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Wednesday, May 24, 2017

ZT鮑貢疊:民運小混混趙岩(张英前言)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7/05/zt.html

作者: 王一平 ZT鮑貢疊:民運小混混趙岩(张英前言) 2017-05-23 22:14:32 [点击:180]
民運小混混趙岩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83245

鮑貢疊


【張英前言: 👉今天早上,見悉香港前哨朋友,傳來鮑貢疊先生述評《民運小混混趙岩》,重提往事有新意。點評解題,商榷『民運』兩字:姑且不先論趙岩這個小混混,還是大家樂見中共反水的商幹特富郭文貴這個大混混,曝料內訌,這類小騙子大痞子,從來不曾是什麼『民運人士』,與中國民運風馬牛不相及,毫不相干。作者本意,當然維護民運形象,不會扭曲抹黑民運,但把趙岩這種混蛋假貨,奷詐偽劣,扯上與『民運』有關,標題似乎欠妥了,反而減少搗破大小混混的力度。

縱覽鮑生的《小混混趙岩》全文,回首往事,句句是真,段段屬實,以正壓邪,很有意思。說句公道話,二十七年來,我去過香港六十多趟,尤其前些年的幾次,每囘在港逗留二三個月,《前哨》東遷西移的三個地方,都曾拜訪。故對《前哨》創刊的初期和前期,困難重重,付不起辦公房租,劉達文伉儷讓出香港銅鑼灣住宅,做編輯部;後來主要靠了劉太,做房地產生意,支持前哨月刊,中期才有轉虧為盈的起色,前哨搬遷到海洋公園附近;後期轉至九龍荃灣,迄今為止,麻煩不斷,除了『強力部門』施壓外,還有趙岩之流的外人干擾破壞,乃至挑釁六哥和劉達文的關係,又起中共的別動隊作用,耳聞目睹,知之甚詳。我敢佐證,鮑生此文,娓娓道來,是篇佳作,瑞此推介,博訊首發。

擅改標題,刪了『民運』兩字,直接標的《小混混趙岩》,簡明扼要,更加逼真,但未及先商量於原作者,尚祈鮑生鑒諒。趕送博訊新聞網了,以飱廣大網友週知!

鮑貢疊《小混混趙岩》內容,十四個章節段落,就怪事論事非,一份備忘錄,輿論起訴書,小標題分別是:「維權英雄」圍着富豪轉;郭文貴上午叫吃屎💩趙岩下午就吃屎💩;作賤自虐自己;被人駡「農民文章」戳到痛處;造謡大王趙岩;趙岩竟幫劉達文安排籍貫;股票套現不了也賴《前哨》;騙完王精的錢💰要和劉總和解;劉總幫趙岩向阿海追討錢款;違背諾言公開羞辱劉總;趙岩給六哥和劉總分配股份?劉總對六哥不仁不義?劉總對賣《前哨》無所謂;劉總趁機會把股份情況講清楚。相信網友的聰明才智,看了後面鮑生🤔《小混混趙岩》全文,一定大開眼界,獲益匪淺。



〖又及〗


今見👀博訊報道🤗,秦晋世兄《我謂韋石郭文貴》,並『兼答世兄張英』,那是回應我五一八發表在博訊網上的《致秦晋兼及其他朋友挺博訊韋石》拙作。

多謝老友秦晋,昨天先把此件傳我知情,其也是博訊韋石老友,老朽對此篇亦《謂韋石郭文貴》的長文本身,已刊登了,不作評論,毋庸評論。

但對稱謂,『世兄』兩字,稍有異議,昨晚未來得及提出來。並非余在『好人為師』,要做『一字之師』,反正公開提出來,網友知情,方家斧正,好事一樁。

我當然理解,老鄕秦晋,信件文章,稱『荷蘭老友世兄張英』,一番真誠,好心善意,而且同我稱他『世兄』,是對應的。但殊不知,所謂『世兄』,是年長者,對年紀小的朋友,一種尊稱,客氣的話。反之,年紀小的,不宜叫年紀大的是『世兄』了。豈能把老頭子叫做小弟弟(世兄)乎!哈哈。☺️另外, 還聊一點,人們通常,把落款自稱『愚弟』兩字,理解為『愚』字是自謙『愚昧』,其實非也,同樣誤會。所謂『愚』字,另層意思,愚者老人,年長的人,對比他年紀小的朋友,自稱雖然年長,同輩兄弟爾!五十年前,有位難友,上海作家,年紀比我還小,我信函尊稱他是『世兄』,他回札干脆叫我『弟弟』,表示弟兄,友好親熱。當代中國精英文人,大多文字功底,就是這樣,不必苛求。


