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Sunday, December 22, 2013

旧文存档:我来告诉你沈飞601所战机研发水平

原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10/601.html

螺杆在隔壁发贴讨论沈飞601所战机研发真实水平。对这个问题,我应该是最有资格回应了。

我在1982年7月到1984年9月在沈飞601所工作两年,参加过歼八2飞机设计。对于螺杆所提到的沈飞601所所长孙聪,我还是熟悉地。

1. 601所的前几任所长

601所的前几任所长,都是我当年在601所时的小兄弟,是铁子,有的还是发小。

下面的几个照片就是601所的前几任所长。

我在研究所那会儿,顾诵芬是总设计师,所长是刘瘸子,我忘记他名字了,那盖因他是个瘸子,大家背地里都叫他刘瘸子,以致于我们都不知道他的真名大号了。副所长还有管德,这些人很快都升为副部级。

我最近才猛然想起刘瘸子的大名叫刘福根!

等我一离开研究所去北大读研究生,我们三室的主任老解(读谢)被提拔为所长。老解当年对我是最欣赏了,一直想培养我当接班人。我哪里稀罕被老谢培养啊,我那时是一心想被邓小平培养,就进京考状元去了。于是,老解选择了李玉海作接班人。

再下面,就轮到李玉海当所长,罗阳当书记了。

这是中航工业副总经理李玉海(右)同空军副司令员景文春一道视察飞机制造厂。

李玉海是西工大82届,跟我同期分到601所,我们同在三室(强度室)工作,而且是在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我那时分管飞机前段强度计算,而李玉海分管机尾强度设计。后来,李玉海成为601所所长,目前是官拜副部级。


这是中航工业副总经理耿汝光(前右二)同海军副司令员张永义一道视察飞机制造厂。

耿汝光是北航82届,我们同年分到601所,耿汝光当时飞到一室(发动机室)工作,我们常在一起打排球和羽毛球。






这孙聪也是拉大旗作虎皮,还拉上温家宝照相,让人以为他是温家宝的跟班。

这孙聪是李玉海选拔的接班人。孙聪比我晚一年进所。我在601所时,孙聪那伙人就根本没有上台讲话的机会!

2. 先说说这些人的业务水平

如果同李鹏、李铁映、叶正大(也在601所工作过)那拨太子党相比,这李玉海、耿汝光、孙聪这些人还是有些业务能力地。但那业务能力,也就是跟我在凌源监狱里见到的那些造“凌河牌”大卡车的犯人的水平高出那么一点点。

我们那年同时分到601所的大学生约有100人。入所时曾举行新大学生测试考试,考数学和政治。政治考试结果无人关心。数学考试的结果在全所公布,我考了第一名,是98分,其他人就没有及格的,就根本没人超过55分!那数学考试题也就是微积分,还有高中代数、解析几何。

从这个考试结果,我们不难看到当年李玉海、耿汝光这些人的学术水平。那个孙聪的水平还远不如李玉海和耿汝光。可是,当他们当了官之后,他们都成了博导,还是工程院士!这就是我们国家目前军工企业的现状。

李玉海和耿汝光的水平也有比我高的地方,那就是排球。这李玉海是所里主力二传手,耿汝光是主力扣球手,我也就是个替补,只能是给他们喂喂球,发发球。我还跟李玉海拜师学艺,学了几天二传。

可是除了这排球篮球足球一类的小脑项目,但凡能用点脑筋的高智商项目,我敢说,他们在我面前都得甘拜下风。

假如说我的业务水平是博士,那耿汝光和李玉海的水平充其量也就是俩学士!

我们在601所时,跟我同去的有一个老杜,全名杜子清。老杜现在美国西雅图。老杜的业务水平在我们那一拨人里,那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也就是服我,其他人一概不服。只要有人敢跟我们挑战学术,老杜立马会上去考他们:“你知道一个‘套’(拉丁字母)的时间是什么吗?”如果还是不服,老杜会接着问:“你能给我写出麦克斯韦方程还有柏努力方程吗?”就没有谁敢跟老杜叫板!

