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Saturday, April 27, 2019

学术特务朱峰教授被美国FBI禁止入境

本文网址: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9/04/fbi.html



纽约时报发文,报道中国南京大学教授朱峰被美国FBI当成中国的学术特务被禁止入境。看到此文,不禁令我想起我在北京大学认识的朱峰。下面是我随手写下的几个相关推文。

推文链接:https://twitter.com/LiuGang8964/status/1122094265033793536

32年前的事了,下面所叙述的相关对话,都是根据记忆,只能是大致准确。



1987年,我在北京大学助选李淑贤竞选海淀区人大代表。校方派出很多潜伏在北大的一些卧底间谍和特务对这次竞选进行破坏。当时,朱峰是北京大学法律系的博士研究生,担任北大研究生会主席。李扬(女)是北京大学团委书记。这两位带领一群特务来对我们进行威胁、恐吓、利诱,

朱峰、李扬几次在我们物理系组织特别的“预选”,主要目的就是筛掉李淑贤的候选人资格。有一次预选,是在学四(或学二,我记不起确切名字了)食堂的二楼举行。由李扬主持会议,朱峰先说明这次预选的规则,就是先由50人中选出一名学生代表,由学生代表进行投票选举。

我当即表示反对这次预选。我提出的理由是:

1. 我们系的第二轮预选已经结束,已经选出了三名候选人,就是李淑贤、荀坤、A博士。这次对我们物理系单独再搞一次预选,就是违法操作。

2. 朱峰说那次北大的几次预选方案是由他拟定的。但对物理系额外增加的这次预选就是选举规则中不存在的,这分明就是你们连你们制定的选举规则都不想遵守。

3. 因为这次预选是非法的,我拒绝参加投票,也坚决不承认这次预选的结果。

4. 我将向法庭起诉朱峰、李扬等人的操弄民主选举的违法犯罪行为。

5. 我要检查这次参加选举会议的所有学生代表的资格,看看他们当中究竟有哪些人是有所在班级的学生推选出来的,又有哪些是你们钦定的选举机器。

朱峰和李扬反复解释说,之所以在我们物理系搞这次额外的预举,是为了让物理系由三名候选人中推举出一位候选人,然后,进入下一轮选举中,我们物理系的候选人就更有可能最终胜出。

我反驳他们:你们是来帮我们物理系来搞手脚,让我们的候选人更有机会最后当选?你们凭什么要偏爱物理系的候选人啊?

你们这些制定规则的人,就是这样根据你们的喜好来不断制定规则,又不断更改规则,来确保你们所喜好的候选人来最终当选么?那你们我要我们参与投票干什么,何必不干脆将你们所内定的人直接推出来让我们投票呢,你们不是当众脱裤子放屁嘛。

那次会议上,李淑贤不在,荀坤是我当时的同班同学,另一位候选人比我们高一级的博士生,我一时想不起他的名字了,都是我好友,也都是我当时找物理系的研究生及化学系同学联名将他们推荐成为物理系候选人的。我们事先已经约好,他们参选,就是为了设法保证李淑贤的候选人资格。

荀坤及另一位博士候选人也发表讲话,他们支持我的意见,并表示,认为这种筛选是非法的。

李扬和朱峰还是固执己见,给每个参加会议的人都发了一个白纸条,让大家在这三位候选人中只选一人,最后将得票最多的人作为物理系的唯一的一位候选人。

选举结果,李淑贤得票第一。

按照朱峰事先公布的选举规则,李淑贤应该作为唯一的候选人进入第三轮选举。但是,戈扬马上宣布,这次选举结果不算数。物理系进入下一轮的候选人依旧是这三位。

我马上质问李扬和朱峰:我欢迎你们知错改错的做法,但我也希望你们能认罪悔罪,而不是一计不成,又施一计,明天背着我们又搞一次非法筛选。

我最后还警告他们,我保证会去控告他们非法操纵选举的违法犯罪行为。

第二天,我就去了学校的选举办公室对李扬和朱峰的行为进行举报。

随后不久,李扬就被派往驻欧洲某国担任参赞,脱掉伪装,变成了公开的特务。

记得朱峰当时是北大研究生会的理事会主席,李进进是主席,我的同班同学黄海是社工部部长。黄海经常告诉我,我是他们研究生会的主要监视对象。我那时不认识李进进。每当我在北大三角地组织活动和演讲时,黄海就会指给我看哪个是他们安排来监视我们的卧底。李进进每次都是戴着一个墨镜,在我们的周围窥探,就跟电影中的那些跟踪盯梢的特务们一模一样!

