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Friday, December 9, 2011

质问中共最大特务唐宇华的难弟、前中共警察、纽约时报记者赵岩

赵岩同志,您一再说我是造谣,是贪天之功为己有。那么就请您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不要回避我提出的问题,你正面回答我下述问题:

1. 您是否是中共前警察?是否担任过哈尔滨市公安局长的政治秘书?

2. 您是否是纽约时报记者?能否拿出您写的半篇在纽约时报上以纽约时报记者的名义发表的文章,来证明你确实曾经是纽约时报记者吗?不用多,半篇就行,即便是您同其他人合作写的、以纽约时报记者名义发表的文章就算数。您是否在中央电视台上忽悠惯了?您忽悠法拉盛的那些跟你一样没文化没学历的大姐大妈们也就罢了,您向赵本山大叔一样地去卖拐卖药去忽悠您在夹皮沟的老乡们也还说得过去,可你这样在美国忽悠那些能讲英文的纽约时报读者,也就不怕穿帮露馅?亏你还敢将你那条幅“前NEW YORK TIMES 记者 YAN ZHAO”每天都让你的控告团成员挂在联合国广场上,羞不羞?你的那几位控告团成员是跟你一样不认得那几个英文单词,来来往往的游客却都是认得的。您就不怕有真正的纽约时报记者将纽约时报著名记者每天在联合国抗议的这个大新闻发到纽约时报上?

3.  “老祁”同志是否是中共现役将军?您是否引荐您的表妹赵欣给  “老祁”当女秘书多年?  “老祁”是否是胡锦涛在中国军队和国安中的大内总管?您是否如您所吹嘘的,和 张立昆 “老祁”助手等在中南海里同  “老祁”喝酒密谋?  “老祁”是否救过胡锦涛的命?  “老祁”的真名叫什么?

4. 您是否经常给中央书记处的几个大秘书打电话?您搬倒刘志军所获得的具体贪腐证据,是否如你所吹嘘的,是那几个大秘书透露给你的?是他们让你为胡锦涛去搬倒刘志军的?

5. 您为何要从密西根调来的那个中国年轻警察来骚扰我?你们两个都说他是哈尔滨警察,跟你曾经是同事。您是如何将一个又一个中国警察邀请进入美国的?他到美国来是执行什么任务?为什么会听从你的调遣?还有,您还邀请一位中国警察进入美国,现住在芝加哥。这两个警察现在都在打餐馆为生,并通过你帮忙获得政治庇护。他们如何能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这两个年纪轻轻的警察,为何要放弃在中国的特权和高薪,来到美国洋插队遭洋罪?

6. 您的朋友曾向多人展示过赵岩同志在来美国前同中共的常务副总理王岐山的单独合影照片。有木有?王岐山为何能同一个劳改释放犯单独会面?给你交待了什么任务?而你本人为何不保留这个照片?

7.  您是通过何种方式将中国的海军陆战队退役军官、 “老祁”的助手张立昆邀请到美国的?您为何要为他通过办理假结婚的方式留在美国?您是否给张立昆介绍了那位花旗银行的漂亮女士作女朋友?您为何认为那位高薪漂亮女士能够看上一位没文化的中国退役军官?

8. 您是否在8月初强烈引荐我和杨律同唐宇华在木兰餐厅会面?您还将唐宇华引荐给哪些人?唐宇华为何能为您鞍前马后,甚至是甘当您的司机?您为何能让唐宇华见谁,他就见谁?这是否违反国安的工作纪律?

9. 您是否多次建议胡燕去爬到联合国总部的40层高楼上,以跳楼来威胁美国政府?

10. 您是否和唐宇华合伙怂恿中国访民去暴力攻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然后又由中国安全人员向联合国举报中国访民将发动针对联合国的恐怖袭击?

11. 您如何能够在夏威夷接近胡锦涛的老婆刘永清?您拍摄的那个所谓刘永清的录像是刘永清本人吗?刘永清为何没有一个正面镜头?您曾经扬言要对胡锦涛以及他的随行人员扔西红柿、臭鸡蛋、和臭鞋,您同刘永清近距离只有两三米远,为何不见您扔臭鞋?您认为中国国安会让刘永清去靠近一个向您这样的一位自称的“中国知名民运人士”吗?

12. 您说我们向中国两千万访民每人要10%,请您拿出证据,我们在何时何地向哪一个中国访民要过一分钱?您哪怕是能够提出一个人名就算您不是造谣。

13. 沈佩兰、金月花对我以及其他上海访民都多次说过,她们向上海访民收取大量现金,用于您和李柏光所发起的罢免活动。沈佩兰一次就给了李柏光50万人民币,说是交由您和李柏光去运作,您负责海外宣传,李柏光负责起草罢免联名信。有不良律师诈骗钱云会村长10万元人民币,后来都如数退还。能交待一下你们收取的这50万人民币的具体用法用途吗?不用你们出示任何收据,只要你们列出几项大的超过10万元人民币的花销。正如您辱骂我的:“访民已经够可怜了。你们让这些受苦受难的中国访民给你拿这么多钱,你们拿得下吗?”

