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Saturday, January 9, 2016

说说美国之音名记齐之丰,兼谈中共间谍的掩护身份

原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6/01/blog-post_9.html


齐之丰是美国之音的著名记者,简称名记。

近来,齐之丰不断有大作在美国之音网站上发布。下面是齐之丰刚刚发布的一篇采访的链接:

何频:摧毁“一国两制” 受伤的是习近平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ho-pin-20160108/3136855.html
齐之丰 2016.01.09 00:50

略看一眼齐之丰的文章,我还真看不出这篇貌似采访何频的采访报道,究竟是采访报道,还是齐之丰的政论文章。看不出哪些话是何频的原话,哪些话又是齐之丰借何频的口说出自己的话。

齐之丰一向如此,三十年前就是这样。齐之丰写文章是惯于断章取义,移花接木,将自己的话愣塞进他人之口。这是共产党的一贯风格,也是齐之丰的一贯作风。

我之所以这样讲,那是因为我太了解齐之丰啦。我早在30年前就了解齐之丰的这种作风。

我同齐之丰早在1984年就是老相识啦。那时,我在北大物理系读研,而这位齐之丰在英语系读研,我们是同住一栋楼,是常来常往,经常是在同一个战壕里上自习,在同一个槽里吃饭。

那时,他还不叫齐之丰,而叫徐培。同徐培同宿舍的还有张毅生,郑义,程朝翔等人,都是我好友。


程朝翔后来成为北大文学院院长。

1989年闹学潮时,徐培还在北京气象学院当讲师。因为同我和王丹等人相熟,学潮被镇压后,徐培好像也被拘留几天。审讯员在审讯我的时候,经常拿出徐培的供词和证词来诱骗我,告诉我徐培都交待了我什么罪行,对我进行逼供诱供。我当然不会中共产党的这些离间计。

“六四”后不久,齐之丰就来到美国。一到美国,就成为美国之音记者。当时,齐之丰在北大的同宿舍同学张毅生也同时被美国之音录用为记者。

我到美国后,齐之丰多次要求采访我,均被我婉拒。

当年,1996年4月底,我通过香港偷渡到美国,我来美国时,曾经是轰动一时的新闻。美国各家新闻机构都争先恐后地要采访我。齐之丰是最早知道我来到美国的美国记者。我刚一下飞机,齐之丰就来到我下榻的旅馆,要求代表美国之音采访我,被我拒绝。后来,齐之丰也多次要求采访我,均被我拒绝。

口说无凭,我不妨截屏几个齐之丰要求采访我的来往信件。





看看这位美国之音名记给我发的邮件,我不过是通过各种方式婉拒他的采访,就遭到他一顿侮辱、臭骂!有这样的名记吗?

【1】我为何拒绝美国之音采访?

我早就说过,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等等对华广播的阵地都早已沦陷,成为共军密集潜伏卧底的阵地。共军大批派间谍来美国,这些间谍当然要首选美国之音等等所谓敌对阵营来潜伏,是所谓打入敌人心脏。

这是我拒绝这些中文媒体中的某些人的原因之一。我不愿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为共军的传声筒或喉舌。

我这样讲,肯定有人说我是捕风捉影。那我就从美国之音名记齐之丰说起。

【2】徐培早在80年代就同总参三部有关系

1984年起,我经常在北大组织各种学生团体,并在适当时机发起各种游行示威,还定期地在北大组织民主沙龙,那就是每周三在北大勺园的草坪上进行自由集会、自由演讲。很快,徐培、张毅生、程朝翔等人都成为我身边的民运干将,当然,有相当一部分就是总参或北京公安派到我身边的卧底。

程朝翔本人就多次暗示我,他是带着任务来到我身边的。

每当我在北大组织这类民主活动,总会有各种明的或暗的特务对我进行各种威胁。比如,经常有特务冒充记者,拿着录音机对我进行所谓采访,但采访的问题都是威胁和恐吓,诸如“你就不怕死吗?"“你身边有几个便衣警察跟踪你,你不怕那些特务绑架你吗?”,这些人问我这些问题时,还要用眼睛狠狠地盯着我,并用各种方式让我知道他们本人都是便衣警察,他们在随时随地对我进行录音、跟踪、盯梢。

