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Thursday, June 28, 2018

谍战大戏:虎穴追踪,智擒线民熊

本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8/06/blog-post_28.html

泼墨习近平:中国特务轮番发动反习运动,图谋让习近平步华国锋后尘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8/07/blog-post_14.html

我和西诺原本不相识。只是因为郭文贵爆料,我才开始同西诺有了近距离接触。在过去的一年里,我找到诸多证据,证明了郭文贵对西诺的揭露,坐实了西诺就是北京公安派往海外的线民!

我会将我所了解的西诺充当线民、打手的相关证据作深入揭露。

1. 初识西诺


在2017年以前,我一直认为西诺是特嫌。

第一次同西诺见面是在2017年4月初。初次见面,西诺给我的印象是又傻又憨,是见人就要拉人信上帝。我感觉西诺还真不像是线民。哪个间谍机构也不会雇用这样的一个傻老头啊。

2017年初,郭文贵开始同我联络,希望我帮助他揭露西诺。我则是要求郭文贵向我提供相关证据。


2017年5月9日,郭文贵同我的私信截屏。

在这里,郭文贵给我发来有关博讯转账40万美金的收据。但我认为这些证据不足为凭。郭文贵告诉我他会向我提供西诺收受中共六百万美金间谍活动费的证据。但郭文贵至今不曾兑现诺言。

此后,我设法同西诺联络,以便核实郭文贵对西诺的指控是否属实。

从2017年10月开始,我同西诺成为同屋,一直住到2018年6月。在这半年时间里,我还真是有了惊人的发现。现在回想起来,同西诺相处的朝朝夕夕,就如同是深入虎穴,与狼共舞,虎穴追踪一般的谍战大戏。

2. 发起白宫请愿,驱逐郭文贵


2017年10月,西诺让我帮助起草一份驱逐郭文贵的白宫请愿书。我起草后,西诺就发到了白宫网站。见下面的链接。


西诺发起白宫请愿签名,要求驱逐郭文贵,签名人数增长速度惊人!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7/10/blog-post_28.html


America is an asylum for victims, but not for sex abuser Guo Wengui!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america-asylum-victims-not-sex-abuser-guo-wengui


这是驱逐郭文贵白宫请愿呼吁书在发起三天后的2017年10月28日的截屏。


这是驱逐郭文贵白宫请愿呼吁书被强行关闭后的截屏。

3. 西诺调动中国情报机构和黑客,偷袭白宫网站


西诺发起的驱逐郭文贵请愿信是在2017年10月25日上传白宫网站。随后的两三天里,签名人寥寥,也就是几百人签名。但是,在2017年10月27日,西诺给几个同中共公安有联络的人打电话,要求中国情报机构动用黑客力量到白宫网站签名。西诺特别给谢建生打电话,要求谢建生协调中共公安和国安部门帮助炒作这个驱逐郭文贵的请愿签名。

西诺多次跟我说过,谢建生是中共情报系统的白手套,原国安部长耿慧昌是谢建生的后台之一。谢建生同郭文贵的争斗,实质上是国安系统少壮派马建、张越团伙同耿慧昌争权夺利的前台戏。


这是白宫请愿信在2017年10月28日的几个时间点的截屏。在两小时内,就有将近上万签名!按照这个速度,两天就能实现白宫签名网站所要求的十万签名!

可见,西诺一个电话,就能调动中国情报系统黑客来渗透美国的白宫网站。但是,在随后的几天里,白宫网站立即冻结了这封签名信的签名。这表明白宫网站也发现了中国黑客对白宫网站的渗透。

4. 西诺接受中国情报机构金钱,在纽约召开“2·18”会议


2018年2月18日,西诺、韦石接受北京公安的金钱和指令,在纽约召集名为“中国19大研讨会”,主要目的就是代表中共特务系统要求习近平辞职下台,是视频版的“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呼吁书”。


2018年2月18日,西诺在《两会与“郭文贵现象”探讨》研讨会上发表演讲。

2018年2月18日,在纽约法拉盛的Marco LaGuardia Hotel by Lexington酒店举行了为期两天的《两会与“郭文贵现象”探讨》研讨会。博讯网站对此作了全方位的直播报道。大多数参加会议的人都以为这次会议是由博讯主办的。但很少有人知道这次会议从头到尾都是由西诺按照北京公安的指令一手操办的。

早在2018年初,西诺就多次跟北京情报部门打电话策划在纽约召开一个以“19大”和中共两会为主题的研讨会,这次会由北京给西诺出资,再由西诺预订旅馆、会议室、与会嘉宾名单。韦石只是对与会人员名单略加调整。这次会议后,西诺说他至少净赚5千美金。

我曾经建议西诺将会议主题略加调整,没必要讨论什么“19大”和“两会”。可西诺说这个主题是由北京规定的主题,不容改变。

从这次会议可见,海外举办的类似研讨会,大多就是中共情报部门出资主办的会议,不过就是为中共情报机构申请更多的海外活动经费而已。




上图是西诺预订2·18会议旅馆和会议室的订单。

这个订单是在2018年2月10日交给旅馆的。上面的日期26-Sep-2017应该是笔误。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以Metoo Chinese签署的订单。这又是西诺冒用我们机构的名义。

起初,西诺让我帮助他预订会议室和帮助预订房间,说会议后至少能赚5千美金,可同我对半分。当我知道这是北京公安出资赞助的会议后,我一口拒绝帮助他操办会议。

我相信西诺说能赚5千美金就是谎话,是应该不止这个数。他说同我对半分5千美金,也是他惯用的耍人把戏,不过就是事后让我帮他背黑锅而已。

5. 中国情报机构对美国警察蓝金黄,西诺动用美国警察内线举报郭文贵


2018年3月,西诺几次让我陪他一道去纽约法拉盛的109分局去举报郭文贵。西诺向警察出示了一些郭文贵的推文和视频,但是,109分局的办案警察声称网络言论不足以作为证据向警察局报案。

回到家后,西诺就反复给中国的警察机构打电话,请求中国情报机构动用其海外情报系统帮助他在美国向警察局报案。稍后,中国情报机构给西诺提供了几个在纽约的重要人士的联系方式。此后,西诺就经常去见一个据称是纽约的华人商会的会长,该会长的儿子曾经是法拉盛警察局109分局的局长。会长告诉西诺,法拉盛警察局已经沟通过了,让西诺再去报案。我同西诺随后就又一次去109分局。我们到警局后,两个美国警察立即帮助西诺报案。同样的内容,同样的报案人,前一天就是不给立案,可是,中国情报部门通过纽约商会会长协调后,法拉盛立即给西诺开绿灯,顺利报案、立案。

由此可见,中国的情报部门对美国政府官员蓝金黄的程度,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让美国警察为西诺报假案。同时,也可以看出西诺同中国情报部门的关系,西诺可以通过几个电话就能动用中国在美国政府机构安插的卧底!

6. 西诺造假政治庇护


2018年初,郭文贵在网上发布几个揭露西诺造假政治庇护的视频。西诺看到这些视频后,一口咬定是郭文贵造谣诽谤西诺。很多人看不懂这些视频所揭露出的西诺的邪恶。我不妨给解读一下。


郭文贵发布的视频:这就是博讯.韦石.和西诺.一直以来干的违法犯罪卑鄙可耻的假证庇的勾当的视频英字幕版!(一)。

看了这个视频,我看到了一个以上帝的名义坑蒙拐骗的魔鬼。西诺在视频中要求政治庇护申请者准备十几个材料。这些材料大多都是造假的材料。

7. 西诺找人捉刀代笔写文章,用于政治庇护,每篇百字推文收费60美金!


在视频中,西诺要求那些申请政治庇护的人每人至少要在推特上发三篇文章,还声称可以让苏菲小姐捉刀代笔,每一篇文章要付小费至少60美金。推特上发推文通常是有140字限制。西诺的收费标准就是相当于每两个汉字收费一美金,每一个汉字收费50美分!中共的五毛是每千字收费五毛人民币。西诺的收费标准是中共给五毛的付费标准的一万倍!这世界上有比西诺更歹毒的吗?

这里所说的苏菲小姐曾经是董克文律师的女助理。见下面的视频和截屏。



西诺的女助理苏菲小姐在董克文的新闻发布会上。


西诺的女助理苏菲小姐

苏菲小姐大概在2017年10月被董克文的律师楼解雇。苏菲便投奔到西诺门下。在西诺的怂恿下,苏菲控告多人对其强奸。苏菲从此便成为西诺的女助理,其主要工作就是在中国城或法拉盛的家庭旅馆里或小巴上帮助西诺拉客,每拉一个客人,西诺支付苏菲小姐一百美金。帮助客户写一篇几百字的所谓文章,收费60美金!