3. 再说说他们的背景

李玉海老家是天津小站,地道的农民出身,肯定没有后台,跟太子党根本就不沾边。

耿汝光和孙聪也是一样,都没有强硬的后台。

他们之所以能平步青云,升到副部级,全靠着自己的本事,可这个本事绝不仅仅是业务水平,更主要的是溜须拍马的水平,最最主要的是听话。

按理,他们的这些副部级职位,也应该由那些太子党或者是有关系有背景的人才能争得到。但是,这些职位必定还是需要有一定业务水平,特别是基层的实际工作经验。而那些太子党是不肯下功夫去学习这种枯燥无味的飞机知识,更不肯在飞机制造厂或研究所常年工作,这就给李玉海这些出身底层的人中了彩票,才使得他们能够爬到副部级高位。

为什么说中国的飞机制造同中国监狱制造的大卡车是一个水平?

就举一个例子吧。看看他们是如何制造飞机(汽车)大梁。

我在601所时,有时到车间跟产。对于发现不合规格不合尺寸的飞机部件,就得要求车间返工。有一次,发现一个大梁被工人给车错了尺寸,我要求报废那个大梁,重新返工。可车间的领导就是不照办,说那个大梁价值上万,这样报废了,他们的奖金就飞了。那些工人就试图用铁锤将大梁硬敲进飞机的横框之中。

在92年到95年间,我被关押在辽宁凌源第二劳改支队。同沈飞601所同处辽宁省。

经常地,有新出厂的凌河牌大客车刚一开出车间,车门就打不开关不上。我亲眼看见那些劳改犯们用大锤将车门硬是砸开,再将车门敲来敲去,直到能够开放自如!这劳改犯的技术,跟沈飞公司的工人在安装飞机大梁的技术有得一比!

凌源劳改队花了几百万美元从德国进口了一条数字机床。但那台机床居然在5年中从来都不曾被开动过。为什么?因为没人会开动那台机床!有人说不可能,进口这台机床时一定会培训了人员去操作那台机床。是地,进口的同时,凌源劳改队确实要求德国公司培训劳改队的警察和工人,而且培训了好几批,有50多凌源劳改队的年轻工人和警察轮番去德国培训,但那些去接受培训的都是劳改队领导的子女,他们只是借此机会出国旅游,没有一人能够学会数字机床的操作。

后来,监狱的几个领导为了给我找一份高智商的工作,就让我去看看这个机床。那个机床用油布包裹了三层!还拍了几班警察轮流看护那个机床。见我跟他们索要说明书,那几个警察竟然吓出一身冷汗。他们就是担心这个机床万一开动起来,他们的“看护机床”的工作饭碗就砸了。

我看了那个机床说明书。这哪里是那些初中毕业的劳改队警察能够操作的呀。那每次操作,你都有计算好解析函数,再输入相应的程序。

我看过这个机床,本以为劳改队能让我去亲手操作那个机床,我好有机会越狱,或者借助机床绞死他几个共军土匪伪军土八路,或者是制造几起跑电火灾大事故。不曾想,那监狱发现了我有不良企图,断然拒绝我继续接触那机床。

中国的大卡车几乎都是被劳改犯们用铁锤敲出来的!这卡车岂有不透风之理?

这中国的飞机也几乎都跟劳改犯一样水平的中国无产者用铁锤子敲出来的!这飞机岂有不透风之理?可是这飞机一透风,那柏努力方程可就要重新计算廖,这气流气动所产生的飞机浮力也就不平衡廖,那飞机岂有不翻跟头乱颤乱抖之理?飞机从天上掉下来也就是难免啦。

4. 这水平的人如何造飞机?

在我看来,这中国的飞机制造业,那就是一群南郭先生在滥竽充数,整个就是一个诈骗团伙。

这伙人就利用权力,揽到项目,拿到巨额项目资金,然后就是同买方一道坐地分赃。至于能否造出合乎标的的飞机,又是何时造出,那就听天由命罢,反正买方(军队的军代表)也是拿了巨额赃款,他们都不会去催要飞机。实在不行了,拿个报纸糊的飞机,都能蒙混过关。

立项目、出钱的是军方。

批项目的中航公司的副总经理耿汝光、李玉海,和副总设计师孙聪,他们都是来自601所,都要为601所争得项目,都要掩盖601所这个常年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

601所几乎就是唯一的竞标者!

这项目和钱当然是年年都被601所拿下。

然后,601所就送大笔回扣给军代表、以及几个在总公司帮助601所争项目的老领导!

这无异于一群骗子在合伙诈骗纳税人的钱财!这种骗术同韩寒的骗术如出一辙!跟周正龙的纸老虎也没什么两样!

