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Wednesday, March 16, 2011

反审花絮【1】: 油滚肉球(有图有录像)

原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1_5192.html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708761
2007-06-22 23:46:40

感谢推特网友國冬禮‏@104chinaaction。他看过我的文章好,在网上搜索到我当年保定府落难时的一段录像。见下面的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vEedBW6009I

这段录像,就是我在保定府落难后被送到保定公安局。他们将我来来回回在一个楼里走来走去,有几个摄影师围着我前后左右录像,还特意让我在一个楼梯上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往返几次。我当时感觉,那就好像他们在欢迎一个到访的国家元首走下飞机舷梯一样。我当时戴手铐,两手又被两个保镖搀扶着。否则,我一定要象伟大领袖一样,挥动巨手,向那些欢迎人群致以革命的敬礼,并高呼: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廖!


1989年6月19日晚7时左右,我不幸在保定府的人民公园落难。随后被送到保定市公安局。我被这几个保定府的狗腿子搀扶着,在这楼里转来转去,被他们录像。


这是他们给我的特写镜头。


我被带到这个审讯室。他们问我一些问题。我拒绝回答。他们便随便摆了几个Pose,跟我一道合影留念。我还转身问那两个保定府的狗腿子兼保镖:你们是需要我给你们签名留念?随后,他们就将我搀扶到隔壁的一间比较大的会议室,在那里,就开始了下面的这段“油滚肉球”的故事。

至于我在保定府落难之前发生的故事,请见下面的链接:

审讯笔录(1):保定府落难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1_5681.html
------------------------------------------------

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经常有各种各样的标兵模范或积极分子,这大概是最有中国
特色的东东了。中国的监狱也不例外,监狱中的在押犯人也要评一大堆劳动改造积
极分子,而对劳改积极分子的奖赏通常就是五花肉外加有奖记分,并用一定的积分
获得减刑。在我呆过的凌源、长春等监狱,每个犯人平均每个月能得到8分,而累积
到300分通常就能获得减刑一年。我在凌源监狱期间,通常是每个月都得到最高的负
分,在我服满六年刑时,所累计的负分已足够给我加几年刑了。凌源监狱几次向上
级申请给我加刑,均不得逞。我服满六年刑期,能够按期获得自由,我真感到我有
些赚了。可以想见,我在系狱期间,自然是被公认的反改造积极分子啦。同样,我
在预审期间,更是出了名的反审讯标兵。还被熊焱等秦城好汉们册封为“秦城铁血
汉”。连警察们也给我授予“大丈夫”等雅号。近日又得空,不妨讲几段我在监狱
期间的反审花絮和反改造经验,供大家批判学习。

第一次审讯。保定市公安局

1989年6月19日,我不幸在保定落网。我被抓到后,立即被送到保定市公安局。将我
带到了一个大会议厅后,立即有二三十警察挤进会议厅想一睹当代谭嗣同的风采。

有一位老警察,看来是他们的头,摆出阵势开始主审。

“我们早就听说你是伶牙俐齿,能言善辩。”他一开口便开始奉承我。

“我也早就听说过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我三生有幸,今日算是领教
了”。我也毫不客气地恭维他。

坐在主审官身旁的书记官挺年轻,他自称也是北京名牌大学毕业,他借机向我讨教
理论问题。他问我共产主义到底能否实现,大有林副统帅红旗还能打多久的悲观情
绪。

见他如此悲观,我就鼓励他说:“共产主义是人类最美好的理想,它是如此理想,
以至于它只能在人类消亡之前的那一刻才能实现。共产主义是人类最高级的社会,它
是如此高级,以至于它也只能在人类社会消亡之后才能实现。我敢肯定你这一辈子
是见不到了,你的子子孙孙也是见不到了。但请你不要太悲观,我相信你有朝一日
到了极乐世界见了马克思之后或许有可能见到。”

随后又有一些警察向我询问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到底如何杀人,听到我向他们简
单介绍的一些情况,好些警察都将头垂下来,象是在自责,又象是在为死难者默哀。

我抓紧这一机会,向会议厅里的警察们大讲争民主争自由翻身求解放的革命大道理。


无产者等闲看惊涛骇浪 。。。

且把刑场变战场,
畅谈革命斥贼党,
揭谎言,明真相,
驱迷雾,迎曙光,
驱迷雾,迎曙光,
将火种播向这万里山乡!