8. 西诺强迫政治庇护申请人每周去教会,每人每次收费30美金


西诺给人办政治庇护,大多都是填写的宗教信仰迫害。那些找西诺办政治庇护的人,几乎无一人有宗教信仰。西诺欺骗那些政治庇护申请者,只要去教会,教会的牧师就会出庭作证,给颁发受洗证,政治庇护保证会通过。每个周末,西诺都要带一批人去教会,而每个被西诺领去教会的人,每人每次要向西诺缴纳30美金入门费。西诺分明是在代替上帝收费嘛!

西诺强迫政治庇护申请者去教会拿到受洗证,但不是为了信仰上帝,而是为了政治庇护提供假材料!

9. 西诺联手肖会芳医生骗钱骗色,给政治庇护申请人义提供伪造的医疗报告,每份额外收费300美金


西诺给人办政治庇护的另一个理由是遭受中共计划生育政策迫害。这通常是指那些带环或结扎的女人。西诺要求这些人必须到他指定的一位肖会芳医生那里去开医生报告。肖医生每出具这样的一份医生报告,不光是从医疗保险公司那里收费,而且额外收费300美金现金。这笔钱是要同西诺共享的。有的申请人去其它的家庭医生那里开这样的医生报告,西诺就说其他医生开的医生报告移民局不承认,必须得由肖会芳医生开医生报告。



对那些带环的妇女,西诺要求那些人都要将环保护好,不得摘掉。还要求那些妇女都要去肖会芳医生那里去拍X光照片,并让肖医生开出一个证明该病人体内有环。西诺还特意讲述一个妇女的环不小心掉了的故事,就是提醒他的客户不要将环给弄掉。

这里的问题是:

1. 如果有哪位妇女体内被强制带环,如果环造成病痛,结果就是去医院摘除就是了。有谁会特意去拍一张证明环在体内的X光,拿着X光照片四处去证明她体内有环,却不摘掉体内的环啊?这样的X光片就是为了欺骗移民局而特意摆拍的。哪位移民官如果连这点小骗术都看不出来,那一定是白痴了。

2. 我在美国22年,至今还不认识一位妇产科医生。请问,这里的有哪位男士认识一位妇产科医生么?西诺能认识这位妇产科医生,那就是为了造假政治庇护而特意寻找到的生意伙伴。

3. 西诺让这些妇女拿着医生报告去证明体内有环,以此来证明受到中国的政治迫害。那么,如果我要证明我在中国监狱中受到电警棍的电击迫害,我是否应该去买一个电警棍,当着移民局面试官的面当场表演我受电击的酷刑,才能证明我受到了酷刑啊?

4. 在美国看病,通常是不给病人医生报告的。这种医生报告通常是由其家庭医生保管。其它机构或专科医生如果需要病人的医疗报告,可经病人签字同意,向家庭医生索取。可西诺就是让他的政治庇护客户都准备好这些医生报告,并提交给移民局。移民局官员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医生报告就是为了政治庇护而特意准备的,甚至就是花钱买来的。

同样,西诺强迫政治庇护申请者去花钱买“受洗证”、“义工证”、“报税单”等等,看起来像是真的,但实际上就是造假欺骗移民局。有哪个义工会手握一大堆义工证么?有哪个机构会发放“义工证”么?有谁会向人出示“义工证”么?有哪位基督徒会向教会以外的机构出示“受洗证”么?

西诺搞的这套花样纯粹就是画蛇添足,弄巧成拙。


10. 西诺联手会计师,敲诈勒索政治庇护申请者


那些政治庇护申请者大多还没有社安号,一般都不必报税。但西诺要求他们必须去他指定的会计事务所报税。那家会计事务所对这些没有社安号的人收费500美金报税!这当然要同西诺共同分享这些敲诈来的钱财。我暂时不在这里列出那家会计事务所的详细地址了。希望那家事物所尽快改邪归正,并向那些受害者返还所敲诈的钱财。

11. 西诺联手婚介所,敲诈勒索政治庇护申请者


西诺每见到稍有姿色的女性,便大肆吹嘘他可以帮助这些人同美国公民结婚来获得婚姻绿卡,说那样会更加保险。西诺还经常夸口说,他可以给她们介绍美国老兵来结婚,一旦同美国老兵结婚,西诺可以帮助他们利用老兵的身份来找工作和办理各种照顾老兵的生意执照。

《博讯》在法拉盛的王子街有一间办公室。西诺私自将办公室出租给一家同他联手办理婚介的公司。他们一道大搞假结婚生意。如同西诺在视频中所介绍的,他给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收费3500美金。但这只是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而介绍一个美国公民结婚,那是要收几万美金的,而且是对结婚的双方收费。


5月29日郭文贵发视频:博讯与西诺的假政庇的中英字幕全版!昨天的发的不准确.万分抱歉!


这就是博讯.韦石.和西诺.一直以来干的违法犯罪卑鄙可耻的假证庇的勾当的视频英字幕版!(三)

12. 西诺联手蛇头,敲诈勒索政治庇护申请者


大概是在2018年2月份,西诺让我帮他一个忙,说是有两位女人要去移民局询问一下她们申请政治庇护的进展情况,因为她们不会英文,让我陪她们去。我就陪她们一道去位于长岛的移民局办公室。两位女人在路上告诉我,她们是由一位叫常斌的家庭旅馆老板给他们办政治庇护,常老板告诉他们已经将她们的申请材料交到移民局半年了,目前就是让她们等待移民局的通知。我领她们见到移民局官员,移民局官员说她们就不曾向移民局交过任何申请政治庇护的材料。于是,移民局官员请他们到办公室了解详情,移民局的几个官员详细问询了常老板骗她们政治庇护的情形,我给她们当翻译。通过问话,才发现这个常老板给人办政治庇护的方式同西诺就是同出一辙,而且是用的同样的假地址!收费也是600美金,同时要缴纳80美金去申请一个通信地址。

下面是移民局问话后的部分材料。


我回来后,将这两个女人在移民局的问话情况同西诺稍加介绍,并说常老老板可能面临移民局逮捕。听到这话,西诺立即给常老板打电话,让常老板立即逃跑或藏起来。西诺原本告诉我他根本不认识常老板。但听了西诺同常老板的对话,我才发现那个常老板就是西诺的一个托,是属于一个共同的犯罪团伙。

西诺就是这样联手蛇头、家庭旅馆老板、小巴司机等等,来一道敲诈那些试图申请政治庇护的人,甚至就是欺骗移民局,给那些人造假政治庇护。

而西诺的女助理苏菲小姐就是专门从事同这些蛇头、旅馆老板、小巴司机联络,帮助西诺拉客。

13. 西诺利用政治庇护培训,性侵宫红英等中国女难民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西诺大约给两百人申请政治庇护。在这些人中,大多数是中国妇女。对那些稍有姿色的女人,西诺经常以培训移民局面试为名,将这些女人请到西诺家里给他按摩。有一位名叫宫红英的女人,经常来家里给西诺按摩,每次来到西诺家里,还要额外给西诺送些礼物。按摩时,西诺脱得赤条条,每次按摩都要两小时左右。我亲眼所见宫红英至少给西诺三次这种赤裸裸的按摩。还有几位其他女性经常给西诺做这种按摩。

我曾几次当面警告西诺,这种行为实际上就是通过利诱对女性性侵。可西诺却声称是那些女人心甘情愿,谁都拿他没办法。

我严正警告西诺,他的行为就是利用利诱对女性性骚扰和性侵,告他强奸都没商量!

宫红英的电话号码是:929-391-7348.



另外有几次,我走进我的房间,就发现有女人正在给西诺按摩,而且是在我的床上。我不愿意看到赤条条的西诺,就走出房间,让他们在里面随心所欲地按摩。等按摩女走了,我发现我的床全部被西诺和那个女人的汗水给湿透了。我随即将我的床单和被褥都拿到洗衣店洗干净。想起他们在我的床上按摩,就让我感到恶心。

了解了西诺的上述13项恶劣行径,方才能理解郭文贵揭露西诺造假政治庇护的几个视频所讲述的内容。西诺不仅仅是中共线民,而且利用其间谍网对在美华人进行敲诈勒索,其行为属于严重的违法犯罪。

总有人说我多管闲事,说西诺的行为并没有对我本人构成伤害,我讲出西诺的造假办政庇的行为,有些不仁不义。

但在我看来,西诺的某些违法犯罪行为是在我眼皮底下发生的,我有责任举报和揭露,否则,我就无异于罪犯的帮凶。

另一方面,西诺有更多的行为是直接侵犯我本人的信用和利益。看看下面我揭露的西诺的卑鄙行为,就应该理解我对西诺的揭露,于公于私,于情于理,都是义不容辞。

14. 金蝉脱壳,西诺将其违法犯罪行为嫁祸于刘刚


早在2017年10月,我刚刚搬到西诺的租住的房间,西诺就去印制了两套名片,见下面的截屏。

西诺就去印制了两套名片。这里的戴维的电话就是我的电话号码。

在戴维的名片里,电话号码是我的。戴维所提供的服务包括办理离婚、结婚、结婚绿卡、协助申请工卡和社安号、协助解决赴美签证、协助申请特殊劳工签证,等等,都是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而西诺本人的名片上列出的服务范围是移民局翻译、协助申请工卡、更换工卡、保险经纪,这看起来都是合法生意。可问题是,我本人从来就不曾办理过劳工签证、不知道如何办理结婚绿卡、及赴美签证等等。这些都是西诺本人骗钱骗色的看家本领。但西诺却是将这些诈骗行当写到了“戴维”的名片上,又四处宣称戴维就是刘刚。

