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Thursday, June 4, 2015

我不纪念“六四”

原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6/blog-post_4.html

每逢六月四日,世界各地就会有形形种种的各类纪念活动。我从不参加这种纪念活动。不妨说说我为何不参加“六四”纪念活动。

1. 什么人在主导“六四”纪念活动?


我们首先来看都是什么人在主导“六四”纪念活动。

美国的“六四”纪念活动主要是发生在东岸的纽约、华盛顿、波士顿等大城市,西岸的旧金山和洛杉矶。

目前,纽约的纪念活动主要由王军涛的民主党全委会主导,还有一些其它的民主党也会举行小规模的纪念活动。这些由民主党主办的纪念活动那就纯粹是打着纪念“六四”的名头来作政治庇护生意。

即便没有六四,这些民主党都要在每周二搞一些类似的集会。因为这些民主党的党员大多就是在纽约打餐馆的中国偷渡客,他们为了获得美国绿卡,搞政治庇护是最快最省钱的捷径。

要获得政治庇护,就得有在中国受政治迫害的经历,这种受迫害的经历,都可以编造,王军涛在民主党里要用80%以上的时间去为各个党员编造这种受迫害经历,王军涛这些民主党主席将这种工作美其名曰为“准备材料”。

光有这种编造的受迫害材料还是不够,移民官很容易看出其中有假,移民官还要看你是否有政治信仰,你的受迫害经历是否是出于政治原因。于是,为了证明这些偷渡客有政治信仰,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证明他们参加了某一个反共、追求民主自由的政党。

于是,为了满足这些偷渡客的需要,大大小小的各种民主党就如同雨后春笋一样地应运而生,仅在纽约的各种“中国民主党”就比在中国大陆的所有政党还多,而且名字起的越来越响,我在这里不妨简单列出几个:

中国民主党,主席 谢万军
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 主席 王军, http://www.cdpwu.org/mofei_list.asp?id=38202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 王军涛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 刘东星
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名誉主席徐文利,搞庇护的舵主唐元隽
中国民主党福建省委员会,主席 王传忠

没有人能够将所有的民主党的名字全部都列出来。在纽约,人们通常将某个民主党简称为那个主席的党,比如,唐元隽民主党,王军涛民主党,王军民主党,等等。而那些参加这些民主党寻求政治庇护的难民们,都将这些民主党统称为“政庇党”、“难民党”,甚者就简称为“照相党”。


视频:中国民主党主席谢万军在给党员上党课


王传忠民主党


吴江民主党

唐元隽(中坐者)民主党

刘东星(右四)民主党


王军民主党世界同盟


王军涛民主党


“三王”民主党:王军涛,王天成,王有才。

这些民主党的名字如果有一字之差,那肯定是不同的政党。但是,如果名字完全相同,那并不一定就是同一个政党。

如果在名字后面增加一个地名,那大多就是这个党在某地的分部,但这个分部完全是独立运作,所得庇护盈利大多归分部主席,因此,虽说是分部,那应该说是一个完全自负盈亏的独立公司。

将上述各种民主党的名称中的“民主”二字换成“自由”、或者“社会”、或者是“正义”、或者是“工党”,或者是“基督教”,那就会成为另外一个党,保证这个“政党”名字已经被某个“民运”人士早已登记注册廖。

“政庇党”成员仅仅是拿到了一个“政庇党”的党证,还不足以让移民官相信他就有了政治信仰,还要拿出证据来证明他确实参加了政治活动,这就要有照片。于是,“政庇党”的主席们还要定期地组织一些活动,以便这些党员们能够拍摄照片,用以证明他们确实参加过政治活动。

这还不够,这些“政庇党”党员们大多不了解如何回答移民官在面试中提出的各种疑难问题,于是,“政庇党”的主席们还要定期地给这些“政庇党”党员们上党课,所谓上党课,那无非就是向党员们介绍一些如何欺骗移民官的成功经验,或者说就是应付移民官面试的培训。

通常,各个“政庇党”都要在每周二搞一次活动,或是“上党课”,或是“上街示威抗议”。有人会问,为何要在周二搞活动啊?因为,“政庇党”党员们大多数都在中餐馆打工的偷渡客,平时不容易请假。周二时,餐馆生意冷清,餐馆通常都容易请假。


民主党为了招揽生意在街头打出的广告


民主党为了招揽生意在报纸上登出的广告


刘东星在给民主党上党课。

对这些“政庇党”的党员们来说,“六四”这一天是最最重要的,那一天的活动无论如何都要参加的,因为在那一天里拍到的照片,是最能打动移民官的。

对于“政庇党”的主席们来说,“六四”这一天是最最让他们兴奋的,因为,在那一天里他们的生意最红火,客户最多,甚至能够招收到很多新党员,招揽到新生意。

“政庇党”打出的广告通常都会说是免费帮助获得美国绿卡。所谓“免费”,那只是指不收你的律师费,如果你要找律师,当然你得另外缴纳律师费。但“政庇党”都要收各种党费、活动费、材料费、出庭作证费,一旦庇护成功,还要给党主席送红包。通常,民主党的党费是100到一千美元不等,平均来说,是五百美元。活动费通常是指参加党课或上街活动时所要缴纳的费用,通常是100美元左右。编造材料费,大概是500美元左右。出庭作证费,是指党主席陪同政庇党党员去面试移民官,或是上移民法庭,通常至少要500美元。而红包通常要5000美元以上。

如此说来,一个“政庇党”党员从入党到获得政治庇护通过,至少要向党主席缴纳一万美元。那么,如果一个“政庇党”有一百名党员,假设一年内能有50个党员获得政治庇护,那么,这个党主席的进项就会高达五十万美元!当然,还要有一些开销,诸如办公用房,办公设备,活动开销,等等。去掉开销,每年党主席应该有几十万美元收入。

王军涛的民主党号称有四百人。王军涛每年能有多少进项呢?

于是,由这些“政庇党”们主导的“六四”纪念活动,与其说是纪念六四,倒不如说是“政庇党”们的狂欢节,是“政庇党”主席们的良辰吉日和发财日。让我同这些人一道去纪念“六四”,那不过就是给照相党们当背景,被他们合照几张照片,然后就被照相党们拿着有我作背景的照片去欺骗美国移民官。我认为那是对美国的犯罪。

更主要的,如果我跟王军涛这些“政庇党”主席们一道去纪念六四,效果不过就是帮助“政庇党”主席们招揽生意,帮他们用“六四”死难者的名义去暴敛难民财、横发死人财,那无疑是对“六四”亡灵的最大侮辱,是对“六四”的最大亵渎!

未完待续

刘刚
2015年6月4日

1 comment:

  1. 共匪间谍盛雪2015年5月底在多伦多,6月2日在组约穿看粉红色风衣是什么意思?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