难道如此坑蒙拐骗,就不怕露馅?就不怕被揭穿?

可是,谁又能揭穿他们?

指望那些上级领导们?他们又有谁能懂飞机?

那些611所、603所的同行竞争者们,可能能够指出601所是根本造不出他们所吹的新一代战斗机。可是,只要他们敢于说出来,他们就立即会被跨省,被砸饭碗。

至于其他的纳税人,他们就根本看不出这其中的猫腻!他们只会跟着爱国、跟着愤青,跟着耿汝光耿大嘴后面吹嘘中国的新一代飞机将在不远的将来赶超美帝!然后,就跟着一道高潮了!

象我这样的能够揭穿他们的把戏。可601所的那帮南郭先生们立即会揭露我是反党反华反人民的敌对分子!

看来,这个把戏就永远这样演下去廖。

5. 最后请大家看看我参与设计的J8-II飞机。


同J8飞机相比,这J8-II的最大改进是安装了雷达,就是机头深颜色的那部分。后来还吸收了以色列的技术,实际上也就是美国的技术。只是美国有法律不能直接向中国出口军用雷达技术。

另一点就是两侧进气。

我参与设计的是飞行员身后的那一框。


看看在我之前的这款J8飞机。这是飞机吗?还不如说这就是一个导弹或者是一个土火箭!也就是我们小时候玩过的穿天炮嘛!是中国古代就拥有的技术啦!

不过话说回来,这J8飞机还真是名副其实,那也就是一个铝合金的J8!

自从我参与了飞机设计,中国的飞机就从火箭炮变成了有雷达眼还是两侧进气的现代飞机!

由此看来,我对中国的飞机制造也还是贡献大大地!


-------------------

下面是螺杆在独立评论刚刚发出的铁子:

作者: 博讯螺杆 “虾老弟好文!揭共军内幕如数家珍,收藏了”2012-10-12 09:34:43 [点击:60]


触目惊心:沈飞601所被曝战机研发真实水平

http://74.53.4.74/article/Military/38508763_3.html

孙宝书(注:601所负责人孙聪著《飞机结构典型故障分析与设计》)里面,其实最搞笑的不是那些故障为什么出现的原因,虽然那个已经很丢人现眼了。最丢人现眼的是21世纪以前的排故过程,根本就没有气动弹性之类的意识,真是怀疑他们都是生活在40年代的老古董。对故障分析的马虎也是神一样的存在,一个最简单的受力分析检查,八年啊,坚持了八年,发了六个技术文件,都没人去看一眼……

说老实话,孙聪对于601的设计能力提升,那真是神一样的存在,他老人家终于把601从20世纪40年代带到50年代了……这是601折腾了50年,出了八个院士都没搞定的事情啊。不光是J8白,所有型号都沾边。

顺便,跟格鲁曼合作的是112,不是611……先分清楚这个。611是跟达索学了点东西就开窍了。

问题是,611在80年代,所有部件设计都是引入了疲劳设计和损伤容限,比601早了20年左右,这个可就不是开窍不开窍的问题,601这20年在吃香嘛……所以,对中国航空工业的一个美好愿景,就是601赶快死掉,拉倒。当然这很难实现。

MIG21的腹鳍设计上有缺陷,是一个根本原因,但是把腹鳍问题放大是因为绝对刚性,这是两个独立事件。出的故障也是不同的。

孙宝书里提到过J7的问题,腹鳍设计沿用了翼刀设计思想,只通过根部型材与机身相连,强度有问题,因此导致了外蒙皮擦痕、裂纹,腹鳍隔板裂纹,纵向型材裂纹,但是没有那么多的螺栓断裂。

螺栓断裂是J7和MIG21没有,而J8独有的,就是因为J8是唯一把纵向型材做绝对刚性设计,结果就不停的断螺栓。孙聪他们重新搞了受力分析,掉螺栓的问题才算解决了,90年代的拼命折腾,都根本没进行受力分析就下发技术文件了,还发了六次,这是最可怕的事情……

在孙聪排掉这个故障以前,折腾了接近10年啊……J8几乎所有型号全都栽上面了。  孙聪作为601的掌舵人说很烂,112的工艺工程师也说很烂。那除了真的烂的底掉,恐怕是没别的说法了,601一贯很喜欢把质量责任扔给112背,但是孙宝书里楞是没有一个敢推卸的。

