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Monday, April 17, 2017

话说中国政法大学的童屹和浦志强

本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7/04/blog-post_17.html

下面是我在推特上回应推友 中国律师@Chinalawer 的几篇推文

1. 童屹和浦志强


我猜想你应该是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的。如果是,我不妨给你出几道思考题。

在80年代,政法大学学生都发大盖帽校服,这种校服是让警官大学的学生们都羡慕,警官大学的学生见了政法大学的学生要敬礼:Yes! Sir!
我当年成立了高自联,第二天就开始在政法大学教学楼六楼全日制办公。

刚开始几天,我如果在办公室,就会有人前来找我。我一走,办公室就没人了。有一天,有俩美女来办公室。我一看就知道有来头。俩美女就不走了,说是要给我当秘书。我就将计就计,给他来个草船借箭嘛。我当然不能任命她俩是秘书,我就让她俩在这里帮我接客,登记来往客人。

后来,那俩美女就常去那高自联办公室了。我一直都没问她俩姓名。
96年我到美国了。看到童屹被劳教的新闻,我经常给童屹家打电话,帮助童屹呼吁。这时我才知道,童屹就是当年的高自联女秘书!童屹被捕劳教的主要罪名就是又给魏京生当了女秘书!判决书上还有许多花边证据,就差将二人打成雷洋嫖娼了!


97年,童屹就来美国了,成为我的哥大校友。不久,童屹就同林培瑞结婚生子了,生了双胞胎。林培瑞就只好同发妻离婚了!

08年,我知道浦志强来美国,我联系了一圈,方知道浦志强就住童屹家里。童屹家和我家同住普林斯顿,开车十分钟。我给童屹打电话,希望和浦志强讲话,童屹居然告诉我浦志强不一定想见我。那时候我还没有揭露任何特务,在美国民运圈里人缘是最好,大家都想见我,只是我总让他人吃闭门羹。这个浦志强当年是我选中的第三代高自联领导人,居然就不想见总设计师,必定有猫腻啊。后来,浦志强约我去童屹家见面。我们一道包饺子。

在包饺子的过程中,我批评浦志强对当时刚刚被抓捕的高智晟落井下石。浦志强说我不了解国内,无权干涉国内人士。我反问浦志强,他浦志强有何权利干涉高智晟绝食抗争?浦志强无语。此时,我发现我的太太郭盈华以及童屹非常默契地配合浦志强。那种密切配和就童科比同大鲨鱼之间的配合,是受过严格训练的人才能做出二过一和扣篮动作!

补充说明一下,林培瑞在1988年是担任驻北京的中美文化交流中心主任。主要任务是邀请美国的各个大学的专家学者到中国的各个高校交流学习。我当时在圆明园搞了一个“渊鸣园”沙龙,经常邀请林培瑞去我的沙龙,我还通过他邀请那些他送到中国各地工作学习的美国专家学者参加我的沙龙。

1988年,美国老布什总统去中国访问,邀请了500名中国知名人士去美国大使馆作客,其中有方励之。中国动用了上千警察阻拦方励之与会,那些警察都被告知是堵截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务。当时给方励之开车的就是林培瑞。从那时起,中国警方就认定林培瑞是中央情报局驻中国的最大特务头子!

1989年6月,又是林培瑞开车送方励之夫妇进入美国大使馆避难。从此,中国的邓小平就认定林培瑞是对中国最有威胁的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务头子!

中国特务机构对林培瑞觊觎已久,势在必得啊。

浦志强自称是吴仁华和陈小平的学生,我看还不如说浦志强是吴仁华和陈小平的下线。我有多篇文章介绍吴仁华和陈小平,就不多说他们了。

最后我要声明,我这里没有指控任何人是特务。我对那些为了祖国安全无私奉献,甚至是奉献自己的青春、爱情、孩子的母亲们表示最崇高的敬意!是她们,使得我们的祖国坚如磐石,免遭美帝国主义铁蹄的蹂躏,使得我们许许多多的中国美女免遭洋人的糟蹋。我为我自己不能象这些美女那样为祖国献身感到汗颜!