多謝各位閲正!】




一個到處尋釁滋事、聲名狼藉、曾在大陸任職公安、長期被懷疑是共諜的所謂「民運人士」,再次向《前哨》發出毒箭。此人是「趙家」人,名叫趙岩。

「維權英雄」圍着富豪轉

為何說,「民運」小混混趙岩維權是假,獵財是真?
這個人表面上看起來大義凜然。如果說,郭文貴是權力(官員)獵手,那趙岩就是財富(富豪)獵手。所以他好像大把錢花。
趙這個人有小聰明,他明白他這種無原則(指不是理性與合法及基於事實)與政府作對的人,那些正常的「愛國」富豪絕不會理睬他。
故他專找那些叛逃的、反政府的富豪埋手(接近)。他有一段時間長期「潛伏」香港,就是不斷尋覓、巴結這類富豪。
趙岩在香港的活動圈子,是所謂民運界的「京華幫」(在旺角京華酒樓聚結者)和「稻香幫」(在油麻地稻香酒家聚結者)。從這個圈子傳出的消息稱,他在港期間,除巴結王精(拿了王精一百萬,拍心口能幫王精告倒《前哨》,索賠八億,因《前哨》破壞了王精的好事,使趙失去繼續從王精身上撈油水的機會),更不斷接近其他富豪。這兩幫人中,經常互相指摘對方××、×××是中共臥底線人,所以他們之間流傳的信息,也必定已為中共掌握,不存在什麼洩密或影響當事人的安危問題。。
趙岩還不斷巴結山西逃港煤老闆呂中樓,並攀結本港有「千王之王」的大廚坤、東方明珠老闆黃坤。如今,他又巴結郭文貴,就是看上了郭的財富。
但郭文貴不願馬上見他,要他有實際行動。於是,趙岩馬上賣友求榮、賣主求榮,與「博訊」和韋石反目(因郭文貴不喜歡韋石,要告「博訊」)。
之前,趙岩認為「博訊」記者西諾(也是趙前好友)斷了他從山西外逃老闆張志勇身上搞錢的財路,就拼命攻擊西諾。
什麼「維權英雄」?有奶便是娘的搞錢小混混而已!

郭文貴上午叫吃屎趙岩下午就吃屎

五月八日上午,郭文貴在推特說:「趙岩先生幾個月來只想與我見面,卻從不為正義諾言而行動,您什麼時候有結果我們什麼時候見。」並揚言會請趙喝茅台。
趙岩竟真的立即當眾跪倒,當天下午,他就發出視頻攻擊「博訊」和韋石,讓《前哨》和劉總也「陪斬」。為了啃郭文貴吃剩的狗骨頭,人家叫你吃屎你就吃屎,豬狗不如下賤到如斯,簡直是今古奇觀,爛得不能再爛了!
趙岩的死對頭劉剛說,本來以為趙岩會考慮三天才會反戈一擊,誰知半天時間不到,趙岩就跪下。
有網友對趙岩的無恥行徑看不下去,對這狗東西嘻笑怒罵:
「趙家」急令要不惜代價與郭見面溝通,或者還有更險惡目的。因此趙岩奉命急於面見郭文貴,而郭文貴卻不急不躁地考驗趙岩,索要見面投名狀,先要求趙岩與揭露他是總參特務真身而結怨六載的劉剛和解,趙岩立馬放下「胯下之辱」與劉剛稱兄道弟;郭文貴再要求趙岩揭露韋石,趙岩也立馬答應,趙岩能如此表演到位地「流淚」,與韋石割袍斷義,真是翻臉如翻書。

作賤自虐自己

與其說是趙岩在視頻上罵「博訊」、罵《前哨》,不如說趙岩在作賤自虐自己—天下哪有這麼乖的狗,主人叫牠狂吠罵人,牠立馬狂吠。
《前哨》是怎樣得罪此人的呢?
二OO八年底,奸商王精向《前哨》發來投訴材料,說他的公司被人掠奪。《前哨》有關編輯本着「有聞必錄」的原則,刊登了有關報道。
但不久之後,有一名王精公司的受騙受害者,卻從英國老遠跑到香港,專與王精過不去。他就是劉衛平。
在這種情況下,《前哨》於二O一一年一月號和二月號刊登了劉衛平的申訴文章。更有人從網上找來一張王精拿着「我是『農民』詐騙犯」牌子的照片,讓編輯用,編輯認為該照片與文章的題目有呼應,就用上了。
趙岩認為該照片侮辱農民。