另外,名片上所列的地址就是博讯在法拉盛的办公室地址。西诺只是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请我去过那个办公室,再就从未踏足那个办公室。可西诺就是将我写成了那间办公室的主人了。

西诺自此以后,就四处宣扬戴维是他的助理,是哥大法学院毕业。如果有人来,西诺就向他的客户介绍说我是他的助理。我几次抗议西诺不得让我给他当托,不得滥用我的名义。可西诺却狡辩说,他说的戴维,并没有明确说是我刘刚,说我没有必要对号入座。好么,这个骗子,拿我的名头招摇撞骗,还要让我无话可说。

在我反复抗议下,西诺不再当我的面向人介绍说我是他的律师或说我叫戴维。但是,他在背地里,四处说他有个哥大法学院毕业的律师给他当助理。

西诺违法犯罪,不仅要以上帝的名义,而且还要贴上我的标签,嫁祸于我。何其歹毒!





郭文贵发布的揭露西诺造假政治庇护的视频中有部分信诺在其微信群中的对话。上面的截屏显示,西诺将他搞政治庇护的违法犯罪行为都嫁祸于我,也就是他虚构的什么“戴维”或“刘大为”。

西诺曾经以“上海律师”的名义设立一个名为“美国法律医疗保险服务”的微信群,西诺利用这个微信群来来为他的政治庇护生意招揽生意。我本人从来就不曾加入这个微信群,更不知道西诺在这个微信群里将我说成是美国法学院毕业的美国律师,还是他西诺的助理。直到郭文贵公开发表这个揭露西诺的视频,我才知道西诺一直用这个微信群进行诈骗,而且还以我的名义进行诈骗,将他的一切罪恶都嫁祸于我!我根本就不曾进过西诺的微信群,可西诺就是信口雌黄地造谣说我就在他们的群里。西诺私下里将我的电话号码告诉他的微信群里的人,让那些人给我打电话。

在那一段时间,我经常接到西诺的客户给我打电话,说找戴维律师,或是找西诺的助理。搞得我莫名其妙。我反复向他们解释我不是戴维,更不是什么律师。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阻止西诺向人说我是他的助理,还说我是法学院毕业的美国律师!没办法,我只好将我的那个号码为646-441-1561的电话给停机了。

见到西诺以我的名义进行敲诈、勒索、诈骗,我立即将我西诺发布的那个戴维的电话停止使用。同时,我反复警告西诺,他的行为是严重的犯罪,是会被美国移民局和联邦调查局立案侦查,甚至要被送进美国监狱的。我告诫西诺立即停止散发我的名片,停止向人说我是他的助理,不得使用我的名义继续诈骗。可西诺却强词夺理地狡辩,说他的行为是帮助中国受迫害人士办理政治庇护,他写的政治庇护材料都是真实的,只有那些使用伪造的文件进行政治庇护的律师才会被移民局调查逮捕。

我质问西诺:“你给人办政治庇护,都是使用你的地址或虚构的地址作为申请人在美国的住址;你让肖医生出具的医生报告就是为了骗钱而编造的医生报告;你让人去教会并收受入门费,就是制造假基督徒;你办理的政治庇护,都是你本人代那些申请人签名;你强令他人花大钱去报税,就是伪造报税单!你办理的政治庇护,连地址、报税单、医生报告、受洗证都是你伙同他人伪造的,而且是骗钱骗色。那些申请人的签名都是你捉刀代笔。你说你是律师,难道这不是欺骗么?你怎么能说你填写的政治庇护申请书全部是真实的呢?你除了申请人的名字和相关日期是如实填写,还有哪一项不是你伪造的?”

西诺总会指责我在威胁他,是在给他制造恐怖,声称他一点都不怕我的这些所谓威胁。

在我的一再抗议下,西诺答应将他的那个“上海律师”的微信群关闭,并保证不再说我是他的助理或说我是美国哥大法学院毕业的美国律师。

15. 金蝉脱壳,西诺假冒伪造刘刚进行诈骗

西诺确实是从那个“上海律师”微信群退出了。但是,马上,西诺就注册了一个谷歌新邮箱:LiuGangNY@gmail.com!而且以这个邮箱发起了一个新微信群!见下面的照片。


这是西诺贴在他的电脑上方的墙上的一张字条,字条中主要是包含他新成立的微信群的名称、密码、纪律、群主邮箱等等秘密信息。注意,这个谷歌信箱 LiuGangNY@gmail.com,乍一看,都会认为是刘刚的电子邮箱。但我本人从来就不曾注册这个邮箱。当然,西诺还可以继续狡辩说世界上名叫刘刚的人成千上万,他有权注册一个跟刘刚名字相仿的电子邮箱。可问题是住在那个地址的只有我和西诺,用那个住址注册成LiuGangNY@gmail.com的人当然更有可能是我这个刘刚了。更重要的问题是,西诺想注册一个新邮箱,用这个邮箱来大搞政治庇护,完全可以注册成 FuckXinuo@gmail.com,或是任何其它名字嘛,为何要注册一个同我的名字相仿的信箱啊?那无法就是刻意让人相信是我这个刘刚在做假政治庇护生意,如果有谁向移民局举报这些政治庇护的文件都是骗子伪造的,那么,那个申请人和西诺就会一口同声地说那个骗子的假名叫“戴维”、“刘大为”,真名叫刘刚,邮箱号码是 LiuGangNY@gmail.com,家住136-43 35th Ave, Flushing, NY 11354. 如此一来,西诺能够每年骗得百万美金,而所有的罪责则全部由刘刚来为他顶缸,移民局要抓要杀都要找刘刚算账!

有几位申请政治庇护的人告诉我,西诺反复给他们进行培训,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回答是由谁给他们准备的庇护材料。西诺告知这些庇护申请者,是名叫“刘大为”的律师帮助他们一手操办的,而他西诺不过就是给他们提供翻译服务的人。

如此一来,有罪的是刘刚,而他西诺不过就是给刘刚拉皮条的!

16. 西诺盗用刘刚证件和名义,贩卖所谓的“义工证”

待续

17. 西诺剽窃、贩卖刘刚起草的诉状


在2018年3月,我决定起草起诉郭文贵诉状。西诺知道了我开始写起诉郭文贵的诉状,就请求我也帮他起草一份起诉郭文贵诉状,并信誓旦旦地说要按照标准翻译费,每页75美金来给我提供辛苦费。我答应了西诺,但前提条件是不得将我起草的诉状传给任何其他人。西诺一口答应我提出的要求。

我花了大量时间收集相关证据。郭文贵的每个视频都要反复听几遍,然后将其中的可以作为证据的部分整理成中文,再翻译成英文。为了加快进度,我让西诺帮忙整理录音。我先将某个录音的时间段标出来,让西诺将录音整理成中文。我要求西诺在整理成中文的时候,顺便将原视频的网址、发布时间、所截取录音的初始时间和终止时间都标注出来。可西诺就只是将中文文字整理出来,死活不肯将视频网址和时间段标注出来。他整理出的中文稿,交给我后,我都无法再核对,因为首先不知道是哪个视频,找到视频网址了,又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我不得不从头再重新整理。

就为了标注视频网址和时间段这些必要的信息,西诺反复同我大吵大闹,说是毫无必要添加这些信息。没办法,我只好放弃让西诺帮助整理视频的想法,完全是我一人单独整理这些视频。

整理这些视频就足足花了一个多月时间。

5月16日,我的诉状即将完成。我让西诺从头到尾看一遍,可西诺根本就不看,坚持要尽快交到法庭。我们将诉状打印好一份,再拿到复印社去复印。在复印的过程中,西诺跑到麦当劳去吃饭。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在签名页上签名,可西诺连他的签名都要我代签。我随后发现一些错误,就回到家里又打印了几张替补页。等我拿着替补页回到复印社,那些诉状已经复印完了。我就将大约五六页替补页交给西诺,让他将他的诉状的替补页替换下来,而我替换我的诉状。这时,西诺跟我大喊大叫,说我将他的诉状搞乱套了,他不知道如何替换。我就告诉西诺,我有更多的替补页要替换,我没法帮他去替换替补页。我特别告诉他要将签名页替换下来,让他重新签名。结果就是西诺将中间的几页有严重错误的没有替换。西诺分明是将我当仆人来耍嘛。