14. 您自2009年来到美国后,常年不工作,不上学,您为何不担心吃喝?您为何从来不为生活担忧?您是靠什么维持生活?您说我将我的意志强加于中国两千万访民头上,我倒是想请教,我是如何将我的意志强加于中国两千万中国访民头上的?您只要提出一个访民的名字就行。至少那些服从您领导的《中国公民联合国控告团》的所有成员没有一个是服从我的意志的,相反,您却将您的意志强加于他们,对吗?

15. 您说我只要是到了联合国广场,就自动成为《联合国公民控告团》的成员,签不签名只是一种形式,重要的是参与。还拿出我同您的控告团成员艾福荣、葛丽芳的合影照片说成是我参加《联合国公民控告团》的铁证。这都是什么逻辑呀!土匪落草为寇、共匪拉人入党、黑帮拉人入伙,也没有这样强拉无赖的呀。中共元首胡锦涛、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美国历任总统肯定都去过联合国,是否都是你的黑帮成员啊?上网查查,跟葛丽芳、艾福荣一道合影留念的中外游客多了去了,难道都是你的团伙成员?不入伙就得逼上梁山?你们脑袋进水了罢!

16. 赵岩同志,您一再说是你将中共太上皇江泽民逼退,无法继续担任军委主席。请问是谁指使您这样干的?您是从哪里得到的那个只有政治局常委才知道的那个绝密消息,进而又透露给纽约时报的?

17. 赵岩同志,您一再说您被关在大红门3年。那里是关押间谍的,而判你三年徒刑是因为您诈骗中国访民3万元人民币,你这样的一个诈骗犯如何能跟间谍关在一起?您能否找到一个曾经跟您同号同监舍的间谍来证明您确实是在大红门关押三年吗?不要跟我说那几个中共将军级的间谍都曾经跟你同号,但他们都被枪毙了。

18. 赵岩同志,您是否邀请 “老祁”来美国参加“汉藏青年讨论会”,以便让 “老祁”本人能近距离接触尊者达赖喇嘛?只是中央政治局不批准 “老祁”的行动计划,才使得 “老祁”不得不放弃原计划。你和 “老祁”到底针对达赖喇嘛制订了什么样的计划?

19. 赵岩同志,您是否曾诈骗纽约长岛的刘安妮女士?你欺骗刘女士,说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院长答应由你在中国设立新闻学院分院,由中方学校招生出钱出人出力,由哥伦比亚大学颁发新闻学院硕士文凭?你让刘女士去联系武汉大学校长,骗武汉大学出钱买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硕士文凭颁发许可证。刘女士为此自费跑武汉大学多次。当刘女士见到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后,发现他们根本就不曾承诺过同中国的大学合办这种分院时,您又责备是因为刘女士没有拿到武汉大学“授权”,没有拿到投资,才使得哥伦比亚大学收回承诺。当刘女士要求你当面同新闻学院院长对证时,您又说是给你充任翻译的周女士没有翻译清楚。以至于最后周女士和刘女士都异口同声地说你是大骗子大流氓。有这事吗?还亏你被以诈骗罪判了三年监狱。您的骗术也太小儿科了罢!

20. 您来美国还不到三年,可在这三年里,您频繁飞往世界各地,包括香港、台湾、新加坡、东南亚、英国、德国、美国东西两岸,等等,会见各个知名或不知名的人士,公开或不公开的,您象冯东海一样,是民运人士里的“包打听”、“大嘴巴”,“万金油”、“传话筒”,魏京生、王丹、王军涛在过去十几年里所交往的人的合集,都无法包含您所认识的人。谁指使您这样做?谁资助你这样做?

21. 您总说我无耻不要脸。那么,能否您在我发表的文章中找出一句您常用的粗话脏字来?找出来有重赏,但我引用您的脏话不算数。还亏你有脸要当我的“恩师”、“大哥”、“大叔”哪。你羞也不羞?


还有其它许多问题,也不为难您这个大记者,就暂时凑这21个问题罢。只要您能答出其中的一半,我保证不再为难您的难兄难弟唐宇华同志,我也保证给你机会,让你也向我提出类似的21个问题,我保证全部如实回答!

曾霞敏
2011年12月9日


2 comments:

  1. 看不懂,很复杂!
    感觉像无间道。

    ReplyDelete
  2. 真真假假谁又知道,不感兴趣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