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中国茉莉花行动部落

我们来自同一个家园,那里毒草丛生。
我们来自同一个部落,那里毒蛇横行。
我们播种茉莉,为了呼吸自由的芳香。
我们移植鲜花,为了拥抱春天的曙光。

Friday, March 30, 2012

熊焱:闲来话刘刚

刚刚收到熊焱熊的Email,对我多有溢美之词,但我理解更是对我近日言行的支持和理解。见到独立评论上近日对我的文章反映不如预期热烈,有些人就频繁对我造谣。赵岩就反复造谣说我是刘三桂,还是秦桧,说我找不出三个朋友,还要跟我打赌说,如果我能找到三个朋友,他就倒立在法拉盛走三圈,还说要他家里的姐俩倒立。那我就不妨转一下熊焱给我的Email和他公开发表的文章,同大家分享,看看这熊焱熊是否能算是我的朋友。还有,楼下王军先生刚刚转发一篇我同王军、薛伟、舒洋一道举杯饭醉的照片,见链接: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201717

这里总该算我公开列出三个朋友了吧?我等待着赵岩能够尽早实现他的诺言,尽早在法拉盛倒立行走三圈,当然也期待赵岩所谓的俩姐妹尽早表演双双倒立。

从熊焱的文章也可看到,我的文章和讲演还是引起很大轰动的。另外,就在我关于唐宇华案件的演讲上网的当天晚上,立即有上海市政府的官员同我电话联络,谈及我近来的一些文章和演讲。想来这唐宇华的上司已经急不可耐地就唐宇华案件来与我沟通了。相信唐宇华的委托人“铁道部”、“中铁信”以及在我的演讲中提及的一些其他相关机构和个人都已经成热锅上的蚂蚁,但愿他们也能尽早同我沟通,如果态度好,我会放他们一马。

顺便预告一下,我今天同王军主席等人商定,我今后将定期地作类似的演讲,逐一解剖海内外各类敏感事件。下几期的演讲将重点解剖王军涛、胡平、冯正虎、刘路、叶宁、严庆新、张琪等人,重点解剖受雇于中共国安局、或者台湾军情局、以及其它国家情报机构合作的某些人士。
----------------------

闲来话刘刚

熊焱

在我天安门的好友中,除了那位从德公(此处是从我的老乡曾文正公演化而来,有点典故),就是秦城难友刘刚兄了。为这位老兄我都写了他两篇文章了,而且通篇没有一个贬义词。第一篇是我九二年刚来美国时发在当时的新闻自由导报上,当时刘刚老兄正在东北坐牢,且受到中共政府虐待。我记得那篇文章叫记秦城难友刘刚。第二篇文章是刘刚出了一本关于天安门的书。我当时刚从韩国回来,看完以后写了一篇马后炮序言。把刘刚在秦城监狱的趣事描写了几件,以帮助读者了解一位科技大学的学生何以写出洋洋洒洒的小说来。并说刘刚简直是个天才。

是的刘刚是个天才。当年一九八八年北京大学的民主沙龙是他构建和组织的。后来共党把它记在王丹的帐户上,给王丹带来牢狱之灾。这便是后话了。这个天才把物理学束之高阁以后.干起了革命家的事业。出狱之后来到美国,几年下来,他成了金融专家。我是很服的。

我和刘刚平时很少联系,二零零八年我从南韩回到美国本土,他得知我在板门店出没了几次以后,频频来电,想出了许多高深莫测的话题。差点使我蠢蠢欲动。使我不得不又服了他一回。

最近刘刚动作和言论都很多,使我这位天安门老友不得不对他加倍关心。记得我当年也是一位猛冲猛打的人,但是与刘刚比起来,简直两重天了。就他最近的言行论,我不仅佩服他的学识才华,更佩服他的道德勇气,他的敢作敢为,他的身体力行。他思维严谨,但又不拘一格,天马行空独往独来。他真的称得上是铁血汉了。在共党监狱里做铁血汉虽不易,但更不易的是在大都市里无私无畏。

刘刚是我天安门的老友好友,作为私人朋友,我每次都要说,刘刚兄,要保重。言下之意是要take it easy.

但是放下电话,我总是说,不服不行!

我相信,刘刚将有非凡的成就。一位天才,一位精力旺盛的有才华的天才,一位无私无畏又能身体力行的人,一位有传奇经历而又思维严谨的人,一位不拘一格又能脚踏实地的人,我相信他必有大成就。

刘刚兄,我在时刻关注你。并为你向上帝祈祷,祈求上帝赐你大能,作符合他心意之事。

Thursday, March 29, 2012

刘刚演讲视频:唐宇华案件、薄熙来事件来龙去脉

图1:2012年3月27日下午2:00—4:00,“唐宇华案件、薄熙来事件来龙去脉以及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研讨会在《中国民主报》社举行。
“唐宇华案件、薄熙来事件来龙去脉”研讨会


请点击此处看录像1
http://cdpwu.org/mofei_list.asp?id=42376
请点击此处看录像2
http://cdpwu.org/mofei_list.asp?id=42378
2012年3月27日下午2:00—4:00,“唐宇华案件、薄熙来事件来龙去脉以及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研讨会在《中国民主报》社举行,研讨会组织者邀请89六四著名学生领袖、旅居美国的民运人士刘刚先生,中国民主党主席、《中国民主报》社社长王军先生,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执行主席、中国问题专家李大勇先生,著名异议作家、流亡海外多年的民主人士王若望先生的遗孀羊子女士在研讨会上演讲。王军先生主持研讨会,媒体记者与社会各界六十多位正义人士参加了本次研讨会。
近段时间来,媒体纷纷报导被指中共在“北美最大特务头子”、上海文汇报驻联合国首席记者唐宇华于2011年11月21日被美国FBI在纽约逮捕。对案情十分了解的89六四著名学生领袖、旅居美国的民运人士刘刚先生表示,唐宇华身份敏感,逮捕唐宇华后,美方在第一时间便通知中共有关方面。此前,曾霞敏以及刘刚多次公开揭露唐宇华是中共派驻北美的特务头子,并将举报材料交到美国国会、美国国务院、美国国土安全局、以及联邦调查局。唐宇华的被捕,牵涉到一大批同唐宇华有直接联系的一些敏感人物,特别是牵连到由唐宇华直接负责的中共在美国精心布置的情报网。相信随着唐宇华的被捕和审判,会有更多的中共间谍落网,中共方面也会对此作出相应反应。这必将掀起一轮新的中美对抗,甚至是冷战。
抗议中共政府强拆、目前旅居美国纽约的曾霞敏在媒体上揭露,2011年8月,自称是前纽约时报记者的赵岩给她引见唐宇华,唐宇华给他的名片上显示是中国文汇报驻联合国的首席记者,但赵岩反复跟她介绍说唐宇华的真实身份是中共国安驻北美的最大特务头子,并称他从一位人民日报的驻海外记者手里接过这个位置。


图2:中国民主党主席、《中国民主报》社社长王军先生主持“唐宇华案件、薄熙来事件来龙去脉以及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研讨会


图3:刘刚说,我们都没有证据指控唐宇华是中共派驻北美的最大特务头子。但是,唐宇华的同伙赵岩却到处宣扬唐宇华是中共驻北美的最大特务头子。

刘刚说,我们都没有证据指控唐宇华是中共派驻北美的最大特务头子。但是,唐宇华的同伙赵岩却到处宣扬唐宇华是中共驻北美的最大特务头子。赵岩还领着唐宇华四处见人,特别是见中共感到头痛的民运人士。为了表明赵岩本人是代表中共,赵岩就拿唐宇华作为他的身份标志,说唐宇华是中共最权威代表,是中共在北美的特务头子,而这个唐宇华不过是给赵岩开车拎包的,那当然就证明了他赵岩的身份是中共的钦差大臣。美国FBI迟迟不对唐宇华采取行动,令我们感到美国有关部门是不愿意去碰唐宇华这个敏感人物的,美国是不愿意因为这样一个小人物而掀起中美之间的间谍战甚至是冷战。我们也本想作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本想放过唐宇华。可是,唐宇华和赵岩竟然时不时地以各种方式对我们举报人进行威胁。这迫使我们多次 前往美国国会、美国国务院等机构举报唐宇华,并将举报材料公开发给新闻机构。
中国民主党主席、《中国民主报》社社长王军先生表示,自从2012年2月初出现的王立军事件以来,中共重庆市政府就进入了一个不消停的状态。重庆市作为历史上国共两党经历过重大事件的城市,中共对此地长期特别重视。随着文强的落马到王立军的被调查,到今天的薄熙来被免职,重庆市似乎成为了中共权力斗争的一个新的政治舞台,也似乎成为了中共政府政治动荡一个新的地理坐标。于是薄熙来事件的最新进展就颇为引世人关注,人们关心的是薄熙来事件最新进展,也是对中共政治斗争的关注。
“唐宇华案件、薄熙来事件来龙去脉以及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研讨会详细情况,请您在近日关注中国民主党网站的录像报道。

Sunday, March 25, 2012

王立军亲友公开被薄熙来扇耳光细节,详解进美领馆避难缘由

原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3/blog-post_25.html

白宫网站请愿签名:驱逐中共间谍邓文迪、陈光诚、郭盈华!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3/06/blog-post_14.html

BBC报道,薄熙来、谷开来涉嫌薄瓜瓜的英籍保姆的非正常死亡。这名名为尼克·海伍德(Nick Haywood)的英国籍男子,是薄瓜瓜的英籍保姆或家庭教师,去年11月死亡。

由此不难判断,正是这位尼克·海伍德的死亡,导致王立军同薄熙来彻底摊牌,并导致王立军为自保而进入美国领事馆,最终导致薄熙来被“休假式治疗”。

王立军一直都是薄熙来的铁杆兄弟。王立军又是重庆市公安局长,黑白两道通吃。在重庆的地盘上,干掉一个省部级官员,那就是如同碾死一个蚂蚁,灭掉一个臭虫。事实上,王立军为薄熙来铲掉政敌也效尽犬马之劳,敢为马前卒、急先锋,这也正是薄熙来调王立军入川为薄熙来掌管御林军的主要用意。也正是王立军为薄熙来铲除文强等政敌,而且是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按说,薄熙来在重庆干掉一个英籍保姆,更应该是易如反掌,只要喊几个街头无赖,花个三万五万就完活的,小事一桩。根本就不必动用王立军的人马,用王立军来灭一个英国籍小保姆,那是杀鸡徒用宰牛刀,用导弹灭苍蝇。

可正是因为在灭英籍保姆这件事情上,薄熙来和谷开来没有同王立军通报,结果造成主仆误会,在中国重庆闹出了这一场世纪玩笑。

英国籍保姆尼克·海伍德在重庆离奇死亡,身为重庆总兵的王立军当然要派人侦查。侦查来调查去,结果是剑指谷开来。按说,王立军一向是为薄熙来两肋插刀的忠义之人,王立军也一向是勇于承担责任,敢于抗杠之人,他都能用各种手段去为薄熙来杀人,岂能为死了一个英籍保姆同薄熙来反目成仇?实际上,王立军发现这个案件同薄熙来相关后,立即向薄熙来汇报,并向薄熙来提出上中下几种解决方案,不成想,反被薄熙来打脸打耳光,遭薄熙来怀恨,必欲除之而后快。王立军也是副部级高干,平时是对别人打脸打耳光的主,哪能受得了被别人打耳光啊。这才不得已,逃到美国领事馆避难告状,不过是要求不被打耳光的权利,消除对打耳光的恐惧!


据党内“初步调查”,2012年1月28日,王立军向薄熙来报告说“有涉及到薄熙来家人的重要案件”,其下属的调查人员受到压力并寻求辞职。王立军的亲友已经将王立军的部分录音资料传送到海外,将公布这些录音资料的部分内容。下面是王总兵同薄西王在1月28日面谈时的谈话记录。

王总兵:领导,我的五名手下正在调查一个人命案,死者是英国人尼克·海伍德。这几个手下收集的证据显示,有领导夫人涉嫌此案。这让我的手下感到很为难,很有压力。

薄西王:你说什么?是哪个领导的夫人?

王总兵:还能有那个领导的夫人能让我的手下为难?那当然是。。。。。。

薄西王:你有没有搞错呀?你是在要挟我吧?

王总兵:不敢不敢,我怎么敢要挟领导呢?我只是想请示领导该如何处理这个命案。

薄西王:你是公安局长,连这点小事儿都处理不了吗?你要让我帮你处理所有的杀人命案吗?

王总兵:哪里哪里,只是这个案件。这不光是命案,而且是国际命案,还涉及到夫人,我不敢擅自做主。

薄西王:这么说,你是要一查到底啦?你要到我家里来当“扫黑英雄”了?

王总兵:领导,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我这扫黑英雄那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儿。你说让我是英雄,我就是英雄,不是也是。你说让我是狗熊,我就得是狗熊,不熊也得熊。我哪里敢在您面前称英雄啊?永远都不敢跟您叫板。

薄西王:那你说怎么办?

王总兵:对对,这正是我今天来向您所要请示汇报的。我只想提出几个方案供您选择,由您拍板做主。

薄西王:你先给我提几个方案来。

王总兵:我想过了,可有上中下三个方案。

薄西王:你先说这下策。

王总兵:下策是将我那几个调查此案的手下全部处理掉,让他们永远消失,任何人不得再调查此案。那个英国冤死鬼就当成醉鬼,是酒精中毒,自取灭亡。

薄西王:好,这怎么能说是下策呢?这应该是你唯一的上上策。

王总兵:是啊,本来这应该是上上策。我本来是根本就不必向您请示,就直接落实这一上上策。可是,这里涉及到英国人,万一这英国甚至是老美来跟我们要人,要线索,我们该如何是好?我们对付那些国内网民,国内媒体,甚至是中南海那帮大佬,还是绰绰有余。可对付这美英帝国,确实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

薄西王:那美帝又有什么了不起?他们还敢跨省到我重庆来抓人不成?

王总兵:我是担心,万一美英帝国来要人,我很难担保我那些了解内情的手下及家属们,会走漏风声,泄漏实情。

薄西王:那你再说说这中策。

王总兵:中策那就是我们的老办法,找一个替身,让他承认是杀人凶手,再将这个替身正法。

薄西王:这不行。纸里包不住火,这早晚还是要水落石出。你再说说这上策。

王总兵:这上策可就要领导发挥不毒不丈夫的勇气了。我担心领导还不够毒不够狠。

薄西王:论起狠毒来,你还不知道我么?你想跟我班门弄斧?你有话快说,哪那么罗嗦!

王总兵:这上策就是实事求是,大义灭亲,将谷开来送上审判台!

薄西王:什么?你跟我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王总兵:领导,你不要急,请听我讲完。据我手下调查,这谷开来也是太歹毒了。她在大连就杀人不吐骨头,现在居然又敢杀洋人。俗话说,最毒不过妇人心!这古夫人早早晚晚要玩火玩到领导头上。再说了,她如此无法无天,早早晚晚要断送领导的政治前程。象领导这样的大英雄大丈夫,岂能栽在这样的一个妇人手里?还有,象领导这样的美男子,也早该名正言顺地娶回来一个天仙美女了。

薄西王:住口!住口!你给我住口!你这个混帐东西!白眼狼!你给我滚出去!你给我永远地消失!