2 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发起过程

2010年12月25日,钱云会被巨轮压死。我立即抓住这个机会,准备发起中国茉莉花革命。我起草了几份纲领:

从公祭钱云会开始,发起中国的茉莉花行动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07.html
http://gongwt.com/view.php?p=107276

关于为钱云会举行全国公祭的通告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2081.html

在2011年1月1日前后,我给国内很多人打电话,包括王力蕻,屠夫吴淦,文涛,妙觉法师@miaojue12,刘沙沙@lss007,李天天@litiantian,等等等等。我邀请他们作为这次行动的发起人,我还委托他们邀请艾未未作为发言人。王力蕻给我回话说,艾未未拒绝参与。随后,我便在推特上反复发出这些号召书。

上述人都看到我的号召书。艾未未的推特(当时是@aiww, @xiaocao)立即黑我。屠夫吴淦开始骂我,说我害了他们。我是以我自己的名字发出号召,如何就害了他们啊?2月20日,茉莉花集会真正开始了。上述人全部被抓捕,他们都被关押了三个月以上,被反复审讯,他们都知道是我发起的。

令人奇怪的是,各种中文媒体都一致宣称这次茉莉花革命是由“秘密树洞”最先发起的,权威网站是博讯,幕后发起人是王军涛,发起人是孔灵犀等19个青年人,等等。我无意争夺茉莉花发起人这个桂冠,我只是让大家知道中文宣传媒体以及艾未未这伙人在这里是多么配合默契!

3. 中国政法大学的美女特工对我的两次审讯

有人说我揭露特务,还说特务是贬义词。这是没有看懂我的文章,是不理解我的文章中的“特务”的真实含义。看看下面的这两段故事,我可是将特工当成仙女来赞美的。


说完了童屹,言犹未尽,让我想起来政法大学的两位美女特工对我的审讯。我说她们是特工,因为她们俩是中国的检察官和法官,代表共产党来审判我这个被关押在秦城监狱的阴谋颠覆政府的反革命。如果写成谍战剧,她们俩当然就是无产阶级的革命特工啦。

1989年6月19日,我不幸在保定落网。

审讯笔录(1):保定府落难(有图有录像)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1_5681.html

反审花絮【1】: 油滚肉球(有图有录像)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1_5192.html


第二天,也就是1989年6月20日,保定府的狗腿子们就紧急将我送到了北京,临时关押在北京公安局看守所K字楼。下午,我就被叫出来接受审讯。

我被带到了另一座楼里。让我坐在一个圆木凳子上,我面对的是一位50多岁的警察,和一位美女。审讯开始了,下面是对话:

老警察:你叫什么名字?

刘:(不语)

美女:你别那么看我,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是问你叫什么名字。

刘:那你要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老警察:是我们在审问你,不是你在审问我们。

刘:我要知道你们有什么权利审讯我。

老警察:你知道我们有权利审讯你。

刘:我不知道。

老警察掏出自己的证件:这是我的证件,你看看就知道我有权利审讯你。

刘:我不看你的证件,我对你没兴趣。我要看美女的证件。

美女:我可以给你看我的证件。

老警察:不给他看。他在调戏我们无产阶级专政。我再问你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刘刚起身向外走。

老警察:刘刚,你回来。

刘:你们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就绑架了我,肯定是你们抓错人了。将你们局长给我叫来,我要控告你们非法绑架。

两个武警进来将刘刚按到木凳子上坐下。

老警察:你必须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

刘刚:我要求你们回避。

老警察:为什么?

