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Thursday, March 24, 2016

妙觉法师是哪路神仙?解析妙觉法师的忏悔书

本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6/03/blog-post_24.html

妙觉法师发文,为其参与营救陈光诚行动过程中使得一部分维权律师被捕而忏悔。

看过妙觉法师的忏悔书,我立即回应妙觉大师:你是否让我来帮你分析一下你的这篇文章的问题所在?以及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啊?

妙觉的这份忏悔书,在我看来就是一份赤裸裸的自供状和自白书!

1. 妙觉法师是何方尼姑?

这个妙觉法师是何许人也?又是哪路神仙啊?下面是几幅妙觉法师的网络照片。

妙觉法师


妙觉法师

仅仅看这几幅妙觉法师的照片,就能看出妙觉不仅是法师,而且还是神仙。她仙游四海,普度众生。

妙觉是法师,但她没有自己固定的庙堂,而且是居无定所。

天涯无处不芳草。对妙觉来说,芳草之地是我家。

有这样的法师吗?这是哪门哪派的法师啊?

妙觉法师最热衷的活动是网络维权。妙觉最热衷的信仰是民主和人权。这又是哪路神仙,哪门佛法呀?

妙觉法师经常接触的人以及最亲密的战友是刘莎莎,胡佳,屠夫吴淦,江天勇律师,姬来松律师,常伯阳律师,记者石玉,等等,等等。这些人都是国内活跃的维权人士,而且大多是记者、律师,剩下的就都是各地的丐帮帮主。

可见,妙觉法师是一个热衷于政治,热衷于人权的自由派大法师!有这门佛法吗?

妙觉法师自己讲述她的父母都是总参特务。

这不过是对妙觉法师的简单介绍。下面再简单看看妙觉法师在她的文章中所提到的几个相关的维权人士。然后再根据妙觉法师的那篇文章,来看看个妙觉法师究竟是哪路神仙。

2. 丐帮女帮主刘沙沙

看看下面的这几张照片和链接,就应该知道这个刘沙沙就是一个丐帮女帮主,而且是一个国际丐帮。目前,刘沙沙已经逃串到加拿大继续潜伏。

花好月圆:审讯刘沙沙精彩片段!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_8693.html

我为抓捕假冒伪劣维权律师鼓与呼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7/blog-post_20.html


刘沙沙


2013年2月春节期间,刘沙沙前往四川省,强闯几家四川监狱,为刘贤斌造势。使得刘贤斌在短时间内立即成为国际知名的中国政治犯。


刘沙沙强闯四川省川中监狱而不被惩罚,这必定是共匪授意的活动,是共匪无间道的前戏!

2011年10月27日,傅希秋主持的《对华援助协会》网站大肆造势,宣扬刘莎莎同日本记者前往东师骨村看望陈光诚。
刘沙沙等周四再探陈光诚又被扣 随行日本记者被限自由(图,视频)
http://www.chinaaid.net/2011/10/blog-post_6430.html

早在2011年,刘沙沙发起前往东师骨村探访陈光诚的活动。这是刘沙沙在前往东师骨村的路上在进行示威。



2013年3月7日,刘沙沙又一次来到刘霞家门口探访刘霞,这是刘沙沙手持牛角喇叭在同刘霞喊话。探访刘霞后,刘莎莎被扣押。

就看看上面照片中刘沙沙的pose和身段,这摆出的可都是军事训练课上的军人身段。

3. 常伯阳律师

关于常伯阳律师,我只给出几幅网络图片,以及他的律师对常伯阳案件的渲染介绍。


常伯阳在看守所


常伯阳律师的律师

常伯阳案件说明


常伯阳和他的公司

4. 《财经周刊》记者施平(石玉)

施平(石玉)

5. 姬来松律师

姬来松也是所谓的律师,也同上述几人一道参加了几次前往东师骨探望瞎子阿炳,以及几次一道发起突发事件,因而被捕入狱。


因参与六四公祭被捕的律师姬来松,9月2日以取保候审获释。(姬来松律师微博)

6. 妙觉法师的冲锋队、训练营

看了上面几个人的简介,我们不难看到,这几个所谓的维权人士、维权律师、维权记者,那就是一个冲锋队,刘沙沙就是这个冲锋队的急先锋,而妙觉法师则是这个冲锋队的后勤保障部长,专职善后和和后勤支援。从下面的这两幅照片里,我们还可发现这个冲锋队的常用队服。


常伯阳律师

方言

同常伯阳同期被捕的还有:

