就到这里,谢谢草庵先生的分析。各位听众,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Wednesday, August 10, 2016

高智晟遭酷刑,刘晓波被优待俘虏,孰是孰非?

本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6/08/blog-post_10.html

高智晟写回忆录自述在审讯时遭受酷刑,而刘晓波不断讲述自己在狱中享受优待俘虏的待遇。

不论是高智晟所描述的酷刑,还是刘晓波所讲述的高级战俘待遇,都遭到广泛质疑。我不妨以我自己在中共监狱中的经历,为高智晟遭受的酷刑作证,也为刘晓波的受到的优待俘虏待遇作证。

一、我在中国监狱遭受过各种酷刑

下面是我的一篇旧文。高智晟所遭遇的酷刑我本人在中国的凌源监狱就亲身经历过。见链接:

反审花絮(2):爆煸王银山 -- 为陈冲,也为丛珊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2_2296.html

二、我在中国监狱享受战俘待遇

姜维平发文讲述刘晓波在锦州监狱种菜,就我的的亲身经历来讲,是完全有可能的,而且这在中国监狱中有许多刑事犯就会享受这种待遇。

从1991年到1993年,凌源第二劳改队对我用尽各种招数,包括各种酷刑,图谋改造我,但最终都未能使我低头认罪。最后,从1993年开始,凌源监狱就彻底放弃了对我进行改造,监狱长张爱笃反复在会上公开讲:

“我们对刘刚就是只是负责监管。刘刚想喊打倒共产党,我们也不干涉。我们的任务就是如何防止其他人听到。如果刘刚越狱,我们不拦着,我们的任务就是防止其他犯人跟着越狱。”

自1991年底开始,我在监狱中从未参加过任何形式的劳动。从1992年开始,凌源监狱每天给我开三顿小灶,每顿三菜一汤,足有二斤白米饭。我的饭菜大多都吃不完,扔了又觉得可惜。我就要求给我送新鲜蔬菜和生米,我自己开小灶。监狱就改为每天按时送米和蔬菜,每天送的大米有五斤。我用枕头套改成米口袋,将省下来的大米攒起来,过一段时间我就设法将这些米、面送给在凌源监狱里的其他吃不到细粮的政治犯。长春的冷万宝、李维,通辽的李杰等人都经常收到我送给他们的大米、白面。

监狱里还特意将我的隔壁监舍给我改成健身房,给我准备了单杠、哑铃等等健身器材,我每天晚上定时锻炼身体。

监狱还将狱政科的一间会议室改装成台球室,主要是给我用,其他狱政科的警察们也可以借机会跟我切磋切磋。

监狱的伙房还特意改建了一个浴室,我是第一优先使用,其次是监狱长张爱笃。其他警察只能是在我不用时才能去使用。

我的房间里有两台电视,有两个电炉子,我有锅碗瓢盆等各种厨房用具。但没有冰箱。有很多刑事犯人总是想方设法来帮我炒菜,也顺便混碗残羹剩饭。

当时凌源第二监狱的伙房大队的大队长记得是叫孙林。孙大队指示伙房大队,只要是我派人去伙房大队,伙房大队的各种蔬菜和肉,随我便任意拿。孙大队的老婆在监狱门口开了一个高档饭店,专门招揽那些来接见的犯人家属,当然是赚高额利润。孙大队还发话,如果伙房大队没有我要的食物,那就去他老婆的饭店去要。于是,我可以从孙大队老婆的饭店里拿到新鲜的海鲜。

孙大队在我出监之前得脑血栓过世了。但他老婆和他的继任,继续给我提供副食品。

由于没有冰箱,我平时到监狱伙房里去拿的副食品就大多是鸡蛋、和冻豆腐、酸菜,也有其它蔬菜。我的监舍里有一个鸡蛋筒,平时至少存有一百个新鲜鸡蛋。我还将一部分鸡蛋腌成咸鸡蛋。那时我图省事,平时尽是炒鸡蛋,结果在监狱里吃成了高胆固醇!

我在监狱里每当过生日,监狱都会在孙大队的老婆的饭店里给我摆两桌。当然,监狱都不忘录像。孙大队的老婆还每次都来给我敬酒,还说这些饭菜都是她亲自掌勺。凌源监狱几次将我过生日的录像还拿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去放映。我是没办法阻拦他们的。我跟凌源监狱说,即便是你们将我关在中南海紫光阁里,我也要控诉你们侵犯我的人权!

监狱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这种待遇。凌源监狱的正常伙食是每周能吃上两顿细粮,周日一顿,大概有半斤大米饭或是包子,周三有一顿,大约有三两大米饭。其它时间,除了节假日,统统是窝头,早晨是玉米面粥。菜里水多肉少,通常就是一碗带了几片菜叶的清汤,油都很少放。

三、我的几位同号犯人

我住的监舍大概有20平方米,在四楼,是朝阳,有两个敞亮的窗户。监舍内摆放三个钢结构上下铺单人床,有一个双人沙发,主要是给我用。有一个办公桌,一个书架,都是给我专用。

跟我同监舍通常是住三到五人。除了我,其他的同号犯人都是监狱里的大犯人。有于占洲,严管队管事犯人,是全监狱最大的犯人头。有曹桂清和姜德宏,是全监狱管理以分计奖的大犯人,他们有权对各个大队降分或扣分,他们的权力,甚至会高过某些中队长。中队长都要时不时地请求他们,让他们给多奖励少扣分。另有王春鹤,是监狱小卖店的管事犯人,他管理全监狱犯人的储蓄账户,凭账户存款来买卖小卖店里的日常生活用品。还住过一个犯人叫杨库,是监狱电工,主管监狱的电网,他有权去罚没电炉子,有权给某个大队断电,是各个大队都要巴结的“电霸”,他每天都可以走出监狱,在监狱外面检查监狱的高压电网。

跟我同监舍的这几个大犯人,都是有后台,或者是有钱,或者就是有文化的人。正因为他们有后台、有钱、有文化,才使得他们成为监狱里的特殊大犯人。

这几个大犯人都各自有自己的专用办公室。于是,我的监舍也就成为我的办公室。

上述几个人同祁国兴一样,原本就没听说过桥牌。祁国兴曾经提出要陪我打麻将,我说麻将档次太低,不如桥牌。祁国兴立即派人到北京购置了一批桥牌书,找了几个警察一同学习桥牌,还要求跟我同号的犯人都必须学会桥牌,此后,祁国兴就是我的桥牌搭档,我们的对手通常就是同宿舍的其他两个人,或者是祁国兴邀请来的其他警察。

四、我在监狱里的活动范围

凌源第二劳改队的监舍区大概有有足球场那么大。四周是监舍楼或办公楼,中心是两个篮球场,两个排球场,还有一部分是花园区,专门养花种草。外围是高墙电网。

除了被关严管期间,我在这个监舍区内是可以自由活动,只是不能到其它监舍。中国监狱有规定,犯人不能走入三米线内。就是在高墙电网附近画出一道三米线,一旦有犯人进入三米线,警察和武警可以对这些越线犯人开枪击毙。

我出去散步遛弯时,是专门走在大墙根下,就是在三米线内。我就是想引诱敌人来打枪,看看是哪个警察将我击毙。但是,一直没有警察朝我开枪。


五、监狱给我配置的警察桥牌搭档

祁国兴是凌源监狱给我特别配置的桥牌搭档。祁国兴原本是狱政科的一个普通干事。在司法部龙处长从北京专程去看望我时,龙处长征求我的意见,问我凌源监狱的哪位警察还能跟我和平相处。我顺口就说了一句:“也就是祁国兴还算是有点素质。”

结果,祁国兴就立即被提拔为狱政科长。此后,祁国兴每天的工作任务就是到监狱里陪我打桥牌、打台球,每天从早八点就去我的监舍,直玩到后半夜。监狱里有天大的事,都不用他去操心。几次有犯人杀人或逃跑,按理来说狱政科长要承担责任。但每当发生这种重大事故时,祁国兴还是依旧稳坐钓鱼台,继续玩牌。

中间玩累了,祁国兴会叫人去买来各种小吃给我,有猪蹄、猪肝、螃蟹,等等,除了酒没给过我,其它是应有尽有。

我同时要求狱政科的其它几位副科长,诸如杨宝玺、栾兆荣、王银山、李杨等人,没有我的召见,严格禁止进入我的监舍。此后,这些人就不曾走入我的监舍,平时在路上见到了我,都是立即回避。