王总兵被薄西王的卫兵棒打出门。随后不久,在2月6日,王总兵就进入就进入美国领事馆,自己选择永远地消失。
 

下面是2012年3月17日发布的中央文件:

Friday, March 23, 2012

冯正虎、李柏光联手纽约时报记者赵岩敲诈中国访民

下面是我发表在另一篇文章中的部分内容。全文见下面的链接:

中共驻北美特务头子唐宇华从暴露到落网的来龙去脉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3/blog-post_2097.html
6.7. 冯正虎

为了完成《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所肩负的重要使命,赵岩也发动他在国内的下线们同他密切合作。这些人包括冯正虎、李柏光、沈佩兰,等等。冯正虎在国内提出的上访诉求就是“还我诉权”,这同赵岩的诉求如出一辙。而且冯正虎让许多上海访民都放弃他们原有的标语口号,代之以“还我诉权”为中国访民的终极诉求。下面的几个图片取自冯正虎的网站。从这些图片可见,冯正虎就是要各地访民为他去争取什么“诉权"和“立案”权。


冯正虎还用各种方式诈骗中国访民钱财。帮助中国访民写一个诉状,要收几十万;出版印刷中国访民名录,要让每个访民出资几百上千元赞助费,另外还要让被列在书中的中国访民每人出高价订购该书几十册,说是可以帮助中国访民宣传自己。

最最重要的是,每到访民上访的敏感时期,诸如“六四”,“两会”,冯正虎都会玩失踪,让大批中国访民为营救冯正虎而放弃到北京上访。每次冯正虎玩失踪,都会有众多访民为营救冯正虎而逮捕被判刑,而冯正虎本人往往是有惊无险,平安无事。


下面的图片是冯正虎发表在自己的网站上的一篇文章的截屏。在这篇文章中,冯正虎自己写明上海访民李惠芳和陈启勇夫妇曾亲自率人去机场迎接冯正虎,在冯正虎被失踪时,绝食声援冯正虎,并散发冯正虎主编的《督查简报》。正是因为多次帮助冯正虎,使得李惠芳和陈启勇于2010年2月20日双双被逮捕,李惠芳被劳教一年半,陈启勇则被劳教一年。

李惠芳和陈启勇被关押劳教所期间,李慧芳的姐姐多次去找冯正虎,要求冯正虎为李惠芳和陈启勇呼吁。但冯正虎非但不为李惠芳和陈启勇呼吁,反倒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加以搪塞,说什么:“中共政府就是要用抓捕访民的方式迫使我冯正虎浮出水面,目的是为了制裁我冯正虎,我坚决不上当,坚决不为其他访民呼吁。"

可冯正虎在他的文章中却一再说他委托李惠芳的姐姐送给李慧英《新华小字典》要求李慧英安心牢狱生活,劝说李慧芳服从管理,认真改造,争取重新作人。这番话完全是中共警察给犯人灌输的活命哲学。可见冯正虎是在充当中共警察的帮凶。

李慧芳本人原本是在西班牙做生意,已经在国外拥有自己餐馆,她生意兴隆,生活幸福。为了讨还她被中共抢占的祖上房产,毅然回国,成为上海访民中响当当的领袖人物。但却几次陷进冯正虎设下的陷阱,身陷牢狱。

冯正虎就是用这些手段,致使很多上海访民落入中共牢狱。就在最近,冯正虎有一次玩起了失踪把戏,而上海的沈佩兰等人正在号召上海访民去为冯正虎请愿示威。好么,这种鬼把戏他们乐此不疲,百试百爽。

冯正虎每次失踪又现身后,总是声明有三台笔记本电脑被没收,有打印机传真机被查抄,他都要通过各种方式让上海访民为他购置这些所谓的办公用具。去过冯正虎家的人都知道,冯正虎家住上海黄金地段的四室二厅复式大套房,家里的家具全部是红木家具,电脑电视到处都是。那些给冯正虎购置电脑打印机的访民,几乎没有谁比冯正虎更富有。可冯正虎就是乐此不疲,反反复复失踪,反反复复让访民给他买电脑。有比冯正虎更高明的骗子吗?有比冯正虎更可恶的公知母知吗?

上海访民每个星期三的上午都有到位于人民大道200号的市政府进行集体上访。每到这天的中午吃饭的时候,冯正虎都要准时出现在访民中,并通知访民到“来福士”广场的美食城聚餐。新访民都以为是冯正虎要请大家吃饭,都欣然前往聚餐。可每到结帐付钱的时候,冯正虎总是借故离开,或者就是在浑身上下假装摸索一番,谎称自己没有带钱,让大家帮他付账。这种聚餐冯正虎几乎是一次都不落下,但却一次都不付钱!有如此卑鄙的公知母知吗?

王扣玛是上海著名的访民领袖,因为上访多次被关押坐牢,又因为坐牢而被酷刑折磨成残疾。有一次,冯正虎约王扣玛在人民广场单独见面,就在见面过程中,众多便衣蜂拥而上,试图将冯正虎带走。王扣玛大声呼救,使得冯正虎免于被便衣绑架。为了感谢王扣玛,冯正虎当即坚持要请王扣玛去餐馆饭醉。那顿酒饭足足花了五六百元。可在结帐时,冯正虎又是故伎重演,浑身上下摸来抹去,然后谎称没有带钱,结果是由王扣玛这个既无收入有无资产的残疾人为冯正虎付账。有比冯正虎更下作的公知母知吗?

6.8. 李柏光

与冯正虎相同,李柏光也是同赵岩密切合作,用各种方式化解中国访民的示威请愿活动,并同时诈骗中国访民的钱财。赵岩和李柏光发起了罢免上海市公安局长张学兵及闵行区区长活动,李柏光号称是法律顾问,赵岩负责海外宣传和策划,沈佩兰负责联络访民和集资。李柏光仅仅是起草了一份请愿书,就敲诈上海马桥镇村民60万人民币,这笔钱是由上海访民沈佩兰和金月花挨家挨户从马桥镇村民中收刮来的。这些从上海访民收刮的上百万钱财,悉数被李柏光、赵岩、沈佩兰瓜分。但最终结果是,那些被罢免的上海官员,非但没有被罢免,反而一个个被升迁,张学兵不久就晋升上海市副市长。


顺便说一下,由刘沙沙发起的到山东临沂去看望陈光诚的请愿活动也应该是中共布下的另一陷阱。这无非是将中国访民调虎离山,引导中国访民远离北京上海等大都市,而到山东的山沟里去飞蛾扑火。这无疑是中共所惯用的“大禹治水”的维稳老把戏,以此来化解北京的维稳压力。当然,我本人坚决声援陈光诚,也不反对人们为陈光诚进行各种方式的呼吁。只是提醒人们要谨防中共陷阱。

Thursday, March 22, 2012

中共驻北美特务头子唐宇华从暴露到落网的来龙去脉

原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3/blog-post_2097.html

应中国民主党主席王军先生邀请,我将于2012年3月27日下午2时到民主党总部演讲,演讲题目暂定为“中共特务头子唐宇华被逮捕及其间谍网沦陷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王主席给我出了一道难题,我相信即便是审理唐宇华案件的FBI探员、美国法官、及检察官都无法将这个问题给讲全讲透。我就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但我还是就我所了解的一些有关唐宇华及其间谍网的情况,跟大家进行交流。讲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指正。有遗漏的地方,请大家补充。

上海文汇报驻联合国首席记者唐宇华于2011年11月21日在美国被FBI逮捕。唐宇华身份敏感,逮捕唐宇华后,美方在第一时间便通知中共有关方面。此前,曾霞敏以及刘刚多次公开揭露唐宇华是中共派驻北美的特务头子,并将举报材料交到美国国会、美国国务院、美国国土安全局、以及联邦调查局。唐宇华的被捕,牵涉到一大批同唐宇华有直接联系的一些敏感人物,特别是牵连到由唐宇华直接负责的中共在美国精心布置的情报网。相信随着唐宇华的被捕和审判,会有更多的中共间谍落网,中共方面也会对此作出相应反应。这必将掀起一轮新的中美对抗,甚至是冷战。

唐宇华被捕的过程中,一定有许多内幕。我这里仅仅就我所知道的与唐宇华落网相关的事件做些分析和介绍,未必就是唐宇华事件的全部内幕。

1. 唐宇华是谁(Who is Tang Yuhua)?

唐宇华的公开身份是上海文汇报驻联合国首席记者。下面是唐宇华的名片。



但唐宇华的真实身份是中共派驻北美的最大特务头子。下图是唐宇华和联合国秘书长的合影。


上海文汇报的所有驻外记者无论是常驻尼伯尔加德满都,常驻东京,常驻马尼拉,常驻华盛顿或常驻纽约联合国总部,他(她)们都是国安部的特工。

早在1983年,安全部与上海文汇报曾签署文件规定,由安全部出钱并派人,出任上海文汇报常驻国外记者。最初派往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的特工是张治平(原新华社记者),最早派到华盛顿的是练性乾(也是原新华社记者)。

国安部前任纽约调查组负责人是原人民日报驻联合国记者何洪泽。他的继任,人民日报驻联合国记者席来旺也是国安特工。

证据:http://www.huaxia.com/20040802/00227978.html
中国现代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席来旺




2. 唐宇华的特务身份是如何暴露的?

唐宇华一贯做事谨慎。但他自今年年初开始,积极同各方面人士会面联络,犯了情报工作人员的大忌,以致于他被FBI跟踪调查,最终导致他被FBI逮捕,并会牵连一大批同他有密切联系的中方情报人员。

2.1. 干扰破坏茉莉花行动
唐宇华为何会不顾情报工作的最基本的纪律和常识,突然活跃起来呢?这要从中国的茉莉花革命说起。
众所周知,2010年下半年,中东和北非各国掀起了茉莉花革命。这一波又一波的茉莉花革命迅速波及到中国。

2010年12月25日,中国的上访村长钱云会被车祸致死。钱云会血案连同茉莉花革命的各种消息立即在网络上迅速传播,令中国民众群情激愤而又热血沸腾,这种情绪急速传染扩散,随时有可能激发中国的茉莉花革命。

中国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刘刚立即抓住这一机会,通过网络成立了钱云会治丧委员会,通过发表公祭钱云会的公告,号召人们发起中国的茉莉花革命。

我撰写了许多公告,号召中国人民学习突尼斯、埃及人民,走上街头,齐聚天安门广场,掀起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我将这些文章上传到各个中文网站上,同时还通过推特和脸书上大量转发。

下面的链接详细讲解茉莉花的发生发展经过:
中国茉莉花行动的发生、发展过程综述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5/my-tweets-between-01022011-to-02212011.html
下面是2011年1月1日,我在共舞台上发布的关于成立钱云会治丧委员会的倡议书。


在那期间,我几乎每天都大量发表类似的茉莉花革命号召书。这些号召书在推特和各个中文网站上被大量转发。下面是2011年2月12日,我在中文网站《独立评论》上发布的发起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号召书。


这些发起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号召书,大多是发表海外的中文网站,这在中国大陆并没有激起很大反响。自2011年2月12日开始,我让我的一些朋友通过电子邮件和网络聊天室大量向国内网民发送。我的朋友张国亭通过他的“轰炸机”软件,每天向国内的几百万个邮箱发送这些号召书。很快,有很多中国网民作出积极回应,要在2011年2月20日开始茉莉花集会。

这让中国国安十分恐慌。他们也随即采取相应措施,试图阻止这场即将到来的茉莉花革命。

中国国安采取的第一个措施是用我的电子信箱大量发送被篡改的茉莉花号召书。他们将号召书中原定的集会时间由每周六周日的上午十时至下午八时修改为周日下午两点,将集会地点由天安门广场和各地城市的中心广场修改为各个城市的麦当劳及各个外资机构。被修改后的茉莉花计划,不仅极大地方便中国公安机关对茉莉花革命的控制,而且使得中共政权有机会对这些外资机构进行纵火,再嫁祸茉莉花行动参加者,以便以平息骚乱为借口来武力镇压茉莉花革命。更进一步,这些被中共国安以我的名义大量散发的茉莉花行动方案,造成了茉莉花行动方案的混乱,令人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并严重损害了我个人的信誉。许多人来信质问我为何将计划变来变去,令人不知所措。

中国国安采取的另一个措施就是鱼目混珠,真真假假,制造茉莉花发起人多胞胎,争取话语权和领导权,然后再误导茉莉花行动参加者,甚或诱引茉莉花参加者落入他们精心设计的陷阱,再进行捕杀。

在2011年2月19日,在《博讯》网站上发表了一篇茉莉花行动的号召书,这个号召书就是中国国安首先通过我的电子邮件大量散发的那个国安版的号召书,号召人们在周日下午两点到各地的麦当劳围观。《博讯》网站声称这个号召书是首先由匿名者在《树洞》发出的。但至今没有多少人看到那个树洞号召书的原件和作者。很明显,这是中国国安眼见中国民众将在每周六周日汇聚天安门和各地中心广场进行集会,不得不使出这一下下策,引导人们到麦当劳去集会,并压缩集会时间。这是中共国安惯用的“调虎离山”之计,同时也是为了他们争取时间,以便应对。他们之所以先在《树洞》发出号召书,无非是为了掩盖这个号召书的真实来源,避免《博讯》网站被人猜疑是中共的御用钓鱼网站。

这种先用匿名在网上发布公安或国安所要发布的信息,再由中共卧底在网上大肆传播的做法是中共国安公安的惯用伎俩。2005年,高智晟被抓时,刘荻、刘路等人就在网上大肆散布谣言,说高智晟已经写出万言悔过书,竹筒倒豆子全部招供,并供出了郭飞雄胡佳等人。我们追问刘荻、刘路拿出证据。刘荻、刘路随后不久就将高智晟的万言悔过书上传到网上。这分明是中共公安才能提供的资料,刘荻、刘路如何能获得?刘荻、刘路便解释说是从网上找到的,有人早就匿名发布了。2008年,刘晓波被抓,又是刘荻、刘路,外加小乔和张鹤兹,在网上散布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宣言。这也是只有中共公安才能提供的资料。而中国国安版的茉莉花行动方案,却是由《博讯》网站大肆散发。

此后,《博讯》网站便成为中国茉莉花行动的最正宗发起人,所有茉莉花行动的号召,都以《博讯》发出的消息为准。尽管我在那期间每天都发布我的茉莉花革命号召书,但我的声音都被《博讯》的声音彻底淹没了。《博讯》争得了中国茉莉花革命的话语权和领导权。

在大力散发他们的伪造茉莉花行动方案的同时,中共国安还大力骚扰我本人的Email,以及攻击我上传茉莉花行动方案的网站。我传播茉莉花行动的中文网站主要是《独立评论》和《共舞台》,这两个网站在茉莉花行动高潮时都被攻克,无法浏览。张国亭用他的“轰炸机”软件每天向国内几百万个电子邮箱发送茉莉花号召书,他在转发时,需要有国内的一些电脑进行二传转发。中共国安立即在广东搜查这些二传电脑,没收了四千多台转发茉莉花号召书的电脑。中共国安在广东头子还跑到香港,恐吓利诱张国亭,并提出要高价购买张国亭的“轰炸机”系统,条件就是要张国亭停止向国内传播茉莉花号召书。

更有甚至,中共还利用我的电子邮件信箱发送一些虚假消息。比如,在2011年1月20日左右,中共国安以我的名义发出邀请函,邀请世界各地的人在1月30日到我家聚会,商讨茉莉花行动事宜。在《独立评论》的许多网友都收到这样的邀请函。后来有许多准备参加茉莉花行动的网友给我来信,告知我无法到我家聚会,我才知道有这样的邀请函。我不得不公开揭露真相,要大家不要上当受骗,不要在1月30日来我家聚会。

2011年1月30日是我生日。我取消了同朋友到餐馆庆贺生日的计划,静心在家等候,看看究竟有哪些人会不请自到。果不其然,在1月30日一早,就有前纽约时报记者赵岩给我打电话,说是要来我家聚会。我告知他我没有邀请任何人到我家聚会。但赵岩一定要来,还说他要带一个朋友来,那个朋友开车带他来我家。我问赵岩到底是哪位朋友,赵岩就是不肯告诉我,说见了我就知道了。我告诉赵岩,如果他们非要来我家,我一定要警察将他们都抓起来。无奈,赵岩不得不告诉我,说给他开车的朋友是文汇报驻联合国首席记者唐宇华,一定要跟我见面。赵岩还特别告诉我,这位唐宇华的真实身份是中共国安驻北美的最大头子,他是从人民日报驻联合国首席记者手里接过这个桂冠的。我当即告诉赵岩:“你们如果非要来我家,那就准备好进美国监狱。”最终,他们没有来,也没有任何其他人来我家开所谓的新春晚会。

许多收到我邀请信的人依旧不断给我来信,说是他们又不断收到我的电子邮件,标题是“晚会照片”,但附件却是病毒。还有人告诉我说收到标题为“计划行动有变”的邮件,附件是篡改的茉莉花行动号召书。为了避免这些人对我的误会,我随后不久就将中共是如何邀请人来我家开新春晚会,以及唐宇华如何非要到我家来的前后经过在网上公开发表。我还将唐宇华图谋破坏茉莉花革命的种种阴谋,连同中共女军官郭盈华对我进行超限战的种种阴谋报告给FBI。