上面说的物理系A博士,名字好象是陈晓霖。32年过去了,我连朋友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但是,我是将特务的名字都是牢牢地记在心里了。

朱峰,这个特务当的,最后还是被美国FBI给抓住尾巴了。这辈子甭想来美国卧底了。

那次选举过后,朱峰几次请我去他的宿舍聊天。表示他对我的敬意,说我这次选战干得漂亮,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告诫他要专心搞学术,不要当特务。

最终,他还是忘却了我对他的忠告,成为学术圈里的特务。

我说朱峰是文化特务,那是说他在中国如此做事可能算是正常,但在美国如此行事,那可就要被抓特务啦。

刘刚
2019年4月27日

-------------



担忧间谍活动,FBI禁止部分中国学者进入美国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90416/china-academics-fbi-visa-bans/?utm_source=tw-nytimeschinese&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cur
JANE PERLEZ
2019年4月16日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A·雷去年在参议院的一个听证会上警告,中国“从他们方面(提出)一个全社会的威胁”,这就需要“一个全社会的响应”。


北京——和前几次旅行时一样,朱锋在洛杉矶机场匆匆吃完午餐后,跑去赶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航班回北京。
突然,两名联邦调查局特工在登机口拦下这名中国学者,下令让他交出护照。他们翻到已经用过多次的来美10年签证那页,用一支黑笔在上面打了个大叉。
朱锋回想起一名特工对他说的话:“回中国去。你会收到通知。”朱锋是国际关系教授,上述情况发生在他去年1月访美时。
在中美关系正常化后的40年里,华盛顿通常欢迎中国学者和研究人员来美国,即使是在北京对想来中国的美国学者不太开放的时候。不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执政,政府都有这样一种假设:让中国学者了解美国价值观,对国家利益有好处。

现在,这扇门似乎正在关闭,两国之间的战略竞争日益加剧,彼此都对对方的学术访问者有更大的怀疑,怀疑他们从事间谍活动、商业盗窃和政治干预。
美国联邦调查局启动了一项反情报行动,旨在禁止涉嫌与中国情报机构有联系的中国学者进入美国。据中国学者和他们的美国同行说,在过去一年里,有多达30名社会科学领域的教授、学术机构负责人和帮助解释中国政府政策的专家的赴美签证被取消,或被行政复议。
这项行动始于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A·雷(Christopher A. Wray)去年在参议院的一个听证会上发出的警告。雷说,中国“从他们方面(提出)一个全社会的威胁”,这就需要“一个全社会的响应”。
美国国务院一名官员在书面答复记者提问时说,美国执法部门认为,中国情报机构正在越来越多地利用来访的中国学者,把美国公民作为情报搜集目标。国务院表示,它不会讨论具体案件的细节。
联邦调查局说,它不会证实或否认对这些来访学者所做的任何调查。
特朗普政府已寻求对在美国研究机构工作的中国科学家窃取知识产权的行为进行打击。去年,美国开始限制在敏感研究领域学习的中国研究生的签证,并警告美国大学的生物医学研究人员,对试图从他们的实验室窃取信息的中国间谍保持警惕。
美国担心的核心问题是,中国已对美国的技术主导地位构成威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制定了让中国在2049年成为全球科学强国的目标。
2017年,特朗普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
2017年,特朗普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
一些对中国有多年研究的美国学者说,毫无理由地禁止一些中国社会科学学者进入美国,可能会损害美国在追求知识方面开放并愿意合作的名声。
这些美国人说,受签证禁令影响的中国学者中有些是对美国有全面了解的知识分子。

