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Sunday, June 18, 2017

胡舒立状告郭文贵法庭文件汇编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7/06/blog-post_31.html


胡舒立状告郭文贵案是从2017年4月21日在纽约皇后区高等法庭立案,中间双方律师进行了多次交锋,共向法庭递交了25份文件。最后一次是在6月15日双方向法庭递交了13份法庭文件。

郭文贵很多粉丝误以为郭文贵在这场官司中已经胜诉,但从法庭展示出的文件来看,目前是郭文贵的律师向法庭提出动议要求延期审理,而胡舒立律师则提出动议,反对延期审理。案件没有结束,而是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LisaMay24884326:推友评论关郭什么事?

刘刚:没说关推友什么事情。推友评论,可以作为评估诽谤罪产生的社会影响和伤害。

文件忒多,我没有细看。其中有几个是关于给郭文贵送传票的文件。原告试图将传票送交郭文贵的一个雇员。雇员拒接。后来这个雇员向法庭递交了一个证词,讲述他为何拒接诉状,好象还做出道歉。

郭文贵的那位雇员名叫Ian Yeung。4月28日传票送到他手里。但他指导6月6日才转交给郭文贵律师。他向法庭承认是由于他的错误而耽搁了传票的送达。他为此向法庭表示诚挚的道歉。

这种法庭缠讼将是无休无止的。几乎每过几天就会给送交一大堆证据材料,看都没法看完。

现在大家应该明白我说的针对郭文贵的法律超限战了。郭文贵本人至少得阅读一遍这些文件,那就得耗费郭文贵每天一小时的时间。如果郭文贵被这样告上十起案件,郭文贵每天就得花十个小时阅读这些卷宗。当然郭文贵也可以不看卷宗。完全让律师去处理。但律师哪里知道那些推文都是来自何人和真正意思啊。这都需要郭文贵去向律师解释。同时,郭文贵也要从这些诉讼中了解哪些话能讲,哪些话不能讲,避免引起更多的法律纠纷。

现在,郭文贵应该意识到我给提出的最佳反击战略就是在美国纽约起诉王岐山。一旦起诉王岐山,郭文贵的那些揭露王岐山盗国贼的贪腐证据都可以合法地提交法庭,就象下面列出的文件一样,全世界的网友都可以上网自由查阅,自由传播。这种传播就不容易被告成诽谤罪了,因为这是法庭上传的。

见链接:

向美国联邦法庭起诉王岐山、孟建柱、傅政华等盗国贼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7/06/blog-post_90.html

我希望郭文贵尽快同我联络,一道起诉王岐山。唯如此,才能将王岐山派出的那些讼棍们彻底瓦解。早联手,早解困。否则,一旦派来几十个人来告郭文贵,郭文贵将应接不暇,难以翻身。

我这里摘录几份法庭文件。

开庭时间


06/16/2017

07/10/2017

07/18/2017

郭文贵雇员延误40天转交传票,向法庭道歉




这是郭文贵的雇员Ian Yeung向法庭提供的证词。该证词是证明该雇员在4月28日收到起诉书的复印件,并告知他转交给律师。5月15日,Ian被告知了律师的名字是列文并通知他将文件转交律师,但他依旧没有转交!直到6月6日,他才将起诉书转交给律师。Ian承认是他的错误导致起诉书被延迟40天转交给律师。

Ian一再就此向法庭致歉。法庭会接受这个道歉吗?我相信一个经验丰富的美国法官会很容易看出这就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法官会告诉郭文贵:

I don't buy it! (我不买你的帐!)


相信胡舒立的律师将来会传Ian到庭作证,并就这个问题继续追问Ian:

你每次接到信件,会多长时间转达?

以前发生过40天才转交信件吗?

如果没有,为何这次会延误这么久?

有谁授意你延迟转交信件吗?

延迟40天转交信件,很难被法庭接受。那么,上述由Ian作出的证词就很容易被坐实是撒谎!如果是撒谎,就应该查出是有人授意。于是,郭文贵很容易被查出是收买证人制造伪证!