下面的的图片是我在2011年2月13日推特上揭露唐宇华和郭盈华的部分推文。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我在那期间发出的推文,往往都将几位推特上的活跃推友的推号附在推文上,这里的几个推文就加了艾未未、文涛、王荔蕻、妙觉法师等人的推号,在其他的推文中我还加了大侠(@daxa),李天天(@litiantian)等人的推号。我那时是刚刚开始使用推特,以为这样就能让这些人的粉丝们都能看到我的推文。不曾想,很多网友误认为这些推文是艾未未等人发出的。想必国安国保们也认定是艾未未等人首先发出了茉莉花行动的号召书。结果是给这些人惹祸上身,大侠,李天天、艾未未、文涛、王荔蕻等人都被国保怀疑是茉莉花发起人,他们先后被逮捕关押。妙觉法师十分幸运,她在随后的几天里进到山里闭关修炼三个月,因而逃过一劫。我为我不小心给这些人招灾惹祸,多次在网上公开表示道歉,我在此再次向他们致歉。下面是我曾经为营救艾未未以及向艾未未致歉的一篇文章的链接:

严正声明:中共当局抓捕艾未未等人是捕风捉影,误抓误判

自2010年12月25日钱云会事件发生后,我就多次联络王军涛、赵岩等人,希望他们能同我一道发起中国的茉莉花革命。王军涛表示这是胡闹,他没有任何兴趣参与这种行动。赵岩则多次劝我要再推迟一些天,理由是那时天气太冷,最好让我等到五月份或六四时再搞。我不理会他们,继续发动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但后来我发现,赵岩并没有停止介入茉莉花革命。他在私下里四处活动,试图阻止我的茉莉花行动号召书的广泛传播。在2011年2月20日,中国的茉莉花聚会成功展开后,赵岩怂恿王军涛和孔灵犀自命“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人”,建立“茉莉花发起人网站”,从此,王军涛,孔灵犀,和《博讯》网站成为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所谓“最强音”,而这些“最强音”的发起人都是在赵岩的统一指挥和运作下进行的。赵岩曾经工作过的纽约时报,以及美联社还大力报道这些“最强音”。而在孔灵犀公布的所谓20名中国茉莉花发起人里,就有赵岩的女儿赵XX在其中滥竽充数,而赵XX本人及其他的被赵岩和孔灵犀封为茉莉花发起人的一些80后,多数人根本就不知道茉莉花革命为何物。

下面的文章是我揭露孔灵犀、王军涛这套把戏的几篇文章的链接:

揭开中国茉莉花革命幕后发起者的神秘面纱

揭露王军涛、孔灵犀等人联合纽约时报、美联社制造假新闻,欺骗公众

掩耳盗铃:纽约时报报道中国茉莉花运动幕后推动者

墨镜哥视频12:点评 五道杠黄艺博 和 AP 美联社 假新闻

纽约时报,美联社。谁是说谎者?
让墨镜哥为你一一解开真相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04.html

再评王军涛同志和茉莉花发起人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7/blog-post.html

综上所述,在这茉莉花发起过程中,为了破坏干扰茉莉花革命,中共上峰命令唐宇华仓促上阵。唐宇华紧急调动了他在美国精心发展建立的情报网的所有资源,千方百计地落实上峰指示,终于不负上峰期望,有效地成功地扭转了茉莉花革命的大方向,为中共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使得中共成功地化解了茉莉花革命在中国的全面开展。但是,唐宇华也从此露出了马脚。但唐宇华本人却蒙在鼓里,他不知有所收敛,反而利令智昏,继续公开露面,指使他所建立的谍报网,对海外民运开展了野心勃勃的围剿封杀计划。

在此同时,我不仅抓到了唐宇华这个狐狸尾巴,也开始对那些跟唐宇华狼狈为奸的赵岩等人产生怀疑。我开始不断地向FBI和美国国会举报唐宇华和赵岩的可疑身份,同时,我还不断深入调查了解赵岩的各种活动和计划,以便掌握更多有关赵岩的证据。

自2011年2月初开始,我多次在中文网站和推特上公开揭露唐宇华的中共间谍身份。这使得中共当局十分紧张,曾经有意要紧急调唐宇华回国。但唐宇华却自信他能够挺过这一关,坚持要在美国干到任期届满,也就是要再干一年。殊不知,就是在这一年时间里,美国FBI终于下手逮捕了唐宇华。

2.2. 墨镜哥被中共诱捕绑架,赵岩又一次露出马脚

2011年4月28日,为了进一步推动中国茉莉花革命,我将来到美国旅游的中国大陆网络名人“墨镜哥”许四多接到我家里。墨镜哥在我家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制作了30多个有关茉莉花的视频,这些视频在网络上广泛传播,一次又一次掀起茉莉花革命的新高潮。

中共对墨镜哥的视频极为恐慌,对墨镜哥本人恨之入骨。很快,中共派国安同墨镜哥接触,欺骗墨镜哥,承诺墨镜哥只要不再发布反党视频,就保障他的人身安全以及事业成功。墨镜哥于2011年6月2日从我家不辞而别。我相信是被中共国安诱捕绑架。我立即公开寻找墨镜哥。下面就是我在网上发布的一些有关寻找墨镜哥的文章:

墨镜哥许四多不辞而别,刘刚在推特上寻呼


公布我同墨镜哥之间的电子邮件
http://jasmine-action-in-china.blogspot.com/2011/08/blog-post_2571.html

我跟唐柏桥的过节
http://jasmine-action-in-china.blogspot.com/2011/08/blog-post_09.html

关于墨镜哥回国的声明
http://jasmine-action-in-china.blogspot.com/2011/08/blog-post_07.html

墨镜哥已经被骗回国,墨镜哥失踪后的电话记录
http://jasmine-action-in-china.blogspot.com/2011/08/blog-post.html

在我开始寻找墨镜哥的时候,墨镜哥还滞留在美国,尚未被劫持回国。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寻找,是完全有可能将墨镜哥解救出来的。但在这时,一些中共五毛开始在网络上对我进行围攻,说我寻找墨镜哥是违背墨镜哥本人的意愿,是我在沽名钓誉。我发现这都是赵岩在背后捣鬼。赵岩从未见过墨镜哥,但赵岩却一口咬定墨镜哥是自己离开我家,没有失踪。他还怂恿民运人士唐柏桥对我进行攻击谩骂。唐柏桥公开发文,就墨镜哥失踪事件,对我进行攻击。唐柏桥一口咬定墨镜哥没有失踪,是在他的保护下,等等。

对于唐柏桥,我只是将他对我的辱骂文章公开发到网上,让网友鉴别谁是谁非。但我一再警告赵岩,不得在背地里跟我玩阴谋。赵岩一再跟我道歉,并拉上邱耿敏到新泽西请我喝酒,当面道歉。我郑重警告赵岩,如果他继续跟我耍滑头玩阴谋,我一定不饶他,我会让他彻底曝光。后来我发现,赵岩不但没有收敛,反而继续对我进行造谣污蔑,四处散布说我已经疯了,法官鉴定我是精神病,等等。后来,赵岩却反复写文章,说是我跟他道歉。这种张口说谎的本事,另我感到赵岩心怀叵测。

赵岩还四处传播说他是我的代言人,任何人要见我,只能通过他才能找到我。赵岩多次将一些要采访我的记者挡驾,所用的理由就是我已经疯了。后来有纽约时报记者和路透社记者都告知我说,是赵岩不让他们采访我,是赵岩跟他们说我已经疯了。

我十分清楚,赵岩四处散布我是精神病的谣言,就是为了配合共军女军官郭盈华对我进行超限战,以便用美国法律将我送进监狱或送进美国精神病院。这是中共国安构陷王炳章、彭明、张宏宝的过程中,百试百爽的超限战策略。

自此,我已经看穿赵岩。从此我便开始收集赵岩的证据。

2.3. 《中国公民联合国控告团》陷阱

自2010年中旬开始,上海访民胡燕发起了在联合国驻纽约总部的上访示威活动。这个活动逐渐吸引了许多中国访民参加。胡燕等人在联合国的抗议示威令中共尽失颜面。中共想尽各种招数来打压和化解联合国的上访示威。大概是在2011年5月份,赵岩会同刘路开始酝酿成立“中国公民联合国控告团”。他们两人倡议到联合国示威。赵岩的示威要求和口号是“还我诉权”,刘路的上访诉求是“还我律师执照”。

早在2004年,我就对刘路开始怀疑。刘路打着维权律师的幌子,对中国民运肆意进行捣乱、干扰、破坏。刘路曾为杨天水、严正学辩护,但他名为辩护律师,实为和中共沆瀣一气,对杨天水、严正学进行构陷,并进而干扰破坏我在2005年发起的“赵紫阳治丧委员会”以及后来的“中国天鹅绒行动”。后来,刘路还会同刘荻、张鹤兹等人对高智晟、郭飞雄等人进行构陷。这一切,都暴露了刘路的面目。

现在,刘路伙同赵岩发起了“中国公民联合国控告团”,其中必有猫腻。

我从2011年7月开始,也到联合国进行示威抗议。我打出的条幅主要是揭露中共针对美国进行网络袭击,揭露中共派遣共军渗透美国进行超限战,并为被中共绑架的王炳章、彭明呼吁,为被中共超限战构陷致死的张宏宝先生鸣冤。

在我参与联合国示威的过程中,我发现赵岩同唐宇华密切联络,时时对中国访民在联合国的示威活动进行误导和构陷。

自2011年7月底开始,赵岩就不断欺骗在联合国上访的上海京沪高铁强拆受害者曾霞敏,说是有中国高官要同曾霞敏谈判解决曾霞敏的强拆诉求。2011年8月3日前后,赵岩跟曾霞敏说中国政府派高官面见曾霞敏谈判。当曾霞敏和杨律到约定的法拉盛木兰餐厅去拜见赵岩所说的中国政府代表时,发现来者只是中国上海文汇报的驻联合国首席记者唐宇华,而唐宇华闭口不谈赔偿事宜,却是同赵岩合伙怂恿曾霞敏等人去暴力袭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曾霞敏立即有上当受骗的感觉。赵岩不断跟曾霞敏解释说,唐宇华的实际身份是中共国安派驻北美的最大头子,还说唐宇华在中国是通天人物,他写的内参都直接送达胡锦涛和政治局。让曾霞敏不可小视唐宇华,

曾霞敏当天便跟我提起面见唐宇华的事,并提及赵岩和唐宇华建议中国访民袭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计划。我立即提醒曾霞敏,这是唐宇华和赵岩在合伙给中国访民设置陷阱,以诱使美国FBI来逮捕他们。曾霞敏当时还颇不以为然。

果不其然。曾霞敏后来进入联合国大厦时,竟几次被联合国保安拦截问话。有联合国保安告知曾霞敏,她不得再进入联合国大厦,因为已经有中国驻联合国工作人员向联合国举报曾霞敏是恐怖袭击嫌疑分子。

此时,曾霞敏顿时相信了唐宇华是不怀好意,不安好心。在唐宇华同曾霞敏见面后,唐宇华几次给曾霞敏打电话,要立即面见曾霞敏,有要事商谈。我提醒曾霞敏要注意安全,不可误入陷阱。我同时鼓励曾霞敏公开揭露唐宇华,并向FBI和美国国会举报唐宇华。下面的文章链接就是曾霞敏公开揭露唐宇华的几篇文章:

在中国被国保骚扰,到美国又被国安骚扰(17图)(2011年8月21日发表)
http://kqch.blogspot.com/2011/08/blog-post_9569.html

誓死捍卫私有财产--中国80后自述上访历程 (2011年11月4日发布)
http://kqch.blogspot.com/2011/11/blog-post_04.html

揭露中共派驻北美最大特务头子唐宇华(17图)(2011年11月18日发布)
http://kqch.blogspot.com/2011/11/17.html

扫谍风暴【1】揭露中共海外别动队设陷阱诱捕中国访民(6图)(2011年11月20日发布)
http://kqch.blogspot.com/2011/11/blog-post_6693.html

扫谍风暴【2】:驻北美最大国安头子指使手下构陷中国访民(4图)(2011年11月23日发布)
http://kqch.blogspot.com/2011/11/blog-post_8246.html

曾霞敏在美国法院起诉俞正声及中共驻北美特务头子(54图)(2011年12月2日发布)
http://kqch.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html

在上面列出的所有文章中,都将唐宇华的名片照片放在显著位置。这些文章不仅揭露了唐宇华,而且也揭露赵岩和唐宇华合伙构陷中国访民。这些文章以及相应的英文翻译稿在网络上被大量转载。曾霞敏还将其中的几篇揭露文章的英文翻译稿送交美国国会以及FBI等司法机构。

2.4. 夏威夷APEC陷阱

赵岩和唐宇华不仅设置了《中国公民联合国控告团》陷阱,还精心设计了夏威夷APEC陷阱,以便诱使FBI逮捕中国访民。详细情节可见我下面的文章:

扫谍风暴【1】揭露中共海外别动队设陷阱诱捕中国访民(6图)(2011年11月20日发布)
http://kqch.blogspot.com/2011/11/blog-post_6693.html

在APEC会议期间,赵岩能够在近距离拍摄中国第一夫人刘永清的录像75秒钟。什么人能够如此接近中国第一夫人?那只能是特工人员,中国的或是美国的。请看下面由赵岩拍摄的录像。

<iframe width="560" height="315" src="http://www.youtube.com/embed/5JKykrVexDs"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


2.5. 揭露唐宇华是中共间谍头子的最大功臣是唐宇华的同伙赵岩

事实上,我们都没有证据指控唐宇华是中共派驻北美的最大特务头子。但是,唐宇华的同伙赵岩却到处宣扬唐宇华是中共驻北美的最大特务头子。赵岩还领着唐宇华四处见人,特别是见中共感到头痛的民运人士。为了表明赵岩本人是代表中共,赵岩就拿唐宇华作为他的身份标志,说唐宇华是中共最权威代表,是中共在北美的特务头子,而这个唐宇华不过是给赵岩开车拎包的,那当然就证明了他赵岩的身份是中共的钦差大臣。


3. 公开揭露举报唐宇华

由于赵岩多次向刘刚及曾霞敏等人说明唐宇华是中共最大特务头子,而且赵岩还领着唐宇华去面见曾霞敏等人,在见面过程中,唐宇华也默认他本人是中共在美国的权威代表。于是,刘刚和曾霞敏就掌握了唐宇华是中共间谍的证据。从2011年8月开始,曾霞敏和刘刚就开始公开揭露唐宇华的中共驻北美特务头子的身份,揭露唐宇华对曾霞敏的威胁恐吓,揭露唐宇华伙同赵岩对中国茉莉花行动的破坏。将举报信送交到美国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局等相关机构。

美国FBI迟迟不对唐宇华采取行动,令我们感到美国有关部门是不愿意去碰唐宇华这个敏感人物的,美国是不愿意因为这样一个小人物而掀起中美之间的间谍战甚至是冷战。我们也本想作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本想放过唐宇华。可是,唐宇华和赵岩竟然时不时地以各种方式对我们举报人进行威胁。这迫使我们多次 前往美国国会、美国国务院等机构举报唐宇华,并将举报材料公开发给新闻机构。

4. 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唐宇华
被美国FBI逮捕《文匯报》记者唐宇华的案情背后更复杂(图)

http://news.backchina.com/viewnews-171290-gb2312.html

知情人士说,唐宇华曾以上海《文匯报》记者名义派驻尼泊尔,和流亡藏人很熟悉,可以説是中共官方最直接掌握流亡藏人社区情况的人之一。

唐宇华六七年前改派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工作。和唐熟悉的人説,唐为人谦和、低调。期间一度回国数月之久,后来又重返纽约。对他的身份和作为,在唐案发前,网上即有传闻。

美国宾州地方媒体的报导,Harrisburg地区联邦大陪审团指控两名中国公民与先前报住宾州Chambersburg、目前居于波兰的一名男子,涉入10万美元回扣的贿赂案。