30/5/2014 最近被刑拘及抓捕的律師及公民 : 王愛忠、于世文、陳衛、常伯陽、石玉、侯帥、姬來松、董廣平、方言、邵晟東、鄭華濤、顏伯鈞、劉偉、張昆等

7. 妙觉忏悔书所透露出的情报和信息

有了上述的人物背景介绍,我们再来看妙觉法师的《忏悔书》。下面【】中的话是妙觉的原话。

妙觉:【我在郑州第二次和沙沙带人声援陈光诚的时候,其中有一个《财经杂志》记者石玉。我们是在南阳一个全国性的著名律师云集,关于探讨刑法的一个高峰论坛上认识的。】

在这里,妙觉透露出他们的那次行动已然是第二次率人声援陈光诚行动。这次行动又是由刘沙沙和妙觉担任行动总指挥。

而这只是代号为“陈光诚2号”的行动,以后还有“陈光诚3号”,乃至“陈光诚N号”行动。以前还有代号为“刑法高峰论坛”等等类似行动!

这些行动同他们这些人的职业活动毫无关联,更是无法给他们带来任何利益,对营救陈光诚更是毫无益处,相反,却只能给他们本人及家人带来灾难。

什么人会将众多的著名律师、记者、法师、丐帮帮主组织到一起,进行这种完全是军事化的、毫无价值的所谓维权行动?

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原本就是一个军事团队,他们在进行一次军事行动或军事演习!他们的律师、记者、法师、丐帮等等身份不过是他们的掩护身份。

妙觉:【为营救陈光诚先生,不慎暴露石玉记者身份事情”。】

石玉真名施平,是《财经周刊》记者。石玉服务于皇家报社,是人人羡慕的记者。可石玉为何要掩盖其记者身份?石玉要对谁掩盖其记者身份?难道《财经周刊》是国民党反动派的杂志?

这里暴露出石玉是以另一种身份来参加这次行动的。他参加这次行动的目的不是为了利用他的记者身份来对事件进行宣传报道,而仅仅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来参与这种行动。

石玉有何必要要冒着被开除的危险来参加这种毫无意义的维权行动?很显然,石玉有不得不参加的理由。石玉的参加,因为那是不得违抗的命令,是比他的记者工作还要重要的工作!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石玉在《财经周刊》当记者那不过是他的第二职业,或者说是掩护职业,真正的职业则是要对《财经周刊》都要保密的秘密职业!而参加妙觉组织的各种代号行动,那才是石玉的真正职业所要求的工作!

妙觉:【我和沙沙在徐州宾馆,和分别召集的全国网友开了简短会议以及分工以后,还有一些必要的宣誓,大概是为了保护一个公民的基本人权和自由,完全出于自愿和自发的行动。】

妙觉和刘沙沙组织这种“探视陈光诚”行动,居然还要举行几次预备性研讨会议和沙盘推演,而预备会议居然是在徐州宾馆进行,而且还要进行必要的宣誓!

想想看,辽沈战役开战之前曾经举行过这样的预备会议吗?肯定没有,如果有,那最多也就是林彪召集几个瞎参谋烂干事在老农的猪圈里摆了几次沙盘而已。

可妙觉法师和刘沙沙的这些行动,居然就如同美国参谋总部策划攻打北韩核基地一样,要反反复复论证!象布什父子攻打伊拉克一样,要再三再四地沙盘推演!

可见,妙觉和刘沙沙组织的这些行动都是有巨额经费支持的军事行动!那些预备会议不过就是战前动员会议。妙觉还要画蛇添足地特地说明是“完全出于自愿和自发的行动”,这不过就是此地无银,欲盖弥彰。

妙觉:【在机场宾馆住一夜,后挟持到开往广州的飞机。网友的所有物品也随飞机飞到广州。

妙觉被警察逮捕了,居然就是用飞机接来送去!中国有这样送囚犯的吗?我在89年被逮捕后,可以说是享受钦犯待遇了。但没有一次转监是坐飞机的!而且还要将那些同妙觉本人毫不相干的物品都要同机转送。中国警察有这样对待被抓捕的嫌犯吗?

89年我被警察逮捕,从我身上搜出了一千多人民币,相当于我一年的全部工资。警察非要我说出这些钱是谁给的。我拒不交待。最后警察就将大部分现金都没收充公了,说我是财产来源不明!

在正常情况下,警察抓住妙觉,应该是首先关进看守所,那些物品一律扣押。那些不属于妙觉本人的物品,应该是一律没收充公。可是,这些警察居然就将妙觉连同那些物品都原封不动地用飞机送来送去!