凌源监狱里的警察大多都不敢轻易到我监舍里来,平时不敢跟我聊天。能够敢到我监舍来的,除了祁国兴,就是医院院长孙院长,还有一位是退休的一位老警察,他们俩的警衔都是三级警监,是监狱里仅有的两位警监,是最高的警衔,其它最高警衔是一级警督,三颗豆。这两人由于资格老,监狱长不敢管,还是要以给我看病的名义,才到我的监舍来。那位退休的三级警监,是吸毒成瘾,平时总要跟孙院长要杜冷丁。他每次来我的监舍,都是要大骂共产党,大骂监狱长张爱笃,说张爱笃不准孙院长给他杜冷丁。他这样在我的监舍大骂共产党之后,监狱长立即答应给他杜冷丁,只要他保证不再来我的监舍就行。

两年后,在我出监日的前一个礼拜,祁国兴带了十多个警察给我送回家。路上,因为还没有到法定释放我的日期,祁国兴同十多个警察就跟我一道住进四平附近的石岭监狱里,在那里住了一个礼拜。我们同住在那个监狱里的一个小院里。祁国兴及十多个警察跟我享受同样待遇,不准外出,不准同其他任何人有接触。有专人给我们送饭送菜。那几个警察还要给我洗碗,晚上,还得给我烧水洗脚洗澡。

祁国兴随后就被提拔为凌源第二监狱的监狱长。如果不是因为我的那句话,祁国兴这一辈子到死都混不到狱政科副科长。因为当时在狱政科里有杨宝玺、王银山、栾兆荣、李杨等等一大堆正副科长,还都比祁国兴年轻。祁国兴平时尽是受那几个警察的欺侮,根本就没希望被提拔。

我跟祁国兴常说的一句话是:“小祁,好好跟我练,将来我出狱了,我带你去中南海跟邓小平对阵,我们打败中南海无敌手。但是,那时你可不准给邓小平当卧底,得一心一意地辅佐我。否则,我就不带你玩了。”

这是我在凌源监狱时期享受到的战俘待遇。我相信,如果刘晓波被关押到凌源第二监狱,也应该能享受到我当时的待遇。

至于说种菜,如果我向凌源监狱提出要自力更生,自给自足,凌源监狱肯定会立即批准!

那么,姜维平讲述刘晓波在监狱里的待遇,还远远没有达到我当年在凌源监狱所获得的待遇。

关于我在凌源监狱里享受的特殊待遇,我过去不曾提起过。一方面是不愿让大家误解中国监狱都是高干待遇,更不愿大家误解我是在美化中国监狱。另一方面,我就是讲出来了,肯定没人相信。还不如不说。

我本来有祁国兴的照片的。现在一时找不到。当年的《北京周报》、《人民日报》海外版去凌源监狱采访我时,曾经发过祁国兴的照片。等我将来找到了,再补发上来。

六、我在中国监狱所经历的强制劳动。

我是1991年春节后被从长春监狱转到凌源第二劳改队。我们东北地区的六四政治犯有24人被关在凌源第二劳改队,包括辽宁大连的肖斌。我们被安排在两个大监舍里,归属教导大队第一中队,第二中队是矫正队,也叫入监队和出监队,专门负责对新入监犯人的监规学习。都要经过一个多月的入监学习。在入监学习期间,在1991年4月29日,我发动11名政治犯集体罢课、罢考,结果将我们悉数戴镣代戴铐被关进小号严管队。

关了三个月小号,大概是七月份,监狱安排我们政治犯进行强制劳动,我们被安排在教室里糊火柴盒,是给建昌火柴厂糊火柴盒。

糊火柴盒的任务是狱政科科长王银山联系的,王银山是建昌人,同火柴厂有交易,肯定是拿了回扣。



我在凌源第二劳改队糊的火柴盒类似于图中所示的火柴盒。糊一千个火柴盒,凌源监狱能赚取1毛2分钱!大头都被中间人王银山给截留了。


刚开始也安排我糊火柴盒。一周后,大队长杨国平提拔我为政治犯中队的管事犯人,给我的官衔是“质量监督员”,享受大犯人待遇,不用糊火柴盒,我的任务就是每天给每个犯人的生产成果计数、报表。

好么,杨国平居然用这种办法来拉拢腐蚀我,居然敢让我当管事犯人。于是,我一遭权在手,便把令来行。那些跟着我坚决反改造的人,我就给他们多计数。每个犯人每天的生产指标是一千个火柴盒。冷万宝、李杰、孔险峰、李维、张铭、梁立维、安福兴,迟寿柱、司伟,都是我的坚定战友,他们糊100个火柴盒,我就给计上两百。而赵君路、魏寿忠、李树森等人,都是给杨国平当卧底的特务,他们糊两百个火柴盒,我就只给他们计数一百五。他们不服,说我笔下有私,记录不公平。我就跟他们说是他们糊的火柴盒质量不过关,敢不服从我管理,那我就长他们的定额。

没几天,大队长杨国平和中队长刁烈就不让我记账了,让我到外面负责晒火柴盒,那就是在外面跟着火柴盒一道晒太阳。于是,我就很少有时间跟其它政治犯在一起聊天了。陪同火柴盒晒太阳的时候,我就随机地在一些火柴盒的内部写上:“凌源劳改队生产,刘刚”。我是期望用这种方式让外界了解这种火柴是中国的劳改产品,还设法让外界知道凌源劳改队关押六四政治犯刘刚。

我在火柴盒上的留言,可能也被发现了。后来,就派肖斌陪我一道晒太阳了。

到了11月15日,美国国务卿来华访问。我当天发动14名政治犯集体罢工、绝食。我们又一次被关严管队。从此,我就很少有机会同其他政治犯见面了,从此也没有任何人强制我劳动了。

总之,我在中国监狱共六年。这六年期间里,大概有一个月时间我是被强制劳动,就是糊火柴盒。在其余的71个月中,我没有参加过任何形式的体力劳动。


刘刚
2016年8月10日


另一篇旧文: 高智晟,刘晓波,和杀鸡儆猴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6/07/blog-post_9.html


高智晟发文《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高智晟)》,揭露他遭受“四根电警棍”电击的酷刑经历。有很多人质疑高智晟所描述的酷刑。下面是我同网友讨论的部分对话。

先说一个杀鸡儆猴的故事。

在中国的监狱里,每天早晨出工时,都会拉出来几个犯人公开亮相。这里所说的亮相在监狱中有特定含义。那就是在犯人出工都必须经过的一个门口,将某几个犯人当众电击。这些犯人通常是严管队里关押的违纪犯人。全监狱的犯人都得看一遍,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

在各个大队、各个中队还都有各自的亮相节目。那通常是在晚饭后的反省时间里。

在凌源第二劳改队还有一个更特别的杀鸡儆猴节目。巡警队队长陈林(纽约时报的报道中有该人图片)每过两三天就会拿来一只活鸡,然后将那个活鸡扔到高墙的高压电网上,那只活鸡立即被高压电网吸住,顿时成了一个烧鸡。这个节目也是要给犯人们看的。然后警察在每次会议上都要反复强调:“你别看我们的电网就那么两根不起眼的线,有谁敢以身试法,你就试试,我保证让你还没接触到电网,你就被吸住,被烤成烧鸡了”。

监狱中所说的“四根电警棍”,那是指用了四根,不论几个警察。可能是一个警察,也可能是几个警察。这个问题就那么难理解吗?

