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Tuesday, September 29, 2015

纪念吴学灿:从共军赤兔,到民运吕布,身陷连环套美人计

原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9/blog-post_77.html

惊悉吴学灿不幸去世。吴学灿是我老友,我理应写一篇祭文。

近日,我的朋友接二连三地离开人世,我也是连篇累牍地发祭文。光是给陈子明的祭文就有七八篇之多。再往前,还有数篇祭文纪念方励之和许良英。见下面的连接:

载我出征助我起飞的航母 —— 忆陈子明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4/10/blog-post_16.html

借画献佛祭子明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4/10/blog-post_23.html

陈子明矢口否认“在刑時曾申請加入中共黨”考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4/10/blog-post_26.html

陈子明在庭审中的一段供词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4/10/blog-post_27.html

纪念陈子明:为陈子明狱中申请入党辩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4/10/blog-post_22.html

我写有关民运人士的文章,通常都是以揭露批评为主,鲜有赞美之词。可在过去的两年里,我连续写出几篇纪念文章,都是长篇歌德式。见:

纪念方励之教授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4/blog-post.html

回顾许良英先生七八事:充满父爱主义专制的民主理论家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3/02/blog-post_6.html

回头看看我写的祭文,再看看其他人发表的相关祭文,特别是王军涛的那些纪念陈子明的悼词或祭文,我真的感觉我的祭文是天下第一,祭文观止廖。王军涛同我相比,那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啦。我感觉我可以当牧师,可以成为祭文大师啦。

上面的这一段是我在祭奠曹思源一文中的开场白。见链接:

纪念曹思源:饮酒思源,击鼓祭曹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4/11/blog-post_28.html

又见吴学灿辞世。吴学灿也是我好友。我当然要在第一时间写一篇祭文,纪念吴学灿。如果写晚了,一定又要让王军涛抢个头槽,象诸葛亮哭周瑜那样,抢在我前头去歌颂、赞美吴学灿,那就非得让吴学灿在阴间还要继续被情敌羞辱啦,真个会死不瞑目廖。

1. 共军赤兔

说吴学灿是共军赤兔,那是指吴学灿早年是共军特种部队侦察兵,是特务连,脱下军装就成为《人民日报》记者,在共军里一直是先锋队,是党卫军,曾经为共军冲锋陷阵,浴血疆场,老骥伏枥,辛勤笔耕,俯首甘为赤兔马,曾为共党立下汗马功劳。

2. 当代陈琳

1989年,中国发生全国性民主示威,共产党政权岌岌可危。就在此际,吴学灿一改往日对共匪的唯唯诺诺,阵前易帜,反戈一击,在共产党邓小平调用军队对示威群众血腥镇压之际,吴学灿利用自己是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当记者的身份,利用共产党的杀人机器私自印发了一期《人民日报》特刊,以共产党的名义愤怒声讨邓小平的屠夫暴行,其勇其胆堪比东汉末年的陈琳,其文其风堪比陈琳撰写的流芳百世的讨曹檄文。

3. 阵前魏延

由于吴学灿发布了当代版的《讨邓檄文》,而且是用共产党的机关报印发并发行到全世界,从共产党内部狠狠地打击了共产党的老窝,几乎发动了一场共产党政权的内部哗变。于是,邓小平对吴学灿恨得咬牙,骂吴学灿是阵前魏延,是脑后有反骨。

4. 关公走秦城

学生运动被镇压后,吴学灿自是逃不过共产党对叛徒的严厉惩罚,吴学灿随后被关进秦城监狱。在监狱期间,吴学灿可能是被磨练成许云峰、李玉和了,也可能是王连举或是浦志高了,我们无从得知。反正就是关公走秦城,拿破仑进滑铁卢了。

大概是在1996年8月,吴学灿辗转来到美国,开始了流亡生活。此后,吴学灿就成为民运中的吕布,那倒不是说他驰骋疆场奋勇杀敌,而是被迫陷入一个又一个陷阱,被迫串演了一幕又一幕的当代版的连环套美人计。

等我有空,再将这连环套美人计细细道来。

5. 民运吕布

吴学灿来到美国不久,就进入王军涛主办的《中国战略研究所》,担任研究所出版发行的一份杂志的总编,月薪颇丰,大概是每月3000美元。我敢说,那是吴学灿在美国的20年里所挣得的最高工资。



那时,王军涛是民运首富,光是从美国民主基金会就是每年拿到40万美元,从台湾军情局拿到的军情费要更多。王军涛足不出户,每年就有上百万美元进项。

我也是刚到美国不久。起初,王军涛经常拉着我一道去拜会美国政要,去民主基金会要赞助。每次去华盛顿,都要到王军涛在华盛顿的《中国战略研究所的》的办公室,有几次碰到吴学灿。

每次见到吴学灿,吴学灿对王军涛是毕恭毕敬,而王军涛则是象老大对待打手一样地呵斥吴学灿。我几次看不过,就私下里劝王军涛,让他不要耍黑社会老大的脾气,以免让手下寒心。可王军涛却对我说:“这个王八蛋是个白眼狼,我一定要收拾他。”