这些都算是明目张胆的威胁恐吓。还有一些是比较隐晦的。举一个例子,记得是在1987年2月,胡耀邦下台不久,我多次发动北大学生示威抗议。有一次,我们是以在北大三角地焚烧《北京日报》为名,进行集会示威。那次焚烧《北京日报》后,徐培几次悄悄地告诉我,我焚烧报纸时的录像都被总参给录下来了。我问详细镜头是什么。徐培答曰:

“你左手拿饭盆,右手拿钢勺,一边敲盆,一边演讲,跟说大鼓书一样。”徐培说得有鼻子有眼,那肯定就是亲眼看到了总参的录像。

我不禁生疑,我纳闷徐培如何就能看到这些总参拍摄的录像,于是就追问徐培:“你如何能看到这些录像?”

“啊,我舅舅就在总参三部,他们的任务就是监听。”徐培吞吞吐吐的地应付我。

“你舅舅他们的驻地在哪里?”我紧追不舍。

“他们就住在香山附近。”徐培继续应付。

“你去过他们的基地?他们的基地里都有什么设备?”我继续追问。

“各种监听设备,都是顶级设备,也就是那些卫星监听系统。”徐培应答着。

“你见到他们用这些设备在做什么?他们的主要工作和任务都是什么?”尽管我知道徐培是在编瞎话应付我,我还是继续追问,逼着他将谎话继续编下去。

“他们每天就是监听啦。”

“你说得具体一些。”我让徐培讲出那些总参特务的日常工作。

“比如说,这些外国记者发回美国总部的各种图片和新闻稿,都是通过卫星传送。而卫星传送都是首先被总参监听机构截获。美国之音还没有发表的新闻稿,我舅舅他们就先看到了。”徐培很得意地告诉我。

我相信,徐培最后关于总参特务的这种工作是真实的,而且是亲眼所见,甚至就是身体力行地去做过。否则,他无论如何也编不出这种谎话。

自此,我就认为徐培是在总参受训过,甚至就是总参派到北大继续受训的,是总参三部的预备队或潜伏人员。


【3】徐培如何能进入美国之音?

89年后,徐培一来到美国,就直奔美国之音,而且就被美国之音录用了。这一录用,徐培就成为齐之丰,齐之丰就能在美国之音潜伏长达25年,比金无怠潜伏中情局的时间还长。据说韩练成是潜伏在蒋介石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也不过就是从1942年6月潜伏到1950年,总共不过8年,尚不及徐培潜伏时间的三分之一!

能够进入美国之音,那是需要过五关斩六将地,可不同于我们随便进入美国某家公司就职,其政审难度同进入美国中央情报局有得一拼,而且要年复一年地政审。

徐培在北大的同屋张毅生也同徐培一道进入美国之音当记者。可随后不久,张毅生就被美国之音给踢出来了。张毅生告诉我,美国之音说他的政审不合格!张毅生极为不忿。他当着徐培的面,就对我抱怨说:

“我张毅生同徐培是同样的经历,同样的背景,为何徐培就政审合格,我就政审不合格?”

我真的无法回答张毅生的这个问题,徐培也顾左右而言它,拒不回答这个问题。他当然不能回答啦。徐培能够在美国之音屡屡政审过关,那肯定是中国的有关部门出具了伪造的“证明”、或“推荐”,而张毅生则是出具了真实的简历。

其他能够进入美国之音或自由亚洲担任记者的中国人,我相信都是有贵人相助,而这个贵人就是中国总参或是国安作后盾,是中国总参和国安刻意送到美国之音去卧底卧槽的,是越位的先锋,是深入敌后的奸细,是充当马后炮的马,是马前卒的卒子,是卧槽的老马!

【4】徐培为何能够在美国之音长期潜伏?

我敢说,所有在美国之音工作的中国人,都被中国总参和国安给瞄上了。如果中国总参不喜欢那个人,中国总参一定有能力让他失去在美国之音的饭碗。

试想啊,我在花旗银行工作时,中国总参发现了,立即偷袭花旗银行数据库,致使花旗银行丢失60万信用卡客户信息,损失高达几亿美元。我在摩根斯坦利工作时,中国总参就动用骇客袭击摩根斯坦利数据库,致使摩根斯坦利遭受无法估量的信誉损失。有趣的是,中国总参在袭击我雇主之前,事先都对我反复威胁要通过袭击我雇主的方式使我失去工作。结果中国总参都是如愿以偿,让我的雇主不得不解雇我。

由此可见,中国总参想要某人失去工作,那是不费吹灰之力地。如果想让徐培失去美国之音的工作,中国总参只要给美国之音发一封电子邮件,徐培就会立即失去工作。

那么,徐培为何能在美国之音卧底25年?肯定是中国总参在暗中保佑他!