刘刚用手指指下半身,裤子前门打开了:“我的裤子拉链被你们给剪掉了,裤腰带又给你们搜走了。现在你们派一个美女来,我有理由相信你们想非礼我。我要控告你们派美女给我上美人计。”

美女立即破涕为笑,笑着说:“刘大侠,我哪里够资格给你上美人计啊。我早就认识你。你的女朋友就是我们政法大学的校花啊,是大美女。我跟她是住同一个宿舍楼。她休学前,跟我是好朋友啊。你说,我怎么能抢我好朋友的男朋友啊!”

刘:“哇,美女,原来你也是政法大学的?你能否帮我传一份情书啊?”

美女:可以啊,只要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刘:那情书就不用你传了。

美女:为什么呀?

刘:我的情书改成给你的情书了。

老警察:刘刚,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居然敢在这里调戏女警察!

刘:当然敢啊。不过我请你先回避一下,这里没你什么事。

老警察拍着桌子,大吼:你,你,你立即回答你叫什么名字!

美女拦住老警察。美女让武警去买菜买饭。

老警察:刘刚,你说不说你叫什么名字?

刘:我跟美女说话,没工夫理你。

老警察:我给你五分钟,如果你不说,后果很严重。

刘:那请你到外面去等五分钟。

老警察让美女去门外。老警察同刘刚在审讯室里僵持。几分钟后,美女回来了,给刘刚端上饭菜,有两三样炒菜。

美女:刘大侠,你吃点吧。过了今天,你就再也吃不到这种饭菜了。

刘:我不吃。

美女:为什么?

刘:过了今天,我可能吃不上米饭馒头,但我还能吃窝头。但是,过了今天,我就再也看不到美女了。

老警察:你倒是不傻呀,宁可不吃饭,也要看美女呀!

美女:你看看,我们今天一个字都没有录下来呀。

刘:原来你们是在录音啊。那有请你将我的录音送给我的女朋友,就算是我给她的情书。

美女:那可不行,她非得打我不可。

刘: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出去后如何同你联系呀?

老警察:你就别做梦了。你这辈子还准备出去吗?

刘:你进来的那天,就是无出去的日子。

美女小声问:你还有什么话,让我跟你女朋友说吗?

。。。。。。。。。

我至今都不知道那位政法大学美女的名字。


在K字楼被关押三天后,我就被转到了秦城监狱。

1991年2月12日,我被公开宣判判处有期徒刑6年。随后的一天,我被带到一个由监舍改装成的审讯室。进去后,有三个法官,一个主审法官,左手边坐了一个美女,右手边是另一个书记员。主审法官宣布二审判决。我原本计划二审时我要将眼前的桌子掀翻的。现在看来,哪里知道,他们就在一个监舍里对我宣判了,没有给我预备桌子来让我掀翻。我这个怒啊,那个主审法官开始念他的判决书,我就开始高声斥责这些法官都是共产党的走狗帮凶,必将受到人民的审判,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我一路大骂那几个傀儡法官,一个字都没听到那法官究竟是宣判什么。

主审法官被我骂了一路,一念完判决,他就被我气得走出了监舍。这时,那位美女又开始跟我套近乎。她告诉我她是政法大学86级法律系本科生,还说同我女友是好友。告诉我那个主审法官曾经是审判四人帮的法官,很有名。

我对美女说:美女啊,你长得这么漂亮,怎么就助纣为虐啊?你就不记得我们有多少同学就被他们给屠杀了呀?你不记得你们政法大学抬着被杀死的同学的尸体抗议示威吗?

美女说:我会记住你的话。我很快就离开这个工作了。

刘:那你去哪里?

美女站起来,挺起胸膛,很高兴地告诉我:“你看看,我马上就要生了。我回家生孩子去。不干这个讨厌的工作了。”

刘:好,美女。你不愧是我们六四的美女。等你生了孩子,就给他取名叫六四。

美女:一定。我给他起名叫刘思,随你的姓。

美女最后告诉我,我的女友去了四川。。。。。


刘刚
2017年4月17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