收受回扣的男子为54岁的Wojciech Tomasz Malinowski,其他两名被起诉者为59岁、报住纽约市的唐宇华(Tang YuHua)以及43岁的李建(Li Jian,音译),叁人被控二级邮件诈欺罪(mail fraud)、协助洲际旅行敲诈罪(interstate travel in aid of racketeering)、刑事共谋罪(criminal conspiracy)。

根据起诉书,Malinowski受雇于ASF-Keystone,其母公司为Amsted Rail,Malinowski已于公司服务超过15年,于该公司位在Camp Hill的办公室工作,担任国际活动经理,经常飞往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与李建和中铁信息工程集团(Sinorail,简称中铁信)有业务上的接触。

李建服务于中铁信,中铁信为中国铁道部信息技术中心投资成立的集团。大陪审团发现,李建涉嫌与唐宇华一同非法转移将近10万美元的款项,这笔钱为Amsted Rail给中铁信的佣金。根据起诉书,钱先匯入唐宇华在纽约市的中国银行帐户,过去一年间,Malinowski与唐宇华在纽约市多次见面,并在李建的指示下,将装有现金的信封交给Malinowski。

Amsted Rail的企业道德政策与行为準则明确禁止员工收受礼品、恩惠、酬金,或来自与公司有业务往来的个人或公司的招待。

李建于11月21日被逮捕,当时他正準备登上飞往底特律的班机,预计12月6日出庭。唐宇华11月21日在纽约市的家中遭逮捕,在出庭前都不得保释。Malinowski居住于波兰,据悉他将回美国出庭。

如果罪名成立,叁人将面临最高50年的徒刑以及最高100万美元的罚金。


值得注意的是,唐宇华是为中铁信和中国铁道部去冒险行贿。而在此之前,大概是在2011年7月下旬,曾霞敏曾向美国联邦法院控告中国铁道部和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随后,在2011年8月初,唐宇华就几次要求面见曾霞敏,见曾霞敏的目的就是千方百计地说服曾霞敏撤诉,就是不准曾霞敏起诉中国铁道部和京沪高铁有限公司。足可见,唐宇华是拿人钱财,为人消灾,却不小心给自己遭灾惹祸。

5. 继续揭露唐宇华的帮凶同伙

唐宇华被逮捕后,唐宇华在美国的同党同伙都坐立不安,他们或者公开为唐宇华鸣冤叫屈,或者窥测方向,伺机潜回国内。我们不妨顺藤摸瓜,顺着唐宇华这条线,深挖唐宇华的同党和同伙。

5.1. 纽约时报记者赵岩



我已经发表一系列的文章揭露这个纽约时报记者。事实上,赵岩应该是唐宇华的上线。不然,唐宇华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被赵岩牵来牵去,随意地去见一些绝对不应该去见的人,最终导致唐宇华身份的暴露进而被FBI逮捕。

那么,我们也可将赵岩作为另一条线,来深挖唐宇华的同党和同伙。

6.2. 叶宁

叶宁曾经参与对张洪堡大师的构陷。赵岩发起成立的《中国公民联合国控告团》,叶宁在其中充当法律顾问。
下图是赵岩拍摄的叶宁和邱耿敏参加某研讨会的照片。

叶宁的女朋友Grace小姐一看到这张照片,就敏锐地指出,叶宁小心翼翼地紧紧握住赵岩的那个绿色公文包和赵岩的围巾,惟妙惟肖,唯诺唯恐,象是抓到了一个救命稻草一样!Grace小姐尖锐地指出,叶宁虽然号称是大律师,但在赵岩面前,仅仅是个拎包的小喽罗。


6.3. 邱耿敏
邱耿敏是被国际刑警通缉的在逃要犯,是联合国公民控告团的主要成员。目前是赵岩的打手和金主。据Grace小姐透露,邱耿敏每个月给叶宁提供所谓律师费一万美金,而叶宁要给赵岩3千美金。所有的现金都是通过Grace 小姐转送。

6.4. 葛丽芳
葛丽芳也是联合国公民控告团的主要成员,有时还自称为北美主席。由于种种原因,葛丽芳被赵岩和叶宁加以控制和利用。最主要的原因是叶宁帮助葛丽芳申请政治庇护。而在申请政治庇护的材料中,葛丽芳使用假材料欺骗美国移民局,特别是葛丽芳谎称在中国被中共拘留关押过,而事实上,葛丽芳从未被逮捕关押过。但葛丽芳用电脑软件制作了假冒的居留证。凡此种种,葛丽芳就只好受控于叶宁和赵岩了。



6.5. 刘路

刘路曾经伙同刘荻构陷高智晟。刘路还曾经充当杨天水、严正学等著名异人士的辩护律师,在为这些人辩护过程中,刘路通常是通过各种方式放风说他的委托人犯有重罪,比如说杨天水按照法律应该判处15年,严正学依法应判处12年,最后结果是,经过刘路的辩护,杨天水仅仅被判12年,被刘路捞出来3年,而严正学仅仅被判处3年,被刘路捞出来9年。刘路就是这样“捞人”实为伙同中共坑人的。我就不明白,当年那些重要的政治犯,怎么都是由刘路去充当辩护律师啊?刘路何必不宣布中国十几亿人都可以依法被判个无期徒刑的,是他刘路将全国人民从水深火热的牢狱中给捞出来了!

刘路同赵岩一向是密切配合。他们共同发起成立了联合国公民控告团。

6.6. 空椅子,据说是郑存柱

看看下面的两张照片,就明白为何将“空椅子”的名字也列在这里了。

作者: 空椅子 “薄熙来会见时已经被中央来的人控制(图)” 2012-02-12 04:56:19 [点击:5638]
图片中显示胡总身边的人已经控制了薄熙来:


  • 薄熙来会见时已经被中央来的人控制(图) 空椅子 [192 b] 2012-02-12 04:56:19 [点击: 5645] (1191938)


  • 有请郑存柱先生如实回答下面几个问题:

    (1). 您是从何处得到了那张神秘人物和胡锦涛的照片?能否给出原始出处?

    (2). 如果就是您发现了这张照片,您又是如何能一眼就发现这个人物就是胡锦涛派到薄熙来身边的?

    (3). 我相信发现这张照片的人应该是认识那位神秘人物的。那么,郑存柱先生,您认识那位神秘人物吗?

    (4). 上面图片中的那两个红线框框是谁画上去的?

    当然,如果这个帖子不是您首发,那就只请您给出这个帖子的原始出处。
    刚刚有刘路代笔郑存柱发跟贴,指出那位神秘人物就是外交部部长助理张昆生。刘路的跟贴见下面的链接:

  • 请教郑存柱:您如何发现胡锦涛派亲信盯梢薄熙来的? 刘刚 [5914 b] 2012-02-13 07:48:47 [点击: 70] (1192317)

  • 6.7. 冯正虎

    为了完成《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所肩负的重要使命,赵岩也发动他在国内的下线们同他密切合作。这些人包括冯正虎、李柏光、沈佩兰,等等。冯正虎在国内提出的上访诉求就是“还我诉权”,这同赵岩的诉求如出一辙。而且冯正虎让许多上海访民都放弃他们原有的标语口号,代之以“还我诉权”为中国访民的终极诉求。下面的几个图片取自冯正虎的网站。从这些图片可见,冯正虎就是要各地访民为他去争取什么“诉权"和“立案”权。



    冯正虎还用各种方式诈骗中国访民钱财。帮助中国访民写一个诉状,要收几十万;出版印刷中国访民名录,要让每个访民出资几百上千元赞助费,另外还要让被列在书中的中国访民每人出高价订购该书几十册,说是可以帮助中国访民宣传自己。

    最最重要的是,每到访民上访的敏感时期,诸如“六四”,“两会”,冯正虎都会玩失踪,让大批中国访民为营救冯正虎而放弃到北京上访。每次冯正虎玩失踪,都会有众多访民为营救冯正虎而逮捕被判刑,而冯正虎本人往往是有惊无险,平安无事。

    下面的图片是冯正虎发表在自己的网站上的一篇文章的截屏。在这篇文章中,冯正虎自己写明上海访民李惠芳和陈启勇夫妇曾亲自率人去机场迎接冯正虎,在冯正虎被失踪时,绝食声援冯正虎,并散发冯正虎主编的《督查简报》。正是因为多次帮助冯正虎,使得李惠芳和陈启勇于2010年2月20日双双被逮捕,李惠芳被劳教一年半,陈启勇则被劳教一年。


    李惠芳和陈启勇被关押劳教所期间,李慧芳的姐姐多次去找冯正虎,要求冯正虎为李惠芳和陈启勇呼吁。但冯正虎非但不为李惠芳和陈启勇呼吁,反倒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加以搪塞,说什么:“中共政府就是要用抓捕访民的方式迫使我冯正虎浮出水面,目的是为了制裁我冯正虎,我坚决不上当,坚决不为其他访民呼吁。"

    可冯正虎在他的文章中却一再说他委托李惠芳的姐姐送给李慧英《新华小字典》要求李慧英安心牢狱生活,劝说李慧芳服从管理,认真改造,争取重新作人。这番话完全是中共警察给犯人灌输的活命哲学。可见冯正虎是在充当中共警察的帮凶。

    李慧芳本人原本是在西班牙做生意,已经在国外拥有自己餐馆,她生意兴隆,生活幸福。为了讨还她被中共抢占的祖上房产,毅然回国,成为上海访民中响当当的领袖人物。但却几次陷进冯正虎设下的陷阱,身陷牢狱。

    冯正虎就是用这些手段,致使很多上海访民落入中共牢狱。就在最近,冯正虎有一次玩起了失踪把戏,而上海的沈佩兰等人正在号召上海访民去为冯正虎请愿示威。好么,这种鬼把戏他们乐此不疲,百试百爽。

    冯正虎每次失踪又现身后,总是声明有三台笔记本电脑被没收,有打印机传真机被查抄,他都要通过各种方式让上海访民为他购置这些所谓的办公用具。去过冯正虎家的人都知道,冯正虎家住上海黄金地段的四室二厅复式大套房,家里的家具全部是红木家具,电脑电视到处都是。那些给冯正虎购置电脑打印机的访民,几乎没有谁比冯正虎更富有。可冯正虎就是乐此不疲,反反复复失踪,反反复复让访民给他买电脑。有比冯正虎更高明的骗子吗?有比冯正虎更可恶的公知母知吗?

    上海访民每个星期三的上午都有到位于人民大道200号的市政府进行集体上访。每到这天的中午吃饭的时候,冯正虎都要准时出现在访民中,并通知访民到“来福士”广场的美食城聚餐。新访民都以为是冯正虎要请大家吃饭,都欣然前往聚餐。可每到结帐付钱的时候,冯正虎总是借故离开,或者就是在浑身上下假装摸索一番,谎称自己没有带钱,让大家帮他付账。这种聚餐冯正虎几乎是一次都不落下,但却一次都不付钱!有如此卑鄙的公知母知吗?

    王扣玛是上海著名的访民领袖,因为上访多次被关押坐牢,又因为坐牢而被酷刑折磨成残疾。有一次,冯正虎约王扣玛在人民广场单独见面,就在见面过程中,众多便衣蜂拥而上,试图将冯正虎带走。王扣玛大声呼救,使得冯正虎免于被便衣绑架。为了感谢王扣玛,冯正虎当即坚持要请王扣玛去餐馆饭醉。那顿酒饭足足花了五六百元。可在结帐时,冯正虎又是故伎重演,浑身上下摸来抹去,然后谎称没有带钱,结果是由王扣玛这个既无收入有无资产的残疾人为冯正虎付账。有比冯正虎更下作的公知母知吗?

    6.8. 李柏光

    与冯正虎相同,李柏光也是同赵岩密切合作,用各种方式化解中国访民的示威请愿活动,并同时诈骗中国访民的钱财。赵岩和李柏光发起了罢免上海市公安局长张学兵及闵行区区长活动,李柏光号称是法律顾问,赵岩负责海外宣传和策划,神佩兰负责联络访民和集资。李柏光仅仅是起草了一份请愿书,就敲诈上海马桥镇村民60万人民币,这笔钱是由上海访民沈佩兰和金月花挨家挨户从马桥镇村民中收刮来的。这些从上海访民收刮的上百万钱财,悉数被李柏光、赵岩、沈佩兰瓜分。但最终结果是,那些被罢免的上海官员,非但没有被罢免,反而一个个被升迁,张学兵不久就晋升上海市副市长。

    6.9. 丁华,沈佩兰,金月花,丁华,等等,见7。

    7. 唐宇华和赵岩正在帮中共下很大很大的棋。

    从上面列举的唐宇华和赵岩合伙破坏中国茉莉花行动,有联手制造联合国控告团的具体行动来看,唐宇华和赵岩在联手帮中共下很大很大的棋,而且不是一盘,是几盘!这里就指出了两盘:一是破坏茉莉花革命在中国的全面展开,二十通过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来诱陷和控制中国访民。我说两盘棋很大?因为那是以地球作棋盘的,红方老帅是在北京中南海,而黑方老巢却是在美国!

    我在上一节只是列出十几位同赵岩密切配合的赵岩同伙。对此赵岩一定是不服,他必定会说,秦桧还有三个好友呢,我赵岩怎么才有十几个同伙?其实,我这里只是列出了赵岩在发展《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这条线上的所暴露的同伙,他在破坏中国茉莉花行动的过程中暴露了令一批同伙,而且更多。我将另外发文揭露那些同伙。

    说破坏中国茉莉花行动是帮助中共,我想大家没有异议。但说赵岩和唐宇华组织《中国公民联合国控告团》也是急中共所急,帮中共所需,一定会有很多人不赞同。我们不妨简略介绍一下《中国公民联合国控告团》的发起过程和所进行活动的真正效果。

    中国访民在联合国进行抗议示威,实际上始于2010年,始于胡燕女士。但刘路和赵岩都声称是有他们两位怂恿胡燕到联合国示威的,赵岩甚至还多次怂恿胡燕爬到联合国44层大厦的楼顶,以跳楼来威胁联合国和美国政府。胡燕抗议半年后,据说胡燕获得中共的大笔现金赔偿,从此胡燕人间蒸发!这胡燕消失得如此彻底,也只有赵岩和刘路还声称在法拉盛还见过胡燕。我不相信胡燕上访问题的有效解决是因为在联合国坚持上访半年,我甚至不相信胡燕的问题是真正地被妥善解决。看看乌坎村民最终所获得的补偿,乌坎村有上千亩土地被非法霸占或被贪官窃取,但最终不过是获得区区几百万元的补在联合国偿,那不过是传说中胡燕所获得的补偿数额。谁能相信乌坎村民用鲜血和生命所换来的赔偿,却远不如胡燕用和平抗议所获得的赔偿?谁能相信中共对乌坎村是如此吝啬,而对胡燕确实如此慷慨大方?

    胡燕失踪后,刘路和赵岩在2011年立即发起抗议示威,刘路提出的诉求是要求中共归还律师证,赵岩的诉求是“还我诉权”,他们随后联手发起成立了《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继续在联合国发动大规模的抗议示威,而且是天天示威。而且这个《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受到唐宇华的鼎力支持。

    一定有人认为赵岩发起的《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以及在联合国的抗议示威是抗议中共,是有利于民主运动,不利于中共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们知道,中国的访民问题是令中共头痛的问题,是中共必须面对必须解决的问题。但中国访民冤民数以亿计:被强拆强迁的人要上访;失地农民要上访;失业待业的人要上访;社保基金被骗后,拿不到劳保社保的退休人员要上访;被屈打成招的家属要上访;炒股票不慎被套牢的要上访;被拖欠工资的教师要上访;退伍军人也要上访;等等,不一而足。这些访民每天成群结队地到政府机构去抗议示威,甚至经常到北京天安门广场集体示威,令中共头痛。

    中共解决上访问题的首要方式是截访,就是要将访民限制在当地上访,不准到北京上访。这就是各地政府在北京大量设置维稳办、截访办、黑监狱的用途,都是为了截访。截访是劳民伤财,中共每年几千亿巨额维稳费大都花在截访上了。

    截访不是解决访民问题的办法。于是有中共高参提出用大禹治水的方式来疏导访民,也就是放水缓压策略。赵岩和唐宇华在破坏茉莉花行动中已经贯彻了这一策略,化解了茉莉花行动对中南海的压力,令胡锦涛十分赏识。赵岩和唐宇华顺势向中南海建议,以同样方式来解决中国访民问题,这就是动员、组织中国访民到联合国抗议示威,以此来化解中国访民对北京的压力,缓解中国访民对各地政府的压力,并彻底解决中国访民的失控局面。

    妙!高!这一高招令中南海大佬们赞不绝口。这一高招中包括了曹操的“望梅止渴”之计,融汇了“调虎离山”的精髓,有大禹治水的精华。于是,有中共高参的全面配合,有国内外腺民五毛的全面支持,赵岩和唐宇华的《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也就轰轰烈烈蓬蓬勃勃地发展起来了。

    计策的确是高超,计划也十分巧妙,但最终效果如何?下图是我从博讯网站上截屏的一篇文章,这是《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骨干成员丁华刚刚在博讯上发表的文章。看看这图中的目录栏,可见博讯网站每天都充斥大量的类似文章,博讯简直就成了《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的宣传部!