根据我对高智晟的了解,高智晟是一个十分单纯的人。这一点有点象方励之。我可以跟你们说,这种人的性格是无法改变的。警察不会找这种人当特务。因为他根本就不懂得密切配合,不会看眼色。

大家看看刘德军、刘沙沙炒作的黑帮绑架的视频。那才是公安部门有意炒作的“杀鸡儆猴”节目。公安警察时刻都想告诉中国的百姓:谁敢跟我们过不去,我们随时就能将你绑了扔到山沟里喂狼。

到了高智晟的黑帮绑架,就是警察真实地上演这种节目了。

对高智晟描述的电警棍电击过程,我感同身受。在刚刚到凌源监狱时,我也常看到被四根电警棍电击的场面。但在我亲身经历那种酷刑之前,我绝对无法想象那是什么样的痛苦经历。

跟你们说一下戴背铐的经历。我初次被戴背拷是在1989年7月1日,在秦城监狱。我刚刚被戴上背铐时,还很淡定,我还跟给我戴背铐的小孔所长说:我小学上课都是背手的,给我戴背拷,就当作又当了一回小学生。

可是,过了几个小时后,那种痛苦滋味是我至今都无法能描述出来的。没戴过背铐的人,是绝对无法想象那种滋味的。同时,你如果只戴一天背铐,你也无法知道两天后的痛苦滋味。

我真的不明白,高智晟为什么就这么遭人恨呢?我可以说,不管什么人经历了我所经历的那种酷刑,我永远都会对他充满同情、怜悯、关爱之心,即便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人就不应该遭受这种酷刑。对他人实施这种酷刑的人就应该遭到天谴。

这里的大多数人连“四根电警棍”都无法理解,纠缠不休,我敢说,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描述出被四根电警棍电击和戴背铐的感受,即便你亲眼目睹了有人在你身边遭受这种酷刑。

还有网友说高智晟的文章都是警察写作班子写的。

我不想多花时间讨论高智晟。我只是希望大家要理性、客观,不要象顾晓军那样。大概是在2006年,高智晟被抓之前, 我就多次同高智晟电话联系。我了解他的为人,更了解他的文风。高智晟的文风是他特有的,是别人无法模仿的。就象我的文章,我文章中不使用任何习惯用语或口头语,但其他人就是无法模仿我的文章。

高智晟在《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所描述的酷刑,我在我的许多文章中都有类似描述,比如:

审讯笔录(1):保定府落难(有图有录像)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1_5681.html

反审花絮【1】: 油滚肉球(有图有录像)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1_5192.html

在这几篇篇文章中,我将我自己写成样板戏中的李玉和智斗贼鸠山,另有一篇文章我还将我自己写成是样板戏中的柯湘大义凛然,慷慨赴刑场啦。大家是否看到这种写法感到不舒服啊?

也有很多人反复发文质疑我的这些酷刑经历,比如张鹤慈就反复纠缠。我在文章中有这样的一句话:“胡肉球立即腾地一下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张鹤慈就质问我:“一个人怎么能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我在另一篇文章中又提到有一个法警刘沙河曾经对我表达同情。张鹤慈等人就说我是出卖朋友。这同顾晓军质问高智晟的“四根电警棍”有何二至?

最可恨的是魏京生及其一家,他们一口咬定说我在监狱的经历是共产党安排的,这所有的酷刑都是配合共产党在演戏,演苦肉计。魏京生是明明知道这些经历都是真实的,可就是闭着眼睛说瞎话。没办法,我就几次回应魏京生一家,我甚至将那几位电击我的警察的照片都贴出来了,将纽约时报对我在凌源监狱所遭受的酷刑的报道贴了出来,甚至将那位去凌源劳改队专门去了解我的案情的国务院新闻办主任曾建徽的照片也贴出来了。可魏京生一家依旧是一口咬定我就是特务,他所提供的唯一理由就是没有部长级的高官去监狱会见过他魏京生,就根本不可能有新闻办主任到监狱去见我。


曾建徽在1993年是国务院新闻办主任,就是袁木的继任者。他带领几十人到凌源监狱去了解我的案情,跟我商议假释。但最后还是谈崩了。

这魏京生一家,就纯粹是嫉妒了,而且因为嫉妒而产生邪恶。是不可救药了。我也就没有再理会这种病人的必要。

顾晓军写了几十篇文章揭露高智晟是特务,质疑高智晟所写的“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我看顾晓军的这些质疑处处都透露着顾晓军的邪恶。

【顾晓军刚刚发文辩解说:“我的《高智晟与阿波罗网的阴谋》,显然是说高智晟与阿波罗网的阴谋。且,我主要说的是:一、高智晟关于2017年的预言,是暗示、松懈人们。二、高智晟与艾未未、陈光诚一​样,是周永康的旧部。三、高智晟的作用,是绑架李大师。

就算刘刚有意回避阿波罗网、掩护阿波罗网,难道刘刚视而不见我在《高智晟与阿波罗网的阴谋》开篇说到的以上问题?】

是,我的确是只质疑了顾晓军文章中的一段话,有二百字,只占顾晓军全文的十分之一。这样做有何不妥吗?如果不妥,我倒要反问顾晓军,高智晟的“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是万言书,顾晓军为何就只是质疑这万言书中的几十个字?只占全文的百分之一不足。

【网友:你这个一看就是真实的故事,有真情实感在里面。】

那是因为你了解我,你信任了我,是你主观先入为主。那么你看张鹤慈和魏京生的对我的反复质疑,是不是他们透露出邪恶?同样,你对高智晟,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他,你是主观先入为主地将他当成撒谎者,就像魏京生认定我是撒谎者一样。

就我的上述几篇文章来说,大多数人不信,是不愿意相信。有些人甚至是感到受了侮辱。我知道无法让人相信。但我的这几篇文章主要是给那些邪恶的警察看的。我是让他们对我高山仰止,让他们在我面前永远都感到自卑!

你们不了解中国的监狱。在中国监狱里,犯人如果讲出自己被打的经历,那是需要很大的勇气。我给你讲几个例子。唐元隽也是六四政治犯。他也被酷刑。他父亲曾经在一汽跟江泽民是同事。他父亲来接见,我让他跟自己父亲讲述自己被打的经历。可他死活就是不敢讲。我家人来接见时,我就跟家人讲了我被打,还讲了其它所有政治犯被打的事情,特别说了唐元隽的肩胛骨被拧脱臼。警察后来就找唐元隽谈话。唐元隽就反复不断地埋怨我,说我害了他,说我编造谎言。

我亲眼看到有犯人被打。那个恶魔杨宝玺一脚就将一个犯人从楼梯上踹到楼下,当即骨折。回来后,杨宝玺当着众多警察和犯人的面问那个犯人:你的腿怎么了?犯人回答:“我刚才不小心下楼摔断了。”杨宝玺大发慈悲:“带他去医院给包扎一下。”

杨宝玺打我的时候,是当着众多犯人和警察的面,每打一下,就问我一句:“我打你了吗?”我说:“是畜生在打我。”杨宝玺转头问其他人:“他说我打他了,有证人吗?你们谁看见了?“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没打!我们没看见!“

我把中国监狱里的酷刑给写出来了,并传出监狱。监狱发现了,关了我两年禁闭。但最后,还是闹到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那监狱的警察对我说:“刘刚是上通天,下通地,中间还通美帝。”我将这话跟家里人说了,那些警察立即说我是造谣。说他们的原话是”中间通国际”。这同你们上面讨论的是“四根电警棍”还是“四个警察”,是“四根电棍同时电击小鸡鸡”还是轮流电击,有什么两样吗?

在05年或者是06年,高智晟发起接力绝食。这个是共产党不愿意看到的。警察们使用各种方式加以恐吓。后来的茉莉花行动期间,警察们也是用各种方式来恐吓民众。包括艾未未制作的刘沙沙、刘德军被绑架的视频,都是在为警察作广告。广告的潜台词就是:“你们谁敢对抗警察,我们就让能随时将你们扔到荒郊野外去喂狼。”至于高智晟的被绑架,我相信这是警察真正使用了他们的这一绝招。

我们揭露邪恶,那是因为我们要维护善,而不是因为我们要对他人更加邪恶。

大概是在93年,国务院新闻办主任曾建徽去凌源监狱看望我。我跟他说,这个监狱的犯人没有不被电击的,这个监狱的警察没有一个没有打过犯人的。结果,警察们叫来一群犯人,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刘刚就会造谣。我们都没挨过打。这里的警察从来就不打犯人。”后来,有犯人告诉我,早在三个月之前,监狱教育科就开始给全监狱犯人上课,就是教会他们说这三句话。那些嘴笨不会说这三句话的人,就都给关到地窖里,以防被曾建徽不巧碰到。

【网友:那耿和那几十万元从哪里跑出来的啊?】

我的老婆还是共军特务哪。我还揭露她每年从中国军方领到6万美金呢。这能证明我就是特务吗?徐水良就是以此来证明我是我老婆的下线特务。

监狱里警察常说:我打你了吗?有谁看见了?被打的人永远都找不到证人。

如果外界的人也要让被酷刑的人拿出证据和证人,那还不跟那些警察一样的逻辑啦。你看看纽约时报对我的报道。那些警察可以拿出各种证据来证明我不曾被打过。他们还拿出我的亲笔信,来证明我赞扬他们。还要给外国记者念我写的《悔过书》,我曾经有一封悔过书,其中有这样几句话:“鉴于我体验了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鉴于我深刻认识到无产阶级专政的残酷无情,从今往后,我杜丘冬仁将向无产阶级专政低头认罪。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无产阶级专政万岁!伟大的苏联克格勃万岁!”那是我在苏联819政变之后写的一份《悔过书》监狱长祁国兴居然就将我的这悔过书给外国记者高声朗读,当然,是掐头去尾啦。纽约时报还真作了报道。这帮中国警察,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跟顾晓军一样,他们居然就捂上眼睛,愣是装作看不到我是在讽刺他们。

我在监狱中有许多经历。但我通常不写,因为一旦写出来了,肯定没人相信,还肯定跟我要证据。我写出来的那几段,都是有证据的,有警察照片,有那些警察发表在纽约时报或是北京周报上的话。就是为了防范有人来质疑我。但还是有众多的人就是不信。我将那些人的照片都登出来了,魏京生还是一口咬定说我吹牛皮不上税。封从德楞我说是自恋。现而今,又冒出来一个大思想家顾晓军,说我是显摆!