到了法庭,西诺要让我填写帮他填写相关表格。我告诉他,如果他无法填写这几份表格,那他就无法自诉。西诺恳求我,说他没带老花镜,看不清表格内容。我告诉他那就回去拿老花镜。西诺只好自己填写那几页表格。西诺的一切托词,都是他编造的谎言,就是想让我帮他填写,然后一旦有错,或一旦败诉,他就来指责是我将他的诉讼搞砸了。

见到西诺的如此无赖态度,我告诉西诺,今后我不会帮他任何忙,一切法律诉讼必须由他自己去做,由他自己承担责任和后果。见我对他撒手不管,西诺几次恳求我继续帮他。我都是一口回绝。

因为西诺同我在法庭不断纠缠,我只好放弃递交诉状。我决定暂缓几天递交我的诉状。

就在我们回到家里后,西诺四处散布我的诉状,还声称这个诉状是他雇用了两位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的律师花了整整三个月时间帮他起草的,说这份诉状的劳务费就需要五十万美金。

西诺向中国公安传去我给他起草的诉状,让他们帮助翻译成中文。两天后,这份诉状就由那些中国公安的线人翻译成中文,并上传到网上。下面的链接是西诺在2018年5月19日上传到网上的中文版诉状。

西诺(熊宪民)诉郭文贵起诉书(中文版)
https://twishort.com/GEbnc

西诺(熊宪民)诉郭文贵起诉书(中文版)(续1)
https://twishort.com/KHbnc

西诺(熊宪民)诉郭文贵起诉书(中文版)(续2)
https://twishort.com/UHbnc


很多人将西诺起诉郭文贵的诉状做成视频上传到网上。这是其中之一。

就在此后不久,西诺将我的诉状传给众多被郭文贵起诉的人,或意欲起诉郭文贵的人,声称他可以帮助他们起诉郭文贵等人的相关诉状。李伟东、滕彪等人都收到了这份诉状的电子版。李伟东很快便提出让西诺帮助他起草起诉昭明(王德立)的诉状,并答应给他上万美金。

我知道西诺要拿我的诉状去卖钱后,立即反复警告西诺,一旦他拿我的诉状去卖钱,我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可西诺说他会将卖诉状的钱同我对半分。我告诉他,即便是将卖出的钱全部给我,我也不答应由他出面去卖我的诉状,如果想卖诉状,难道我本人就不会卖么?非要让他西诺当我的掮客和中间商么?

西诺一意孤行,坚持要背着我去卖我起草的诉状。他先后联系了很多懂英文的人,包括推特上赫赫有名的官场观察工作室 文言(@ZhaoMingExpose)。西诺向这些人发去我起草的400多页诉状,让这些人将这个诉状适当删减,再将原告人和被告人姓名适当替换。每提供一份修改后的诉状,西诺承诺为他们支付2000美金。文言很快就将我起草的诉状从120页删减成一个30几页的诉状,再传给了西诺。这就变成了李伟东起诉王德立(昭明)的诉状。文言说只要能打击郭文贵团伙,他愿意为西诺提供义务劳动,他说只要西诺一美金的象征性报酬就行。

西诺让很多其他人给他提供类似服务。有一个女人,西诺商定的价钱是每页支付30美金报酬,名曰翻译费,但实际上几乎不用写几个字,就是将原告和被告的姓名通过电脑自动替换就完活。


这是文言在6月21日给我的私信对话截屏。

西诺通过谢健生等人拿着我起草的这份诉状向中国公安大肆吹嘘这份诉状对郭文贵的打击力度。谢健生当即提出让西诺代理谢健生和郑介甫在纽约起诉郭文贵,他们两人愿意为西诺提供六位数美金的代理费。

就在我起草起诉郭文贵的诉状的同时,西诺不断将我起草的诉状的电子版发给中国公安,让中国情报机构将这份诉状翻译成中文。这才使得这份诉状向纽约南区法庭上交的第二天,中国公安线人就上传了这份诉状的中文版。

18. 写一份诉状,西诺敲诈勒索上海访民上万美金


西诺到目前为止都不写不出一份像样的诉状。可是,西诺竟然假冒律师,为很多人当代理律师。

有上海访民告诉我有关他们多次被西诺敲诈钱财的故事。


胡福庆谈纽约起诉李克强、袁建斌谈推墙软件等(中国访民抱团取暖理事会记者会)

我曾经在纽约南区联邦法院起诉过李鹏、胡锦涛、温家宝、王岐山等中国头目。每次上交这种诉状,我通常就是到南区法庭去递交诉状,是在法庭用笔填写诉状,递交一份这样的诉状,前后最多花一个小时。

可是,西诺几次代理他人递交类似的诉状,西诺每递交这样的一份诉状,要勒索原告人上万美金!

在2017年1月,有报道说李克强即将访美。有几位上海访民计划起诉李克强。这些访民都知道西诺是律师,他们就找到他们所熟悉的博讯记者西诺。西诺一见到这些访民,就一口承诺可以代理他们递交诉状,说一个月就可以准备好诉状。每次这几位访民找西诺了解案情,西诺都要按律师标准收上百美金的面谈费。谈好后,四位访民每人给西诺两千美金代理费。

过了很长时间,西诺根本就不曾递交什么诉状,为了敦促西诺递交诉状,四个访民又每人向西诺交了600美金。

诉状递交后,西诺根本就不知道下一步如何进行。四个访民发现被西诺欺骗,就要求西诺将诉状材料交还给原告人。但西诺要求访民继续拿钱,否则就是不提供任何法律材料。

西诺能将任何东西变成商品出售。西诺能将任何人化为出卖品!

很多华人被西诺敲诈勒索、性侵。如果将西诺的所有这些诈骗行径都讲出来,你一定会认定这老贼罄竹难书,罪该万死!

现如今,每想起西诺,我就会想到《看不见的战线》,想到那个又傻又憨、每天都起早扫大街的那个白发苍苍的“老狐狸”。

每想起郭文贵,我就会想到《奇袭白虎团》,想到那个直插美帝心脏白虎团的侦察排长严伟才。

西诺同郭文贵,他们原本应该是一个战壕的战友啊。都是插进美帝心脏的尖刀班冲锋队。只是属于不同的共党阵营,属于不同的方面军而已。

19. 西诺联手谢健生要做掉赵岩,至少要卸掉赵岩的几个胳膊腿


西诺最恨赵岩。西诺几次同谢健生通电话,让谢健生帮他除掉这个心头之患。谢健生向西诺保证说,只要赵岩再次进入港澳台或东南亚一带,谢健生一定会找人做掉赵岩,至少要卸掉赵岩的几个胳膊腿。西诺让几个人了解赵岩的行踪,随时发现赵岩出入美国的准确时间,以便实现他做掉赵岩的机会。

20. BBG作证


2017年11月初,我了解到BBG在15日将会有一次季度董事会,我14日便在网上登记了到这次BBG会上发言。西诺也让我帮助他登记。登记后,西诺跟我说他不会用英文讲演,请求我帮助他准备一份英文讲稿。我随手就给他准备了一份讲稿。西诺拿到讲稿后,就开始反复地朗读训练。





回来后,西诺立即将我们在BBG的演讲录像等资料发给谢健生及中国公安,谢健生和郑介甫看了这个录像后,提出让西诺前往美国国会游说美国议员来砸掉郭文贵的政治庇护,并分头给西诺寄来大笔美金。

随后,西诺几次要我陪同他去美国国会。到了国会山,西诺就依次在各个议员或参议员的门口摆个Pose照相。我跟他说如此摆姿势造像过于做作。西诺竟然说这些照片都是摆个姿势骗骗谢健生和老共的,说老共警察根本就不懂美国国会,看到这种照片,就会以为你对美国国会有影响力,就会给提供活动经费了。

西诺的BBG演讲不过就是跟着我去念了一下我的讲稿,就拿这个讲稿向中国公安讨要大笔经费。西诺还跟我说要给我分一半。我当然知道西诺又是在耍我玩。

西诺后来要我跟他每个月至少去国会一次,说谢健生那些人见到这种照片就会出钱。我一口回绝西诺,拒绝陪西诺去国会山上演这种丑剧。


https://twitter.com/sinofreedom/status/928479407223791616


https://twitter.com/sinofreedom/status/928485443489947653

上面是西诺在2017年11月8日发在推特上的推文,也是谢建生立即转发的推文。这两张照片都是我给西诺拍摄的。西诺在那天里一个议员都不曾见到,也不曾见到什么办公室主任。进到这些议员办公室,我同坐在门口的助理交谈了几句,有些助理就要求我留下地址姓名,填一张表格,说明事由,或者是让我跟议员助理打电话联络约好会见时间。西诺连我们在说什么都不知道。西诺只是站在各个门口让我帮他拍照。

西诺将这些照片都发给谢建生。谢建生就向中国情报部门汇报说西诺已经说服美国国会议员帮助他们遣返郭文贵。

看看上面西诺的推文,完全就是摆拍的照片,编造的故事。竟有中国情报部门相信西诺编造的这种低级故事!西诺自称是记者。我看他就是人民日报或环球时报记者嘛。也只有中共喉舌记者才会编造如此低级劣等新闻!