妙觉:【在押期间,广东国宝根据我提供的地址,一一将物品全部寄回到网友家里。】

妙觉居然向广东国保提供其他同伙的详细地址!

是国保要求妙觉交待其他同伙地址的吗?肯定不是,如果是,国保就应该是为了要逮捕同案犯而要知道那些人的地址,进而就应该将那些人逮捕归案。

肯定是妙觉本人主动向国保提供同案犯的地址的。妙觉提供地址时,保证是这样说的:

“我在执行特别军事行动,你们地方公安无权干预!这里是我同伴的地址,你们立即将这些人的物品寄送给他们,否则,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小心你们的脑袋被搬家。记住,要用航空寄送!”

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警察和监狱都设有罚没物品认领站,犯人、嫌疑人的物品通常都会被存在这种地方。犯人释放时,都要自己去认领自己的物品,过期不认领的,就会被充公。没有一个国家的警察会主动将犯人或嫌疑人的物品寄给原主人的。寄错了地址怎么办?那不是自找让人去控告警察嘛。妙觉法师所讲的国保给犯人嫌疑人寄还物品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存在。除非是极为特殊的情况,比如万一将邓小平的子女给错抓了,才会如此卑躬屈膝地去赔礼道歉。

如果妙觉同刘沙沙这些人的行动不是总参策划的军事行动,广东国保是一定要将他们统统抓获归案,还要没收他们的全部物品。同时,妙觉也不会大言不惭地就在网络上如此公开他向国保出卖其他同志的叛徒行径。妙觉在其本人的意识里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她向国保提供同伴地址就是出卖同志。这正暴露了妙觉以及她的同志们早就知道任何国保都不敢逮捕他们。同时也表明,妙觉这个冲锋队的人,一旦有人被逮捕,那不过是一盘更大的棋,是苦肉计,是为了进一步潜伏敌人内部。

妙觉:【说起陈光诚事件的时候,常律师说,他和石玉被捕和我有关。话说的淡淡的,甚至是不在意的,也没有责备的意思。】

他们怎么可能会为被捕而相互埋怨指责呢?被捕入狱那不过就是他们冲锋队行动的一个目的,是为了将某人打造成人权斗士,戴上英雄的光环,进而有机会进入美国,打入敌人心脏潜伏。

妙觉:【呼吁群里各位大德大能的菩萨帮我满一个救赎罪过的愿。帮助由于俺的罪过导致两人被捕陷狱失去工作的著名维权记者和维权律师,常伯阳先生和石玉先生远走美国避难,回到观音菩萨自由女神的怀抱,来赎回我这个巨大的罪过,不胜感激,不胜感恩!】

这才是妙觉法师这份忏悔书的真正意图。那就是赚取人们的眼泪,让自由世界的人们来帮助她的几个冲锋队队员“远走美国”!从而我们看到,这些妙觉“冲锋队”的这一轮又一轮的冲锋行动,最终目的就是要将这些队员都送到美国来潜伏!

妙觉:【人怕见面,树怕扒皮。】

依我看,这句话应该是“鬼怕说话,猪怕扒皮!”,特务一说话就露馅,他们个个都怕被我扒皮。

8. 妙觉究竟是哪路神仙?

综合上述分析,合理的解释就是,妙觉冲锋队的这一系列所谓维权行动,不过就是总参特务的一个训练营,是一个流动的“黄埔特务军校”,他们一方面进行战略战术演习和科目训练,另一方面借机广招各路大仙成为总参特务。

再来看看妙觉法师、刘沙沙、王宇律师、常伯阳律师、记者石玉、姬來松律师,等等,这些人的职业虽然是千奇百怪,千变万化,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不在乎他们所从事的职业,对他们的职业都不敬业。他们如此不在意、不敬业,那是因为他们可以从事任何职业,他们的职业不过是他们特务工作的一个掩护身份而已,是特务工作需要。

另外一点是,中国哪里发生突发事件,他们就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突发事件现场,甚至比当地警察还要更早地介入突发事件。

如果没有突发事件,他们会频频地制造出突发事件。

最后,这些人的受训过程大致都是这样的:

1. 上网发文。训练营预备班,是考察阶段。 
2. 制造突发事件。 训练营初级班,训练实战能力。
3. 被捕入狱。训练营中级班,磨练意志。
4. 被包装成国际知名英雄。训练营高级班,提高知名度。
5. 让美国主动邀请他们去美国潜伏。训练营毕业,上岗就业。
6. 如果美国人不主动邀请,那就采取偷渡或跳机跳船方式进入美国,成为政治难民。这个应该算训练营肄业,需要继续深造训练。


刘沙沙已经进入加拿大潜伏了,离最终潜伏目标的美国只有一步之遥了。现在,妙觉法师正在设法将那些刚刚在她的冲锋队训练营结业的学员们送入美国潜伏。那是她的学员们的最高理想,最理想的就业岗位。

刘刚
2016年3月24日

/////////下面是妙觉法师的忏悔书
求忏悔!