拆掉比继续做下去好,好歹省钱,而且也不至于让601逼着军队买那些JZ8还瘫着在扯皮呐……。42框,某团的J8有90%腐蚀裂纹了,不就是因为完全没有防腐蚀设计嘛……那地方随时都装着一堆盐水。

用601现在的风气,基础,来做四代机,特别是结构上改变这么大的四代机,其实就是一种不科学管理,浪费钱的行为。飞机设计是个系统工程,开不得半点玩笑,而601最多的就是拿设计飞机开玩笑的人。

车间,那是112(沈飞松陵机械公司)的,这个帖子里有个112的前工程师就进来吐槽了一下。

J11B是601第一次进行疲劳设计的飞机,落后世界水平50多年水平。实际上在21世纪之前,601的结构设计,基本还是玩的顾奶奶在交大学的那一套,因为那年月彗星还没解体,还没结构疲劳这码事。

601是进入21世纪,才开始基于疲劳寿命进行结构计算的,在此之前他们只会静强度设计,损伤容限之类更别提了。不然也不至于J8不停结构排故,J8绝大部分问题都出在结构上,而结构上绝大部分都是没有疲劳设计。就这么点水平折腾这么高的复材比例,这么大的复材,完全就是送死。

进步永远不是建立在空中楼阁基础上,谢谢。四年前做一个简单的复合件还得靠打钛合金条子补强,到今天就开始玩整体翼了?这种玩笑还是少开点好。这是大跃进,放卫星,不是设计飞机。空军飞行员的命,也是人命,我交的那点税,也是真钱不是伪钞。

601要做个技术要求低的四代出来,我倒真没想多骂。看见那个牛逼无比的整体翼,我就完全不能忍了,这是闹哪样呐,连爬都没学会,一转眼马上蹦着要飞到大气层外去了,难不成601全被外星人换脑子了还是真把自己当成洛克希德了?

南方系不正确,就代表解散601不正确吗?苏联还解散了好多战斗机所呐,那是因为苏联也是南方系吗?

你认为以前出现的问题是管理问题,那就按照你说的管理问题好了。那你怎么证明,在新的粽子的设计里面,老大所的设计都是合理的,不会出现管理问题。难道是外星人把老大所的管理人员全抓走了?

排一个故,就是一个项目成果好不好……评职称选院士啥都要用的。因为做出了J11,还有那么那么多型号,所以沈霍伊能力绝对没问题的,万岁,万岁,万岁!还真不好意思,601的伟大神机,都是一服役就开始不停的排各种神奇故障,排到退役都还没排完,而且是越排到最后越发现大问题。这种本事没人能比得上。

自己去看首席歼击机设计师的书,说得清清楚楚,结构计算是把那个型材作为绝对刚性件计算的。顺便,你对601刻骨铭心的爱,背后可是对611飞机刺骨的恨哦。你刚才还在诅咒J10达到601各神机的排故水平哦。因为做了个四代壳子,所以绝对不允许批评,哈哈,好伟大哦。出现了=达到四代水平,这个结论我怎么看不懂呐……?且不说都还没飞,更别说飞了也未必达到四代性能,怎么现在看着个粽子就证明是四代水平设计能力了?

可惜得很,J10都服役马上10年了,出的排故先进,排故典型,立的功劳连个11BS这种新飞机都不如。你对国产飞机这种最恶毒的诅咒,看来没有实现的机会了。

是没啥说下去的必要了,反正不管601犯了多少错误,都不能批评他们,不能处罚他们,要给他们更多的钱,鼓励他们再立新功,犯更大更多的错误。顺便啊,别人的飞机,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设计出问题,那为啥J8这种搞了快50年的自己的飞机,到现在还在不停的出排故先进典型啊?

你是说J8D,F,H等等吗?还有J11BS吗?好多型号呐,比LM都厉害了。几十年来从来没干出过啥像样的事情,不解散还干嘛?

中国好歹还有一飞院和成都所活着呐,俩能做战斗机的单位,而且是真正自己研制出来合格战斗机的单位还不够啊,苏鳖那也才米格和苏霍伊两家战斗机局呐。美帝倒了多少飞机公司,苏鳖关了多少设计局,咋别人都没完蛋,到我鳖离了601就要世界末日了?拿人民的钱尝试,总不能几十年都不停说,我们虽然失败了,但是教了学费,学到了好多好多的经验,  然后这次犯的错误,下次继续犯?