就在这时,会议厅的门猛地被一脚踢开了,随后进来了一个象胡汉山胡传魁一样的土匪警
察。一见这胡司令进来,众警察们都立即敛起笑容,有的人还下意识地整了整风纪
扣。那胡司令敞着怀,背着手,走路跟滚肉球一样。他先朝屋内的警察们横瞪了一
圈,然后吼道:“这还叫审讯吗?是你们审他,还是他审你们?”他一路吼着,一
路就滚到了离我有两步远的沙发上。

“说,是谁跟你在一起?”胡司令又指了一下摊在茶几上的从我身上搜出来的几张
火车票,对我继续吼道:“快说,那几张火车票都是给谁的?”

我心里一震,不禁为接应我的小毕担心,心里祝愿他千万不要在我们约定接头的火
车站出现。幸亏那时他们的设备还比较落后,还没有仪器探测我的心理活动,不然,
小毕在当天一定会被抓了。

“看来保定府还真产狗腿子。我现在才开始见识正宗的保定府狗腿子。”我意识到
不能在心里再继续念叨小毕,以免一不留神将小毕两个字顺口说出来了。所以我立即
用这些话来掩盖我内心深处的心理活动。

胡肉球立即腾地一下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落到了我身前。他飕地一下拔出了手枪,
哗啦哗啦,他又将子弹顶上膛。接着,将枪口狠狠地顶在我太阳穴上。“说,马上
说出你的同夥。不说,我立即毙了你。”

他一边吼,一边用枪用力顶我的头,将我的头都顶偏了。这时我感到全身渗出冷汗,
毛发倒立。经历了那一次被人用枪顶在头上,我敢说,我从此不敢想象我自己能敢
于用枪顶住自己的头,即便我明知那是空枪。

看见周围的警察们都被这场面吓傻了,我便说:“好,我说。”

一听到我这样说,周围的警察们更加傻眼了,我明显地看到刚才还对我无限崇拜的
警察们转眼之间就转变成无限的失望。

“好吧,算你有种。如果你真有种,你就开枪。”我一边说,一边用力一甩
头,将我那被枪顶歪了的头挺直了。“我给你七秒钟时间,我现在开始数数,我数
到七,如果我被你吓瘫了,我当众跪下来跟你们大家叫爹。如果你不开枪,就请你
承认你是我揍的,你要当众跪下来跟我叫爹。请在这屋里的每一个人都来给我们作
裁判。”我讲完,便转过头,狠狠地盯着胡司令的眼睛,随即便开始数数。

“一,二,三,......”我慢慢地数着,屋里静极了。

“无产者,等闲看,惊涛奔涌,......”我数着数,心里却想起了我儿时学过的革
命歌曲。

我不记得我数到几,但我分明记得那胡司令被我盯得不敢再看我,我分明感到他手
里的枪在发抖,我也分明看见那肉球象泄了气一样在瘫下去。

“说,你是要开枪,还是要跪下来跟我叫爹?”听到我这么一吼,胡司令竟不知所
措,他转头看了一圈他的手下们。大家还都木木地站在原地呆呆地傻看。这时,那
书记官立即首先跑过来,抱住了胡司令,好象生怕那肉球瘫成一滩稀屎。同时又有
几个警察反应过来,跑过来抓住胡肉球握枪的手。五六个警察连抱带抬地将肉球给
弄出了会议厅。从此,我就再也没有见到我那不争气的肉球儿子。后来有人跟我说
肉球是他们的局长。

肉球被弄出去以后,有更多的警察陆陆续续地涌进来慰问我。有警察给我送来了夜
餐,也有人将肉球滚过的沙发打开,铺上被子,伺候我休息。第二天早上我醒来,
发现我身边的茶几上竟然放了各种各样的早餐,我只是吃了豆浆油条。

吃过早茶,保定公安局就派了几辆警车,将我象押解钦犯一样地送往京城。还没出
保定城,开车的司机警察要求绕道回家去取些用品。车队停在他家门口,他去了一
会儿便提了一大包东西。回到车上,他当着众多警察的面,拉住我的手跟我说,
“这些都是给你路上吃的。我开车绕道我家来,就是让你记住我家。下次再来保定,
一定要到我家,我倒要看看他们谁敢在我家抓你。你一路走好。在今后的路上,我
就是你的保镖。”


他在那刑场上面对强敌,神色不变,慷慨陈词,大义凛然,
他是一个铁血汉!思绪万千,心烦意乱……闹革命为什么这样难?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