我讲出这些,主要是提醒郭文务必遵守美国法庭程序,要诚实、认真对待。万万不可将中国的那套伪造证据、收买证人的手段搬到美国来,否则,很容易被定为藐视法庭罪。一旦法官认定是藐视法庭罪,通常会被逮捕,会有犯罪记录!这种行为将是得不偿失。

两个月前,那个几次诬告我的共谍曾霞敏就被法官认定是在法庭撒谎及藐视法庭,当场就被戴上手铐关进监狱,留下犯罪记录!

郭文贵律师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胡舒立律师向法庭提供有很多证据。仅是从郭文贵推特截屏的推文就有60页。这是其中的第54页。从这份文件可见,推特上推友们的言论都可能被胡舒立律师用作证据呈递法庭。但是否是对哪一方有利,那就看双方律师如何辩护了。

看看上面给的那个证据里,有唐柏桥的图片。当然会有很多其他郭粉的过激言论。这些人都可能被传唤到法庭作证。将对郭文贵十分不利。

一旦推友被传唤到庭,对方律师将只会问这样几个问题:

这是你写的吗?

你是写在郭文贵的推文下面吗?

你看到郭文贵写了什么?

你仇恨胡舒立吗?

都是只能回答yes/no, 是或否!

一旦证人回答了上述问题,得出结论就会是:郭文贵煽动仇恨,对原告造成了不良社会影响。


这是到目前为止,郭文贵的律师邓肯·列文向法庭提供的唯一的证词。

从郭文贵的律师邓肯·列文(Duncan P. Levin)向法庭提供的这个证词来看,邓肯·列文律师至少是目前还没有准备好有效的辩护策略,而只是听从郭文贵的辩护策略。郭文贵的律师不懂中文,他不可能从上几十万的郭文贵的推文中专门挑出这个特别的推文作为唯一的呈堂证据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郭文贵找出这么一个自己的推文来作为反驳证据。这足以表明列文律师完全是按照郭文贵自己的辩护逻辑来为郭文贵辩护。

但是,郭文贵提供的这个证据就是对郭文贵本人的不利证据!

第一,这个推文明确指明是郭文贵在反驳谢建生!就算这个推文的反驳足够有力,可你是反驳谢建生,跟胡舒立有什么关系啊!

第二,老郭这个推文意图证明中国政府对郭文贵断网、中国上千家媒体对郭文贵丑化,博讯诽谤郭文贵,等等,这些指控就算是成立,这跟胡舒立有什么关系吗?是否因为中国政府迫害郭文贵,郭文贵就可以诽谤胡舒立呢?这里毫无逻辑性,至少是没有形成证据链!

第三,这个推文表明郭文贵在推特上攻击谢建生、博讯、中国上千家媒体。这正好给对方律师拿出一个指控郭文贵惯于用推特对人进行攻击的证据,从而让法庭相信郭文贵是具有使用网络进行诽谤的习惯。

第四,郭文贵提供的这个证词就相当于自己在推特上写出一句:“郭文贵无罪,郭文贵从来就不曾诽谤胡舒立”,然后就呈堂作为为自己辩护的证据,哪个法庭会接受这样的自我辩护啊?

总之,就目前来讲,邓肯·列文律师还根本没有形成任何有效的辩护方案,不过就是给郭文贵充当刀笔匠,郭文贵说什么,他就记录下来向法庭呈递什么。这种辩护方式将对郭文贵十分不利。

当然,邓肯·列文律师或许还根本就没有阅读原告的所有证词,没有时间找到有效的辩护策略。等过一段时间找到了,就会改变策略。

或许,象邓肯·列文这种大牌律师根本就不用说话,法官就永远判他是正确,判他胜诉,也未尝不可。但那就是美国司法制度的天大笑话了。

但愿郭文贵要认真慎重地对待这种诉讼,不可盲目自信,更不可大意轻敌。一旦输了一个官司,后续的官司讲话接踵而至,而且会接连败北。

给郭文贵的紧急建议


我刚刚看了一下胡舒立的律师向法庭提供的一份60页的证据,其中列出了郭文贵在4月22到5月23日的部分推文,以及6月13日到6月15日在脸书上的部分文章截屏。




就这份文件看来,胡舒立的律师团队没有认真地搜集郭文贵的关于胡舒立的部分攻击性言论,只是收集郭文贵转发的推友言论,而没有收集推友的跟帖言论。大概胡舒立的团队认为推友的跟帖不算是郭文贵的责任吧。但我相信胡舒立的律师团队或许也全部下载了这些相关推特言论。但凡是在郭文贵推文下辱骂胡舒立的推友言论,都会是对郭文贵不利的证据。