既然改了连不改都不如,那改他干嘛呐,特别是那些根本毫无意义的修改。毛子什么图纸都给了的,照着抄都不会吗?这俩用的一样的两个发动机都是大推,当然15推比好了,15又不需要两门火神,两个座椅,两套航电。问题是你这对比的是双中推和单大推。

《飞机结构典型故障分析与设计》,这玩意,无论多牛逼的沈吹也不敢否认的,最多避重就轻,东拉西扯,满地打滚。因为这玩意,是中航工业副总工程师,首席歼击机设计师的大作……至于这位是谁,请百度……

改进改进,改进完了结果除了航电,其他地方只要改进过的地方,连最老版本的SU27SK都不如,那这种改进工作还真不如没有。还不如直接给J11A换航电拉倒。

因为他们管理不行,所以更应该多砸钱,多砸飞行员给他们,让他们继续造管理不好的飞机锻炼。是不是CEO觉得中国就601一个飞机所,离了601中国空军就要完蛋了。

交付?J11A是复制的SU27,CEO总不会说这个结构设计是601的功劳吧?

至于11B,结构设计上那些槽点还打算让我说?上复材减重,结果减重不成反而被迫在外面打钛合金条子来实现苏霍伊用铝合金实现的强度,真他妈的光荣啊,首席歼击机设计师还专门论证了突出外面的钛合金螺栓和加固条子不会影响飞机气动。

智商问题,或者说他们大学咋毕业的?居然会以为世界上有绝对刚性的结构?材料受力不会变形? 苏霍伊设计,112复制图纸,所以J11A质量最好。

至于601的11B,这种笑料槽点无数的玩意,你要觉得是伟大功绩,那你慢慢赞美601吧。孙宝书上那一堆笑料,很能让人绝望的。

腹鳍结构裂纹和螺栓断裂故障,发了六份技术文件,结果反而是故障愈演愈烈,频率越来越高。

一个场站通报执行前12次螺栓断裂,通报执行后185次断裂。某机场一年内J8总共25次大的腹鳍结构损坏,最高峰一个飞行日10个腹鳍损坏,千奇百怪。然后又一算,结构静强度完全没问题啊,这些故障完全没道理啊,结果折腾了10年,才发现是没有计算型材的刚度,把型材当成绝对刚性材料计算了………大师一句:传力特点比设计阶段所期望的要复杂得多………我的天啊,设计的时候,601伟大的工程师们真相信有绝对刚性的材料?

低智商错误错到这个程度的,可惜还真不好找。

首席歼击机专家的那本大作里面,动不动就是静强度合格,只是没考虑疲劳载荷之类的说法。到现在这年月,给飞机算结构强度还只算静强度的,美帝有这种神人吗?

后减速板钛合金接头大梁,平均飞行253小时零3分断裂。因为啥原因呐?孙聪准院士,中航首席歼击机设计师出来说了,大梁的静强度是合格的,是没问题的。

问题是,这他妈都21世纪了,飞机结构设计还只算静强度?这是哪门子飞机设计啊?50年代以后还有敢这么设计喷气式飞机的家伙,除了拖出去打靶,还能说他们什么?

结果是啥?根本没对这个大梁进行疲劳试验和震动试验,在振动环境和疲劳载荷下,又是应力集中哦……。飞机跟一个枪瞄导轨是一码事?那结构室的人都可以直接拖出去枪毙了。

你的意思是把飞机挂梁当成枪瞄导轨进行受力分析,那是很光荣,不需要批评的事情?

这是常识问题,孔不能打在一个直线上,尽可能分散,不然会应力集中。

任何一个合格的需要受力学训练的工程类专业毕业都应该掌握的基础技能,这个都不懂,那做机器机器炸,修桥桥断,修路路塌。

看看这个经典案例,想对601的智商有信心,那我自己的智商恐怕就不是那么乐观了。

2006年5月,窦树军应师军械主任邀请,对某型飞机机翼综合挂梁立柱进行超声波探伤时,发现此处又出现了裂纹,这是第二次发现该型飞机有裂纹了。如不及时改进,战机在高空高速、做各种特技动作飞行时,很容易折断挂梁,造成导弹脱落,后果不堪设想。