“这些人中有些是最了解美国如何运作的人,也是最强烈主张与美国保持良好关系的人,”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二十一世纪中国研究中心(21st Century China Center)主任谢淑丽(Susan Shirk)说。“我们正在疏远美国在中国的一些最好的朋友。”
其他美国研究者立场则更为强硬,他们认为两国之间的学术交流已经成为一条只对中国有利的单行道。他们指责中国拒绝向那些寻求研究的问题被中国人认为过于敏感的美国学者发放签证,而这些学者的中国同行在美国却基本上不受限制。
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拒绝向一些批评中国人权记录的有影响力的美国学者发放签证。随着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学术界发起一场反对所谓西方价值观的运动,中国当局已经变得更加苛刻。
受美国签证禁令影响的主要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专家们,社科院是一家官方机构,下设许多研究所。
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所长吴白乙说,今年1月,他在亚特兰大参加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的一个活动时,联邦调查局特工对他进行了询问。他的签证后来被取消。
社科院学者吕祥几年前曾在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访问过六个月,他说,他的签证去年被取消了。

“他们也许觉得我们对美国了解得太多了,”他说。
一些学者被告知,他们可以申请单次入境签证。
但他们必须提供自己的地址、电话号码和过去15年的旅行记录,北京重阳金融研究院院长王文说。
王文的签证在他参加了卡特中心的会议后被取消。他说,他决定不申请一次性入境签证,因为那些问题太令人讨厌。
“我不想在未来几年去美国,”他说。“这不是我的损失,这是美国政府的损失。他们失去了一位有影响力的朋友。”
洛杉矶国际机场的一架中国国际航空班机。去年,两名联邦调查局特工在登机口拦下了中国学者朱锋。
洛杉矶国际机场的一架中国国际航空班机。去年,两名联邦调查局特工在登机口拦下了中国学者朱锋。 DANIEL SLIM/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签证在洛杉矶机场被取消的国际关系专家朱锋今年55岁,他是后毛泽东时代中国的第一代美国问题专家。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他开始对北京大学的美国研究着迷,他曾师从该领域的巨头之一罗伯特·A·斯卡拉皮诺(Robert A. Scalapino)。朱锋第一次去美国是1999年访问蒙特雷国际研究学院(Montere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联邦调查局第一次对他进行询问是在他抵达洛杉矶,准备转机去圣迭哥参加一个会议时。他们问他是否曾经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外交部合作。他说,他们还问他,他的同事中谁与中国情报部门关系密切。
他说,他们告诉他,如果不合作,会被认为对美国不友好。
朱锋说,他否认与军方有过合作,他告诉特工,对关于外交部的问题,他无可奉告。关于同事的问题,他说:“我不知道。”他拒绝了合作的建议。
朱锋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曾与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下属的一个组织合作过,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分支机构,旨在促进中国在海外的利益。该组织帮助他在中国举办了一个关于东北亚安全的会议,出席会议的有退役海军上将丹尼斯·布莱尔(Dennis Blair)和退役的中国将军。
朱锋现任南京大学南海协同创新研究中心主任。他说,他还曾与外交部政策规划司有过合作。
他说,他没有做过损害与美国关系的事情。他承认,安全机构不容置疑的权威,让中国学者处于一种尴尬境地。

“中国从本质上讲是一个警察国家。当国家安全官员来到我的办公室时,我没有办法把他们赶出去,”他说。
签证禁令意味着他不能去参加儿子的大学毕业典礼。他把自己不能去美国看作是中国人对美国的态度将怎样改变的象征。
“在过去40年里,我这一代的中国人从与美国的良好关系中获益良多,”他说。
“但对我儿子这一代来说,这将会改变。他们认为美国没有帮助,越来越不友好,越来越可恶。”

Tuesday, April 2, 2019

六四感言

本文网址: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9/04/blog-post.html

中国海内外的一群人从几年前就开始准备着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年复一年的纪念,不过就是让一群人再体会一下当英雄的感觉,让某些人再喊出几句当领袖的豪言壮语。

柏林墙被一群平民给推倒了,德国共产党暴政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有谁将那些推倒柏林墙的人捧为英雄,又当领袖的?

罗马尼亚的士兵们将统治那个国家几十年的独裁者齐奥塞斯库夫妇逮捕,并就地正法,一举摧毁独裁政权,并走上民主道路。有哪个人将那些枪决齐奥塞斯库的人捧为民族英雄,并推举为领袖的?