Maloney议员是我好友,曾多次去我家。上面是在2009年她参加我主办“墙倒众人推”画展的照片。

我本想带西诺去拜见Maloney议员,但Maloney议员不在。西诺居然就在门口摆拍几张照片,然后还发出新闻稿。这就是《博讯》记者的职业道德!也就会制造这种垃圾假新闻!

21. 路见不平一声吼!


有人说我砸锅,为何又揭露砸锅大将西诺啊?问我到底是什么立场。

我就不明白了,问这种话的人为何要以郭文贵为参照系甚至是坐标原点啊?

当年,胡平、王军涛、刘青等十三大佬都算作是我的朋友。但当他们联名对王炳章落井下石之际,我挺身而出为王炳章辩诬,愤怒谴责胡平等十三大佬。见链接:

请王军涛胡平正视良心,向王炳章道歉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30.html

将司马南、王军涛之流永久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97.html

刘刚就13大佬谴责王炳章一事质问胡平王军涛

http://www.chineselabourparty.org/forum/index.php?id=1432

王炳章、杨建利等人被中共关押期间,我曾经多次发起联名信,要求中共释放王炳章、杨建利,见链接:

为王炳章杨建利呼吁书
http://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2/07/200207281932.shtml

刘刚:为杨建利、王炳章呼吁书 (征求意见稿)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8344.html

当郭文贵极其恶毒地诅咒胡平之际,我又发文棒喝郭文贵:

除暴安良,棒喝郭文贵!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7/06/blog-post_67.html

当李洪宽频繁发视频操郭文贵的娘和女儿时,我同样挺身而出谴责李洪宽:

推文集锦:郭文贵战斗服、路德访谈被封、兼评李洪宽袁红冰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8/06/blog-post.html

当郭文贵诅咒要送西诺进监狱的时候,我义无反顾地为西诺辩护。

如今,当我发现西诺动用中共公安力量对郭文贵发起超限战之际,我依旧会全力揭露西诺的恶行。

我没有主人,没有朋友,没有永恒的敌人。朋友作恶事,我会象痛击敌人那样予以无情揭露。敌人被无端构陷或超限战,我也会为敌人挡子弹。

这就是我的一贯立场!

有人说我是在揭露西诺搞造假政治庇护。那也太小看我这篇文章的分量了。我是在揭露以西诺为首的一个诈骗团伙,这其中包括妇产科医生、会计师、小巴司机、家庭旅馆老板、教会牧师、蛇头,等等,他们联手帮助相互介绍顾客,一道敲诈勒索初来美国的新移民。这些新移民为了获得身份,就找到西诺办政治庇护,而西诺则欺骗这些非法移民,强行让他们缴纳大量现金去做一些他们原本就不需要的事情,诸如花钱去找肖会芳医生开医生报告,找会计师报税,花钱去教堂买受洗证,花钱买什么“义工证”。这是一个一本万利的生意链!西诺常常说,他的生意的利润率比贩毒还要高。就连娼妓生意还需要一张床作成本,而西诺的生意只靠他一张嘴瞎胡吹,外加一台打印机加上A4纸!

西诺的这个生意链,就如同是中国总参的活摘器官生意链,先有人通过体检寻找匹配的活体器官;再有警察机构暗中将器官载体通过制造事故造成伤亡,或是逮捕入狱;然后由医生出面摘取器官并移植到新主顾身上;最后还要有人销赃灭迹擦屁股。

西诺的政庇生意链则是:
1. 各个合作伙伴一道寻找可宰杀的对象,就是那些急需办理美国合法身份的新移民。
2. 西诺让新移民去肖会芳医生那里去被医生扒一层皮,3百美金。
3. 西诺让新移民去会计师那里去报税被扒一层皮,5百美金。
4. 西诺让新移民每周去教会被扒一层皮,每次30美金。
5. 西诺要求新移民每周至少拿他签发的一个义工证,不捐款拿不到义工证。
6. 西诺要求新移民每人定期发三篇推文,由他的女助理捉刀代笔,每篇至少60美金小费,上不封顶,越多越好。
7. 西诺给新移民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收费$3500,离婚手续$3000。介绍对象上万美金。
西诺能制造出无数种方法来对这些新移民敲诈勒索。

有网友道锅-不羁的风继续吹 @DaogerBlessing:大湿,这不是正常收费吗?其他人办政庇是怎么办的嘛?

刘刚:哪个是正常收费?

举个例子。假设你是办理护照的工作人员。你让那些办理护照的人去肖会芳那里交300美金去开一个医生报告,另外必须让西诺的助理给写三篇推文,每篇收费60美金,再去西诺指定的会计师那里报税,额外交500美金,还要每周花30美金去一次教会,拿出每周一次的义工证,否则就不给办护照。

你认为你这是合理收费么?

我保证你如果敢于这样去做,你至少要坐20年监狱!

22. 韦石夏业良为西诺联手站台


我原本无意牵连他人。可是韦石、夏业良、李洪宽在第一时间站出来都为西诺站台。韦石还一口咬定我在“2·18”会议上向他公开道歉了。

那我就不妨再讲述一下这个韦石和西诺联手给我下套,编造这出道歉闹剧。






2018年2月初,西诺不断同韦石、夏业良商议此次会议的各项议程和参加者名单。夏业良是坚决反对邀请李洪宽与会。韦石则是反对我参加会议。西诺跟我说,韦石要事先审阅我的讲稿。我告诉西诺,我没兴趣参加他们的会议。西诺后来就说不再审阅我的讲稿,让我随便讲。我在最后一刻才同意去参加会议,我只是想看看是否有北京金主派人参加这次会议。

在2月17日晚,西诺让我参加他们的一个聚餐。聚餐者包括夏业良、李洪宽、滕彪等人。我到餐厅后,夏业良就要求我道歉。搞得我丈二和尚弄不清来头,何来道歉一说啊?

韦石也不断发推说我当时给他道歉了。

现在我才搞明白,西诺骗他们说,我参加会议,就是意味着我去公开给他们道歉!

有这样做陷阱让人道歉的吗?

当我演讲时,韦石不断打断我,说我演讲跑题了。处处显示出他就是这次会议的老板,讲什么说什么必须得经过他的批准同意。

从西诺事先同韦石、夏业良来讨论这出会议的主题及参加人员来看,韦石和夏业良也都是这出会议的共同发起人,甚至就是共同分享了北京公安赞助这出会议的剩余利润!

李洪宽参加那次会议上带上了一个女人及一个孩子住在旅馆里,是借助西诺的北京公安经费免费旅游了几天。

这正是韦石、夏业良、李洪宽急于跳出来为西诺站台的主要原因。

另外,李洪宽从3月份开始就知道我在写起诉郭文贵的诉状,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西诺的诉状全部由我起草。李洪宽早在三月份就请求我将诉状底稿发给他,被我严词拒绝。但李洪宽却从西诺那里得到了我的诉状的模板。这是我最最不能容忍西诺的。他答应我不会将我的诉状传给他人。但就在我写诉状的时候,西诺却不断将我的诉状发给外人,还拿我的诉状四处卖钱。李洪宽明知道诉状是我写的,也明知道我早就起诉了郭文贵,可李洪宽就是大讲特讲西诺诉状。这分明就是对我不给他提供诉状原稿进行报复嘛!

李洪宽就如同是一个在高考中作弊的考生,同我商量让我给他提供我的答卷,以便他照抄,被我一口拒绝。李洪宽就买通我的同桌西诺来偷抄我的答卷再转给李洪宽。

李洪宽当然要千方百计地报复我而为西诺站台啦。

既然李洪宽高喊着横刀立马为西诺站台搪枪,那我就让李洪宽先中几枪。

韦石、夏业良、李洪宽都是在网上为西诺辩护。我请这些人不要在网上瞎逞能,请你们都写出你们的证词,交到移民局和相关的法庭,证明西诺不曾联手肖会芳医生敲诈勒索政庇申请者,证明西诺给政庇申请者填写的住址都是那些申请人的真实住址,证明西诺不曾培训这些人如何跟移民局面试时编造谎言欺骗移民局,证明西诺召开“2·18”会议不是北京公安出资赞助,而是由你们联手赞助的!这样做,你们才称得上是患难兄弟,你们才算得上英雄好汉!

