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Friday, April 21, 2017

戏说陈明远大湿在秦城监狱

本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7/04/blog-post_21.html

下面是同网友有关陈明远的对话。

老撕颇得胡乔木大湿真传,将自己的淫湿编进毛诗词,然后大赞特赞,等十亿人民都学习了,就声称自己是诗词真正作者。

文革期间很多红卫兵也玩这一套。有一个陈明远,就自称是郭沫若弟子,伪造了一大堆毛诗淫词。在秦城监狱时曾经跟我同号。那家伙才他妈的怂哪。我有文章揭露他。陈明远出狱后,成为同余秋雨比肩的大湿,骗了很多女粉丝。有女粉丝给他看我揭露陈大湿的文章,陈明远居然发文说:我从来不认识那个民运分子,也从来没坐牢!有这么无耻的嘛。

这家伙在监狱里时,还是能骗。在监狱里,骗不了美女了,他就骗帅锅。有一个皖南医学院的学生黄利峰,还有一个自称是李路保镖的朱文利,被这陈大湿给骗的,整天就当他的保姆了,搀着他走路,连每周洗澡时,都要两人先脱光了,然后背着他去浴室,每天都要给他按摩捶背。陈明远对那两个帅锅说他有漂亮女儿,出去后给他们当媳妇。说他家有三居室,出去后给他们一人一间。还可以招他们为研究生,送他们去美国。

你们见过这样的骗子吗?

老撕,这后面的陈大湿的故事同你无关啊。你是对号入座嘛。

你上网搜索一下陈明远,你如果有陈大湿的本事,保证不会在这里发表诗作啦。

老撕应该拜陈大湿为师。陈大湿的确有才,有诗为证:



“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607/%E2%80%9C%E4%BC%AA%E9%80%A0%E2%80%9D%E6%AF%9B%E6%B3%BD%E4%B8%9C%E8%AF%97%E8%AF%8D%E7%9A%84%E9%99%88%E6%98%8E%E8%BF%9C.html

问君何日喜相逢?笑指沙场火正熊。
庭院岂生千里马,花盆难养万年松。
志存胸内跃红日,乐在天涯战恶风。
似水柔情何足道,堂堂铁打是英雄!

陈明远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chenmingyuanblog

就给老撕讲几段陈大湿的故事。

陈大湿当年在天安门广场跟柴玲一道绝食。在6月3日就被抓进秦城监狱。在1989年8月到1990年3月跟我一道关押在20号。

从陈大湿的谈话里,我才发现,这家伙有后台,后台就是陈云。陈云的侄女儿跟陈大湿要好,多次给陈大湿通风报信。在军队开始戒严时,陈云侄女儿将陈大湿硬是给架出广场,直接送进医院,并宣称陈大湿得了脑血栓。

陈大湿当年在北京各个高校的演讲影响特别大。很多外地学生,包括我们同号的黄利峰都是怀揣陈明远演讲录音带来到北京参加革命的。陈希同讲话里提到他。他自然是在6月3日就被抓捕入狱。入狱后,他就声称是脑血栓,这都是陈云侄女儿事先传授的。

可陈明远根本就不懂医学常识,根本就不知道脑血栓会有哪些症状。袁大同管教就安排皖南医学院的学生黄利峰同我们同号。

陈明远那时装成是半身不遂。公安医院检查几次,就说陈明远是装病,根本没有脑血栓。陈明远就反复问黄利峰有关脑血栓的症状。黄利峰告诉他,脑血栓会先出现失语、失写,然后会出现半身不遂,等等。

陈明远让黄利峰给他作检查,看看是否有半身不遂。黄利峰就做了几项检查。其中有一项是黄利峰用一个钉子一样的东西划陈明远的脚心,看看陈明远是否有知觉。结果是每当黄利峰划一下陈明远的脚心,陈明远就立即拖着很长的声调喊:“没-感-觉-,没-感-觉-”。将我们几个人给笑的,将刚刚吃进的窝头都给吐出来变成玉米糊了。