【5】徐培为何能想到去《美国之音》求职?

我在这里不妨问一下,有哪位中国人一到美国就会去美国之音求职吗?我敢说,肯定没有!除非他在美国之音有内应,或者是受某个组织指派非要打入美国之音去卧槽!

徐培为何一到美国就去美国之音求职?明摆着,那是带着任务去的,是由组织安排的!

顺便说一下,王丹当年最崇拜的人就是徐培。

【6】德国之音美女记者苏雨桐

如果我只讲美国之音名记齐之丰,肯定有人说这是孤证,不足以证明我的结论。那我就顺便再举几个案例。
看《德国之声》美女记者苏雨桐如何撒谎(慎入,有裸体照片),请见链接: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4/05/blog-post_2360.html

【7】媒体人北风温云超

温云超自称是媒体人。的确,他曾经是媒体人,曾经任职于凤凰网的媒体人,那也就是总参的媒体人。目前,他只是在纽约混的网络媒体人,还只是一心想要打入美国之音,或纽约时报,或自由亚洲的预备卧槽媒体人而已。

详情请见:
北风吹,战鼓擂,中国军方间谍磨刀亮剑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4/05/blog-post_18.html

下面是北风神风敢死队成员的裸奔照片。


【8】纽约时报记者赵岩
赵岩一句英文都不会,可居然就成为没有一句中文的《纽约时报》的英文记者,兼中国问题研究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有多篇文章揭露赵岩是总参派到纽约时报卧底卧槽的奸细。详情请见:

向美国FBI实名举报八个中共间谍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3/08/fbi.html

胡温追杀,赵岩鼠窜!中情局收网,赵家军鸟散!(有38图有录像)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html

胡温联手,全球追杀纽约时报记者赵岩!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10/blog-post_486.html

纽约大腕茶叙25:赵岩向纽约时报爆料温家宝,下周将爆料胡锦涛!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10/25.html

纽约大腕茶叙6:8341直属队“赵”家军在纽约高调亮相!(看图说话)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6/blog-post_21.html

纽约大腕茶叙22:小习要学小蒋,民运大佬纷纷纳降!附50多大佬受降照片!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10/blog-post_7.html

中央警卫局布局潜伏,赵家军骨干名单曝光!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9/blog-post_19.html

【9】法广记者万毅忠


由左至右第二排左起第一人:万毅忠,(光头黑脸猛男来自蒙特利尔,法广记者,曾经给博讯、多维工作);


万毅忠(右一),自称在多家海外中文媒体中担任记者,是法广记者,自由亚洲记者,还是多维记者!
这个万毅忠也几次采访我。我一见到其人,就认定这是一个共匪派到法广去卧槽的。

 上面照片中的光头名叫万毅忠,自称是法广记者。在2010年7月间,赵岩也是专门将他送到我家里,说是要对我专访。万毅忠说他每个月在法广挣的工资才几百美元,根本就不够他交房租的。他让我理解他不得不寻求其它收入。

 我从法广这位光头记者里了解到,这些在西方国家中文媒体里工作的中文记者,大多数人所挣的工资是低得可怜,素质也非常低。但他们能够进入这些竞争激烈的中文媒体,那全凭中国情报部门的铺路搭桥。如果没有这中国情报部门的安排,他们这些连一句英文都不会的人,那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进入这些中文媒体的。

这就同赵岩一样,赵岩一句英文都不会,居然就能成为《纽约时报》的英文记者,还是《纽约时报》的中国问题研究员!