被人罵「農民文章」戳到痛處

趙岩在獻媚郭文貴的垃圾視頻中,為「農民詐騙犯」五個字憤憤不平。好像稱王精是「農民詐騙犯」就侮辱了農民。其實「農民」和「農民詐騙犯」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筆者開始對此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趙岩對「農民」如此敏感?後來才明白:
這一是要討好郭文貴,趙說郭是農民出身。但據資料,郭好像不是農民出身,其父好像是東北的林業工人,郭當年全家都在東北,郭文貴從小隨父在東北,長大後才回山東老家。趙岩拍馬屁是否拍到馬腿上?
二是因為從上海到美國的反拆遷上海交大才女、英文及日文都了得的美女曾霞敏被趙岩騷擾後,曾發文稱趙岩寫的都是「農民文章」—水準不高,這戳到趙岩的痛處—趙岩文化程度確實不高,最多就是高中畢業,沒上過大學,寫的文章土。才女曾霞敏對趙岩的不屑,令趙岩造成很大的心理傷痛,刻骨銘心。
趙岩在曾霞敏到美國不到兩個月,就要她拜會《文匯報》駐聯合國首席記者,實際上是國安部駐紐約的最大頭子唐宇華。唐為中共「維穩」,要求曾霞敏撤訴。曾霞敏因在上海的房屋被中共強毀,向美國法院起訴上海當局。
趙岩曾向曾霞敏介紹一名在美國的前共警當男朋友,居心叵測。
曾霞敏後來投向趙岩死對頭劉剛的懷抱而不是投向趙岩的懷抱,是不是與此有關?果如是,那就要痛心疾首死了!
老子不才,但當年好歹修讀過心理學,知道趙岩的陰暗心理。

造謠大王趙岩

趙岩到美國後,不事生產,哪來的生活費呢?於是想方設法,傍落難流落海外的大款。這些大款其實逃到海外後所剩錢銀不會多,但趙岩這名懶惰人渣卻以為掘到金坑。於是就與逃亡奸商王精勾結在一起,向《前哨》發動進攻,想騙王精帶出來的所剩無幾的錢。
二O一三年,趙岩欺騙韋石,編了一本垃圾副刊,要隨《博訊》雜誌發行。該垃圾封面是揭露胡錦濤與王兆國的兒子夥同令計劃如何貪腐。但裏面卻誹謗誣衊《前哨》和劉總,為奸商王精張目。《前哨》的同系公司夏菲爾是發行商,哪有自己發行誹謗誣衊自己的雜誌,劉總當然不幹。
趙岩誣衊劉總給了韋石五萬元。我們要問問,有什麼根據?有沒有錄音帶還是錄影帶,抑或收據?
在此誣衊事件中,趙岩和王精以造謠為武器,向《前哨》進攻,誣衊《前哨》向中共告密,使王精的下屬被抓;誣衊劉總勾結王兆國的兒子王新亮,和王新亮吃飯;王新亮搶奪了王精八千萬,分四千萬給劉總(連六哥都不相信);劉總和王新亮要去見王精,王精惜臉如金,不見;現在又稱,他叫王精高價向印他們垃圾書的印刷廠買了兩本他們的垃圾雜誌;劉總在寫字樓被人打得滿地找牙……

趙岩竟幫劉達文安排籍貫

正如趙岩網上的許多冤家對頭—劉剛、曾霞敏、西諾、徐水良等所言,無中生有是趙岩慣伎。
《前哨》的一名編輯說,王精公司來投訴後,與其公司打幾次電話的只有他一人,他不認識王精公司任何人。劉總從頭到尾沒有和王精公司接觸,何來告密?劉總說,他根本就不認識王新亮,王新亮也不會和他這種「反動雜誌」的老總吃飯;那兩本雜誌是在印刷廠偷的,哪有什麼高價買;至於劉總在寫字樓被打,同事聽了都發笑,劉總和同事一起上班、下班,被人打怎會不知道?反而千里之外的趙岩卻料事如神?
趙岩在垃圾視頻中說劉總是湖南、湖北人,講一口湖南腔。鬧笑話了,劉總是地地道道的廣東廣府人。趙岩怎麼給劉總安排了不同籍貫?

股票套現不了也賴《前哨》

趙岩還講了一個賴給《前哨》的大話。
他說他早年買了張宏偉東方公司的原始股票,到前幾年可能會升到四千萬元人民幣左右。但王兆國和劉延東支持老闆張宏偉,不讓趙岩套現。而《前哨》勾結王兆國的兒子王小胖影響了王兆國和劉延東,妨礙了趙岩套現。趙還討好六哥說,兌了現送兩千萬給六哥買船。
這種莫名其妙的鬼話誰信?哪有不讓人家套現股票的。張宏偉不讓你套現股票,就是侵犯公民財產,你可以去告張宏偉嘛,你最好也去告倒王小胖,跟《前哨》何干?