    咋一看上面的文章,你一定会以为洪玲玲和刘桂芳每天都同丁华一起到联合国抗议示威。可事实上,红玲玲目前一直被关押在上海的精神病院里!刘桂芳也从未到过联合国!

    丁华只是赵岩从美国西岸临时搬来的一个帮手,其任务就是帮赵岩摇旗呐喊,每天到联合国举出各种旗帜和标语。赵岩还请来一些其他的人来到联合国充当“旗杆”,这包括邱耿敏、文新平、程长河(赵岩文章中会介绍程长河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小校友、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人孔令犀的父亲”),等等。

    经过赵岩的辛苦努力,经过博讯网的广泛传播,也经过赵岩的同伙们的大力宣传,现在中国各地的访民都坚信到联合国上访是最最有效的途径,也是唯一的有效途径。很多中国访民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到联合国上访。

    艾福荣、杨律等中国访民千辛万苦来到美国,每天坚持到联合国上访示威。

    很多中国访民正在四处借钱找关系,试图亲自到联合国上访示威。有几位中国访民,包括YG,多次跟我联络,多方打探来美国的渠道和费用,有《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成员告诉他们,到在美国生活每天只要十美元:5美元吃+5美元住。YG告诉我说他能够凑够两三千美元,足够他在美国生活一年两年。我一再告诫这些访民不要轻信《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成员的话,在美国生活未必就是那样容易。YG等人已经千方百计地准备了来美国的费用,只是不知他们何时成行。

    还有些访民,一时无法亲自到联合国,就让赵岩找人帮助他们在联合国打出标语和条幅,并谎称他们已经来到联合国抗议示威。这上面博讯文章中提到的洪玲玲和刘桂芳就是这样的“人不在条幅在”的在联合国抗议的中国访民。

    总而言之,所有那些坚信在联合国上访最有效的中国访民,从此不再四处上访,而是一心准备到美国上访,或是想方设法同赵岩联络,让赵岩代表他们在联合国上访。从此,天安门广场太平平安,中国各级政府门前也是和谐稳定。上访的访民骤减,即便是依旧坚持上访的访民们,也都放弃了他们原有的诉求,而是一致喊出赵岩和冯正虎提出的“还我诉权”这一低得不能再低的简单诉求,或者就是打探如何到美国,如何能同赵岩取得联系,如何能让赵岩代言和代写文章。

    值得指出的是,博讯发表的这类上访文章多数是由赵岩执笔,至少是由赵岩的推荐才能在博讯发表的。而赵岩每代笔一篇文章都是有报酬的。据邱耿敏讲,赵岩没为邱耿敏写一篇文章,不但要从博讯领取稿费,还要邱耿敏支付上百美金的稿酬。那些为国内访民求赵岩在联合国为他们摇旗呐喊,那也一定是要有报酬的,甚至是要支付中国美国的往返飞机票钱来做回报。

    可见赵岩、唐宇华、刘路组织的《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的真正用意。这着实帮助中共解决了大问题,至少帮助中共节省了几百亿元维稳费用!

    如果说赵岩和唐宇华是这盘大棋中的红方主帅,那么,刘路、叶宁、冯正虎、李柏光等人就是贴身的士相,邱耿敏、丁华、沈佩兰、程长河那就是车马砲,而金月花、葛丽芳,以及赵岩从国内招到美国来的那些中共警察和特种兵,那就是过河的卒子。
    我几次发文揭露赵岩设置的各种陷阱,有些访民对赵岩已经有所警惕。赵岩曾经拉拢曾霞敏、艾福荣、王东岩、杨律、杭浩东等人参加《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甚至几次就强行将这些访民列为《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的成员,以他们的名义写各种文章,声称只要是到联合国去抗议,就自动成为《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的成员。但是,赵岩的这种强加于人的卑鄙行为,一再遭到这些访民的抗议,这些人都用各种方式,同赵岩刘路刻意划清界限。

    8. 《博讯》为唐宇华、赵岩摇旗呐喊,推波助澜

    看看博讯网站发布的关于唐宇华的新闻,几乎是将唐宇华描写成“高大全”似的正面英雄形象,那唐宇华简直就是杨子荣“打虎上山”,而赵岩那就更是严伟才“深入虎穴”,奇袭美利坚王牌军白虎团。博讯为营救唐宇华,制造了很多谣言,也频繁发文来恐吓唐宇华本人和家属,威胁唐宇华要收口如瓶,不可出卖同党同伙。下面就是博讯的一篇造谣文章:

    《博讯》早在两个月前就放风说唐宇华已经被释放回国。我不知这一消息是否属实。如果属实,《博讯》无疑就是中共的中宣部和新华社。如果不实,那就是博讯一再造谣。这些不署名的文章,多数是那位所谓的“纽约时报记者”赵岩的手笔。

    博讯类似的由赵岩执笔的造谣文章随处可见。

    9. 唐宇华案件如何收尾

    10. 唐宇华案件对中美关系的影响

    中南海宫廷政变内幕

    “319政变”内幕(以下均从腾讯微博摘抄,看官自赏自析)

    1,三少目前已被转押,离开北京,秦皇岛还是北戴河不知道。一同被转押的另外33人(三少亲信)转押地不详。所有转押事务全由61889部队(中央警卫局原8341部队)执行。

    2,谷夫人已被扣押,专门调查组已经公开。这个调查组已经工作了两年半,如今轻车熟路。昂道律师事务所(原开来律师事务所)成调查重点。

    3,大连重庆两地,上百名富豪被控制,限制出境,一切行动都在锦衣卫监控之下。

    4,司马南被带走协助调查,回没回来,何时能回来,不知道。

    5,广隶闯宫政变一开始就被控制,源于令狐师提前招呼61889部队,而至于此后再也没有消息传出,至于网传当场击毙不可信,最大可能是坐下来谈判。

    6,御林军占领京城,部分正规军城外待命。从湖南前日调到重庆的126武警机动师,在重庆全戒备。

    7,与三少往来密切的军中人物有四人被扣,上将海洋。

    8,青红军师被扣在寓所,切断一切联系,这条?????

    9,衙党站队,绝大部分倒戈H+W+X,陈元挺B。

    10,重庆代表团两会后没有马上回去,没有参加两会的重庆官员当日全被接到北京,令其表态,倒薄者放回,效忠者13人被扣。

    11,法拉利非偶然事故,人为策划,车主确信为贾少爷。

    12,小宝亲信被当成人质扣押在外,暂无消息。

    13,三德子卷入的航空公司百亿案被重新提起,此举为三德子施压,打扫不好重庆,这就是枷锁。同时卷入此案的有前国母祖英姐妹以及两位衙党。

    14,TANKE进京,谣言。

    15,长安街枪声,谣言。

    15,水工已死,谣言。

    16,目前局势看,古月虽控制全局,但对方并未一败涂地。党报今晨发布消息《警察随意上街盘查公民易引发冲突》,从此看广隶依然控制警察。广隶此举是从16日开始,在广州一些公共场所随时随地查验你的身份证,查看你是不是坏人,主要就是想在水水的地盘搞点乱子,这也不是一次两次,而如今依然未停,说明还在控制之中。

    从意识形态看,乌有之乡依然开放,而且文章言辞激烈。前有孔庆东说小宝是反革命,现有文章公开叫号,大有“吾以吾血荐轩辕”之势。以此观察,也能证明战场没有打扫,双方还没有最后结果,所以四天王被拿下很可能为谣传,格格不太相信,不过也就二三天的事情。

    从时间表看此次海啸的发展:

    08年,三少高调紧逼—→胡温防备,设计从外围剪除三少党羽,找出罪证—→从大力王入手,先剪除大力王的手下谷凤杰等—→顺藤摸瓜查到谷开来—辽宁公安厅向大力王发出协查通报—离间薄王—→大力王被召进京城接受质询—→海外媒体放风大力王同意协助调查三少家人,进一步离间—→大力王窃听三少的事情被发现—→离间成功—→海外媒体放假消息—→三少开始行动,抓了大力王的亲信秘密审讯,收获颇丰—→三少开始抛弃大力王—→撤消公安局长,下了大力王的武器—→开出大力王“殉职”的证明—→大力王感到生命难保—→求助高层—→高层(宝)推出,任其事情做大—→大力王求助驿馆(谁都没想到)—→米国拿到秘笈—→米国将三少广隶欲进行政变干掉习的证据给了习—→习站在胡温阵营—→米国不断爆料大力王事件—→朝廷十分被动,不得不公开—→三少要黄鸟编故事,借此机把事情搞大,和朝廷摊牌—→广隶高调支持—→重庆记者招待会三少开始逼宫—→14号表决8:1—15号三少被拿下—→16号广隶全国调动武警—同日丘八军头被紧急集合—→18号广隶动手抓小宝亲属—→19号闯宫—→以后发生的就是前面那些。

    大明斗争一贯是不想公开的,但此次完全被动,其原因就是有美国背后推手,不公开都不行,美国所以热衷此事,其一逼迫胡温倒薄,美国不希望一个强硬派上台。其二逼迫中共矛盾公开,借此弱化中共的领导。美国宣布本周对大力王事件调查,进一步逼迫胡温动手。胡温为了不至于被动,决定抢在美国之前将此事处理掉,这才弄得急三火四。

    后记,以上当故事看,不负责解释,真假两天内见分晓。

    Tuesday, March 20, 2012

    薄熙来死党绝地大反击,北京发生宫廷政变!

    下面是我刚刚在推特上发的几篇推文。这无疑是贯彻中国茉莉花革命的一贯策略:谣言惑众,让中共成为惊弓之鸟。

    薄熙来死党绝地大反击,北京发生宫廷政变!


    国家紧急行动委员会《告中国人民书》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_8341.html
    国家紧急行动委员会发布命令停止胡锦涛的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职务,停止温家宝的国务院总理职务。
    让子弹多飞一会,让中南海更充分地体会恐惧。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2011-02-26_07.html 他们造的孽太多!他们应该也必将遭到这样的报应。

    薄熙来代表紧急行动委员会发布橙色通缉令,通缉胡锦涛: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6607.html

    临时政府总理薄熙来带头上街响应唱红歌号召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30.html @LiuGang8964

    薄熙来成立紧急军事行动委员会,中共中央紧急行动委员会任命临时中央军委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2011-02-26_3148.html

    茉莉花园丁(李瑞环?)中国220茉莉花行动的来龙去脉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220.html

    中国茉莉花行动的实质是3.0版不流血不上街革命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30-2011-03-06.html

    茉莉花革命:决战于网络竞技场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2011-02-27_07.html

    妖言惑众:从打倒“四人帮”说到天灭胡锦涛,从叶剑英抓捕四人帮说到薄熙来逮捕胡锦涛。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2011-02-27.html

    从股市崩盘说到中共崩溃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09.html

    薄熙来死党发起绝地大反击!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3/blog-post_15.html 北京发生宫廷政变。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3/blog-post_20.html @scswga @zxd123 @aiww @miaojue12 @daxa @hundunzhe


    11:07 AM - 20 Mar

    大纪元:传北京发生军事政变

    大纪元:传北京发生军事政变 新华网只播国际新闻
    传北京发生军事政变 官媒并未特别异常

    【大纪元2012年03月20日讯】3月19日深夜和20日凌晨,中国大陆网上微博疯传北京出现大批军警的消息。网下也有各类消息不断传播。有大陆读者向大纪元报消息说,北京确实已经发生了军事政变。有一支番号不明的部队20日凌晨在北京武警的配合下,迅速进占中南海和北京不少要地,但不知道最后是周永康被抓或胡温被抓。

    目前尚不知道谁最后被抓

    有消息称,是周永康先利用武警部队政变想抓捕胡温,但胡温早已有所准备,据称周的政变部队已经被制服,但较早前一度传出胡温被抓。

    这个消息还说,周永康的政变军队曾一度控制了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但现在胡温控制的正规军队又控制了局势。

    消息还成称,周永康的武警部队是“抢夺和保护薄熙来”。

    消息说,现在胡温和江派周永康双方都在调动武装力量,但能调动正规军的还只有胡锦涛,军权还是控制在胡温手上。

    目前尚不知道谁最后被抓,各方面都在打探消息。

    新华网八小时全是国际新闻

    新华网上的情况并未见到太多异常。不过,大纪元记者发现,在新华网的即时新闻栏目,从19日夜里十一点之后,直到20日上午八点多钟,全部都是国外新闻,一条国内新闻都没有。这是一个极为不正常的情况。

    传军警戒严是为朝鲜外相到访

    不过也有北京来的消息说,长安街军警戒严是正常情况,“朝鲜副外相李勇浩见武大伟,罕见地提前约好媒体在钓鱼台东门外讲话,中外媒体等的是这个。还有中国发展论坛闭幕,各地客人会后走人,所以长安街警察多,机场候机楼旁不让停出租车。”

    目前大纪元正在设法核实各方消息,为读者提供最快的新闻和解读。

    =====================

    博讯:新华网20日全文发表周永康讲话,意味着胡温反薄政变失败?