【10】新唐人记者曾铮

见链接:
说说法轮功媒体中的媒体人:曾铮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8/blog-post_47.html

上网搜索一下“法轮功 曾铮”,你就会发现一大堆美人照,其数量大概能超过麻麻的美人照数量。下面就是几幅在网上搜索到的曾铮的美人照。







这种案例举不胜举。我就不必穷尽所有案例了。这些个削尖了脑子挤进美国之音、纽约时报、法广、新唐人的那些记者们,大概都是这个路数吧。

【11】中共间谍在美国潜伏的掩护身份和首选落脚点

我们知道,中共向美国派遣大批间谍。但凡是间谍,他就首先要有一个表面的合法身份,其次还要有一个栖身之地,或是就职单位。

作为中国间谍,他们要深入的美国机构可依次列为:

第一类目标. 美国情报体系(英语:United States Intelligence Community IC):诸如

独立机构 中央情报局(CIA)
国家情报总监室

国防部 美国空军情报监视侦察局(AFISRA)
军事情报部队(MI)
国防情报局(DIA)
美国海军陆战队情报部队(MCIA)
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NGA)
国家侦察局(NRO)
国家安全局(NSA)
美国美国海军情报室(ONI)

能源部 情报防谍室(OICI)

国土安全部 情报分析室(I&A)
美国海岸警卫队调查处(CGI)

司法部 联邦调查局国家安全科(FBI/NSB)
美国缉毒局国家安全情报室(DEA/ONSI)

国务院 情报研究局(INR)

财政部 美国财政部恐怖主义及金融情报次长(TFI)

第二类目标: 与军事有关的科研机构,诸如美國海軍研究署(ONR),美國空軍研究實驗室(AFRL)等等。这当然是为了便于窃取美国的军事机密,特别是尖端武器机密。

第三类目标: 政府机构,国会,特别是同中国相关的委员会,诸如国会中国问题中心,等等。

第四类目标: 含有尖端科学技术的公司,诸如IBM,微软,洛克希德,波音飞机公司,德州精密仪器公司,华尔街金融机构和银行,制药公司,等等。这是为了中国窃取尖端科学技术。

上述几类目标通常都很难打入。那些实在无法进入打入上述机构的中共间谍,就只能设法打入下列低级目标。

第五类目标:对华广播、宣传机构,诸如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新唐人,大纪元,等等新闻媒体。打入这些媒体的中共间谍,一方面可以监视这些机构的活动,为中共做到知己知彼,同时,在必要的时候还能左右美国媒体,误导美国舆论。

第六类目标:大学的科研机构。

第七类目标:民运团体。那些实在是无一技之长,无法打入上述机构的人,就不得不将自己打扮成反对派民运人士,为了挣钱,还可能会开设一个律师楼,大作移民生意。

由此可见,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纽约时报这些有影响的美国媒体,特别是在中国有影响的美国媒体,是那些中共特务的最佳去处。对我们常人来说,进入这些媒体是比登天还难,可对中共特务来说,进入这些媒体就是易如反掌了。在这些媒体里潜伏,即能掌握重要情报,为中共当局所重用,又没有什么太大的风险。美国的反间谍机构很难理解中共为何会派间谍去渗透美国之音这类机构,也很难查出哪些记者是中共特务。

于是,我们不难理解为何美国之音及自由亚洲电台成为中共特务的最佳去处了。

【12】 中共总参在山东设有秘密特工培训班

徐培是山东青岛人,本科就读于山东大学。再联系到我曾经揭露的一系列山东站特务,诸如傅希秋,杨建利,柴玲,刘路,陈光诚,王雪臻,等等,上面提到的程朝翔也是山东人,毕业于山东曲阜师范学校。而杨建利和傅希秋都是毕业于聊城师范,而且傅希秋、杨建利、柴玲、陈光诚在美国都有自己的专用办公室,他们在美国设立的办公室的办公人员也大多数从山东派来的特务。这些人的目标都是专门游说美国国会,可见,山东训练的特务是遍布世界各地,而且都颇有成绩。







看看上述我揭露的几位来自山东的特务,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高中毕业后都是进入一个类似于中专的学校,中专或大专毕业后居然就一步登天考入中国各个名牌大学的研究生。这对常人来说根本就是奇迹。这只能表明这些人早在中学时就被总参选拔为特务,然后送进总参设在曲阜师范或聊城师范里的秘密特训班,特训班毕业后,总参根据需要,挑选部分特务学生进入名牌大学混个研究生学历,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进入美国潜伏,任务就是专攻美国国会。

据此,我推测中共总参特务系统在山东有几处专门的特工培训基地,这就相当于军统当年在各地设立的特务训练班一样,诸如的青浦特训班、临澧特别训练班(简称“临训班”)、建瓯电讯班、杭州电讯班、桂林电讯班、长沙电讯班等等。见链接:

国民政府军事情报训练机构 站长 王坚 撰稿
http://www.hoplite.cn/Templates/mgjx0045.html

总参在山东应该有几处类似的特训班,否则,山东出身的特务不应有如此高的比例。至于总参为何要青睐山东,喜欢选拔山东人当特务,大概是山东人具有当特务的天分吧。我倾向于认为山东省土八路的发迹地,土八路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在山东设立了许多特务培训基地,这些特务培训基地就一直发展、壮大,只是一直都保持秘密状态。另外几个特务培训基地是在上海、安徽、陕西、广东。上海市周恩来的中国特科的发源地,自是少不了特工培训基地。安徽是新四军的发迹地,陕西是老毛、康生的大本营,都少不了特工培训基地。这几处有特别多的特务混迹于民运、维权人士当中,还有很多人被派往海外潜伏。


刘刚
2016年1月9日

附录:美国之音记者齐之风采访何频原文。看看这篇采访,我敢说,这就是齐之风在自说自话,还非要说是采访何频。完全是《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的文风。

何频:摧毁一国两制 受伤的是习近平
http://www.voachinese.com/a/ho-pin-20160108/3136855.html

2016.01.09 00:50 齐之风

明镜集团的创办人何频(何频提供)

香港专门出版中国大陆禁书的出版社和书店老板、股东、员工接连失踪,据信被秘密抓捕到中国大陆。这一事态在香港引起强烈的反响,而且也成为国际媒体热报和热议的话题。外界纷纷猜测,这是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当局要给香港一个颜色瞧。

然而,一直关心香港问题的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对美国之音表示,在中文媒体和外文媒体热热闹闹、纷纷洋洋的报道和评论中,以及在中国大陆媒体和官方的闪烁其辞当中,有一个至关重要也极其有趣的问题受到了有意无意的忽视或掩盖。

何频所指的问题是,那么多的人在谈论中共人员可能越境抓人对“一国两制”造成的破坏,但几乎没有人解释或说明“一国两制”这一政治交易的背后所潜伏的要害利益所在。何频说,在香港认真实行“一国两制”的要害所在,并不是北京有心赐予香港的恩惠,而是中共为了谋取自己的利益。

总部设在纽约的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表示,大全独揽的中共要是决定破坏自己的利益,决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外人想阻挡也挡不住;然而,从现在的各种迹象来看,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并没要砸自己脚的意图;于是,目前香港媒体人失踪事件也就给世人观赏中共提供了有趣的看点。

何频指出,当年的中共绝对独裁者毛泽东那么不可一世,毛甚至大言不惭地说,他就是秦始皇,他就是无法无天,但就是毛泽东都没有干涉香港的新闻出版;那不是因为毛泽东大度,而是因为毛泽东(还有后来的邓小平)精明,知道保有香港为香港,就等于保有不断下金蛋的母鸡。

他表示,他不希望看到一种黑暗的循环在香港发生,这就是,如果这种中共人员越境抓人的行动得不到阻止,“那更恶劣的事件就会继续发生,绑架、暗杀都会不断上场,全面性的恐怖就会来临。这是一个黑暗的循环游戏,所有的人,包括政策制定者、执行者,都不再有安全感。最后毁掉的,将不只是香港。”

以下是何频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问答。

问:香港近来多名从事中国大陆禁书出版的人失踪眼下成为国际媒体的重大话题。外界很多人相信,他们是被中国大陆当局秘密抓捕到大陆的,而中国大陆当局对此也没有证实或否认。许多评论者说,这是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为震慑香港出版界而发出的杀鸡给猴看的信号。你曾经长期在香港工作,这些年也一直关注香港问题。以你对香港问题的了解,你要说什么?