我是想告诉大家,我们不但要善于识别邪恶,而且要善于识别善。对施暴者要嫉恶如仇,对弱者要充满同情之心。这才是大仁大智。


刘刚
2016年7月9日

附录1.西方媒体记者于1994年3月到凌源监狱采访。下面是几家去采访的西方媒体的相关报道。我在这里再次贴出这些图片,就是方便大家对我质疑,就是让大家看看我说的那几位对我实施酷刑的恶警。

北京周报有关我在凌源监狱的新闻报道(1)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706136



这是登在BEIJING REVIEW AUG 23-29,1993 那一期的报道。

在记者采访时,他们给我检查身体。平时检查身体都是隔着衬衣用听诊器。可那一回,他们要求我撩起背心,露出肚皮。我要求他们将摄像机关闭,我才掀起背心。可他们还是给录下来了。

还好,幸亏他们没有选用检查痔疮的那一幅照片。否则,我一定要告他们流氓罪外加侵犯肖像权罪。
-----------------
以下是北京周报上发表的王银山、杨宝玺等人的照片,和采访片段。


这是狱政科副科长王银山。这个王银山被我堵在厕所里给修理了一顿。随后他住院三个月。哪里是住院,就是没脸再进监狱了。随后不久被调离。


这是狱政科长杨宝玺。


这是跟我同号的杀人犯江德宏。我另有文章专门写江德宏。见链接:

从莫言的小脚妈,想到杀人犯姜德宏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8.html 


纽约时报主任记者Patrick Tyler对刘刚遭受中共迫害的报道原文。
纽约时报美联社采访报道刘刚受迫害及其背后的故事(全文)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47568

上面是洛杉矶时报记者Rone Tempest的报道。

上图是美联社的报道。图片中的警察是严管队队长徐贵民。我一直都被关押在严管队。


这是纽约时报的报道。上图中在地上站立的正面朝我们的两个警察是陈林(左,以工代干的巡警队长),和王舜学(狱政科干事)。



以下是该报道中与本文相关的部分内容。

Mr. Liu's jailers said no one in the prison administration or from the Ministry of Justice or any other judicial or prosecutorial body in China had ever investigated Mr. Liu's accusations of torture -- because, they said, he has never filed a complaint.

They also acknowledged that all the videotapes they have released of Mr. Liu playing pool, volley ball and cutting his birthday cake were made months after the reported torture and beatings.

In his only interview in prison with a state-run magazine, Mr. Liu asserted he had been "inhumanely treated" and "cruelly tortured." The magazine said the medical records of the prison showed that Mr. Liu had seen doctors 15 times for headaches, palpitation and diarrhea.

Asked what he would do at the end of his term, Mr. Liu was blunt in the presence of his jailers. "Liu said the first thing he is going to do after his discharge is to sue the officials and prisoners who attacked him physically." Letters Produced

Trying to discredit Mr. Liu, one of his jailers, Qi Guoxing, read two signed statements from him. The first letter, written in July 1991, praises the prison administration as "strict" but "civilized." It is signed, "The counter-revolutionary criminal, Liu Gang."

The date of this letter indicates that it was signed immediately after a period of what Mr. Liu described as torture in a letter smuggled out of the prison two years later.

The prison guard produced a second letter, dated August 1991, that is a political attack on Mikhail S. Gorbachev, the former Soviet leader. But perhaps with a flourish that Mr. Liu knew his friends would recognize, he ended the letter with this postscript:

"Long live undefeatable Marxism-Leninism; long live Mao Zedong thought and the October revolution; long live the Communist Party and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The Socialist cause will ultimately be victorious in the world."

For democracy campaigners in China, this parody of dogmatic allegiance to Chinese Communism was the giveaway that Mr. Liu was still resisting.

Tuesday, August 9, 2016

网上遇知音,再答顾晓军、石三生:顾晓军自证被脑控!

本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6/08/blog-post_71.html

一、他乡遇知音

在我目所能及的范围内,在海外网站,也就只有我还发文点评顾晓军和石三生。

也是在我目所能及的范围内,国内知名网友中也就是顾晓军和石三生还敢于点评我的文章。

刘刚,顾晓军,和石三生,我们这三人还真应该算是天涯若比邻,网上遇知音了。

看看我的点评顾晓军和石三生的文章,我都是在反炒顾晓军和石三生。石三生没脑子看不出来,自称是大思想家的顾晓军,不会也看不出来罢。

二、顾晓军没有被脑控,但顾晓军却是自证大脑短路

我说顾晓军是被脑控,这当然是在反炒顾晓军。这是一个多么震惊世界、震撼人寰、哗众取宠的炒作题材啊。可顾晓军就是不配合,非要说出自己的电脑短路,从而证明了是自己的大脑短路。

三、顾晓军是电脑盲

顾晓军反复说出自己的电脑被遥控。我当然知道这是由于顾晓军是电脑盲而造成的心理恐慌,并进而产生了大脑短路。我发文将顾晓军的大脑短路解释成为“被脑控”,可顾晓军居然就一再发文讲出自己电脑被遥控的真相。下面是顾晓军刚刚发出的文章的部分内容:

【  遥控电脑的第一种,是我前不久的文章中谈到的遥控按下SHift键。按下SHift键是个啥情况呢?在我写文章写到他们不乐意时,他们会遥控按下SHift键,如是,原本​用的“全拼”,会变成只能打大写英文字母,且,不能粘贴,并,点击“我的电脑”或浏览器,都会一点就两个,很快塞满,无法进入下一级。

会不会是自己在无意中按错了键呢?不可能,因为我试过,自己想把键盘左边的SHift键按下去、卡住、弹不起来,是做不到的;自己按下去,必然会弹起,只有他们遥控才能做​到把SHift键按下去、卡住、弹不起来。】

顾晓军原文链接:

答刘刚:顾晓军被网控
http://chinafree.greatzhonghua.org/showthread.php?tid=7275

就从这段话里,就足以知道顾晓军就是电脑盲。很多软件都将Shift键赋予许多其它功能。比如谷歌中文输入软件,按一下Shift键,就会从中文输入转为英文输入或相反。如果Shift键被长时间按下,不仅仅会等效于CapsLock键被按下,根据按下时间的长短,电脑的有些功能会被自动锁住,而有些平时不使用的功能会自动开启,比如,微软视窗系统可能会启动声音输入、鼠标输入键盘、甚至是利于盲人输入的功能,在你没有去确认这些功能时,你的电脑看起来就是被锁住的。有时,当“Shift”键被按下后,你又不小心按下其它的什么键,你的电脑很可能会被关机,于是就产生了顾晓军所认为的“被遥控关机”。这实际上是顾晓军本人在“遥控”自己的电脑!