    周永康:依法处置群体事件及个人极端事件

    2012年03月20日05:03 新华网

    周永康在中央政法委员会全体会议上强调 (博讯 boxun.com)

    认真学习贯彻全国两会精神以实际成效兑现对人民的承诺

    新华网北京3月19日电(记者杨维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19日上午在北京主持召开中央政法委员会第22次全体会议。他强调,各级政法机关要认真学习贯彻全国两会精神,把握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积极回应人民群众的关切期待,认真履行各项法定职责,全面提升政法工作水平,以实际成效兑现对人民的庄严承诺、迎接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

    会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等中央政法各单位主要负责人汇报了学习贯彻全国两会精神的初步情况和工作安排,与会同志进行了讨论。在听取发言后,周永康说,这次全国两会是在党的十八大前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各级政法机关要迅速行动起来,把全国两会精神传达贯彻到每一名政法干警,把思想认识统一到中央的决策部署上来,把智慧力量凝聚到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的各项目标任务上来。

    周永康指出,全国两会审议批准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对司法工作以至整个政法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这说明我们一年来所做的努力、取得的进步得到了人民群众的认可,也进一步增强了我们做好政法工作的决心和信心。同时要看到,面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形成后的新要求,面对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司法需求,面对开放透明和信息化的社会环境,政法机关在执法理念、能力、作风等方面还不完全适应。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此提出了很多积极中肯的意见。中央政法各单位要认真梳理分析,积极吸收采纳,不断改进工作,并逐一做好汇报、答复工作,推动政法工作取得新进步。

    周永康要求各级政法机关,一要紧紧围绕主题主线,为实现稳中求进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保障。进一步增强服务意识,坚持能动司法,积极维护企业合法权益,积极参与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工作,妥善处理各类经济纠纷案件,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

    二要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为政法工作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维护好人民群众合法权益。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充分发挥政法职能作用,解决好人民群众普遍关心关注的公共安全、权益保障、公平正义等问题,让人民群众安全、安心、安宁,不断提高人民群众对政法工作的满意度。

    三要加大社会管理创新力度,提高社会管理科学化水平。按照中央决策部署,坚持民生优先、服务为先、基层在先,加强整体规划设计,着力在解决人民群众反映强烈、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突出问题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加快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管理体系。

    四要全力维护社会稳定,为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营造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深入开展矛盾纠纷大排查、大调处活动,强化社会面治安管控,完善预警和应急处置措施,依法打击各种犯罪活动,依法妥善处置群体性事件、个人极端事件,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五要认真学习贯彻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更好地依法惩治犯罪、保障人权。加强对刑事诉讼法的学习培训,抓紧研究制定配套的司法解释和制度措施,强化证据意识、程序意识、时效意识、权限意识,着力提高刑事司法能力,努力使办理的每一起刑事案件都经得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

    六要坚持不懈地抓好政法队伍建设,更好地担负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捍卫者的神圣使命。深入开展“忠诚、为民、公正、廉洁”政法干警核心价值观教育实践活动,加强思想政治、纪律作风建设,加强对执法活动的内外监督,确保政法队伍始终保持政治上的清醒坚定,始终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

    会议还审议并原则通过了《关于依法妥善处理民间借贷纠纷和非法集资活动的意见》、《关于完善涉法涉诉信访终结机制的意见》。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副书记王乐泉,国务委员、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孟建柱,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出席会议并讲话。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会议。

    (责任编辑:郝保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Thursday, March 15, 2012

    我为国内捐款被中共公安扣押的收据

    网上刘路等人在晒他的捐款收据。我不妨也晾几个我过去向国内捐款的收据。
    必须说明,前几天有徐水良等人就指控我不曾向国内捐款,说我一向一毛不拔,并三番五次地要我亮出给国内捐过款的证明。我一直不保留那些个收据。我也懒得理徐水良这种胡搅蛮缠的人。这两天整理我的案卷,居然发现了这几张收据。我之所以保留了这几张收据,是因为在那几次我给国内捐款时,都有部分被警察没收,还给我开了个没收收条,我就保留下来,准备起诉中共搞非法掠夺没收。但我后来一直没有时间,也就懒得为几千美元去跟中共浪费时间。

    我是1996年5月入境美国的。到美国后,有些机构请我讲演,给了部分讲演费,还有部分朋友捐款,我随后就将所有这些捐款托人送给国内,让他们分发给丁子霖等六四受难者及正在坐牢的人的家属。几个帮我送款的留学生有被中国公安盯上的,其中有几笔钱被没收。这是当时我托吴蓓分发的1000美元部分捐款被中共公安没收的收据。吴蓓当时跟丁子霖联系比较密切,丁子霖的六四死难者名录大多都是吴蓓收集整理的,这一点现在到了国外的方政应该能够证明。后来丁子霖将吴蓓冒着生命危险收集整理的名单都据为己有,自命天安门母亲,而将吴蓓一脚踢开。但吴蓓从来不计较这些。我转给吴蓓1000美元,让吴蓓蕾留下二百美元支持她继续调查死难者,另800美元分送给丁子霖等六四死难者家属。吴蕾花一百多美元买了个相机,剩下的880美元就被公安没收了。

    我当时还托其他人转给正在坐牢的六四政治犯家属几千美元。这些都已经转到。现在在美国的民主党美东分部主席唐元隽应该了解部分内情。我后来也几次托唐元隽帮助转钱。但我后来不再让唐元隽帮我转送钱款,那是因为他拿着我转去的钱开豆腐坊做生意,被骗了,全赔光了。这我不管,但唐元隽居然去敲诈勒索我在长春的妹妹,跟我妹妹要钱,说我妹妹的钱都是海外民运支持他唐元隽的,是支持他搞革命的。这个唐元隽真是无耻。我很少给我妹妹寄钱。而我妹妹经常拿出自己的工资去资助长春那些贫困的民运人士,包括支持唐元隽,结果反遭到唐元隽象黑社会一样地对我妹妹进行敲诈。我当然不会再给他钱。等有机会,我会进一步揭露这个唐元隽。我希望当年给我们一道在凌源监狱坐牢的李维、梁立维、冷万宝、田小明等人都能出来揭露唐元隽当年是如何作内线对我们的绝食抗议进行告密破坏的。

    在1998年国内王有才等人发起组建民主党浙江筹委会。我立即托人送去六千美金,让我的一些朋友拿这笔钱去全国各个省市去串联,发起各个省的民主党委员会。这是当时吉林省和浙江省给我打回的收条。我之所以至今保留这个收据,那是因为那次捐款也有被没收的,还因为这其中有两千美金是来自海外学自联的捐款,我也就让国内给我开了个两千美金的收据,并保留至今。凡是我自己捐的钱,我从来不让他们开收据,以免被警察以此为证据去抓捕他们。

    一定有人说这都是几十年的陈芝麻烂谷子啦,还要亮出这些来干嘛。这正说明我过去捐款一向是作无名英雄。我敢说,在民主党发起成立之初,任何其他个人有我这样多的捐款和推动,都会吹的满世界都知道,还必定会将自己说成是民主党的最大功臣最伟大领袖。可到至今为止,我从来都不曾向人提起我给民主党捐款的事。连在这收条上签字的胡江霞几次见到我都绝口不提此事,我想他大概是忘记了。还有,当年唐元隽等人就是拿着我的钱南下北上串联组织民主党,可唐元隽到了美国后,闭口不提此事,反倒说我一毛不拔。

    我向国内捐款一向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只捐给那些正在向中共作战的坚定的民主斗士,对于那些因为受到迫害而又不敢反抗只会下跪求饶请愿的人,那对不起,我没那份闲钱帮中共去作受难赔偿。

    比如说冷万宝,身患小儿麻痹,身体残疾。但他身残志气不残。1989年他积极组织一汽工人进行游行罢工,后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在凌源第二监狱同我一道关押期间,每次都积极参与我发起的罢考、罢工、绝食等抗争,多次被恶警用电警棍电疗。

    自93年起,监狱警察几次提出给他保外就医,但冷万宝都是坚决不答应,他提出自己的保外就医条件是两条。1. 必须无罪释放,推翻对六四民主运动的一切污蔑不实之词。2. 如果不放刘刚,他就坚决同刘刚一道坚决将牢底坐穿。最后中共不得不将冷王宝等人进行改判,终于承认是错判重判,冷万宝才在1997年获得自由。对这样坚定的民主斗士,我都是坚决支持。我几次为他捐款治病。冷万宝母亲生癌症住院手术费也全部是由我交付。对这些人的支持,我从来不留收据,也不让他们出具收条。

    生离死别1989

    原本想写一篇介绍吴蓓的文章,竟写了许多不相干的往事。等我写完,再整理成两篇吧。

    看到了一篇张晓平介绍吴蓓的文章,真实地介绍了吴蓓女士的一些感人故事。但其中有许多地方欲言又止,我不妨加些评注。

    吴蓓女士是1987年7月由上海交大物理系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北京钢铁学院(后改名为北京科技大学)当助教。吴蓓的先生张虎婴是我好朋友。我曾经在“疯狂小舰队”系列里有一篇文章专门介绍张虎婴。过会儿我会转过来。

    他们夫妇后来都成为我主办的北大民主沙龙和渊鸣园沙龙的骨干。我在其它文章中也有介绍。吴蓓在2008年夏天还来到美国,曾经到我家拜访。让吴蓓最最感到寒心的就是丁子霖。国内死难者家属中的很多人都知道一些详情,在此不缀。

    在我系狱六年期间,只有一位不是我直系亲属的人曾到监狱跟我见过面,那就是张虎婴,他给我账上存了最高限额500元。

    记得是在1989年6月1日,我在人民大学出席爱国违宪联席会议后,我们便决定撤出天安门广场。那些天里,我每次去开会,我当时的女朋友都跟着一块去参加。那天会议结束后,司机小谢开车接我和张伦撤出北京。我女朋友一定要跟我上车。我拦住了她,不让她上车跟我们逃亡,我跟她说她一个人会更安全。

    后来我在保定被抓,我一直都感到蹊跷。看那那阵势,分明知道我在那里。

    我的那位女朋友非常漂亮,而且是刚烈无比。我被抓捕坐牢后,她随后大学毕业就要求去西藏,说要到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去等我。西藏没有名额,她就到四川的一个靠近西藏的地方工作。我一进监狱没多久,就通过人给她发去一封信,告诉她从此分手。

    1996年4月,我摆脱跟踪,跑到北京。跟吴蓓电话联系后,我约她到饭店见面,但她一定请我去她家,并说她有一笔钱要当面转交我。那时,她和她先生已经分手。

    我们一道在她家吃饭。我出监狱后,我父亲告诉我,吴蓓将她自己的每个月工资都给了我家。我特此向吴蓓当面表示感谢。我随即问她这些年她又是靠着什么生活。

    “你不用谢我,那些钱都不是我的钱,我只是转交。”吴蓓说。

    “是海外捐款吗?”我反问。

    “哪个海外会给你那么多钱?”吴蓓说。

    “那又是谁?”我一时有些糊涂。

    “你就猜不出来是谁?还能有谁?”吴蓓说。

    “啊,是她?”

    “当然是她!她不让我告诉你。”

    这时,我才知道,是我入狱前的女朋友一直在让吴蓓给我家寄钱。

    “我这里还有一万块钱要转给你。”

    “也是她的?”我问。

    “当然是她的。”

    我随即让吴蓓将这笔钱退给我那位可爱的女朋友。1989年我被逮捕后,我母亲就千里迢迢赶到北京,一定要见到我,不见到就不回去。当年12月,我母亲病故。在此期间,我那位女朋友一直以儿媳妇的名义照料我母亲,直到为我母亲送终。

    这都是我出监狱后我家里人告诉我的。还有我母亲给我留下的遗言录音,告诉我一定要娶那位姑娘。我出狱后,我家几次埋怨我太傻,说我怎么能够在保定给我家里发去一个电报,以至于被警察搜走,导致我在保定被抓,还导致妈妈因我被抓病重早逝。我跟家里人解释,我肯定没有发过电报,我家里人就认定我是在六年监狱里给关傻了,连自己发过的电报都不记得。

    后来我才了解到,在中共于1989年6月12日发布通缉令后,我爸爸是警察,在电视上见到我被全国通缉,就劝说我妈妈,万一我回去,就动员我去自首。我妈妈则背着我父亲,四处让亲戚朋友给找了几个乡下的地窖和防空洞,说是万一我回去,就将我送到那里去隐藏。有一天我家里收到一个发自保定的电报。电报内容说我和我的女朋友一切平安,望父母不要挂念。后来,有警察来问,家里是否有我发回的信件,我爸爸就说有,我妈妈和妹妹都上去抢那个电报,但还是被警察给抢到了。警察们如获至宝。没过几天,也就是在1989年6月19日,我就在保定被抓。

    为这个电报的事情,我说我肯定没发过,我那时一直都是一个人在保定隐藏,别人不知道我家地址,也不可能代我发电报。我认定是我家人将电报内容记错了,我家里所有人都认定是我被关傻了。两方面都很明显的认为是对方记错了,太明显了,以至于我们双方谁都不愿意去深究这个置我母亲于死地的电报的来龙去脉。

    1996年4月我逃到北京的那几天,北京警察四处追捕我,曾经在刘晓波家和许良英家两次将我堵住,我都侥幸脱逃了。后来,陈小平还带着北京警察到我的朋友家里四处去搜捕我。于是,我不得不提高警惕,即便是吃饭的时候,我都要不时地从窗户观察楼梯口处是否有人盯梢。

    “干嘛那么紧张,你这么等不及啦!”见我如此紧张,吴蓓就嘲笑我。

    “我可不能让警察将我堵在你家里,那我将来可无法跟我的哥们张虎婴交待。”我跟吴蓓开玩笑。

    “哎呀,你就别装了,我什么都知道。”吴蓓非常神秘地说。

    “你知道什么呀,那些警察在刘晓波家险些将我抓住。”我跟她解释。

    “你还装神弄鬼,我早都知道了。”吴蓓愈加神秘。

    “你到底知道什么呀!”我也被她搞糊涂了。

    如此这样捉迷藏反反复复多次,吴蓓见我真的是不知道什么,就再次问我:“你真的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我愈加糊涂。

    “我跟你都是这么多年朋友了,你们见面还搞的那么神神秘秘,连我都不让知道。”吴蓓有些生气了。

    “我跟谁见面?”我仔细想了一下,我确实不曾跟什么人要见面啊,“我真的没有约会。”

    “真的吗?跟她也没有约会?”

    “怎么可能,”这时候我才知道,吴蓓怀疑我跟我的前女友有约会。“我跟她,早就结束了。”

    “哎,你们不是约好了要见面,还瞒着我吧?对我还这么不信任?我又不会给你们告密。”吴蓓真的有些生气了。

    “我为何要瞒你,她在四川,我在这里逃亡,如何跟她约会。”

    “你看你还在撒谎,还嘴硬,我告诉你吧,她已经到我家来过了。”吴蓓非常得意,以为她终于揭穿了我们的秘密。

    “真的吗?”我顿时瞪大了眼睛,“她现在在哪里?”

    “你真不知道?”吴蓓还是不相信我们没有约会,“就在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她刚刚离开我家不久。

    “真的?我跟她竟是擦肩而过?”我一片茫然,“你不是开玩笑吧?”

    吴蓓此时方才确认我不曾骗她。过了许久,她问我:“要不要我跟她联系一下,让你们见一面?”

    第二天,在吴蓓的安排下,我和我那位女友都先后来到了吴蓓家。我先到一步。等她到来时,她突然见到开门迎接她的是我,她几乎昏倒。我们整整七年没见面,吴蓓又没有告诉她我会在这里等她,她几乎是将我当成鬼魂了。

    我们立即告别吴蓓,去到一家饭店,喝酒,也喝咖啡。

    她更加漂亮了。恢复平静后,她笑着说:“我们两个肯定是有什么缘分,不然怎么会这么巧?我刚到北京,你也到了。我刚刚到吴蓓家,你随后就到。吴蓓肯定是以为我们两个在合伙骗她。你看我们离开她家时,吴蓓笑得那个甜,还那么神秘。我从今往后真的没法再跟她解释了。”

    “我们这几年,竟有那么多的巧事,”她滔滔不绝,“你看,那年怎么你也在保定,我那时也在保定。”

    “啊,”我突然反应过来,“你那时也在保定?”

    “是啊,”她很开心,“那时你没让我上你们的车,学校也都停课了,我随后就去保定了,去马莉家,就是我同宿舍的马莉。”

    “是你从保定给我家发了电报?”我相信我的眼睛都已经瞪圆了!

    “对呀,我一见到通缉令上有你,我一下子变得很开心了,知道你还活着。我就给爸爸妈妈发了电报,让他们放心。”

    “啊,原来是这样!”我顿时明白那个惹祸的电报的来历了。

    “是啊,我们总是这样巧遇。”她感叹说,“这只能是上帝的安排。那个通缉令上的照片还有我的一半哪。我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给我们拍的那张照片。想不到很早以前他们就开始随时随地给我们拍照了。”

    说到往事,她十分开心。没有忧伤,没有惆怅,毫无怨言。

    共产党在1989年发布通缉令时,特意选了一张我和我女朋友手挽手的照片,我右手还提着一瓶啤酒。那张照片应该是在1988年秋天由每天跟踪我的便衣们偷拍的。那时我们住在北京双泉堡的北京社会经济研究所。我们时常到附近的一家商店购物。

    我在1989年6月19日被抓住后,立即送到北京市公安局。公安局里出来几个便衣警察来指认我,那几个人一见我面就手指着我大喊:“就是他!”那就跟横路敬二指认杜丘一样!

    有一个便衣还得意地问我:“你知道那张照片是谁拍的吗?”