答:我认为,这不是孤立的针对香港铜锣湾书店的抓人事件,而是中共中央宣传部和中国公安部的联合规划和行动。之所以有这种规划的是因为他们认为现在的香港的自由出版物对中国大陆有很大的影响,所以要给香港一些压力,进行一些打击,给香港一点颜色看看,以改变这种情况。

践踏“一国两制”闯大祸

要说这种行动跟中共当局没有关系是完全说不过去的。先前铜锣湾书店的老板桂民海被抓,后来又有几个人被抓,现在的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被抓,这一系列线索和证据链都显示中共当局要香港的出版业界进行打击。

铜锣湾书店在过去的几年里影响非常大。他们非常大胆,没有任何顾忌。他们出版的书可能对中共的神经非常刺激。这可能是他们被中共当局拿来开刀的一个原因。但这种做法会对中共当局和习近平造成非常严重的损害。因为这等于是中共自毁了“一国两制”,对习近平努力想建立的形象是一种自污。可以说这是1997年以来,香港最严重的政治案件;也是习上台之后后患最大的政治案件。

现在的一些中共新官,没有历史经验,没有大局观念,极力想往上爬,滥用权力,以维护习近平的名义,其实是在给习近平制造更多的敌人和麻烦,最后会惹出大祸。

从中国的历史来说,当年国民党在中国大陆打压言论自由,肆意逮捕甚至暗杀文人,结果是一次次丧失民心,最终彻底丧失民心,给国民党在中国大陆的覆灭埋下了祸根,留下了伏笔。中共现在显然正在重蹈国民党当年的覆辙。

另外,在现在电子时代,传统出版市场已经很小了,中共这个时候下重手,只能说明他们观念过时,不了解市场。

我还想说,假如中共哪个官员认为香港谁出的书对自己的名誉造成了损害,认为自己受到了蓄意和恶意诽谤的官员完全可以对出版社和作者提出起诉。本来这就是很简单的民事诉讼。但中共当局动用国家力量来对它所认为的诽谤言论,这完全违反基本的文明准则,违反基本的法治理念,违反基本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理念。你一个官员觉得受到诽谤,就出动国家力量来征讨。要是一个公民觉得自己受到了诽谤,你是不是也要出动国家力量征讨呢?

毛泽东邓小平都不敢干的事

现在中共一些官员内心的狂妄已经失去自制力,自以为有钱,有权,还有某种圣旨,就可以无所顾忌。结果铜锣湾书店的人被抓和失踪引出了这么大的乱子,这么大的反响,可能远远超过他们的预期,让国际社会怀疑北京对“一国两制”的承诺,让北京非常被动。

首先,国际社会现在彻底看清楚了中共打击新闻出版自由究竟是怎么回事。过去几年你在中国大陆来这一套,现在又把这一套弄得到香港来。

在毛泽东那样的无法无天的时代,中共尚且不干涉香港的新闻出版自由。而众所周知,在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大陆的时候,中共承诺了要认真实行“一国两制”,承诺了要尊重香港独立的司法,独立的新闻出版,独立的行政管理。铜锣湾书店事件大有可能令中共多年在香港的苦心经营毁于一旦,使中共的国际信誉被摧毁,使中共在香港的利益被摧毁。

香港《明报》发表社评说,铜锣湾书店抓人和失踪人事件危及香港的“一国两制”,这是“天大的事情”。这种说法我觉得没有任何夸张。

问:你在多个场合强调“一国两制”的重要性。 “一国两制”究竟多么重要,对谁重要,是否真重要,一会儿再说。我现在想问的是,你说“现在的一些中共新官,没有历史经验,没有大局观念,极力想往上爬,滥用权力,以维护习近平的名义,其实是在给习近平制造更多的敌人和麻烦”。但也有很多批评者说,“皇帝是好皇帝,坏蛋是奸臣和太监”这种流传上千年的说法已经难以令人信服。你要如何回答批评者的这种意见?

答:这些批评者提出的批评意见是值得讨论的,是很好的思考点。

皇帝下面的是贪官,污吏,酷吏, 但上面的皇帝是好皇帝,天下没有这样的事情。这种事情只有在旧时的戏剧里面才有。但是,我要接着强调指出的是,下面官员的所有胡作非为未必都是皇帝的旨意。这两点我们最好要分清楚。

与此同时,我们也要探讨一下,为什么下面的官员敢如此大胆,如此胡作非为,如此不顾后果?