@fufuji97 Jun 28:我写刚才那段海外异议人士生存困境的推文,也算是回击刘刚的造谣,刘刚揭发西诺的文章我全文拜读,发现一个特点,凡是严厉指责西诺通共的都缺乏证据,跟谁通电话了?如何领取资金开会的?都没有证据,都是单方面说辞,所以吃瓜群众还是要注重证据细节,而不是跟着刘刚的指挥棒,刘刚也算是多姓家奴

刘刚:请你给下面图片中的几个人打打电话联系,看看刘娟是否将肖会芳医生给她出具的证明送到了移民局?刘娟申请庇护所用的地址是否是她本人的住址?肖会芳还给哪些西诺推荐的人出具了同样的医生报告?宫红英是否给西诺多次上门按摩?


刘刚
2018年6月27日

西诺、韦石等人的回应推文

西诺 @sinofreedom:刘刚先生刚刚搬离了我的住所,他希望有一个独立的空间。我也很珍惜我们将近10个月的友谊。既然有缘分能住在一起,就要好聚好散,没有必要成为敌人。我惊讶地看到刘先生将我再一次打成共特。我只能告诉公众,他说的不是真的。我并不后悔在刘最困难的时候我接纳了他,他需要同情,尽管他把同情视为粪土。

刘刚:请西诺将租房子的合同晒出来。看看究竟是谁租的?

西诺的政治庇护被移民局拒绝,他早知道他无法通过政治庇护活动美国绿卡。早就说过他要同一个来自北京的名叫May的中老年妇女结婚,用结婚的名义再申请绿卡。最近,西诺说他会搬出去。我请西诺早日兑现诺言。

另外西诺用我及另外一位朋友的名义注册了名为“MeToo Chinese”的非盈利机构。西诺随后不同另外两位注册人商议,就以这个机构的名义贩卖所谓的“义工证”,并用这些义工证作为那些人申请政治庇护的证据材料。西诺给人造假政治庇护,初次面谈填表收受至少600美金,随后的移民局面谈收受2千美金,

而西诺给人出具的发票却都是给我们机构的“捐款”收据。

我几次要求西诺停止这种做法,不得给他人发放所谓的义工证,停止盗用“MeToo Chinese”的名义给他人办理政治庇护。

西诺早在两个月前就说要取消这个机构,同意不再用这个机构的名义办理政治庇护。

但是,就在上周,西诺跟我说,他已经将这个机构由非盈利机构更改成盈利机构,这个机构与我无关了。

这他妈的就是在拿我当小孩子耍吗。请西诺讲述一下他说通过何种方式将这个非营利机构改成营利机构的?他又是通过何种方式将我除名的?

我同另一注册人多次商讨如何制止西诺用我们的名义大搞造假庇护。

最后才发现只能采取法律手段来制止西诺盗用我们的名义来兜售“义工证”和造假政治庇护。

公开西诺的违法犯罪行为,这是我们制止西诺将我们的机构变成一个违法犯罪团伙的必要措施,我们别无选择。

韦石 @wmeng8:精神困难,值得同情


刘刚:韦石,你如果想为西诺背书,请将你的话说明白些。

我请你们公开辩论。

如果韦石是说我精神困难,那么请直说。我也就对韦石不客气了。

请韦石大胆地为西诺站台背书,不妨大胆地承认那次2·18会议是你韦石接受欠款并一手操办的。

同西诺一道造假的人,包括萧姓医生,会计师,常斌,谢健生,等等,相信他们都会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

请韦石也积极争取成为西诺的同伙帮凶!


请西诺将租房子的合同晒出来。看看究竟是谁租的?

西诺的政治庇护被移民局拒绝,他早知道他无法通过政治庇护活动美国绿卡。早就说过他要同一个来自北京的名叫May的中老年妇女结婚,用结婚的名义再申请绿卡。最近,西诺说他会搬出去。我请西诺早日兑现诺言。

另外西诺用我及另外一位朋友的名义注册了名为“MeToo Chinese”的非盈利机构。西诺随后不同另外两位注册人商议,就以这个机构的名义贩卖所谓的“义工证”,并用这些义工证作为那些人申请政治庇护的证据材料。西诺给人造假政治庇护,初次面谈填表收受至少600美金,随后的移民局面谈收受2千美金,

而西诺给人出具的发票却都是给我们机构的“捐款”收据。

我几次要求西诺停止这种做法,不得给他人发放所谓的义工证,停止盗用“MeToo Chinese”的名义给他人办理政治庇护。

西诺早在两个月前就说要取消这个机构,同意不再用这个机构的名义办理政治庇护。

但是,就在上周,西诺跟我说,他已经将这个机构由非盈利机构更改成盈利机构,这个机构与我无关了。

这他妈的就是在拿我当小孩子耍吗。请西诺讲述一下他说通过何种方式将这个非营利机构改成营利机构的?他又是通过何种方式将我除名的?

我同另一注册人多次商讨如何制止西诺用我们的名义大搞造假庇护。

最后才发现只能采取法律手段来制止西诺盗用我们的名义来兜售“义工证”和造假政治庇护。

公开西诺的违法犯罪行为,这是我们制止西诺将我们的机构变成一个违法犯罪团伙的必要措施,我们别无选择。

既然西诺如此信口胡诌,我就一个一个地亮出西诺让我帮助翻译的大量文件,以及他欠我的费用。

我到西诺家里同住,是说好我帮他翻译文件,特别是翻译那些政治庇护申请的相关文件。西诺同我的约定是我只管翻译,他负责收费和联络客户。所得收入他同我对半分。从2017年10月到2018年1月的三个月时间里,

我给他翻译的这中政治庇护申请共有将近六十份。每份至少表格收取600美金,这些人还要另外交消费等等,拿到社安号时,至少收800美金。准备面试材料,收2000美金。今年一月份,有大量的人要到移民局面试,西诺让我帮助准备面试材料。西诺坚持要按他的方式准备面试材料,包括必须有萧医生出具的医生报告,

有报税单,有受洗证,有他开具的“义工证”。我告诉西诺说,这都属于欺骗移民局的造假行为,是犯罪。我不同意按照这种方式准备面试材料。我只是同意翻译政庇申请人准备的中文材料。

西诺于是就自己去按照他的方式去收费和准备面试材料。我还警告他不得给人进行移民局面试培训,那都属于违法犯罪。

但西诺就是一意孤行,对每个去移民局面试的人都请到家里至少培训三次,就是一句一句的传授那些申请人如何欺骗移民局的面试。

就在上个月,有位名为刘娟的人要去移民局面试,面试前,西诺给刘娟训练了三次。西诺让我也给刘娟培训,我断然拒绝。

在三个月里,我给西诺翻译的政庇材料有60份。

西诺自己还私下里做了很多这种政治庇护材料。西诺单独做的,全部归他自己。我翻译的六十个,西诺几次说过我们每人一半,去掉房租水电,西诺说他一定会按照约定给我应得的那一半。

但是,西诺就是只说不做。甚至用各种谎言来搪塞我提出的不许盗用我和我们的非营利机构的名义去搞造假政治庇护。

既然西诺如此不仁,我会将那60个西诺造假政庇的材料悉数公开,并指出西诺在这些政庇材料的造假之处。


这是西诺给刘娟造假政治庇护的首页截屏。刘娟在六月初刚刚去移民局面试。

在这个申请表中,所用的申请人地址是西诺伪造的,根本就不是刘娟的住址。这个地址只是西诺租用的一个可以收发信件的地址。西诺给政治庇护的大多数人都是用的这个地址!

常老板的事情被移民局调查后,西诺就将这些申请人的地址都修改成我新租用的房子的地址,每更换这样的一个地址,西诺收费至少一百美金!

我几次规劝西诺不得用我的住所来作为给他人政治庇护的住址,可西诺就是一意孤行。

对这种违法犯罪行为,以及盗用我名义、住址、公司的卑鄙行为,不揭露行吗?

Friday, June 15, 2018

推文集锦:郭文贵战斗服、路德访谈被封、兼评李洪宽袁红冰

郭文贵战斗服

郭文贵濒临破产。华丽转身,从地产商转为服装商。现已定制几千万套“郭文贵战斗服”,每件4千美金。每个挺郭会成员免费一套四件。这些挺郭会成员将成为郭文贵战斗服的广告商、直销员。郭文贵战斗服将在亚马逊网站上热卖。每个郭粉卖出一件战斗服,可获得一千美金佣金。



一千万套郭文贵战斗服,每套卖两万美金。总销售额两千亿美金!郭文贵将成为全球最大服装商,成为全宇宙最获利的企业。

郭文贵的分享方案是:全部两千亿美金盈利的一半将捐赠给郭文贵宇宙挺郭会,由挺郭会管理。另一半由全球郭粉分享,由Sara郭文慧全权管理。每个挺郭会成员每天必须穿战装上街示威。

路德 @ding_gang:确凿证据显示,在没有收到任何违反youtube版权和社区警示的情况下,直播功能被限制!
这是youtube自己违反自己政策的行为!也是侵犯播客的行为!希望网友们能够传播出去,翻译成英文投诉到youtube的推特,facebook等一系列社交媒体!