顾晓军的电脑的“Shift”键被卡住,这肯定是顾晓军的电脑的“Shift”键出现了物理的、机械的故障,这种故障不会是被遥控的。懂电脑的人都会知道,遥控软件的功能要比遥控“Shift”键的物理功能要容易得多。顾晓军的“Shift”键被卡住,不是不可以通过遥控的方法实现,但这种可能性很小,也很笨。比如,要遥控顾晓军电脑的“Shift”键被卡住,就要派一个机械师在顾晓军电脑的“Shift”键上去安装一个微型的遥控继电器,这比安装一个微型窃听器要难上千百倍!但是,要遥控顾晓军电脑的“Shift”键的软件操作功能,无须到顾晓军的电脑作任何机械的或物理的手脚,只需在顾晓军的电脑上安装一个软件就足以实现。有谁会选择去遥控顾晓军电脑的“Shift”键的机械功能吗?大概也就只有顾晓军这种电脑盲才会想出这种笨点子!要遥控顾晓军的电脑,大多不会采用这种笨办法。

四、顾晓军再一次自证被脑控

顾晓军根据自己的电脑的“Shift”键被卡住,就论断说自己的电脑被遥控,这不仅表明顾晓军是电脑盲,而且还大大地冤枉了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将党的情报机构也冤枉为象顾晓军一样的电脑盲。这也足以表明顾晓军对我党情报机构的心理恐慌程度,表明我党情报机构早已经对顾晓军采用了许多心理战,从而从心理上给顾晓军制造恐慌,并进而使得顾晓军的大脑短路。这也是我党情报机构对顾晓军实现脑控的一种有效手段。

顾晓军在文中最后说:【  好了,就此打住,不再说了。我这人心特好、特善良,已经习惯了给人留面子,以德报怨。其实,善待他人,也就是善待自己。是不是这么个理?

刘刚兄弟,当你看完了本文,还会觉得我被人脑控了吗?你不是很同情我的吗?可说我被人脑控了,则是在客观上毁掉我呀!是没有想到?那你的考问题是否略简单了呢?】

我也就此打住罢。再继续点评顾晓军,就会对顾晓军带来心理伤害了。我还是愿意善待顾晓军。希望顾晓军首先要修理自己电脑的“Shift”键,然后修理自己大脑中的“Shift”键。最后要精神放松,消除心理恐慌,不要自己吓唬自己!

刘刚
2016年8月9日

Sunday, August 7, 2016

孔灵犀揭发:赵岩指使手下特务殴打孔灵犀父亲陈长河


孔灵犀及其父亲陈长河都是赵岩的下线特务,艾福荣也是赵岩的下线特务。这几个特务之间有矛盾,赵岩也难一碗水端平。结果就频频发生这些下线特务之间的狗咬狗内讧。

孔灵犀以及其父亲是赵岩的老兵,而艾福荣是赵岩发展的新兵。孔父陈长河自恃资格老功劳大,自以为可以随意调教新兵,动不动训斥甚至动手打艾福荣这些新兵。而艾福荣则是根本就将陈长河当成是丐帮。于是,他们之间的冲突就产生了。当然,他们可以向长官赵岩告状,让上级来调节他们的纠纷。可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由于他们住在一起,赵岩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摆平他们。

陈长河对赵岩是言听计从,赵岩可以象调动一条够一样地调动陈长河。赵岩已经让陈长河打过多人了,光是报告到警察局的案件就有李华红案以及近日的艾福荣案。如果说赵岩是丐帮帮主,那陈长河就是赵岩手下的癞子头,专门用癞子手段去挑衅敌手,然后将对手送上法庭。如果需要,陈长河能象丐帮一样到你家门口上吊,以此进行讹诈。这是中共超限战中的基本手段。

陈长河在法拉盛的住处就是赵家军的一个窝点和转接站,是赵岩用来安排从国内接来的各路赵家军人马。据我所知,在过去短短的三年里,赵岩就先后安排刘路、胡燕、冰山雪莲、李国涛等人在陈长河家常住。那些被赵岩安排在陈长河家里过夜小住的人就不计其数了。比如路透社住香港记者吴翊菁,以及中国著名文化制造商宫晶珠,还有被赵岩从欧洲召来的BBC记者、德国之声记者、法广记者,等等赵家军要人,都曾经被安排在陈长河家小住。宫晶珠是著名电视剧的总制片人,是中国家喻户晓的“红楼选美”的策划人,她到美国,就是纽约豪宅也能买上十个八个的,为何非要住在陈长河那个犹如家庭旅馆的脏床?吴翊菁等中文记者到美国来都是以出差名义在旅馆开房间,可为何非要到陈长河家小住?盖因他们需要在陈长河家接受指示和培训,要参与赵家军的密谋!

同时,陈长河家还是赵岩的野猪林和人肉包子黑店。如果他们想收拾某人,那也会将这人诱惑到那里,然后就象孙二娘那样趁你不备,将你宰了包人肉包子。我本人在2011年7月就被赵岩安排到陈长河家小住。我发现陈长河对赵岩是早请示晚汇报,对赵岩言听计从,而且是对赵岩相对长官和老大一样地恐惧和服从。我在那里刚刚住了三天,陈长河就不断挑寻衅挑事向我发难,迫使我不得不叫来警察。可还未等警察来到,赵岩就已经带着大律师来到了陈长河家里。幸亏我那天当晚就离开了陈长河家里,否则,我早就被赵家军包了人肉包子下酒了。

有人问,美国是一个自由社会,这赵家军的老兵陈长河以及新兵艾福荣为何就不能去打工,从而独立于赵岩呢?首先,陈长河毫无生存技能,只能依附于赵岩。而艾福荣来美国后,是赵岩及赵家军的律师帮助艾福荣申请政治庇护,政治庇护被拒绝,现在只能依靠赵家军继续上移民法庭。同时,艾福荣已经被赵岩等人多次背地里举报到FBI,说他有恐怖分子嫌疑,FBI已经几次约谈艾福荣,艾福荣已经在FBI存有案底。现今,赵岩又指使陈长河公开约架艾福荣,使得艾福荣和陈长河双双在美国警察局留有案底。于是,艾福荣和陈长河只能依附于赵岩,否则,赵岩可以轻易地将不听话的人送上美国法庭。

在孔灵犀的电子邮件中,孔灵犀还自称自己是中国茉莉花行动发起人,真是脸皮厚得可以。孔灵犀和王军涛都是被赵岩一手捧为茉莉花行动发起人的。孔灵犀曾经对美联社的采访中说他有20位中国大陆留学生是共同发起人。据赵岩本人透露,这20名发起人就包括有赵岩的认识的一些中学生。孔灵犀本人也曾经是赵岩中意的过门xx。

这就是孔灵犀的茉莉花发起人的来历,这也是孔灵犀对赵岩言听计从的原因,即便是赵岩指使人殴打孔灵犀的父亲陈长河,孔灵犀这个茉莉花发起人也不敢反抗赵岩,就甭说孔灵犀会反对共产党发起什么茉莉花行动了。

赵家军还有更多的这类准军事化的秘密。等我有时间再慢慢揭露。

刘刚
2012年7月26日
------------------------

下面是孔灵犀发的一则短信。

------------------------
发件人: lingxi kong
日期: 2012年7月26日 上午10:41
主题: 中国茉莉花行动领导人孔灵犀关于父亲被艾芙蓉殴打事件的声明
收件人:

各位民运同仁:

艾芙蓉在我位于纽约的家中居住长达半年,长期故意拖欠大量房租,并且在未付清房租情况下于2012年5月底搬走。2012年5月30日,我在在曼哈顿第14分局办理六四游行的手续时,我父亲告诉我他被艾芙蓉等4人殴打致伤,且在警察来后,被他们共同诬告。由于我父亲口语不好,他要求我立即赶回去,但由于六四游行的手续非常重要,我只能忍痛暂缓家事。在父亲要求下,我打电话叫救护车将父亲送到医院。我父亲被艾芙蓉等人扇脸、脚踢、殴打导致肛门脱落,经历了巨大痛苦,在医院住了大约三天。我父亲告诉我说,在其被殴打后,艾芙蓉和赵岩通过电话,赵岩让他们“赶快走”,由于电话声音较大,我父亲称他听清楚了是赵岩的声音。

以下是本人的声明:

无论赵岩是否在我父亲被殴打后说过“赶快走”这一句话,我相信赵岩对我父亲被殴打一事是知情的。事件发生后,至今没有任何人表示过歉意或寻求过我父亲的原谅,也没有看到赵岩在明知自己的朋友暴力殴打他人后表示过公道。因此我深深怀疑赵岩先生的人品,并希望赵岩先生明白不应由关系亲疏来决定是否去维护或忽视他人的尊严。