我一时搞不懂王军涛为何对吴学灿是如此咬牙切齿地痛恨。也罢,那是他们主仆之间的事,我不便多问。

我又劝吴学灿去学校读书。吴学灿也有意去读书,只是苦于不知如何联系。于是,我就找到哈佛大学,希望哈佛大学接受吴学灿为尼曼新闻学院的访问学者。尼曼新闻学院是专为各国培养新闻记者的,特别愿意接受那些来自共产国家的新闻记者。那时,王军涛、侯晓天都是尼曼学院的正式学员,我认为吴学灿更有资格被这个项目接受。没成想,尼曼学院拒绝接受吴学灿,我当时以为是因为吴学灿的名气不够大,后来才知道是王军涛在从中作梗。

随后不久,王军涛在美国新泽西召开了一次民运大会,大概有几百人参加。在那次会上,吴学灿几次发言,都是要揭露王军涛贪污腐败,但都被王军涛及主持人制止。

在饭桌上,我碰到吴学灿,问及吴学灿如何同老板王军涛结怨。吴学灿只是简单地告诉我,王军涛为了跟吴学灿抢一个女人,就要置吴学灿于死地。

吴学灿告诉我,那个女人是叫谢炯,就是石磊的老婆。

6. 当代貂蝉

说到吕布,那就不得不说那个传说中的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蝉。

谢炯被人誉为民运貂蝉,那到不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是因为她的床上功夫。民运中很多大腕都津津乐道谢炯的功夫。



那年头,但凡是以民运的名义发家致富的男人,大概没有不染指谢炯的,没有不对谢炯垂涎三尺的。

7. 民运董卓

既然有貂蝉,那也就自然有董卓。这位当代董卓就是王军涛。

在那几年里,但凡有朋友见王军涛,王军涛一定要跟人大讲特讲谢炯,讲他如何上了谢炯,讲得他唾沫星四溅,垂涎三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甚至要讲他们第一次是在哪一家旅馆,是如何双双入醉,又如何双双入睡,如何 ......

吴学灿和王军涛都跟我讲,他们两人都见到对方上了谢炯的床,都将对方捉奸在床。他们当然还看到谢炯还同时上了其他男人的床,这当然包括王炳章等人。这就是王军涛为何要同王炳章不共戴天的原因之一,也是王军涛为何要置吴学灿于死地的缘由之一。

就在当下,王军涛同谢炯还是生意伙伴,他们共发难民财,当然,他们俩还应该是如胶似漆。吴学灿过世了,王军涛将会有更多的机会完全占有这位当代貂蝉啦。见链接:

介绍一位同王军涛联手做政治庇护生意的女律师谢炯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blog-post_35.html



当王军涛发现他的手下吴学灿也是谢炯的情人,王军涛当然是怒火中烧,一定要铲除这个情敌。

8. 江派王允

说了吕布,说了貂蝉,又介绍了董卓,了解那段连环套美人计的人,自然要问是否也有一个幕后导演王允啊?这个阴谋家王允又是谁啊?

这么巧妙、精心设计的连环套美人计绝对不会是自发产生的,肯定有一个幕后导演。这个导演就是石磊,又名夏雨。谢炯则是石磊夏雨明媒正娶的结发妻子。



石磊是上海帮江泽民派往海外的特务头子。石磊惯用美人计。石磊用自己的老婆谢炯作诱饵,先后俘获海外民运的许多头面人物,包括王炳章。王军涛在海外民运崛起,成为新的霸主之后,石磊立即将自己的老婆谢炯又送到王军涛身边,将王军涛钩得神魂飘荡,不能自持。当王军涛咬钩后,石磊又发扬光大了王允的连环套美人计,让谢炯去勾引吴学灿。结果嘛,就让王军涛、王炳章、吴学灿这三个甚至更多的男人斗得你死我活,不共戴天。而石磊以及其身后的共产党,则是象王允一样地坐收渔翁之利。

吴学灿后来联手刘晓竹和韩联潮,从内部彻底搞垮了王军涛的《中国战略研究所》,将状子不断送到美国民主基金会,台湾军情局,揭露王军涛贪污腐败,揭露王军涛滥用这些金主的钱来养女人,最后搞得王军涛身败名裂,彻底断了王军涛的财路。不知情的人都以为是刘晓竹搞倒了王军涛,殊不知,是吴学灿斗倒了王军涛。

9. 连环套美人计

10. 反共军统

前两年,吴学灿几次给我打电话,对我遭遇共匪连环套美人计的事表示同情。每每说到这里,吴学灿都要跟我说他同我是同病相怜,他一生最恨共产党搞的美人计,害得他欲罢不能。

吴学灿几次跟我提起,要重振反共军统精神,将共匪特务一个一个地扒光了,让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裸奔。

吴学灿不仅这样说,也身体力行的去这样做。尽管他罹患晚期肺癌,他还是利用各种机会去揭露共匪特务间谍。他还特意将我写的一些揭露共匪特务的文章,做成视频,到处散发。



马中赤兔,人中吕布。那是指百里挑一的战马,一将难求的良才。吴学灿一生,前半生是赤兔,后半生是吕布,还被无偿奉送貂蝉美女。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值,太值了,太过瘾了,没有枉活一生。吴学灿是生为人杰,但愿在天堂亦为鬼雄。

学灿,一路走好!

刘刚
2015年9月29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