刘刚:大快人心啊!

路德访谈每次都反复声明“嘉宾观点不代表路德观点”。看了路德访谈,有谁看不出路德的观点吗?

路德每次还要用“某胜”来代表某个连瞎子都知道是谁的人。

路德访谈,不过是打着访谈的名义,借用嘉宾的口来造谣、传谣、诬陷、诽谤。

向YouTube举报路德访谈频道


我的举报

This account frequently posts such kind videos, which encourage/solicit/incite hackers to hack other's email accounts. Kwok Miles paid Lu De to create such kind videos and called for hackers to cyber-attack other individual's email/bank accounts.

Kwok Miles even promised to provide $100K award to those hackers.
Lu De used to let Kwok Miles disclose passport information and some medical reports of other people. YouTube must stop them to do such kind harmful and criminal activities.



路德的每一期路德访谈,无异于他路德手持一个人造阳具强奸妇女,还要声明是阳具制造商在强奸妇女!

也无异于他路德上网发布彭丽媛的裸照,然后声称是黑客传给他的裸照,黑客是大大地英雄,他路德是行侠仗义。

路德反反复复地威胁说:你们居然敢于挑战黑客!这无异于对被强奸的妇女说你居然敢挑战流氓!

郭文贵爆尿,爆出一大群网红,其中有赵岩,郭宝胜,路德,袁红冰,曹长青,Sara,昭明,老盲流子,等等。

这些网红们只是看到了脑残粉们给他们点赞,殊不知他们都是在网上裸奔。人总是要有遮羞布的,可这些人就是将自己最肮脏的部分都拿到网上晒。这些网红们,就是争先恐后地献丑。

赵岩展现的是无耻,郭宝胜展现的是无知,路德献出的是无德。被路德访谈的,都是在同路德一道裸奔。

袁红兵、曹长青则是双双爆出文化流氓本色,亏他们还受到郭正规的大学教育,给他们的母校丢人。老盲流子在展销生殖器。Sara展现的比生殖器还脏。
他们的共性就是没有职业操守,他们就不曾有过正规职业。

论“反共”


当今中文推特上,动不动就说反共,是否反共,似乎成为评判一个人的第一标准。甚至还成立了什么“反共反习宇宙大联盟”。

如此反共的人,满脑子就是中共思维,就如同中共发言人动辄就给人扣上反华帽子一样的low。

如何判定一个人是否反共啊?无非就看口炮,看他是否每天高喊反共。

当年国共内战期间,那些打入军统中统的中共特务,有哪一个不是高喊反共啊?而且是比谁喊得都响。可见,那些高喊反共的人,大多就是共产党特务,不过是给自己披上一个迷惑人的伪装而已。所以,不能根据谁高喊反共来判定某人是否反共。甚至就根本没办法判定某人是否真反共。

即便是能判定某人是真的反共,你也不能据此判定他就是善类。希特勒、墨索里尼都是坚定的反共分子,你愿意跟随他们一道去反共么?

反共,包含了反对所有共产党人。但是,中国的民主自由,需要一大批仁人志士的共同努力,这其中也包括那些一时糊涂走上邪路的共产党人。

中国的许多杰出人才,还真都依附于共产党。将那些共产党人排除在外,中国的民主大业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有人说,反共的真正含义就是推翻中共暴政,而不是反对每个具体的共产党人。但是,你推翻中共暴政,是要建立另一个封建王朝,甚至是纳粹帝国么?那你的反共无异于换汤不换药,新桃换旧符。

总之,反共是一个非常狭隘、模糊、语义不清、无法判定的概念。高喊反共,对共产暴政是毫无伤害,那些高喊反共的人,更有可能就是共产党特务,这是特务最喜欢使用的伪装面具。

即便是真的反共,那也许是另一个比共产党还恶劣的恶棍。

那些经常在网上大讲特讲“反共”的人,不是特务,就是脑残!

他们连他们挂在嘴边上的“反共”这俩字如何定义、如何判定、如何反、反对哪一个共产党,他们都是一无所知,就每天拿着“反共”俩字当成帽子棍子胡乱飞舞,这还不是脑残么?

袁红冰等人居然成立“反共反习宇宙大联盟”,足以暴露袁红冰这伙人不是共产党别动队,就是政治上的白痴。

这里无非是要表明你要什么,和不要什么。就是破和立的问题。

说反共,那是说你不要共产党,但没有表明你要立什么。

说要民主要自由,这不仅包括了你不要共产党,而且指明了你要立的目标。

上网上推特,应该就如同你打开电视看新闻一样,或者就如同你进入餐馆吃饭一样,是一种文化生活,选择你喜欢的频道或菜谱。政治、民主、反共不过就是菜谱上的一道开胃菜,没必要成为任何人的不可或缺救命良药,或每天每顿必须吃的盐或水!我们完全可以无视这些话题。

同时,是否政治正确,是否反共,是否革命,甚至是否崇尚民主自由,并不是每个中国人必须从事的事业,不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如果有谁愿意为此奋斗终身,那是他们的事,我们无需感激他们。他们也没有任何权力来绑架我们必须跟随他们去搞什么革命或民主或爆料。

评袁红冰的“袁三条”和李洪宽的“李三条”


袁红冰郭文贵之流,拿着反共、反盗国贼这类大帽子来绑架民众,大肆鼓吹他们的革命或爆料是为全体中国人在奋斗,全国人都应该听从他们的指挥调遣,跟随他们去革命或去爆料,甚至还不准人们去议论他们的革命或爆料方式。这简直就是比共产党还暴政。他们尚未掌握任何权力,就剥夺了人们评论他们的权利。

最最令人讨厌的是袁红冰提出的“袁三条”和李洪宽提出的“李三条”!他们还真以为他们就是未来中国的议长,是可以随心所欲地为中国公民立法并随心所欲地制订宪法了。袁三条和李三条都是在要求中国网民好全力支持郭文贵爆料,同时不得对郭文贵的爆料指手画脚,就是要让郭文贵随心所欲地胡说八道,就是只许人们支持郭文贵,不许任何人反对甚至是评论郭文贵。

袁红冰和李洪宽提出这些条条框框,透露出他们从骨子里就是强盗!而且就是强盗的走狗、吹鼓手!

连共产党的吹鼓手们,还假惺惺地提出要“批评和自我批评”呢,鼓励人们提出合理化建议呢。

可袁红冰、李洪宽,居然就提出只许支持不许反对的条子。

李洪宽几次跟我提出要建立什么砸锅统一战线,枪口一致对准郭文贵。奶奶的,居然用一个“砸锅”目标就封住我上网自由表达的言论自由权。今天能用“砸锅”封我的口,明天就可以用“挺郭”来封我的口。我最恨这种人!比毛泽东还可恨!

李洪宽整天发视频砸锅。殊不知,其无知、无德、无耻都爆露在阳光下。

李洪宽的操娘视频,同赵岩、郭文贵、老盲流子的视频,其无耻下流程度,有什么两样么?能因为他“砸锅”,就获得操娘的特权么?或者是因为被郭文贵辱骂过,就有权操郭文贵的娘么?

还提出什么三千县委书记、中国最大反对党,这同郭文贵的“喜马拉雅”,又有什么两样么?无非都是骗脑残小蚂蚁的下三滥东西。

能提出这种喜马拉雅、三千县委书记、袁三条、李三条来骗人的的人,不是白痴,就是脑袋进水的大骗子。

我看李洪宽是白痴,而郭文贵则是骗子,袁红冰则是兼而有之。

李洪宽一边喝着郭文贵送的茅台酒,高喊着李三条,还在联席会议上同砸锅的人对骂。随后就天天发视频操郭文贵的娘。

我相信,任何一个大脑正常的人,看了李洪宽的这些操娘视频,就都会产生一种冲动,就是要用李洪宽操娘的方式去对李洪宽家的女人!

一个大老爷们,天天发视频操娘,居然就被一群人狂粉。

我看那些狂赞李洪宽的人, 那就是在公开请求李洪宽去操他娘!

需要注意的是,袁三条、李三条同郭文贵的郭七条是大大地不同。郭七条大多数约束他郭文贵自己的。而袁三条和李三条都是约束他人,却不约束他们本人的。就是说,袁红冰和李洪宽认定他们有权制定约束他人的法律条款。从这个意义上说,袁红冰和李洪宽就是自以为是上帝,是立法者。

如果袁红冰和李洪宽提出针对自己的条款,即便是他们要求自己每天吃屎,我都不会去评论他们,也不会去反对他们的条款。

我这里谴责的是他们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他人,是典型的强迫欲。


欣然 @wwwzzj8158:你不是也开始骂街了吗?🤨🤔

刘刚:李洪宽一边喝着郭文贵送的茅台酒,高喊着李三条,还在联席会议上同砸锅的人对骂。随后就天天发视频操郭文贵的娘。

我相信,任何一个大脑正常的人,看了李洪宽的这些操娘视频,就都会产生一种冲动,就是要用李洪宽操娘的方式去对李洪宽家的女人!