他们当然是在一定程度上是利用了习近平,他们或是放大了习的某些意思,或是扭曲了习的一些说法,但他们都是打著习的旗号,帐都算到习的头上。

习近平维护一国两制的态度很明确

不错,习近平不大可能明确下令,“你们要给我跨境抓人,越境执法。”实际上,情况可能正好相反。比如说,我们看到习近平几天前在接见香港特首梁振英的时候把话说得很清楚,说是要维护“一国两制”。这说明,习近平在这个大原则问题上,也就是在维护中共在香港的利益问题上,他是头脑清楚的。而且,习近平说话一般是谨慎的。比如,他跟台湾总统马英九说话就很谨慎,可以说是很有分寸。

但是,在过去的一些年里,习近平透露出对新闻自由的不耐烦情绪,对国际间批评中国的不耐烦。比如说,他曾经在墨西哥说,外国人批评中国是“指手画脚”,“吃饱了没事干”。于是,这些官员就把习近平的这些情绪化的话延伸、扩大,结果给习近平造成了很负面的影响,至今还有人把这些话当成批评的靶子。

国际间的相互评论,批评,是正常的国家往来互动.比如说,美国批评中国的人权纪录,发表有关中国的人权报告,美国是“指手画脚”、“吃饱了没事干”。但你中国也发表有关美国的人权报告,你中国是不是也要承认是自己“指手画脚”、“吃饱了没事干”呢?

人都有情绪,这些话是随口说说,私下说说也没有大不了的,但这个讲话曝光了,似乎成了一种政策指引,被当成圣旨。现在中国官场一个常见的现象是,下面的官员把上级的一些特定环境下讲的话去放大执行,并把这当作最好的献媚,效果其实是“高级黑”。

习近平究竟有多少责任

所以,要是说,“啊,这些乌七八糟的坏事都是下面的人乱搞的,习近平没有责任,”这话也是逻辑不通的。因为这世界上尤其在中国的基本规律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但反过来,你也不能说,下面的官员的所有的胡作非为习近平都要承担责任,因为这种说法是把问题太简单化了。

当然,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集各种大权于一身,你就是要说他得为中国的所有乱象坏事负责,这也是可以的。但要是说,所有的坏事都是按照习近平的意思办的,这就是把中国的政治过于简单化了,会让我们对中国的情况做出不符合事实的判断。

问:“一国两制”或许是下金蛋的母鸡。但是,也有很多人认为,北京当局已经对这将近70岁的老母鸡的价值有些瞧不上眼了,甚至觉得杀鸡取卵的时候到了。这些人的论据是,北京前年甚至出动来自大陆的大批人到香港举行支持中共的游行示威;中共驻港机构也用在大陆对付批评者的办法用人格诋毁和人身攻击的手法对付在香港的批评者;现在一批香港出版商被“跨省抓捕”并非偶然事件,而是大趋势发展的一部分。你如何看这个问题?

答:这种说法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中共派人到香港去进行支持中共的游行。在香港前年“占中运动”中,游行队伍中也出现了中共的秘密警察。现在香港亲中媒体也下三滥的方式攻击对中共持批评态度的香港人,现在又越境香港抓人,这一系列发展确实反映一些问题。

此外,今天的中国大陆已经不是1997年的中国大陆。中国大陆整体经济分量的大增确实是增加了它的讲话的力量和分量。中国很多官员,甚至很多中国老百姓有了一种明显的傲慢骄横心态,觉得自己有钱了,可以不把香港放在眼里了。

为何不任命中共香港党委

但事情还有另一面。我们要看到,无论是派人到香港参加支持中共的游行,还是出动秘密警察,还是越境抓人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中共做这些事情不是公开的,而是偷偷摸摸进行的。

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光明正大不好吗?光明正大不是更有气派,更有震慑力吗?而且,香港不是已经回归中国了吗?完全可以把香港变成一国一制,直接派遣中共党委去接管嘛,直接任命中共香港党委书记嘛。

况且解放军驻港部队早已经在部署在那里了。其实,对香港实行一国一制根本不需要动用一兵一卒,也根本不需要放一枪。只要对香港断水,香港人一个星期就会渴死,根本就没有反抗能力。“解放”香港,让香港彻底回到中国怀抱,变成一国一制不是一夜之间或一个星期就可以实现,如同瓮中捉鳖十拿九稳吗?

为什么不?Why not?

说到这里,我想大家就可以看出这里是有问题了。

为了进一步说明和显示问题,我们可以再稍微回顾一下历史。我们都知道,中共政权向来的正式和公开立场是,不承认帝国主义强加于中国的不平等条约。香港割让给英国就是典型的不平等条约的产物。既然如此,为什么在1950年,中共的军队不顺便“解放香港”,一雪帝国主义给强加的耻辱?为什么在1997年收回香港之前和之后,中共还要对全世界信誓旦旦地做出承诺、而且现在也继续承诺要对香港实行“一国两制”?

