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Wednesday, May 6, 2015

柴大妈的撒谎和刘三妹的测谎

原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5/blog-post_6.html

自从世界上有了测谎仪,就只听说有被要求测谎的,还真没听说过没事找事主动申请测谎的。

可我们中国就出现这怪事,还接连不断。

柴大妈死咬住远志明,非说远志明在八百年前强奸了柴大妈。这当然是你说我说,没人能说得清楚。我们只是知道这对狗男女发生了性关系,这俩男女也都供认不讳,他们确实是发生了关系。只是柴大妈说发生关系时远志明在上,柴大妈在下,是远牧师强上了柴大妈。而远志明的版本则是母狗先撅腚,才引得他激情难耐,也是为了满足母狗的要求,才有了那一档子事。至于我们大家,就跟在动物园看了一次公狼和母狗当众做爱,是大象同河马当众杂交一样,没人关心是母狗在上,还是公狼在上,反正就是两头正在发情的野兽。

可是,这柴大妈就是想要拖着大家跟她一道去重温她曾经有过的男欢女爱的镜头,最后,还非要去测谎,以便让世人相信她跟远志明做爱的故事确实是真实发生过,并不是她柴大妈的梦幻或主观臆想。

无独有偶,这又跳出来一个刘三妹,也是同柴大妈一样,非要拖着网友春秋冬月去测谎。这些个女人,真不嫌臊。屁大个事,本应是关起门来卿卿我我的事,非要亮出来让全世界看,跟裸奔一样,生怕人看不见她还有生殖器。

据我所知,想进入美国的一些敏感部门工作,那是需要测谎地。比如,进入CIA的一道必要程序就是测谎,某些军工企业也可能要求测谎。这些要求测谎的工作职位,通常都是竞争激烈,待遇优厚,才会要求申请者测谎。如果是那些下三滥没人愿意干的工作,绝对不会要求申请者测谎。

一般的工作,大多只是要求打指纹。

如此说来,这测谎和打指纹大多都是为了获得某个高薪工作所要求的必要程序,还真没有哪个人主动提出要求去测谎的。谁提这样的要求,八成就是他本人确实有病,或这就是他本人对自己的话都不敢相信。

那么,柴大妈和刘三妹为何突然之间都提出了一个共同的、令人费解的想法呢?她们为何都主动提出要求测谎呢?而且还是要自己掏出几千美元去测谎。而且这两位大妈就是相互呼应,相互支持。难道这两位大妈都病了不成?都生了同一种病?

当然不是。

其他人被要求测谎,那是他们要求得到一份被确认诚实的工作。而柴大妈和刘三妹主动要求测谎,则是为了咬人,为了置人于死地。

通常的测谎,那只是给用人单位提出一个录用参考条件。而柴大妈和刘三妹提出的测谎,是一种赌博,是一种一对一的对决,是不是你说谎,就是我说谎的对决。

对于这种对决,测谎器是没有多大准确性的。测谎器无法对一个具体问题判定究竟是谁说谎。而只能是对泛泛的某些问题,对被测谎者做出一些相应分析,再同多数人的回答作比较分析。

我冒昧猜测,这所谓的测谎仪,不过就是同心电图机类似的某种机器。测谎专家对某人测谎,不过就是将这样的一个机器的电极接到人的身体的某些部位,在对被测谎者提出某些问题时,机器会记录人的某些生理反应,诸如心跳速度,汗腺分泌程度,等等,然后分析被测谎者在回答这些问题时的生理反应曲线。

说白了,这所谓的测谎,不过是一种面试程序,这同移民局对入关者的面试,同移民官对新移民的面试,同用人单位对竞争者的面试,本质上是一样的,不过就是问的问题可能会涉及隐私,同时还要本人同意在身体上被接上电极而已。这测谎仪如何就能测出柴大妈在八百年前同远志明是否性交过呢?又如何能测出是谁主动谁被动呢?

可这柴大妈和刘三妹为何就如此荒唐,她们为何就如此确信测谎能够对她们有利呢?对于所谓的测谎仪,我相信大多数人未必就相信那东西就真能测谎。这种测谎程序,对某些用人单位是一种必要的程序,相信这些用人单位也未必就能相信那测谎仪就是百分之百的准确。这种测谎仪或许能够帮助查出一些可疑分子,但对于那些精通测谎仪原理的人,对那些受过反测谎训练的人,测谎仪未必就有效。