鉴于此,我建议郭文贵尽快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

1. 今后发言务必谨慎,切忌攻击其他可能控告你的人。避免更多的法律纠纷。

2. 提醒推友们冷静,不要在郭文贵的推特下发表恶毒攻击他人的言论。这些言论都可能作为郭文贵煽动仇恨的证据,作为给他人造成严重社会影响、损害他人信誉的有力证据。

3. 在上述提到的证据中,除了是郭文贵的推文,还有大量郭文贵转推他人的推文,主要是郭文贵转发网友“推特战记 @twittezhanji”和“官场观察工作室 昭明 @ZhaoMingObserve”的推文,这两位推友看似风格相似,都是每天发表大量的恶毒攻击、辱骂其他网友的推文,而郭文贵反复转发这些推文,现在被胡舒立律师用来作为指控郭文贵诽谤的证据。郭文贵应该尽量避免转发这类人的推文,甚至要设法同这些人切割,不要为他们的诽谤性言论背书或承担法律责任。

4. 提供的脸书证据主要是郭文贵本人的视频截屏、唐柏桥的几个视频截屏、郭宝胜的视频截屏。同样地,郭文贵也应尽快同唐柏桥和郭宝胜尽快切割,至少不能为他们的视频背书,以免为他们的诽谤性言论承担法律责任。

5. 今后务必不要在推特上为任何讲话不负责任的人大加赞扬,否则,这些人的发言和视频就可能被用来起诉郭文贵的证据!

6. 征求律师意见,看能否删除某些可能构成诽谤的言论。这至少是向法庭表示有知错改错的诚意。也能减少对方继续收集更多的不利证据。

上面的意见都是我在几个月前就多次对郭文贵建议过的了。不小心一语成谶啊!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啊。希望郭文贵务必吸取教训,至少是要远离小人罢!

众所周知,赵岩、叶宁、唐柏桥、昭明、杨健翱等人都是知名网友,他们的视频或推文几乎就是粗口成章,而郭文贵就是最最赞赏这几位网友。这就很容易为他人的诽谤性言论承担法律责任。

良药苦口啊。望郭文贵三思而后行!

林晴‏ @linqing:很可惜,这个是多了一个“L”的假郭文贵推号。或者说这个是郭文贵小号?

刘刚:啊哈,你火眼金睛啊。这也是我纳闷的,为何只是收集了60页正文啊?如果认真收集郭文贵的真账号@KwokMiles 而不是@KwokMilles,有关胡舒立的至少能搜集几百页的不利于郭文贵的证据!

由于胡舒立收集的是假郭文贵@KwokMilles的图文。郭文贵应该尽快删除所有相关胡舒立的推文。这可以减少麻烦,也可以向法庭表示有知错改错的诚意。

郭文贵对中共发动的超限战麻痹轻敌




这是6月16日郭文贵在明镜进行的第三次爆料时的中间接到律师发来的关于胡舒立案开庭的消息,上面写的是:“财新开庭今天全胜0”。郭文贵当即向听众发布这个消息。但这应该是个乌龙消息。胡舒立控告郭文贵一案是第一次开庭,从上面展示的开庭日期来看,6月16日的开庭,法庭只是给出了延期开庭日期,就是延期到7月10日。我估计是郭文贵的律师邓肯·列文此次开庭的就是请求延期审理,而胡舒立的律师的要求是反对延期审理。法官同意了郭文贵的律师邓肯·列文的请求。从这个意义上讲,郭文贵方面不过是又争取了25天时间来准备法庭辩护。

本质上说,案件是重新回到“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不过是延期比赛而已,根本没有获胜方。郭文贵认为是全胜,那就是误会误判了,至少是是解读不准确。























刘刚
2017年6月18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