末学释妙觉公开向大众,向全世界,以佛陀慈悲智慧的名义,以上帝基督博爱仁慈的名义,谨向常伯阳律师,石玉先生求忏悔!

缘起

昨天去探访郑州著名的常伯阳律师,姬来松律师和【民主法治】报记者杜先生。

说起陈光诚事件的时候,常律师说,他和石玉被捕和我有关。话说的淡淡的,甚至是不在意的,也没有责备的意思

但是,言者无意,听者有心。

一向木头疙瘩头脑的我,才开了一点窍。明白了后果的严重性。心里不是滋味的很。

事隔这么长时间,我才醒过来怎么回事。惭愧!

之前,为营救陈光诚先生,不慎暴露石玉记者身份事情,一点惭愧都没有,在屠夫徐琳建钟等著名维权民运人士来郑州旅游接风洗尘宴席上,和常伯阳律师还吵了一架,极力为自己的罪过辩护,看到他们今天不幸局面,才知道惭愧和抱歉 。

人怕见面,树怕扒皮。

人怕见面的意思,是,把话说开就什么都清楚了。

事情大致经过是,我在郑州第二次和沙沙带人声援陈光诚的时候,其中有一个【财经杂志】记者石玉。我们是在南阳一个全国性的著名律师云集,关于探讨刑法的一个高峰论坛上认识的。

那个关于法律的高峰论坛会议,是郑州著名民运人士于世文夫妇介绍,邀请与会。

(于世文夫妇因组织纪发起广场事件公祭而被捕,至今还没有开庭。)

话说回来,我和沙沙在徐州宾馆,和分别召集的全国网友开了简短会议以及分工以后,还有一些必要的宣誓,大概是为了保护一个公民的基本人权和自由,完全出于自愿和自发的行动。

我自告奋勇在徐州留守作后盾以及负责他们的行动网络报道。

负责照顾大家的行李和各种贵重物品。以及万一他们被捕,我负责在网络公布各人联系方式和呼吁人权组织营救。

把各人私人物品寄回到各人留下的家庭地址。

沙沙石玉先带网民前往东师古。

他们在去临沂接头另一批网民,全军覆灭被抓捕,收到非人的殴打跪地浇凉水,背拷,诋毁人格来村里偷牛等等。

我在“先头部队”全军沦陷,大概不到六个小时,也在徐州宾馆被广东国保和当地公安局共七人,破门束手就擒,无力反抗,被迫挟持到南京机场。

在机场宾馆住一夜,后挟持到开往广州的飞机。

网友的所有物品也随飞机飞到广州。

在押期间,广东国宝根据我提供的地址,一一将物品全部寄回到网友家里

之前,俺在徐州宾馆的电脑上向全世界呼救的时候,为了救人在推特和微博上暴露了石玉的单位和记者身份,原本想是让网友通知他们单位来救助他出虎口的。

没成想,帮了倒忙,石玉后来被【财经周刊】开除,开始参与维权公祭赵家大菩萨,以至于被陷狱。

常律师做石玉辩护律师,参与公祭赵家大菩萨,又导致常律师被捕。

最终在全世界维权民运人士支持下,获得释放。

昨天,常律提起来,是由于我的不谨慎和判断失误导致两人被赵家陷狱,真的很惭愧。

常伯阳律师的太太孩子都在美国。

如果能帮到他去美国和太太孩子团聚,那该多好。

也许可以赎回我的罪过。

真的很惭愧很过意不去。

昨天大家一起吃饭,常律师出示手机部分国保骚扰电话记录。

呼吁群里各位大德大能的菩萨帮我满一个救赎罪过的愿。

帮助由于俺的罪过导致两人被捕陷狱失去工作的著名维权记者和维权律师,常伯阳先生和石玉先生远走美国避难,回到观音菩萨自由女神的怀抱,来赎回我这个巨大的罪过,不胜感激,不胜感恩!

于郑州管城区南郊即将被强拆的张家老院佛堂。

谨此均鉴!谨此呼吁!谨此忏悔!谨此惭愧!
2016.3.21

2 comments:

  1. 贾庆林温家宝特务利用民运

    ReplyDelete
  2. 低级特务满民运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