可以说,对我们普通人来说,测谎仪测谎的准确率或许能达到80%。但对反测谎专家来说,测谎仪的准确率可能低于20%。

那么这问题就来了,假设柴大妈受过反测谎训练,她的谎言就只有20%的机会被测出。如果在测谎过程中,提出的一百个问题,其中有个99个都同柴大妈远志明做爱的事情无关,都是一些普通问题,诸如你叫神名字,出生年月日,等等,柴大妈都可以如实回答。而只有一个问题是问及柴大妈同远志明是如何做爱的,这个问题柴大妈又可通过她的反测谎手段加以应对,那么柴玲应该有80%机会通过99个问题的测谎,对剩下的一个问题,也就只有20%的机会被查出说谎。最后,柴玲就是有80%的机会通过测谎。

但对于远志明来说,他即便讲的全是真话实话,也还是只有80%的机会通过测谎。

于是,柴大妈和刘三妹玩的这种所谓的测谎器游戏,不过就是一个心理战。他们之所以敢于玩这种把戏,她们能如此有信心玩这种把戏,那就一定是她们有应付测谎器的手段,而不是她们坚信她们比对手有更大的概率通过测谎仪,而这种额外概率只能是来自于她们的反测谎训练!

柴大妈坚决要求同远志明分头测谎。柴大妈随后就宣称自己已经通过了测谎。柴大妈的这个宣称本身就是一个有极大欺骗性的谎言。柴大妈没有公开在何时何地由何人给她测谎,更没有公布就何问题进行了测谎。

我们不妨设想柴玲真的如她所宣称的是,是测谎了,而且是通过了。但那问卷中的问题是什么?

我相信,给柴玲测谎的问题应该是测谎专家题库中的某些问题,这个题库中不可能列出这样一个问题:

“柴玲,25年前有人强奸你了吗?强奸你的人是谁?他叫远志明吗?”

如果没有类似的问题,柴玲宣称通过测谎,那就是欺世盗名,故意混淆是非,愚弄世人。

我们假设,柴玲向测试人员提出要回答这个特殊问题,针对这个特殊问题来进行测试。如果是这样,这就如同是在考场上,考生要求就自己提出的问题进行考试。那还有不答100分的道理吗?

如果我们明白了测谎不可能就某一具体问题进行测试,那我们就应该明白,柴大妈和刘三妹的所谓主动测谎,无疑就是中共特务惯用的超限战手段,这暴露了她们是受过反测谎训练!

中国的包青天曾经断过一个真假母亲的案子。包青天就是让两个真假母亲当堂争抢那个孩子,宣称谁抢到手,孩子就是属于谁。结果,那个抢到孩子的女人被包青天打打进大牢,而将孩子判给那个不忍心看到孩子在争抢中受到伤害的女人。

很显然,这柴大妈死咬远志明,那就如同那个自称是孩子母亲的刁女人一样,一定是撒谎了。如果她真的是没撒谎,真的被强奸,她怎么可能将这样的冤屈之事去交给什么测谎器去决定真假呢?那就如同是让她柴大妈和远牧师去争抢一个孩子一样,只有那个说谎的人才会赞同这种审判方式!

打个比方来说,如果你在街头上看到柴大妈在玩一个游戏,就是投掷硬币来赌博。她敢坐庄摆这样一个摊子,她一定是认为他肯定赢钱。否则,他一定就是一个傻子。如她认定能通过掷硬币就保赢不输,她的信心一定是来自于一个你所不知道的秘密,或者是硬币有名堂,或者是投掷方式有名堂,总之,她能预知投掷硬币的结果,她这才敢于在街头摆摊掷硬币。

同样,当今柴大妈和刘三妹敢于如此高调要上测谎器,只能暴露她们受过专门的反测谎训练!


柴大妈和刘三妹为了一点鸡毛蒜皮,就动不动要求人跟她们一道去测谎。如果某一天柴大妈和刘三妹联手指着一头小梅花鹿,楞说那是马,你如果不同意,她们就要求你跟她们一道去测谎,有谁会理会这两个疯女人吗?

刘刚
2015年5月6日

1 comment:

  1. 同意劉先生!柴玲說自己通過測謊,但無細節亦無警方介入,柴甚至在沒有去報警就去測謊為了證明遠志明25年前強姦她。首先柴那種性格的女人,不可能輕易就範,即使當時遠志明得手,柴亦可以事後第一時間報警,現在20幾年後再跳出來說遠強姦,突出基督徒身分,這和目前國內大力打擊基督教是呼應的。其次,柴測謊的機構是什麼?所採取的方式是什麼?過程中提出過什麼問題?這些都沒有交代,令人懷疑測謊一事是否真正發生過。最後,也是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即使遠當年強姦了柴,那也是私人恩怨,最多諮詢律師作報警處理,為何柴惟恐天下人不知要鬧得路人皆知?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