騙完王精的錢要和劉總和解

二O一三年七月十日,趙岩唆使王精將劉總、劉衛平和《前哨》等告上法庭,索賠八億元—知情者聽到這個數字後都哈哈大笑,說趙岩為錢發瘋了!
趙岩和王精索賠八億的理由是,《前哨》刊登劉衛平的文章破壞了王精幾億元的生意—趙岩和王精以為香港的法官都是傻仔,你說幾億元生意沒了人家就要賠你?此事後來不了了之。
《前哨》後來不點名(只指趙某)反擊,趙岩怕了,以為香港只有六哥才能壓住劉達文,於是跑來香港與六哥結拜兄弟,並要和劉總和解。
劉總認為,你要和解就和解,無所謂,當作求饒算了。趙岩當着六哥面向劉總保證,不再幫王精(王精床頭金盡當然不會再幫),不再罵劉總。
趙岩說,對二OO四年他坐牢時,《前哨》在當年十一月號刊登他的文章及用他的照片作封面表示感謝,但對阿海剽竊他的書劉總幫他討回賠償就不感謝了,劉總表示無所謂。

劉總幫趙岩向阿海追討錢款

阿海確實剽竊了趙岩的一本書。該書也確實由劉總的夏菲爾公司發行,但這是因為劉總不知情。趙岩投訴後,劉總立即致電在德國的阿海,要他賠錢給趙岩。但眾所周知,阿海以吝嗇聞名於朋友,要在他身上割肉很不容易。
二O一二年薄熙來事件發生後,阿海抄了許多姜維平的文章作為書籍賣錢。姜維平向他要錢,他給了姜維平一千元加幣。知情者都說,這是在施捨,哪裏是在還錢。
經劉總的軟硬兼施,威脅要扣他的發行費;又經過劉總向雙方討價還價,阿海才剜切心頭肉,賠了趙岩錢。
劉總說,如不是他,加上當時阿海還在夏菲爾公司發行書籍,趙岩肯定討不到這十萬元,打官司也沒用。如果再多拖一兩年,阿海自己辦發行公司,現在又被人抓去坐牢,趙岩就連一分錢也要不到。

違背諾言公開羞辱劉總

但趙岩是下流胚子,說話不算數,馬上就背信棄義。
二O一四年六月間,所謂「民運領袖」盛雪來港,有人要劉總宴請她。劉總覺得無所謂,就宴請盛雪。但那天來了十幾人,除盛雪外,有趙岩夫婦、陳景聖及其女友、陸偉萍、一名澳門女孩、六哥……盛雪、陳景聖女友、陸偉萍及澳門女孩當場和六哥「義結金蘭」。這種安排,劉總事前是不知的。
宴會上,趙岩違背諾言,靠人多勢眾當場發難,數落劉總對六哥不仁不義。那些賓客—盛雪、陳景盛、陸偉萍……個個裝襲聾作啞,坐在一邊。看來他們是經過一番策劃才來的。作為朋友,其他的朋友有什麼爭拗時,一般都會做和事佬,但這些賓客不會!
劉總對盛雪及陳景聖幫過很多。盛雪由阿海的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所謂詩集,劉總出了不少力;陳景聖因台灣特務案被抓,回港後向台灣討錢,劉總讓他的朋友在《前哨》發表文章支持。
劉總當晚帶了兩位朋友,即趙岩在垃圾視頻中所說的穿英國軍裝的所謂劉總「保鏢」,就是劉衛平。因趙岩把他和劉總捆綁在一起告上法庭,兩人當然要一起商量案情,因而成了朋友;還有一名是香港筆會會長廖書蘭女士。他們看趙岩做得太過份,站起來罵趙岩,但被劉總按住,因為劉總顧及六哥的面子。
無理取鬧的趙岩心虛了,才結束了胡鬧。
六哥在一旁也沒吭聲。

趙岩給六哥和劉總分配股份?