突尼斯千百万民众走上街头,推翻独裁政权。有谁将那些最先走上街头的人捧为英雄,并推举为领袖了?

这种成功的民主运动在世界历史上举不胜举。可有哪个国家的人民年复一年地去纪念这些成功的民主运动?

“六四”同那些成功的民主运动不仅是结局不同,而且是出发点就是根本不同。

“六四”从本质上说,是没有摆脱公车上书,是奴隶向皇帝跪谏,连死谏都算不上,甚至就是一个撒娇的孙子在跟爷爷讨个糖吃。

只有中国人,在年复一年地去纪念甚至庆祝他们的一次失败的运动。

这种纪念跪谏的人,那就是连下跪都会感到恐惧、都会认为没机会的人。

失败了,就要总结经验教训,爬起来重新再来。而不是从此就趴在地上打滚,逼着对手给你平反昭雪,请求那些将你打倒的人能自己扇自己耳光,再向你道歉,才肯爬起来。

在过去的30年时间里,我只是在初来美国的1996年,被一些人叫去参加了几个六四纪念活动。当即便发现上当受骗。从此再也不参与这种年复一年的纪念活动。

我多次发文,反复指出“六四”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给“神话”了,无非是某些人是在借助神话“六四”来神话他们自己。

某些人将“六四”打造成一个牌坊,一个排座次的忠烈祠,甚至是将“六四”当成是讨饭骗捐的要饭碗。

他们将那些参加“六四”的人捧为领袖,将纪念六四的人捧为英雄,将年复一年地念叨六四的人捧为专家。这导致各类骗子层出不穷,没参加过“六四”的人也都说自己是六四英雄,没看过“六四”的人也敢说给六四捐款了。

以纪念一个失败的运动当成自己追求民主的唯一活动和唯一诉求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

是,我也会牢记8964。我将8964当成是我一生最大的痛,和最大的失败来铭刻在心。

中国人年年在纪念“四五”运动,不过就是为了要纪念魏京生的一句话:“第五个现代化”。魏京生就因为这么一句话,就被捧为中国的民主之父。这“第五个现代化”,说穿了,在形式上同“三项指示为纲”、“一阶阶斗争为纲”、“四个现代化”没有什么本质不同,不过都是农民老爷爷种田种地时都能摆弄的理论。

中国人年年都反思“六四”,可居然最后就总结出了“见好就收,见坏就上”这种奇谈怪论,胡平居然就以此被尊奉为中国最伟大的哲学家、理论家。如果胡平对股民说“见底就买,见高就卖”,中国人是否要将胡平尊奉为最伟大的经济学家啊?胡平还居然好意思将这种放之四海而皆准、放之四海而无用的理论年复一年地在反复卖弄。你何必不跟大家说“烧红的铁拿起来烫手”啊?你是拿大家都当成是三岁娃娃在耍么?

魏京生靠着一句”第五个现代化“成为中国的民运之父,这是中国人的悲哀。

胡平给六四提出的“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指导方针,而且流传至今,这更是中国文化人的耻辱。

在我看来,反思”四五“,最最重要的就是要超越魏京生,就是要遗忘魏京生,不能让这么一个毫无任何现代民主理论和战略的人掌握民主运动的话语权,让这些个只是偶尔参加了几次类似红卫兵街头运动的农民老大爷指导中国的民主运动。

反思”六四“,就是超越王丹、胡平这些自诩的六四领袖、导师的人,砸烂他们的牌坊,不能象他们那样地将六四树立为讨钱骗捐的牌坊。

王丹、魏京生、胡平这些被众多人崇拜的所谓领袖,在海外几十年,除了能年复一年的纪念什么“六四”、“四五”,几乎就一无所成,一无所长,毫无长进。即没有理论建树,更没有战略、策略、行动的创举。居然就有一群人将这种人当成是他们的指路明灯,期盼他们成为中国未来的领袖。这就是中国民主的莫大悲哀。

李宗恒 @lizhongheng:刘大师,64纪念还是有意义的,因为现在年青人大多就不知道有这个事。另外,64纪念可以让土共道义力量下降'。最后,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纪念活动,对预防悲剧重演也有好处。当然,刘大师批评64纪念,本身也是一种纪念。这就是观点自由的益处。