一个大老爷们,天天发视频操娘,居然就被一群人狂粉。

Xinping @dabende:刘大师对宏宽的评价我有异议。以前我也反对宏宽骂人特反感,但是现在改变了,坚决支持!宏宽都快被郭妖给逼疯了还不让骂娘?让郭也尝一尝被骂娘的感觉!对待郭这样的禽兽必须以毒攻毒!海外民运受尽了羞辱集体选择噤声令人失望!活该被羞辱!陈军,夏业良式的绅士回应没有力度,只有宏宽才是郭的克星!

刘刚:既然如此,你应该出资鼓励李洪宽去强奸那些强奸犯的老娘!

不能因为出了一个郭文贵,就对其他的邪恶熟视无睹。一个人的正义、正气要体现在对待你能看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情上,而不是有选择地针对某些人和事。

一个人是否文明、有正义感、有良知、是否绅士,体现在一言一行之中。李洪宽在社交媒体上的操娘言论,同老盲流子的天天骂娘言论,都是不能被容忍的。

李三条、袁三条,表现出李洪宽袁红冰毫无原则的挺郭,转眼就是毫无底线的砸锅和语言暴力。他们却总要将自己装扮成一贯正确的伟大领袖。这就是无耻了。

有人说我是teamkiller,指责我不善于团队合作。

我想说的是,你们有何权力给我指定团队成员?凭什么将一些垃圾非要说成是我的同道或同志?

89年,我曾经被中共列在通缉令上,名列21名被通缉名单的第三。我至今没有将另外的20人中的任何人当成是我的同道或同志。难道我要接受共产党给我指定同道么?

我被郭文贵列入八大伪类之一。同样,我不会因为同被郭文贵辱骂,就将其他被辱骂的人都当成是同道。难道我要接受郭文贵来给我包办婚姻不成?

我被中共囚禁六年,同号、同监的囚犯不计其数。难道我要将这些三教九流的犯人都当成是同志或同道么?

我宁愿选择没有同道、没有同志,也绝不接受指定的同道。

我宁愿独身自爱,也绝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包办婚姻。



万润南上路德访谈,大概是老眼昏花,看不透郭文贵的行情。否则就是老而不尊了。

万润南紧接着又被郭文贵狂赞,被郭文贵捧为大师、天师。这同鲍彤拜师郭文贵一样,两个老人都因郭文贵而毁了一世英名!

鲍彤和万润南再一次证实了赵紫阳的名言:“人老了,不中用啦。”



袁红冰在视频中说曹长青就是挺郭大太监,入木三分啊。

袁红冰痛斥曹长青的每一句话都很给力。但是,如果袁红冰用同样的话来驳斥袁三条,来扒皮曾经跪舔郭文贵的袁大头,不是更加给力么?

郭宝胜居然还好意思转发这个视频。

郭宝胜、袁红冰曾经是比曹长青还卖力的郭文贵爪牙。

郭宝胜、袁红冰曾经是比曹长青还卖力的郭文贵爪牙,郭文贵很多侮辱诽谤他人的词汇都是在模仿袁红冰,是袁红冰发明了“伪类”、“爆料革命”、“白衣长风”,袁红冰对郭文贵来说,那就是希特勒身边的戈培尔,毛泽东身边的康生。被主子一脚踢开后,居然就是一边继续抱着郭文贵的大腿继续大搞袁三条,

一边继续暧昧地挺郭,同时还要蹭砸锅的人气。

这分明就是hedge嘛,就是对冲,两面通吃,八面玲珑。

从这一点上来说,袁红兵比曹长青还要无耻。曹长青至少还有机会做到从一而终,还能象戈培尔那样带着一家数口陪主子殉葬。
可袁红兵刚刚还讲过要“白衣长风”同郭文贵一道同生共死,转眼就成为三姓家奴。

同郭宝胜赵岩相比,袁红冰还是有希望获得原谅的。郭宝胜赵岩拿了郭文贵的钱,去收买女人去诬告八大伪类强奸,任何人都可以原谅他们,但我们这些被他们诬告的人,是绝对不会永远不会原谅的,必须要送上审判台。

袁红冰居然就拉上郭宝胜给他当遮羞布,只要袁红冰继续同郭宝胜为伍,就必将会送上审判台。

袁红冰、郭宝胜一伙扯上一面“反共反习”大旗,就如同是文革期间即将被枪毙的杀人犯,在刑场上高喊一句“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一样,图谋延缓行刑时间而已。

或者就是如同那些曾经杀人放火的海盗,上岸后高喊几句“人民万岁”,就幻想着华丽转身,逃避法律制裁。

郭宝胜赵岩犯下的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袁红冰发视频,声称是评论郭文贵和袁三条,实为恶毒攻击真正的民运人士。袁红冰反反复复说我是要当郭文贵的国师。我多次发文自称是郭文贵爆料的军师,我还自称是习近平和彭丽媛的国师哪。我说要当郭文贵或习近平的国师,那都是在试图调教、引导流氓恶棍重新做人。

夏业良等人也是试图以当军师的方式去调教郭文贵这种流氓。在我们试图调教流氓的时候,袁红冰却发出“袁三条”,不过就是排斥其他民运人士去调教郭文贵,要人们一切行动听从郭文贵的指挥。在袁三条指导下,袁红冰将郭文贵调教成专咬民运人士的疯狗。可见,袁红冰给郭文贵当国师同其他人的当军师是完全不同。

我说给郭文贵当国师,那是调教流氓,重新做人;调教恶魔反戈一击。

可袁红冰给郭文贵当军师,却是助纣为虐,将流氓调教成魔鬼。是引导郭文贵来打击海外真民运。

郭文贵从来就没有听信我的话。但郭文贵曾经对袁红冰言听计从,采纳了袁红冰奉献的一系列理论,包括“爆料革命”、“伪类”、“白衣长风”,等等

袁红冰成了郭文贵的首席国师,却是反咬一口,来大骂我们这些被郭文贵辱骂一年的人是郭文贵的军师。

袁红冰,你是脑袋进水了吧?

我多次拒绝郭文贵提出转钱动议,袁红冰是供认不讳收到了郭文贵的钱。但是,袁红冰却反咬一口说我们收到了郭文贵的钱。

袁红冰,你是掉钱眼里了吧?

袁红冰代表他的学生郭宝胜向他刚刚收到门下的另一弟子李一平鞠躬道歉,但同时肯定郭宝胜收受郭文贵的钱财去收买女人诬告夏业良、刘刚等人的行为表示肯定,并继续恶毒攻击刘刚、夏业良、章立凡、胡平等人。

有谁看到郭宝胜伤害了李一平么?又有谁不曾看到郭宝胜制作的构陷夏业良强奸女老板的视频?

袁红冰的这个道歉,就如同希特勒说:“我代表我的大弟子戈培尔向我的二弟子格林将军道歉。但对他们屠杀犹太人的行为绝不道歉!他们的屠杀行为应该收到表彰。”
也如同毛贼说:“我代表江青同志向贺子珍同志道歉,因为他们都是我老婆。但对江青同志参与发起文革,将中国推向万劫不覆的一系列行为绝不道歉”

袁红冰先是扯着郭文贵这个大旗招摇撞骗,被郭文贵抛弃后,又扯着郭文贵的人气和“爆料”来继续招摇撞骗。

袁红冰口口声声说郭文贵不值一提。可他就是要死死地抱住郭文贵不放。抱郭文贵的大腿一年多,郭文贵不让他抱大腿,他就抱着郭文贵的旗帜和影子不放。无耻之极。一个政治流氓加恶棍的嘴脸暴露无遗。



路德开始爆郭宝胜、相林、赖建平、袁红冰了。

如果路德的料属实,郭宝胜、曹长青、袁红冰给台湾当间谍的证据是板上钉钉了。

郭文贵的口头语是掏肛。现在是开始对郭宝胜、袁红冰、曹长青、相林、赖建平掏肛了。

根据路德的爆料,袁红冰、郭宝胜、赖建平、相林的东京爆料中心成立会,是由台湾出资15000美金,但大头都让郭宝胜和相林独吞了。

据此推测,袁红冰、郭宝胜、相林、吴建民等人成立的反共反习宇宙大联盟,表面上是集资,但实际上应该就是同东京会议同一个模式,是郭宝胜带来的台湾的钱资助成立。


刘刚
2018年6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