    “是你喽。”

    “正是,算你聪明,你猜对了。”那个便衣更加得意,“你还牵着你的女朋友,手里还提着啤酒,你到是美滋滋的,你知道你把我们可给折腾苦了。”

    “谁让你从事这种见不得人的职业啦。”我嘲讽他,“下次再给我偷拍时,你给我留一个备份,将来好送进博物馆。”

    “你他妈的想得美,你还有下次吗?”那个便衣恶狠狠地说。

    “你们选择这个我手提啤酒的照片,是准备说我手提土制燃烧弹去炸坦克吧?那我不成了董存瑞黄继光啦。”我继续嘲弄那几个便衣。

    一个武警见我在北京公安局里还敢如此放肆,端起长枪冲过来,就想用枪托砸我,被几个便衣给拦住了。

    后来我看到公安部内部发行的通缉令小册子,我的那一页就是我和我女朋友的全身照,那就跟刑场上的婚礼一样。

    听我跟她这样讲,她更加开心了,好像我们这七年就不曾分开过。

    那天晚上,我们很快分手。一周后,我便来到了美国。后来接到几封吴蓓来信,说我走后不久,就将吴蓓和她7岁的女儿都给抓起来了,审讯了她一天。我还有那封信的原件。她怪我当时为何不小心要将她们母女牵连进来,再后来她多次写信跟我道歉,说不该怪我。

    我的那位女朋友也被警察审讯几次,大概是我到美国的一周后,她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她吃了一百片安眠药,很快就会离开人世。我立即给她父母打电话,她父母又给警察打电话,才将她抢救过来。从此,她无法在原单位继续工作,她的公司让她在北京上海深圳选择一个地方,她选择了去深圳。在深圳没过多久,她的生意就越做越红火。


    ---------

    以下是张晓平介绍吴蓓文章。【】内是我的评注。

    【本文作者张晓平当年曾经多次给六四家属转送善款。在我坐牢期间,我家人跟他多次见面。】

    张晓平:关注“六四”死难者和伤残者的吴蓓女士

    早就想写写吴蓓,因为,她是89「6.4」之後完全凭著自己的社会良知最早寻访死难者和伤残者的人士。

    转眼我认识吴蓓女士已有10年了。记得1993年中,有一位89年被捕的东北学生【这里应该是指刘刚】的家长来京上访,一位朋友带他和我见面,因我那时对89年受迫害的学生的情况也十分关注。不一会儿,一位女士骑车带著一个3、4岁的小女孩也赶了过来,是那位朋友通知的,也是来看望被捕学生的家长的。这就是吴蓓女士。那时,她是30岁左右的样子,精干纤细的身材,一副南方女子的模样。後来得知她是在合肥长大的。她的那3、4岁的女儿,也是一副聪明可爱听话的神情。

    事後,朋友向我认真地介绍了吴蓓。我开始知道,她是毕业於北京科技大学的研究生【上海交大物理系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北京钢铁学院(后改名为北京科技大学)当助教,因六四事件被牵连,后转到联大当老师。】,後在北京联合大学某学院做物理教师工作,89「6.4」大屠杀後,许多地方都是一片万马齐喑。但她不畏白色恐怖,坚强地投入到寻访死难者和伤残者的活动中来。一个弱女子能如此,这使我对她产生了深深的敬意。不久,我就也和吴蓓建立起了联系,将自己在单位同事那里和邻里处了解到的一些这方面的消息转告给她。

    以後,在接触中,我还在吴蓓那里见到过一些「6.4」的伤残者和89年受迫害的学生,以及关心这方面的其他人士。我们相识,在一起交流,相互鼓励著,与那独裁的、屠杀人民的专制当局进行抗争。

    我得知吴蓓为此受到了当局的严重骚扰:有时警察闯到她家;有时闯到她的工作单位;有时强行将她带去警察所问话。单位也压制她的职称。然而,吴蓓并不屈服。她坚持做著自己认为是应该做的事情。

    慢慢地,随著女儿的长大,吴蓓的家务事情也越来越多、越来越重。孩子该上小学了,需要她一个人地忙碌接送。她一天得往学校跑上四趟:上午接送跑两趟,下午接送跑两趟。因为吴蓓的家庭因其它种种原因早在多年前解体了,家务都要她自己来承受。并且,她逐渐要给孩子辅导功课和带孩子参加一些辅导班,等等等等。这些虽然花费掉吴蓓的很多精力,但她始终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家务操劳和单位工作,而放弃了关注「6.4」死难者和伤残者的事情,也没有放弃关心著89年时期的受迫害的学生的事情。她总是和他们(她们)保持著密切的联系,时常去看望和给以力所能及的各种帮助。

    这期间,吴蓓还写了一些文章在海外的民主刊物上发表,如《向江棋生致敬》、《致「六四」难属的一封信》、《耸立的「六四」》、《向「六 四」受害者致敬》、《「六四」受害者方政的遭遇》等,揭露当局「6.4」大屠杀的真象,把国内的情况告知更多的世人。在经过了朋友们的共同努力,一个不屈的坚决与专制当局的「6.4」大屠杀进行斗争的群体逐渐形成。

    然而,中国人的民族劣根性在哪里都表现得淋漓尽致──非但在官方的专制阵营中,就是在一些披著所谓的神圣理念外衣的人士【这正是指丁子霖。】中也是一样。当一些事情通过大家的努力有进展、取得了眉目时,流言蜚语就开始不断地冒出来,说某某某自己家里也没有死人和伤残、为什么要如此前来表现特别的关心,说某某某或许是官方派来的暗探,等等。【吴蓓跟我说,去搜集确认那些死难者家属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不仅是来自当局的干扰,更来自于许多死难者家属对当局的恐怖。起初,会有许多死难者家属会将她赶出家门,吴蓓有事去给那些死难者家属分送善款,但随后有些人就会将善款交给警察,警察就会来骚扰吴蓓。经过很长时间这样艰苦的查访,大家慢慢才敢于互相联络。这时,丁子霖就开始对吴蓓进行造谣陷害。】

    吴蓓终於和她所发现的这样的一些流言蜚语的传播者【这是指丁子霖】一刀两断了。我认为她做得很对:大家凭著自己的社会良知做一些事情,并不欠谁的,也没有义务要教育这样的人端正自己的人品、管好自己的嘴巴,当然也根本没有这方面的能力,那就让这样的人去进行自我表演和去做孤家寡人吧!热爱社会的进步有条条的道路可走,不一定非要和这样的人总是挤在一起。

    後来,吴蓓女士又投身到关注中国的环保事业中。她参加了社会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经常义务地去进行环保讲座和搞一些环保活动,也出国考察和学习了一些发达国家的环保经验。

    吴蓓还对一种新的教育方法──华德福教育方法──产生了兴趣。她不顾自己已40岁左右的年龄,又毅然离职自费去英国留学,学习这种教育方法,准备将来将这种与中国的现行应试教育方法完全不同的教育方法,贡献给自己的祖国。【吴蓓将在英国学习的日记,整理成书,在过内出版。我有一本。等我找到后,再将那本书稍作介绍。】

    而且,吴蓓始终也没有忘记那些善良的「6.4」死难者的家属们和那些伤残者们,仍是时常地去看望他们(她们),给以关心与帮助,即使是在自费留学中的暂短的回国看望女儿的时候。

    如今,吴蓓的女儿也已长大,从一个当年我认识她时的3、4岁的活泼的幼儿,长成了一个该上高中了的大姑娘。吴蓓告诉我,孩子很懂事,把自己的零花钱攒下来,也帮助「6.4」死难者的家属。面对著家务的操劳、生活的重负、事业上的追求、以及警察的种种骚扰和做一些事情所不能不经受的坎坷与磨难,这些等等都没有阻止吴蓓在今天依然是精神饱满地要向著中国社会的进步献出自己的爱心。我认为,这也正是吴蓓女士的可贵之处。她对中国社会进步的热爱与追求,完全是凭著自己的一颗纯洁的社会良知的心,是无私的和最高尚的,并无掺杂著什么个人的仇恨和想从中捞取到什么回报的私念。这点在当年相识时就令我感动。今天的吴蓓女士依然如此。我要说,我要向吴蓓女士学习一生!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4013

    薄熙来被休假治疗,薄熙来死党发起绝地大反击!

    薄熙来面临被清算,即将被“双规”或“休假式治疗”。薄熙来面临或是鱼死或是网破的选择。薄熙来的死党为了避免被清算的厄运,已经发起绝地反击。已有海外高参代笔薄熙来,发表如下宣言。这是即可行又可操作的方案,而且能保证薄熙来将功赎罪,重建辉煌。望薄熙来以及部下们按计而行,遵嘱照办。

    据可靠消息,薄熙来和周永康已经拟定了在红都重庆举行暴动的周密计划。该计划包括逮捕中共头子胡锦涛、习近平,以及在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时,以精确制导导弹轰炸中南海。该计划切实可行。但由于王立军向胡锦涛等人透露了这一计划,使得这一暴动计划濒临破产。

    由于薄熙来已经被中共国安严加控制,这一计划暂时无法实施。但是,如果薄熙来和已经参与这一计划的大部分人员继续犹豫不决,所有这些人将全面被清算。

    在过去的几年里,有众多海内外高参公开或秘密地给薄熙来上书,力谏薄熙来杀进中南海,夺了鸟位。见下面的几个链接:

    劝进薄熙来书:杀进中南海,夺了鸟位!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035467

    国家紧急行动委员会《告中国人民书》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38385

    薄熙来北伐公告:杀进中南海,夺了鸟位!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2/blog-post.html

    薄熙来全面接受了这些合理化建议,并立即按计划联络当地党政军官员,着手准备暴动。这个暴动计划,就是王立军向美国领事馆以及胡锦涛泄漏的重要机密材料。


    由于薄熙来目前被控制,已经有薄熙来的高参代理薄熙来行使指挥权,强行推进这一红色暴动计划。


    薄熙来在失去自由之前,已经通过秘密方式发出命令:立即按既定方针办,开始重庆红色暴动!



    该计划方案如下:

    1. 所有参与策划红色暴动的骨干人员,立即以各种方式前往重庆。

    2. 命令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明、政委田修思立即带领所属部队开赴重庆参与红色暴动。并将导弹部队的核弹头瞄准北京中南海。一旦中共头目再次聚首中南海开会,用精确制导导弹将中共所有头子进行斩首行动。另可仿造林立果的小舰队的“571”工程,派遣冲锋队成员驾驶飞机轰炸中南海。也可邀请胡锦涛到重庆举行会谈,如果胡锦涛答应在全国举行大选,则放他一马,否则,就地扣留。

    3. 命令四川省军区司令员凌峰带领所属部队在重庆市以及四川省全境实行军事管制。确保四川人民的生命安全。

    4. 命令成都军区下辖的云南省军区、贵州省军区、西藏自治区军区立即开赴当地省会城市,对驻在省实行军管戒严。

    5. 军管部队要确保当地人民的集会自由,并组织当地居民每天到当地省会城市举行声援红色暴动百万人大集会。
    同时要组织当地居民前往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声援红色暴动集会。

    集会时间:每个周六周日的上午十点到晚上太阳落山。

    集会地点:天安门广场以及各个省会城市的中心广场。

    集会口号:
    让唱红唱遍全国,让打黑横扫中共!
    驱逐共匪,重建共和!

    联络站:重庆市委宣传部。

    6. 宣布成立天府共和国,首都设在重庆,管辖地区为长江以南,同胡锦涛为首的北共集团划江而制。天府共和国的具体方案请见:
    天府之国自由宣言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2/blog-post_8706.html

    7. 任命薄熙来为天府共和国临时大总统,周永康为临时内阁总理。

    8. 在天府共和国境内宣布中共为非法,所有党员必须到当地军官司令部重新登记并宣布退党。拒不退党的,戒严部队有权对这些中共余孽进行就地正法。

    9. 一旦在天府共和国境内清除中共所有余孽,社会治安明显好转后,在天府共和国境内举行全民选举,选举产生总统、副总统、议会。

    10. 将全国各地的乌有之乡成员,以及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家族的所有成员,全部邀请到重庆,为重庆红色暴动摇旗呐喊、擂鼓助威。

    11. 立即降低三峡水位,防止胡锦涛轰炸三峡大坝,水淹天府之国。


    革命没有回头路。今天不杀进北京,明日胡锦涛、习近平就会砍下我们重庆人的脑袋,要砍掉薄熙来的脑袋,还要连带谷开来的人头,届时将千百万人头落地,血流成河。我们要先下手为强,先拿下胡锦涛和习近平的人头,力争先手。

    勇敢的天府之国的公民们,我们将要用我们的血肉之躯,筑起我们新的长城。我们相信,世界各国人民都会支持我们的行动,支持我们清除中共这个最大恶魔。我们相信,渴望自由全中国人民都会成为我们的坚强后盾。

    我们的暴动一定要成功!我们的暴动一定能够成功!


    天府之国临时大总统 薄熙来
    天府之国临时内阁总理 周永康

    2012年3月15日

    Wednesday, March 14, 2012

    陈村若敢向官府举报本人,本人将向官府投案

    想必是下面的这篇文章使得陈村老贼对方大侠恨之入骨,惧之切齿。如果是,有请陈老贼、韩之父、赵之爹前往官府举报本人,就说本人是政府要饭,图谋阴谋颠覆政府,竟然在两会期间公然题写浔阳楼反诗:


    身在曹营心在吴,飘蓬海外谩嗟吁。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薄王不丈夫!

    题反诗者舟子同学同窗同案是也。

    既然陈村老贼感冒天下之大不韪,向官府诬告方舟子题写反诗。本人正式请求陈村老贼立即前往官府举报本人,证据就在本帖内。如果需要,本人还将提供更详细的证据证明本人是比方舟子更大的钦犯要犯。如果陈老贼在七日内拒不举报,希望广大网民向官府举报陈村老贼包庇官府要犯,是梁山88=64好汉的同谋同案要犯。


    让我们大家都挺身而出,勇敢地接受陈村老贼的举报。
    下面的这篇文章使得陈村老贼对方大侠恨之入骨,惧之切齿: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3/blog-post.html

    话说天才作家韩寒赛车到高潮处,内急。急刹车,觅一乡间茅厕,立即方便。方便后,绣花指轻舒绣花手帕,擦拭下三路的韩粉韩粪。

    “停”,见此光景,有韩父韩仁君的大学同窗李其纲立即高声喊叫,“有了,就以此为题,请韩寒即兴作文,以此来显示韩寒的写作实力。”

    “好!”韩仁君立即呼应,“我们让韩寒再次证明韩寒是有能力写出《杯中窥人》的。”

    “妙!”赵长天拍手称快,“从此让那些质疑韩寒的人永远闭嘴。”

    韩寒被逼无奈,赶鸭子上架,只好勉为其难,再写《桶窥韩粪》。

    ---------《桶窥韩粪》------------

    南宋《三字经》有“人之初,性本善”,说明人刚出生好比这团绣花布,可以严谨地律已;接触便桶里这水,哪怕是污泥浊水,也会不由自主如害羞草的掞叶,本来的严谨也会慢慢被舒展开,渐渐被来的严谨也会慢慢被舒展开,渐渐被浸润透。思想便向粪便靠近。

    写到这里,那布已经仿佛是个累极的僵尸,在粪便中慢慢地下坠,僵尸上吸附着蝇营狗苟,越来越膨胀,撑足了粪桶。接触久了,不免展露无遗。

    看着那沾满粪便蛆卵、象一个幽灵幽幽下垂的布,我想到的是人性,尤其是中国粉丝的劣根性。鲁迅先生阐之未尽。我有我的看法。

    正如鲁迅爷爷所说:有些人看到胳膊就想到大腿,看到南瓜就想到女人的屁股。好在我不是这种人。我看到的是利欲熏心,男盗女娼,鬼迷心窍,蝇营狗苟,狼狈为奸。

    一、利欲熏心

    当今文坛,一提到韩寒两字,人们就如同是见到那便桶中沾满蛆虫的便布,掩鼻而过,避之不及。可是当初《萌芽》杂志的主编及大小作家编辑合伙将我捧成天才作家、意见领袖时,他们假韩寒的笔名和真名,获得了多少利益?那岂是用几千万的书稿费所能计量的!曾几何时,人们只是知道《萌芽》发现和制造了韩氏父子兵,可又有谁知道,萌芽同时还制造了赵长天父子作家,陈村父子文坛巨匠。

    一时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天生会打洞,作家的儿子没出娘胎就编书,这已经是中国文坛颠扑不破的真理。可现如今,打假英雄方舟子也就专打我韩家父子兵,那只因为我们韩家还没骗到文联主席的桂冠。敢问方舟子方粉们,你们敢打赵长天的假吗?你们敢揭陈村的短吗?