作为中国茉莉花行动的发起人和民运后辈,我不会起诉任何人,但我并不阻止也不鼓励我父亲行使他的宪法权利。这包括起诉艾芙蓉,以及他在网络上批评赵岩先生的人品和行为。我非常清晰直接地告诉我父亲,我不支持他这么做。但我同时在内心明白,他若执意这么做,我不会强行阻止他。

我无权限制艾芙蓉先生在公共场合的行动自由,但在我所参与的小范围活动中,包括在李进进先生或高光俊先生的办公室搞的茶叙活动,艾芙蓉先生必须离场。他若不离场,我将找他索要房租和声讨他对我父亲的殴打。我这么决定是因为我向来把传统家庭价值与我亲友的尊严置于我和民运圈人士的关系之上。由于这是个人恩怨,我并没有期盼王军涛先生或其他任何人出来“主持公道”。但若在这种场合下,若艾先生不离场,并且民运圈朋友在了解大概事实基础上,以所谓的“大局为重”阻止我要求艾先生离场,我将视为道德冷漠,并自动退场,不再参与。上次艾先生自动离场,避免了冲突,希望他以后依然这么做,直到他道歉并寻求我父亲的宽恕,或我父亲通过他所认可的手段(如法律手段)重新拿回应有的尊严。

特此声明。



孔灵犀

2012.7.26

说说我被胡安宁上海滩青龙会劫持绑架的故事

说说我被胡安宁上海滩青龙会劫持绑架的故事 2016-02-09 16:57:58 [点击:538]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49928

那时我刚来美国,差点中了你们上海四人帮的诡计。

还真是念念不忘那一天那一夜。。。。

那时我刚来美国不久,在哥大读书。当时我读电脑正吃力,将我的电话线切断了,不同任何纽约的朋友联络。

那是1996年年底。那天下大雪。陈军开车直闯我在哥大的住处找到我,说是要请我去他家做客喝酒。

盛情难却。就随他去了布鲁克林。

随后,陈军又叫来了傅申奇,胡安宁,还有潘国平。

我一看,除了我,剩下的是清一色上海滩青龙会。

这分明就是给我上鸿门宴嘛!

烟过一轮,酒过几巡。你们上海四人帮就忽悠我跟你们一道成立反对党,还拿出章程让我签字。胡安宁还振振有词地给我念党章帮规,我一看胡安宁的帮规就是剽窃了黄金荣或是杜月笙的帮规外加老毛的章程,那就是骗我上梁山,逼我加入上海滩青龙会嘛。还骗我说,让我当他们的帮主山大王!

我拒不答应。坚决要求返还我哥大宿舍。

陈军跟我说已经没有地铁了。看来他们上海帮是准备好了要绑架我几天的,直到逼我就范,成为他们的帮主。

在我坚持下,陈军不得已送我回家。但半路上,居然就改道给我和潘国平送到了胡安宁家里。

我一看,这是被绑上贼船廖。幸好有潘国平为伍作伴。我跟潘司令说好,一旦他们不准我回家,小潘要帮我报警。可潘司令吞吞吐吐,说他跟本就不知如何报警。

那一晚,我和潘司令被胡安宁给困在他的一个画室里。那简直就是青龙会临时的囚禁所。

那一晚,我睡在一个类似于审讯室的椅子上。冻得我几乎就无法入睡。

那是我一生当中最最难忘的一夜。比我在秦城监狱的任何一天都要寒冷、凄凉、悲惨!

第二天一早,我似乎是见到一个疯女人。

天一亮,我趁胡安宁不注意,就偷偷逃离虎口,直奔警察局。后来一想,还是不报案了,让上海滩四人帮再折腾几天吧。

从此我同上海帮青龙会就不再来往。如果再被他们劫持一次,或者再被骗一次,可就没有那么幸运再逃离虎口廖。

Saturday, August 6, 2016

细说王丹如何剽窃“北大民主沙龙”的信用和商誉

本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6/08/blog-post_65.html

大家都知道8964之前的北大民主沙龙。一说起北大民主沙龙,之所以当时的知识分子都知道北大民主沙龙,就是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沙龙曾经邀请方励之、美国大使洛德和包柏漪夫妇、许良英、吴祖光、邵燕翔等当时的风云人物去北大演讲。

但是,人们不知道的是,究竟是谁邀请了这些人去演讲,又是谁主办、发起了这个沙龙。后来,人们就四处打听,就都认为是王丹发起了这个沙龙,也是王丹邀请了这些人去演讲。这正是王丹成为民运领袖的真正原因,是王丹被认为是有组织能力、有远见、有才华的领袖人物的主要原因。

近来,我曾经有文章说明,当时是我发起并组织了在北大的聚会,并邀请了这些人去演讲。王丹将此称为公案。王丹的解释是,刘刚发起的叫作“草坪沙龙”,而“民主沙龙”的发起者是王丹,跟刘刚没有关系。“民主沙龙”跟“草地沙龙”根本就是两码事,是两个商标。“民主沙龙”这个品牌属于王丹,而“草地沙龙”这个品牌属于刘刚。

真正参与过北大那几次聚会的人都知道,我们当时没有谁给我们的聚会起什么名字,但每个参与者都给这个聚会起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比如,方励之称这个沙龙为“草地沙龙”,吴祖光称其为“北大飞行聚会”,我曾经在小范围将这个沙龙称为“百草园”聚会,英语系的研究生们称其为“北大自由谈”,国政系的部分同学称其为“民主沙龙”,还有人称其为“新启蒙沙龙”,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我们每次聚会之前,我会分别通知一些人在各地张贴聚会海报,这些海报给我们的聚会取的名字也是千奇百怪,在北大的海报有称为“勺园论坛”、“塞万提斯像前自由谈”、“百草园论坛”,等等,在社科院贴出的海报就叫作“北大民主论坛”,在清华大学、北师大、人民大学也都贴出类似的海报,也都给我们的聚会取了不同的名字。但尽管名字千奇百怪,见到海报的人都知道是我们的那个聚会,是每周三下午三点在北大勺园塞万提斯像前的自由聚会!王丹后来自称的“北大民主沙龙”也根本就不是王丹首先提出来的,而是在北大早就有人跟我们的沙龙叫作“民主沙龙”了。

我们聚会时,多的时候有上千人,最少的时候也有上百人。

曾多次有人建议让我给我们的聚会取一个统一的名字,以免大家跟我们的聚会乱取名字。我反复向这些人解释,这样没有统一的名字就很好,一旦我们的聚会有了一个统一的名字,那就离“反动组织”不远了。我还反复向大家讲述一个北大刚刚发生的一个故事,就是所谓“张晓辉、李裁案反革命集团案”。张晓辉和李裁案是北大历史系83级、84级本科生。张晓辉写了一篇文章,名为《青年马克思宣言》,送给几个人传阅。李裁安阅后,就学着老毛,大笔一挥,在文章草稿上画了一个圈,还批阅:“已阅。建议转发。”,再签上自己的名字。其他人大多都没有认真拜读这份《青年马克思宣言》。结果嘛,张晓辉和李裁安就被打成反革命集团首犯,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和二年。共产党抓反革命集团,首先就是看你是否有一个名字!其次是看你是否有聚会。有了这两条,不管你取的名字是多么地爱党、爱国、爱人类,都是打你反革命集团没商量!除非是那些共党各级组织授意或批准的聚会。我们已经有了公开的聚会,如果在给出一个统一的名字,那就必然被打成反革命组织了。所以,我当时是更注重真正的聚会,而刻意回避给聚会取名字,这是为了规避风险。

参加这个聚会的人,有些同学还言犹未尽,就继续分散开来继续到其它地方聚会,继续讨论,还有很多人利用我们的聚会所激发的热情和人气,发起成立各种松散组织,比如,在1988年6月1日发生了北大柴庆丰被打死事件后,王有才等参加过我们聚会的人就发起成立了一个“行动委员会”,但没有多少人知道行动委员会,因为王有才他们没有对外四处宣称是他们行动委员会邀请了美国大使温斯顿·洛德夫妇及方励之夫妇去他们的聚会上演讲!

非但参与我们聚会的人会继续组织各种自发的飞行集会和讨论会,就是北京公安也特意安排在北大的卧底在北大组织类似的“沙龙”和“讨论会”。比如,当年的北大生物系学生沈彤就发起组织了一个叫做“北大奥林匹克沙龙”。沈彤的这个沙龙就是北京公安授意发起的,目的就是为了跟我发起的沙龙争夺人脉和听众,用当今流行的语言来说,那就是跟我争夺点击率!是北京公安有意树立沈彤才是北大的几次民主沙龙的真正组织者!