趙岩不斷地散佈說,泰哥給劉總創辦《前哨》的十萬元,有一半是給六哥的。即佔百分之五十,現在竟又在視頻上說,《前哨》六哥是佔百分之七十股份,劉達文只佔百分之三十,六哥是大老闆(暗示劉只是打工的,卻雀巢鳩佔)。
趙岩根本無恥無知無能。泰哥給的十萬元,是否有一半是給六哥的,問當事人就知道了。泰哥還健在。趙岩曾經長期在香港混,問一問泰哥就真相大白。
至於劉總的股份,是由趙岩分配的嗎?實際上,劉總也從未佔過超過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前哨》創辦時,資本是二十一萬,股東有六人;下半年又增資二十二萬,股東增至七人,一年半就花掉了四十三萬元,隨後劉總有一年沒拿工資,因雜誌銷路不好,面臨倒閉。這些情況,趙岩知不知道?
相信六哥也知之甚少,因為一般情況下,劉總不會將困難告訴朋友。
趙岩憑什麼給劉總和六哥分配股份。

劉總對六哥不仁不義?

這些情況,劉總一直不想講清楚。現在,既然六哥的拜把兄弟趙岩挑明了,劉總不得不要說清楚,免得有人誤會。
實際上,泰哥給十萬元劉總時,並無外人在場,泰哥只對劉講:「錢是給你們創辦雜誌的,不是給你們個人,你佔七萬,莊思明佔三萬。」
劉總說:泰哥十萬元,對我恩重如山。因劉當年根本拿不出十萬元來創辦《前哨》。《前哨》創辦時花掉四十三萬元,六哥並沒有出過錢。
趙岩說六哥出了一大筆錢,是多少錢,是現金還是支票,誰收的錢?請趙岩公開。
當然,劉總也曾經講過:沒有六哥就創辦不了《前哨》。因為劉是通過六哥才認識泰哥的。但六哥當年已有千萬身家,哪會將泰哥區區十萬元放在心上而想分一杯羹?
只是六哥近年環境不好,才讓趙岩此種小人有機可乘。
趙岩不斷指摘劉總不仁不義,主要是劉總阻着他與奸商王精撈錢。劉對六哥是否不仁不義,問問七哥就清楚。

劉總對賣《前哨》無所謂

六哥曾多次問劉總,有人想收購《前哨》,劉願不願意。六哥說他想分點錢養老。劉說早有此意,年紀大了,有點疲勞,想退休了。六哥就找了個本港大陸富豪與劉談。價錢是六哥定的,賣成了六哥佔超過五分之一,劉及其他股東佔接近五分之四。劉一口答應。只是那富豪後來打了退堂鼓。
後來,七哥找了個深圳富豪收購《前哨》,價錢也是七哥定的,主要想弄幾百萬給六哥養老,劉也全數答應,只是後來又不成。
以上這些,劉總本來就不想說,要不是六哥這位拜把兄弟趙岩到處造謠,現在竟造到網絡視頻上去,劉也懶得澄清。
趙岩的最大毛病是性格衝動,時時為了點小錢就容易相信不誠實的人的謠言。比如他巴結奸商王精,就受王精瞞騙,他也騙王精。

劉總趁機會把股份情況講清楚

泰哥拿出的十萬元,一九九二年,莊思明不玩了,要拿走三萬元走人。劉總當時沒錢,六哥當時有錢,很慷慨,給了莊思明四萬元。一九九三年,六哥生意不好,劉太就給了六哥五萬元。
隨後六哥兄弟給人逼債,七哥到大陸發展,六哥情況轉差。劉夢熊和劉總都有關照六哥。七哥去大陸去了幾年,回來後對劉夢熊和劉總表示感謝,七哥表示以後會照顧好六哥。
六哥接受一些傳媒訪問,說在《前哨》有股份,劉總為怕六哥沒面子,總是維護六哥。
此次被趙岩挑明,劉總說,趁此機會,只好把股份情況講清楚。

2 comments:

  1. 中共高层利益斗争的一派郭文贵言多必失 首先是车峰

    https://seeddxyy.wordpress.com/2017/05/25/%e4%b8%ad%e5%85%b1%e9%ab%98%e5%b1%82%e5%88%a9%e7%9b%8a%e6%96%97%e4%ba%89%e7%9a%84%e4%b8%80%e6%b4%be%e9%83%ad%e6%96%87%e8%b4%b5%e8%a8%80%e5%a4%9a%e5%bf%85%e5%a4%b1-%e9%a6%96%e5%85%88%e6%98%af%e8%bd%a6/

    ReplyDelete
  2. You have a great blog and so congratulate to you for helping people. With the BloggerContest.com you are a candidate to win with your website or blog, promote your web page, win prizes and promotions. With the support of our sponsors via we organize our blog competition for the first time in 2017. You can learn more about participation from our website.
    You can join, the applications are ongoing.


    Web : http://www.bloggercontest.com
    Mail : contact@bloggercontest.com
    Pbx : +491194802050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