为什么?

因为实行“一国两制”并不是北京有心赐予香港的恩惠,而是中共为了谋取自己的利益,因为实行“一国两制”有利于中共的利益。

这是一个黑暗的循环游戏

中共当局可以通过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将自己的政治、外交、经济、情报等许多方面的利益最大化。香港对中国所扮演的角色,是中国任何其他城市所无法承担、无法替代的:一个法治的香港,一个言论自由的香港,是亚洲的首都,是亚洲的中心,是中国与世界最好的桥梁和缓冲地……中共应当是对此非常清楚。这是“一国两制”的关键所在。

这问题还可以从另一个方面来考虑。不错,中共可以立即彻底收回香港,让香港也变成一个“党天下”的城市,一切都是中共党委说了算,公安、检察院、法院全都是党委领导,批评者可以随意抓捕,胆敢出让中共当局不高兴的书的出版社可以随意封门,胆敢发表批评意见的报纸可以随便取缔,出版商随便抓捕判刑。中共有能力随时让香港就变成另一个中国大陆城市,变成了另一个深圳,另一个上海。

既然如此,为什么中共这么多年来还要煞费苦心维持“一国两制”,费尽心机让香港继续是香港,不让香港变成另一个深圳或上海呢?

很清楚,因为那不符合中共的利益,因为那是毁坏中共的利益。这种利益格局在今天跟在1997年,跟在1950年一样,没有根本性的变化。

这就是为什么直到今天,中共当局无论是派遣人去香港游行,还是派遣秘密警察,还是到香港秘密抓人,都是偷偷摸摸,不敢公开。

这也是我为什么说,铜锣湾书店事件的出现和曝光是1997年以来,香港最严重的政治案件;也是习上台之后后患最大的政治案件。

你现在为了一个铜锣湾书店,为了一本或几本市井八卦书去越境抓人,从根本上破坏香港的“一国两制”,这个乱子闹到天下。我猜想策划经办这件事情的官员要吃不了兜着走,可能要被免职,至少会内部检讨。

如果这次行动得不到阻止,那更恶劣的事件就会继续发生,绑架、暗杀都会不断上场,全面性的恐怖就会来临。这是一个黑暗的循环游戏,所有的人,包括政策制定者、执行者,都不再有安全感。最后毁掉的,将不只是香港。

1 comment:


  1.   陈 佳  北京和佳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总裁 chenjia@hejia.cn
      何召锋  北京中科虹霸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总监 hezhf@irisking.com
      贾立峰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jialifeng@tsinghua.org.cn
      李 翀  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副研究员 lichong@cstnet.cn
      李信满  赛尔网络有限公司 lixinman@cernet.com
      刘海滨  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总工程师 r54099@foxmail.com
      田志民  航空工业信息中心 t_zhm@163.com
      王 伟  北京联索科技公司总裁 wangw@lexotech.com
      朱立谷  中国传媒大学 zhuligu@cuc.edu.cn
     
    通讯委员(按姓氏拼音为序)
      陈蜀宇  重庆大学 sychen@cqu.edu.cn
      高 韬  华北电力大学 gt@ii.gov.cn
      黄 韬  北京邮电大学 htao@bupt.edu.cn
      林 丰  福建信息职业技术学院 9516260@163.com
      卢惠林  无锡科利德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Luhuilin62@126.com
      彭 宇  哈尔滨工业大学 pony911@163.com
      桑玉民  晋城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 sangyumin@163.com
      王 波  西安市精神卫生中心 Sxwb126@126.com
      王素贞  河北经贸大学教授 wsuz@163.com
      肖利君  长沙云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xiaolijun@foxmail.com
      许舒人  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 xsr@otcaix.iscas.ac.cn
      于顺安  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第一采油厂 Daqing_yushunan@sina.com
      张 宏  西安赛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zhanghong2007@163.com
      张文远  五甲万京信息科技产业集团 ekingsoft@gmail.com
      赵蕴龙  哈尔滨工程大学 zhaoyunlong@hrbeu.edu.cn
      朱贺军  北京亿赛通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xjd_hjzhu@163.com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