沈彤的沙龙都是在北大校方的重要会议室里进行,比如在北大图书馆的地下室里举行。我邀请哪些嘉宾到我的沙龙主讲,沈彤就会随后邀请这些人去他的“奥林匹克沙龙”去主讲。有一次,沈彤邀请方励之夫妇去主讲,方励之拒绝前往,就让我代替方励之去主讲,结果沈彤根本就不给我讲话机会。沈彤的沙龙上简直就是贵族沙龙,有饮料,有食物,有记者拍照,等等,那就是校方出钱出人主办的沙龙,每次都有上百人参加。

王丹就是用一种十分巧妙的方式将我们当年的聚会所激发的人气和声誉全部揽到自己头上。王丹就是利用我们当时的发起者和组织者都不愿过于高调,不愿给我们的聚会取一个太响亮的名字,王丹就宣称发起组织了一个“民主沙龙”,四处宣扬是他王丹邀请了美国大使和方励之夫妇。而今,王丹还在回忆录中声称他的“民主沙龙”跟我们当年的聚会毫无关系,他获得的声誉是他的“民主沙龙”给他带来的。

这是某些民运人物惯用的摘桃子手法。

2011年,我发起中国茉莉花行动。起初,我邀请王军涛等人同我一道推动中国的茉莉花革命,王军涛一口回绝,说他正忙于给他的民主党员搞政治庇护,每天要为民主党员准备大量的法律文件和证词,根本没时间搞什么茉莉花革命。但是,当2011年2月中国北京真正开始了茉莉花聚会之后,王军涛立即对外宣称他王军涛是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幕后发起人,还找纽约时报、美国之音、美联社作了许多专访,利用不明真相的美国记者来帮他抬轿子,吹嘘他是如何发动中国茉莉花革命的。从2011年2月开始,王军涛就每周带领他的民主党要求政治庇护的所谓政庇党员去纽约时代广场进行什么“茉莉花革命聚会”,并将每次聚会称为“第N波中国茉莉花革命聚会”,现在已经计数到第几百“波”中国茉莉花革命了!

王军涛搞得这些所谓的茉莉花革命聚会,完全是为了帮助他的政庇党员去欺骗美国移民局来搞政治庇护,同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但是,王军涛就是用这种手法给自己戴上了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幕后黑手”的高帽!

王军涛还狡辩说,他王军涛联手孔令犀搞的是“中国茉莉花革命”,聚会地点是王府井,时间是每周日的下午三点。而刘刚搞的是“中国茉莉花行动”,聚会地点是天安门广场,时间是周六和周日!“中国茉莉花革命”和“中国茉莉花行动”根本就是两码子事,时间、地点、名称都完全不同。王军涛的这种狡辩,同王丹的所谓“北大民主沙龙”和“北大草地沙龙”是两码子事儿,有何二至吗?


这是王军涛以“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人”的名义宣布的历次“中国茉莉花革命”聚会的公告和报道。


这是王军涛在时代广场组织的第79次“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的照片。这张照片中的邱耿敏是被国际刑警通缉的重大刑事案犯,也是被中国通缉百名贪腐官员之一。王军涛接受邱耿敏大量钱财,就任命邱耿敏为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的主席助理,还经常为邱耿敏站台、合影拍照,就是为了帮助邱耿敏欺骗美国移民局获得政治庇护,帮助邱耿敏防止被FBI逮捕归案。


尽管有王军涛保护、窝藏,邱耿敏还是被美国FBI逮捕归案。这是邱耿敏在美国监狱的档案照。


中国4月发布“红色通缉令” 全球通缉100名外逃人员,邱耿敏名列其中。

详情请见:

王军涛见钱眼开,为诈骗犯邱耿敏站台作伪证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9/blog-post.html

我揭露邱耿敏是周永康特务,美国FBI立即逮捕邱耿敏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6/02/fbi_29.html

王军涛这哪里是在搞什么“中国茉莉花革命”,分明就是利用“中国茉莉花革命”这个招牌招摇撞骗,欺骗美国政府和移民局嘛,是用“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名义去捞钱、捞财、捞人嘛,而且捞的还是被美国逮捕的刑事要犯!

王军涛用这种剽窃手段给自己捞取了很多政治资源和声誉。早在1976年的“四五”天安门运动期间,有一首在运动期间流传全国的著名四五诗词:“欲悲闹鬼叫,我哭豺狼笑。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后来四五运动被平反,没有人出面认领这首诗。王军涛就四处用各种方式散布他王军涛是这首诗的作者。结果使得王军涛成为“四五”英雄,还因此成为团中央最年轻的中央委员!可见,王军涛使用这种下山摘桃子的手段是由来已久!

王丹摘取“北大民主沙龙”主持人的声誉同王军涛摘取“中国茉莉花革命幕后黑手”的手法,就是如出一辙。王丹和王军涛是摘桃子的高手,是剽窃大师!当年,美国民主基金会热捧王丹、王军涛的时候,国内每当发生民运人士被逮捕、被判刑,王丹、王军涛都会到美国国会作证,声称这些人都是他们在国内发展的地下党员,随后,就到民主基金会去找专门负责项目拨款的高宝玲去申请基金。王军涛当年曾经使用这种手段从美国民主基金会每年骗取40万美金,从台湾军情局骗取的经费更多。当年的台湾总统陈水扁还专门为王军涛和王丹设立了“二王基金”,陈水扁仅仅是批给王丹的军情局情报费就高达百万美金!

后来,美国民主基金会也认清了王军涛和王丹就是民运骗子,是骗钱骗吃骗项目,也就不再给他们经费。否则,就这次国内大批逮捕判刑维权律师,我敢保证王丹和王军涛会立即在美国注册一个“中国维权律师协会”,然后去美国国会作证,声称中国被逮捕的维权律师都是他们二王在国内发展的地下党游击队,然后又可以从美国民主基金会骗取大量美金!

这种手法,都是中国农民惯用的小儿科啦。这就好比是中国有了尽人皆知的王府井烤鸭,但王府井烤鸭店没有注册“王府井烤鸭”这个商标,王军涛和王丹就会立即去工商局注册“王府井烤鸭”商标,随后就将“王府井烤鸭店”几代人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商誉和信用全部据为己有。当然,这种骗术,从法律上来讲,还真是合法。

王丹将“北大民主沙龙”列为世界公案。我不这样认为。我只是认为这个沙龙不过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飞行集会,参加者都是承受巨大的风险,每个真正的参加者都不会去甘愿坐牢的风险来冒领发起人的身份,除非是那些公安线人被公安特意安排来冒充这种集会的发起人,目的不过就是为了真正瓦解我们的集会。当年,我被北京公安部严格控制不准再进入北大举办沙龙之后,王丹接着搞的所谓“民主沙龙”,还是我们原先的那种真正意义的聚会和自由讨论吗?这不正是北京公安所期望看到的结果吗?这不正是北京公安想要瓦解我们的聚会的一种最巧妙的方式吗?这就如同是在中国茉莉花革命期间,我号召每周日、周六去北京天安门广场聚会,时间是早晨十点到晚上太阳落山,而北京公安后来将我发出计划给修改成每周日下午三点去王府井麦当劳聚会,不仅是缩短了聚会时间,而且修改了原有敏感聚会地点,更便于北京公安控制局面,甚至是将聚会参与者瓮中捉鳖、一网打尽。这是北京情报部门惯用的伎俩。





王丹回忆录中对民主沙龙的回忆。王丹在书中煞有介事地说应该将“草地沙龙”的发起人身份给予刘刚。这就如同是一个摘桃子的猴子吃完桃子后说:请将种桃子树的功劳授予人类!一个偷吃禁果的人说:请将创造宇宙、创造这个大树的功劳归功于上帝!


许良英在1996年关于“民主沙龙”和“草坪沙龙”的说明。许良英的这个说明就是为了消除人们的误解,向北京公安讲明王丹不曾邀请美国大使和方励之等人去北大演讲。许良英之所以要作这样的声明,就是因为北京公安也大都认为王丹就是邀请美国大使去北大演讲的人。

如果摘除了邀请美国大使温斯顿·洛德夫妇以及方励之夫妇去北大演讲这一轰动世界的事件,有谁还知道王丹的所谓“北大民主沙龙”还有过什么真正的聚会吗?