窦树军反复对照裂纹回波,分析裂纹成因,大胆提出是“设计不合理、受力不均”造成的,并向上级提出了改进意见,最终某飞机研究所采纳了他的意见,将全军列装的该型机机翼综合挂梁立柱全部进行了改进。

问题是现在网上主流,就算拼命要算出用两台三代里面都算烂货的发动机,来干翻F35,爆得洛马(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菊花残,还得很便宜。洛马技术水平好烂,堆那么好的设备,那么强的发动机,还这么烂的飞机。

问题是现在网上主流,就算拼命要算出用两台三代里面都算烂货的发动机,来干翻F35,爆得洛马菊花残,还得很便宜。

想啥呐,马副参座当初就差点挂在J8上,结果反而是马副参座还差点被扒军装转业呐。

一所的飞机,怎么可能有设计问题?

今年兰州也出了一个,座舱盖直接被撞碎,后座飞行教员护目镜里都是血,只好摘掉光脸迎着风开飞机……。 天可怜见,前座的飞行员飞11BS才一个多小时……辽宁那个,一个副旅长一个大队长,撞得鼻青脸肿,飞机跌到380米高度马上就要坠地了才拉起来。回去都一等功,今年也升官上去了,拿命搏出来的啊。

我反正是看到一所搞什么自主知识产权,就心尖儿颤。

还不如照老规矩,让112测绘复印下苦力,601签字评职称发奖金算了,就算把那些自主创新的钱全发给601所各位,让他们去吃喝嫖赌不管干啥,也比拿给他们励精图治自主创新来的靠谱,飞飞的命也是命啊……。

重大技术进步,数字式飞控。要是模拟的倒是好了,SU27别的不说,飞控稳定性还过得去,托落后的福,中立稳定的。

空军手册还专门说了,要是出现俯仰失控,千万千万不能按照PIO的处理方式松手,要拼死握住,不然去年和今年两次发一等功就发不出去,得像当年11BS试飞一样,满大山的捡碎片找黑盒子了,直接空中解体啊,飞行员都被撕碎了。

J8那个挂梁,是哪个智力低到启明星小学水平的家伙设计的,钻孔全开到一个面一条线上,搞的应力集中不停的出裂纹。J11B那个翼身融合部位,本来金属材料用得好好的,哪个傻逼硬要搞个破烂复材,搞不定只好打钛合金补丁加强,搞得又贵又重阻力又大还特他妈寿命短。

J11BS那个傻×数字式飞控,连自发震荡都出来了,数字飞控只听说过PIO,啥时候出现这么剧烈的自发震荡的,还打算制造几次空中解体或者是一等功来玩玩吗?

要说骂一所,112的人骂一所骂得难听多了。参加过复制SU27图纸和测绘T10K的某人比成粉骂得难听十倍。

凭啥不能一棍子打死?601成立51年了,就没一个合格的型号交付过……连过得去的二代机都设计不出来的所,设计得出来可以用的四代机吗?

对上面的专业议论很多人可能看不懂,我是土木工程专业的,一看就懂了,确实是触目惊心。刚度验算,哪怕是建筑设计也是必须的,何况飞机这种承担高空高速,高频振动,突变荷载等诸多不利因素的物体?真不是一般的扯蛋了。其实我们这个行业也与其类似,一些《规范》的基础理论明显就是错误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房倒屋塌而送命,有专家提出质疑,搞了个改进建议,并进行了大量的应用试验,可靠性100%,但国家决策机构却拒绝采纳,因为一采纳就等于认错。

总认为中国的文科学子是被洗脑了,其实理科同样被洗脑。理科只讲计算,不讲原理,这和西方科学是两个路子。记得92年去北京内燃机厂参观,该厂领导说过一件事:一汽当时开始生产奥迪,其实就是把原厂提供的所有(注意:真的是所有)零件组装成整车。完成后测量整车外形尺寸,奇迹发生了:组装车比原厂车高了1cm!

没有基础工业素质,没有制造业的根基,没有开放的思想环境,技术人员不能独立思考,技术环境充满了尔虞我诈的政治氛围,无计可施时就想办法偷窃剽窃,这就是中国的工业环境。两架歼8送到美国搞升级,人家拆开发现两架飞机竟然零件不能互通,开始觉得不可思议,很快结论出来:都是手工货!

试飞中的所谓“四代机”JIIB(山寨SU27)

1 comment:

  1. 政治局按党中央的要求 党中央被迫随精英的意思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