当天晚上,陈明远叫我过去,用双手拉着我的手,眼泪刷刷地流啊,一把鼻涕一把泪,还都要抹到我手上。跟我说:“你要将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记录下来”。搞得我是莫名奇妙啊。

第二天早晨,陈明远就不再说话啦,就跟一个傻子一样,只会摆手摇头,跟哑巴一样,口里只会呜哩哇啦。我们都搞不懂是怎么回事。陈明远就拿着一支笔,在我的一卷手纸上反复写字。先是写了一个“大”字,大概花了有几个小时,又是写了一个“圣”字,又用了几个小时。我们就看到“大圣”俩字,以为陈明远是孙猴子附体啦。陈明远见我们不懂,就反复地摇头摆手,意思就是说我们是笨脑袋。

后来,陈明远又在“大”字的下面写了一个“寸”,“圣”字前面加了一个“木”字,变成了“夺木圣”。这仨字,我们都认识,可是无论如何也弄不懂陈明远要给我们传达什么信息,难道陈明远是外星人附体啦?

折腾了整整一天,直到半夜,陈明远才让我们明白他要写的是“奇怪”俩字。他是想告诉我们,他怎么就失语了,怎么就失写了?太奇怪啦!

啊,原来如此。可黄利峰马上对他说:陈老撕,失语不是这个样子滴,你现在能发出许多声音,乌拉乌拉,哇哇啊啊,这些音你都讲得很清楚,你就不可能说不出“奇怪”俩字来。

失写也不是这个失去法。你能很迅速地写出“大圣”俩字来,你就不可能写不出“奇怪”这俩字。

从那以后,陈明远就再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期间,还有几次装死。他一装死的时候,我就用手在他的鼻口之间试探是否有呼吸,结果这陈明远就细细地出气。我让我们当时的另一个15岁的同号王和旭大声喊“陈明远死啦”。把管教和所长都给喊来了。他们到屋里看了一会儿,就说:“就让他死,明天我们来给他收尸”,就扬长而去了。

陈明远从此就开始被黄利峰和朱文利给当成爹爹和老婆来侍候了。连坐起来都要他们俩去抬起来。吃饭都一口一口地喂,但按摩捶背还每天至少两次。有一次,黄利峰和朱文利都被带出去提审,号里就我和陈明远。陈明远试图坐起来,用尽了各种起来的姿势,可就是坐不起来。我问陈明远:“是否让我扶你坐起来呀?”

陈明远连连摆手。他就是怕我,不敢让我扶他。这样折腾了好长时间,那就跟仰卧起坐一样,可就是起不来。最后,他没办法,摆摆手让我过去扶他。我问他:“你可想好了,是你让我扶你的。”

陈明远连连点头。我于是就过去扶他,我是两手在他后面,抓住他的两个腋窝,向上拉起他。我越往上用力拉他,他就越是用力往下沉,等我拉他到了有半米高的时候,他居然就是整个身体都变成一个直直的死尸一样,用尽全身的力气向下沉。

这个老不死的,居然跟我耍无赖,存心就是跟我演戏,耗费我的力气。我们当时在监狱里每天吃窝头,哪里有力气拖他呀。我猛然松开两手,陈明远就跟一根木头一样,噗通一下就砸到了木板床铺上。刹那间,陈明远腾地一下跳了起来,跟我大吼:“你,你,你”。

我看着陈明远这个狼狈哟,就笑他:“你什么你?我这不一下就治好了你的半身不遂,还治好了你的哑巴嘛。你还不赶紧跪下磕头来感谢我。”

从此,这陈明远依旧是装疯卖傻,继续失语失写,继续半身不遂,继续让人扶起坐下躺下。但他就是不敢让我单独跟他在一起了,就怕我再次给他爆摔屁股。

大概是在90年3月份,陈明远在陈云侄女儿的运作下,被取保候审了。

我也真佩服了陈明远,他就是这样装疯装哑巴,居然就装了有半年,一句话都没讲过。

刘刚
2017年4月21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