王丹搞的什么“北大民主沙龙”同王军涛搞的所谓“第N波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完全就是同一种剽窃把戏。王丹是将我发起的北大沙龙,利用障眼法、移花接木的手段给另外取了个名字,叫作“民主沙龙”,随后就开始在自己的宿舍里开始过家家数数,每过一个周三就自动增加一轮“第N次民主沙龙”!而王军涛不过是将我发起的中国茉莉花革命窃为己有,随后就开始去纽约时代广场过家家数数,每过一个周二就自动累加一轮“第N波中国茉莉花革命”!

王丹来到美国后,给人出示的他民主沙龙的聚会的照片就是在8964期间他在北大邀请了包遵信去北大塞万提斯像前演讲的那次照片,声称那是他的“北大民主沙龙”的第十几次聚会!可在那时,全国各地每天都在聚会演讲。就在包遵信演讲的同时,离王丹他们不远的地方就不下十几处类似的聚会。包遵信这种人甚至每天要去几所学校演讲!王丹不过就是利用8964期间的某次公开聚会,来给他的所谓“北大民主沙龙”来补充一些聚会的照片和记录而已。这就同会计师在根据需要来修改结算清单一样,纯粹就是造假、摆拍!

王丹论证他王丹是“北大民主沙龙”的组织者和发起人,是说他不仅发起成立“民主沙龙”,而且他的民主沙龙活动的次数有十几次,而刘刚组织的聚会就是屈指可数的五次!

王军涛论证他王军涛是“中国茉莉花革命”最重要的幕后黑手,还拿出证据说他组织的“中国茉莉花聚会”有上百波,而在北京的聚会也就是屈指可数的两三次!

按照王丹和王军涛的逻辑和玩法,他们可以每天在自己家里召开一次美国国会会议,过了一百天之后,他们就可以自称是美国国会议长了!他们还可以在自己家里每周召开一次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过了20周后,他们就可以自称他们是老资格、最正统的中国共产党,进而要求共产党向他们移交政权了!

王丹剽窃的不是“民主沙龙”这个名字,而是我在北大组织的那五次塞万提斯像前聚会的信誉和荣誉!

王军涛剽窃的也不是“中国茉莉花革命”这个名字,而是在北京发生的群众自发集会的荣誉和发起者的名声!

王军涛的一句口头语和座右铭就是:“中国的历史从来就不是英雄创造的历史,而是说书人说出的历史。谁嘴大,历史就是谁的!”

有比王军涛、王丹更无耻的吗?



1988年5月4日,是周三下午三点,我邀请方励之李淑娴夫妇到北大塞万提斯像前公开聚会演讲。从此就开始了我们在每周同一时间(周三下午三点)、同一地点(北大塞万提斯像前)的规定时间规定地点的飞行聚会。有人将我们的聚会称为“草地沙龙”、“勺园论坛”、“自由论坛”、“塞万提斯像前自由谈”、“民主沙龙”、“自由沙龙”、“海德公园沙龙”。等等,后来,王丹剽窃了“民主沙龙”,自称是民主沙龙发起人主持人,借用障眼法,让人以为这些聚会都是他王丹发起组织的。


1988年5月4日,是周三下午三点,方励之参加首次“北大民主沙龙”。


1988年5月12日,王丹邀请包遵信到北大塞万提斯像前去演讲,声称这是他王丹主办的第十七次“民主沙龙”!那时,全国各地都在游行、示威、聚会,包遵信本人一天要跑几个场子去演讲。王丹不过是用这种方式来给他的所谓“民主沙龙”来追补材料和恶补照片。就完全是到塞万提斯像前去摆拍,就是为了他剽窃我组织的那几次塞万提斯像前聚会的信誉。

在美国,有许多福建偷渡客将自己的照片PS到天安门8964游行示威的照片之中,然后就拿给美国移民局,谎称自己是天安门游行示威的参与者或组织者,骗取政治庇护。王丹的做法,同这些福建偷渡客的骗术有什么两样么?


就在王丹举行“第十七次北大民主沙龙”之前和之后,王丹每天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北大都参加或组织无数的这种万人甚或百万人聚会。王丹为何就不将这些聚会说成是他的“第十八次北大民主沙龙聚会”啊?盖因那里没有塞万提斯像!也就无法帮助王丹剽窃北大勺园聚会的发起者。


王丹在天安门广场参加的百万人聚会。有谁见过王丹将这些聚会说成是“北大第N次民主沙龙”吗?


在王丹邀请包遵信去北大搞什么“北大民主沙龙”的同时,看看在其它地点举行的更大规模的聚会。

刘刚
2016年8月6日

相关链接:

关于王丹的民主沙龙发起人及王军涛的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人的来龙去脉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7/blog-post_23.html


下面是我的一篇旧文。

提醒大家严防某些风头人物在运动高潮时抢旗摘桃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16153
刘刚
在8964学潮之前,我及北京各个高校的几位研究生和青年教师(包括英语系教师徐培,张毅生,经济系讲师张虎鹰,北钢教师吴蓓,社科院助理研究员陈杰,数学系邵江,物理系博士黄海新,荀坤,技术物理系武运学,目前担任北大文学院院长的程高翔,国政系邓勇,法律系讲师郑毅等等)在北京大学发起组织了北大百草园沙龙,也就是后来人们所熟知的“北大民主沙龙”。我们随后还在圆明园门口发起每周五聚集的“渊鸣园”沙龙。在此之前,我们还同原来中央书记出的张永谦等人组织了每个月一次的“新启蒙沙龙”,文化部长王蒙,国务院农研中心总干事吴明喻,美国大使洛德,夫人包柏漪,北京军区司令的夫人潘荻,人大常委刘达,方励之,许良英,吴祖光,邵燕翔等自由化头面人物,人都是我们沙龙的主要嘉宾。我们的新启蒙沙龙每月在远望楼宾馆举行一次。这些人都积极参与了我们在在北大的百草园沙龙。我曾先后将方励之夫妇,许良英,吴祖光,邵燕翔,美国大使洛德,夫人包柏漪等人请到北大百草园沙龙主讲。后来邓朴方和王蒙等人也通过各种方式同我联系,要求来北大沙龙演讲。

就在1988年6月1日,美国大使洛德和夫人包柏漪来到北大百草园演讲后,参加我们沙龙的北大83级地球系学生柴庆峰被一伙流氓打死,第二天的人民日报报道说柴庆丰是因为听了美国大使洛德的演讲后,同流氓打架斗殴被打死的,以此为借口,全面封杀北大百草园沙龙。

我们几个主要发起者曾经约定,大家谁都不要抛头露面,让大家感到是没有发起者,每个参加的人都感到宾至如归,都感到自己就是发起人。但在北大百草园沙龙举办初期,就有国政系87级新生王丹和季成等人争相向外宣扬他们是北大沙龙的发起人。那时我经常引领一些参加沙龙的人去方励之家聚会。王丹向方励之夫人李淑娴诉说他因组织北大百草园沙龙,面临被开除。求即将去澳大利亚访问的方励之夫妇帮他宣传。李淑娴就向外界新闻机构提到王丹的名字。从此后,王丹就将我们的百草园沙龙更名为“民主沙龙”,但再也没有组织过重要集会。许良英老先生为此特别愤怒,多次跟我说要出面说明真相,不能让这样小小年纪的人如此工于心计。都被我劝阻。我跟许先生说,任何人能够将这个沙龙继续办下去,我都乐见其成。我们的目的是来播种,北大成功了,我们还会去清华人大和圆明园。

我后来就是在这些民主沙龙及“渊鸣园”沙龙的基础上发起成立了“高自联”。但好像至今无人争抢“高自联”发起人。盖因那次成立会议是在我的住处成立了。我不去讲,自然大家都不去提起。

王丹的那个同班同学季成后来就公开成为公安线人。

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这些当年发起组织民主沙龙的人,都不去揭示民主沙龙的来龙去脉。在过去二十多年里,有许多新闻媒体和历史研究者让我讲述这些事件的详细过程,我都避而不谈。我现在将这些事情讲出来,无意去摘桃子,更无意以此为自己树碑立传。如果想那样做的话,我早就可以做了。我现在讲出来,只是提醒大家,这次茉莉花行动,还会有类似的摘桃子的人跳出来。他们跳出来,无力将运动引向深入,只是为自己贴金捞名,他们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将对民主运动造成严重破坏。
2011-02-24 12:3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