刘刚:如果说纪念是为了揭露暴政,那么镇反、文革、大饥荒、反右比“六四”、“四五”更加值得纪念。

可是,为什么有众多人热衷于纪念“六四”、“四五”啊?那是因为这可以将某些人吹捧成英雄,满足他们的领袖梦,便于他们满世界地去乞讨募捐。

刘刚
2019年4月2日

下面是网友的相关评论:

落叶松 @GentlemanLarch:中国人几个人能懂刘刚的意思?几个人能理解刘刚对锅的前后态度?中国人民目前大多数的状态还是“强者崇拜”,而且是奴性,盲目性很重的崇拜。这不但不是实现民主的前提,而且还是专制极权的一大保障!90后好一些,但是90后谁知道民运?

谈八九英雄一:多年前我面对一个这类“英雄”我不客气的跟他说:你是被英雄,不是真英雄,因为你的行为不是你成熟思考的,但你依然是英雄,因为你为此行为付出了代价。可那是过去的英雄,不是现在的英雄。如果现在还想做英雄,需要你在当下依然有相应的作为。

谈八九英雄二,民运走到今天不堪的境地,有两个原因:1,人的原因,2,钱的原因。人的原因是这批人是学生,而不同于美国建国时的工人,农场主那样成熟,纯属激情,且没有经过象牙塔以外的社会训练,先天能力不足。在他们登上神坛后,鲜有刘刚这种能走下来去从事社会工作的。

谈八九英雄三,不是不能专业搞政治,相反,以政治为业是必须的。但是必须是有一定社会经历的人!这不是说有极端社会经历,而是有够丰富的社会经历。学生从来都不适合做这样的事情!

谈八九英雄四,钱是必须品,纵观全世界类似运动,三样不可少:钱,人,枪。近现代,枪可以不要了!但是钱个人不可少!当年孙中山为什么有人给钱?因为那时候的华侨不靠中国赚钱,他们给钱不影响自己的生意。当今,连美国都靠中国牟利!大环境变了!不是没人想给,而是没人敢给!

谈八九英雄五
如何解决?不知道,但是想要解决,必须具备两个条件:1,有来自体制内的反对声音,至少是不同声音,并转化成组织力量。2,美国,日本,台湾的态度很重要!如果没有这三方主权势力的默许和支持,真正的反对派力量永远不敢也不会行动!89民运人士作为群体是阻碍,作为个体,尚有几人可用!


刘刚:赞同你的这些对八九民运的评论。

早在8964期间,我就在高自联成立的会议上及后来的几次会议上反复讲,学生不是社会的主体,学生的诉求不代表社会的真正诉求,学生永远不会成为一个社会政治活动的主体。不应将学生运动作为推动社会政治变革的主要方式。学生运动通常是单纯、幼稚、难以成功的。

中国很多人寄希望于学生运动能改变中国的政治环境,这本身表明中国的大多数成年公民没有担当精神,这就如同是在面对一群强盗时,一群大男人将妇女儿童推出来当挡箭牌一样的懦夫行为。


落叶松 @GentlemanLarch:期待学生运动的人,更多的是想以学生为牺牲品。8964,难道不是党内斗争的牺牲品吗?这样做,是不道德的!社会的中坚力量自己不站出来,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中国的中坚力量在哪里?举例:处局营团级,民营中小企业主,学者教授。

刘刚: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不管革命发生过多少次,革命都是如同海啸、地震、火山爆发一样的小概率事件。

那些分明知道革命是小概率事件的人,却整天盼望革命,臆想革命,都是属于幻想狂,是精神上的自我陶醉和自我安慰。

被关在监狱的犯人总是幻想着发生地震、天崩地裂,那是能够逃出地狱的最理想条件。

如同监狱里的犯人幻想天崩地裂一样,那些整天幻想革命、鼓动他人去革命的人,都是精神幻想狂,甚至就是怂恿他人为着他那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去无辜地流血牺牲,这就不仅是自我幻想,而且是对他人进行催眠术的骗子了。

郭文贵就是这种典型的骗子。还搬出什么喜马拉雅、爆料革命、共享贪官财产来骗钱骗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