    一切的假都假以韩寒的名义,一切的罪恶都在韩寒的名下进行。谁能给我计算出韩寒名下究竟有多少利益?当今网上,只要提到韩寒两字,人们首先就会想到韩寒的新浪博客有上亿粉丝,韩寒的每篇文章有上千万点击,甚至是仅包含一个标点符号的无内容博文,都会有千百万的粉丝捧场。

    “韩寒的新浪博客有上亿粉丝”,仅凭这一句话,谁能告诉我会给新浪带来多大的隐形利益?会有多少客户因此到新浪做广告?仅凭这一句话,会有多少人慕名来购买韩寒的书,以及韩寒推荐的书?这又会给路金波等大小奸商带来多大的商机和利益?

    “韩寒的新浪博客有上亿粉丝”,这是事实吗?你们信不信我不管,反正我是不信!我只是相信那是只有用新浪内部的电脑程序才能制造的神话,是彻头彻尾由新浪制造的新浪神话!只不过是假我韩寒的名义制造这样的惊天骗局。

    有人说我韩寒是人造的,可我认为让人们相信“新浪博客的韩寒粉丝就有几亿”,进而相信新浪有几百亿的粉丝,那才是人造韩寒的最终目的!


    二、男盗女娼

    下面是视频“陈辰青梅煮酒,王韩铿锵对话”。




    我本不喜欢王朔,但也不讨厌王朔。可看了这个视频后,怎么就感觉王朔就是一个现代太监,当代面首哪!他居然大谈特谈被徐静蕾包养,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真是我中华男人的耻辱!

    而那个陈辰,竟然以徐静蕾为人生目标,以包养当代小白脸为一生最大理想!

    看完这个视频,才发现陈辰的采访标题“陈辰青梅煮酒”的答案是:试看天下雌雄,唯徐姐姐与陈臣耳!

    听听这个视频,王朔的字字腔腔怎么都透着公鸭嗓,太监音啊!那陈辰的笑,又是多么淫荡,居然时不时地要比较王朔和韩寒这两个被当今中老年妇女揪心挂肠的小白脸,哪一个更“好看”,哪一个更让女人爱。时不时地让两个小白脸指出什么样的女人才是“活好”,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有资格包养这样的小白脸。 好象她就是当今的慈禧太后,可以在万军丛中随心所欲地挑选她的面首了!难道说中国真的又回到母系社会,或者是又到了江青执政,或是慈禧听政了吗?

    未完待续
    -----------------

    附录:韩寒原作,《杯中窥人》
    作者:韩寒

    我想到的是人性,尤其是中国的民族劣根性。鲁迅先生阐之未尽。我有我的看法。

    南宋《三字经》有“人之初,性本善”,说明人刚出生好比这团干布,可以严谨地律已;接触社会这水,哪怕是清水,也会不由自主如害羞草的掞叶,本来的严谨也会慢慢被舒展开,渐渐被来的严谨也会慢慢被舒展开,渐渐被浸润透。思想便向列子靠近。

    中国人向来品性如钢,所以也偶有洁身自好者,硬是撑到出生后好几十年还清纯得不得了,这些清纯得不得了的人未浸水,不为社会所容纳,“君子固穷”了。写杂文的就是如此。《杂文报》、《文汇报》上诸多揭恶的杂文,读之甚爽,以为作者真是嫉恶如仇。其实不然,要细读,细读以后可以品出作者自身的郁愤——老子怎么就不是个官。倘若这些骂官的人忽得官位,弄不好就和李白一样了,要引官为荣。可惜现在的官位抢手,轮不到这些骂官又想当官的人,所以,他们只好越来越骂官。

    写到这里,那布已经仿佛是个累极的人躺在床上伸懒腰了,撑足了杯子。接触久了,不免展露无遗。我又想到中国人向来奉守的儒家中庸和谦虚之道。作为一个中国人,很不幸得先学会谦虚。一个人起先再狂傲,也要慢慢变谦虚。钱钟书起初够做,可怜了他的导师吴宓、叶公超,被贬成“太笨”和“太懒”,惜后来不见有唯我独尊的傲语,也算是被水浸透了。李敖尚好,国民党暂时磨不平他,他对他看不顺眼的—一戮杀,对国民党也照戮不误。说要想找个崇敬的人,他就照照镜子,但中国又能出几个这类为文为人都在二十四品之外的叛才?

    然而在中国做个直言自己水平的人实在不易。一些不谦虚的人的轶事都被收在《舌华录》里,《舌华录》是什么书?——笑话书啊!以后就有人这么教育儿子了:“吾儿乖,待汝老时,纵有一身才华,切记断不可做也,汝视《舌华录》之做人,莫不作笑话也!”中国人便乖了,广与社会交融,谦虚为人。

    中国看不起说大话的人。而在我看来大话并无甚,好比古代妇女缠惯了小脚,碰上正常的脚就称“大脚”;中国人说惯了“小话”,碰上正常的话,理所当然就叫“大话”了。

    敢说大话的人得不到好下场,吓得后人从不说大话变成不说话。幸亏胡适病死了,否则看到这情景也会气死。结果不说大话的人被社会接受了。

    写到这里,布已经吸水吸得欲坠了。于是涉及到了过分浸在社会里的结果——犯罪。美国的犯罪率雄踞世界首位,我也读过大量批评、赞扬美国的书,对美国印象不佳;但有一点值得肯定,一个美国孩子再有钱,他也不能被允许进播放黄带的影院。

    中国教育者是否知道,这和青少年犯罪是连在一起的,一个不到年龄的人太多沾染社会,便会——中国教育者把性和犯罪分得太清了,由文字可以看出,中国人造字就没古罗马人的先知,拉丁文里有个词叫“Corpusdelieti”,解释为“身体、肉体”与“犯罪条件”,可见罗马人早认识到肉体即为犯罪条件。

    写到这里,猛发现布已经沉到杯底了。

    Tuesday, March 13, 2012

    代笔韩寒:桶窥韩粉

    话说天才作家韩寒赛车到高潮处,内急。急刹车,觅一乡间茅厕,立即方便。方便后,绣花指轻舒绣花手帕,擦拭下三路的韩粉韩粪。

    “停”,见此光景,有韩父韩仁君的大学同窗李其纲立即高声喊叫,“有了,就以此为题,请韩寒即兴作文,以此来显示韩寒的写作实力。”

    “好!”韩仁君立即呼应,“我们让韩寒再次证明韩寒是有能力写出《杯中窥人》的。”

    “妙!”赵长天拍手称快,“从此让那些质疑韩寒的人永远闭嘴。”

    韩寒被逼无奈,赶鸭子上架,只好勉为其难,再写《桶窥韩粪》。

    ---------《桶窥韩粪》------------


    南宋《三字经》有“人之初,性本善”,说明人刚出生好比这团绣花布,可以严谨地律已;接触便桶里这水,哪怕是污泥浊水,也会不由自主如害羞草的掞叶,本来的严谨也会慢慢被舒展开,渐渐被来的严谨也会慢慢被舒展开,渐渐被浸润透。思想便向粪便靠近。

    写到这里,那布已经仿佛是个累极的僵尸,在粪便中慢慢地下坠,僵尸上吸附着蝇营狗苟,越来越膨胀,撑足了粪桶。接触久了,不免展露无遗。

    看着那沾满粪便蛆卵、象一个幽灵幽幽下垂的布,我想到的是人性,尤其是中国粉丝的劣根性。鲁迅先生阐之未尽。我有我的看法。

    正如鲁迅爷爷所说:有些人看到胳膊就想到大腿,看到南瓜就想到女人的屁股。好在我不是这种人。我看到的是利欲熏心,男盗女娼,鬼迷心窍,蝇营狗苟,狼狈为奸。

    一、利欲熏心

    当今文坛,一提到韩寒两字,人们就如同是见到那便桶中沾满蛆虫的便布,掩鼻而过,唯恐避之不及。可是当初《萌芽》杂志的主编及大小作家编辑合伙将我捧成天才作家、意见领袖时,他们假韩寒的笔名和真名,获得了多少利益?那岂是用几千万的书稿费所能计量的!曾几何时,人们只是知道《萌芽》发现和制造了韩氏父子兵,可又有谁知道,萌芽同时还制造了赵长天父子作家,陈村父子文坛巨匠。

    一时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天生会打洞,作家的儿子没出娘胎就编书,这已经是中国文坛颠扑不破的真理。可现如今,打假英雄方舟子也就专打我韩家父子兵,那只因为我们韩家还没骗到文联主席的桂冠。敢问方舟子方粉们,你们敢打赵长天的假吗?你们敢揭陈村的短吗?

    一切的假都假以韩寒的名义,一切的罪恶都在韩寒的名下进行。谁能给我计算出韩寒名下究竟有多少利益?当今网上,只要提到韩寒两字,人们首先就会想到韩寒的新浪博客有上亿粉丝,韩寒的每篇文章有上千万点击,甚至是仅包含一个标点符号的无内容博文,都会有千百万的粉丝捧场。

    “韩寒的新浪博客有上亿粉丝”,仅凭这一句话,谁能告诉我会给新浪带来多大的隐形利益?会有多少客户因此到新浪做广告?仅凭这一句话,会有多少人慕名来购买韩寒的书,以及韩寒推荐的书?这又会给路金波等大小奸商带来多大的商机和利益?

    “韩寒的新浪博客有上亿粉丝”,这是事实吗?你们信不信我不管,反正我是不信!我只是相信那是只有用新浪内部的电脑程序才能制造的神话,是彻头彻尾由新浪制造的新浪神话!只不过是假我韩寒的名义制造这样的惊天骗局。

    有人说我韩寒是人造的,可我认为让人们相信“新浪博客的韩寒粉丝就有几亿”,进而相信新浪有几百亿的粉丝,那才是人造韩寒的最终目的!


    二、男盗女娼

    下面是视频“陈辰青梅煮酒,王韩铿锵对话”。





    我本不喜欢王朔,但也不讨厌王朔。可看了这个视频后,怎么就感觉王朔就是一个现代太监,当代面首哪!他居然大谈特谈被徐静蕾包养,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真是我中华男人的耻辱!

    而那个陈辰,竟然以徐静蕾为人生目标,以包养当代小白脸为一生最大理想!

    看完这个视频,才发现陈辰的采访标题“陈辰青梅煮酒”的答案是:煮酒论天下雌雄,唯徐姐姐与陈臣耳!

    听听这个视频,王朔的字字腔腔怎么都透着公鸭嗓,太监音啊!那陈辰的笑,又是多么淫荡,居然时不时地要比较王朔和韩寒这两个被当今中老年妇女揪心挂肠的小白脸,哪一个更“好看”,哪一个更让女人爱。时不时地让两个小白脸指出什么样的女人才是“活好”,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有资格包养这样的小白脸。 好象她就是当今的慈禧太后,可以在万军丛中随心所欲地挑选她的面首了!难道说中国真的又回到母系社会,或者是又到了江青执政,或是慈禧听政了吗?

    未完待续
    -----------------

    附录:韩寒原作,《杯中窥人》
    作者:韩寒

    我想到的是人性,尤其是中国的民族劣根性。鲁迅先生阐之未尽。我有我的看法。

    南宋《三字经》有“人之初,性本善”,说明人刚出生好比这团干布,可以严谨地律已;接触社会这水,哪怕是清水,也会不由自主如害羞草的掞叶,本来的严谨也会慢慢被舒展开,渐渐被来的严谨也会慢慢被舒展开,渐渐被浸润透。思想便向列子靠近。

    中国人向来品性如钢,所以也偶有洁身自好者,硬是撑到出生后好几十年还清纯得不得了,这些清纯得不得了的人未浸水,不为社会所容纳,“君子固穷”了。写杂文的就是如此。《杂文报》、《文汇报》上诸多揭恶的杂文,读之甚爽,以为作者真是嫉恶如仇。其实不然,要细读,细读以后可以品出作者自身的郁愤——老子怎么就不是个官。倘若这些骂官的人忽得官位,弄不好就和李白一样了,要引官为荣。可惜现在的官位抢手,轮不到这些骂官又想当官的人,所以,他们只好越来越骂官。

    写到这里,那布已经仿佛是个累极的人躺在床上伸懒腰了,撑足了杯子。接触久了,不免展露无遗。我又想到中国人向来奉守的儒家中庸和谦虚之道。作为一个中国人,很不幸得先学会谦虚。一个人起先再狂傲,也要慢慢变谦虚。钱钟书起初够做,可怜了他的导师吴宓、叶公超,被贬成“太笨”和“太懒”,惜后来不见有唯我独尊的傲语,也算是被水浸透了。李敖尚好,国民党暂时磨不平他,他对他看不顺眼的—一戮杀,对国民党也照戮不误。说要想找个崇敬的人,他就照照镜子,但中国又能出几个这类为文为人都在二十四品之外的叛才?

    然而在中国做个直言自己水平的人实在不易。一些不谦虚的人的轶事都被收在《舌华录》里,《舌华录》是什么书?——笑话书啊!以后就有人这么教育儿子了:“吾儿乖,待汝老时,纵有一身才华,切记断不可做也,汝视《舌华录》之做人,莫不作笑话也!”中国人便乖了,广与社会交融,谦虚为人。

    中国看不起说大话的人。而在我看来大话并无甚,好比古代妇女缠惯了小脚,碰上正常的脚就称“大脚”;中国人说惯了“小话”,碰上正常的话,理所当然就叫“大话”了。

    敢说大话的人得不到好下场,吓得后人从不说大话变成不说话。幸亏胡适病死了,否则看到这情景也会气死。结果不说大话的人被社会接受了。

    写到这里,布已经吸水吸得欲坠了。于是涉及到了过分浸在社会里的结果——犯罪。美国的犯罪率雄踞世界首位,我也读过大量批评、赞扬美国的书,对美国印象不佳;但有一点值得肯定,一个美国孩子再有钱,他也不能被允许进播放黄带的影院。

    中国教育者是否知道,这和青少年犯罪是连在一起的,一个不到年龄的人太多沾染社会,便会——中国教育者把性和犯罪分得太清了,由文字可以看出,中国人造字就没古罗马人的先知,拉丁文里有个词叫“Corpusdelieti”,解释为“身体、肉体”与“犯罪条件”,可见罗马人早认识到肉体即为犯罪条件。

    写到这里,猛发现布已经沉到杯底了。

    Friday, March 9, 2012

    张宏宝在香港有多少存款?共约6千万美元!

    张宏宝在香港有多少存款?共约6千万美元!(转自刘刚博客)
    张宏宝在香港有多少存款?共约6千万美元!

    这篇文章中有中功在香港的存款记录。

    其中,存在王行祥(张宏宝别名)名下的存款HK$280,536,778 港币,按当前汇率(7.8),折合美元3千6百万美元。

    以田静(阎庆新)名下的存款共为HK$81,279,886,折合美元1千零40万美元

    在王行祥和田静两人的联合账户存款为HK$96,310,304,折合美元1千3百万美元。

    总共约6千万美元!

    这还仅仅是在香港的存款!从此可以看到,阎庆新、何南芳、张琪等人对张宏宝进行法律缠讼,索赔2千3百万美元这个数字是从何而来的。我一直都相信这2千3百万美元不应该是一个奇怪的神奇数字,那是根据张宏宝账上的钱余额而来。阎庆新本人能够调动的银行存款就刚好是2千3百万美元!阎庆新就是要通过法律缠讼,将这些钱都转到她们名下!一旦官司胜诉,她立即可将这2千3百万美元合法转走,甚至是从张宏宝的王行祥账户中转走2千3百万美元。如果败诉,她也会将这2千3百万美元强行划走。而事实上,正是这后一种情形:阎庆新转走两千三百万美元!

    当然,在张宏宝自己名下的那3千6百万美元,共产党也绝对要使用各种手段将这些钱掠夺和霸占的。

    由此可见,阎庆新对张宏宝的法律缠讼,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冲钱而来!是一场公然的抢劫和掠夺。而这种掠夺,如果是没有中共的背后策划和主使,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试想,如果阎庆新真的是自己想占有这笔钱财,她完全可以将2千3百万美元强行取出,然后就回国做愚公去,张宏宝和中功在中国已经被完全禁止,没有人能为中功的钱去起诉阎庆新。但是,阎庆新是大公无私一心为公的,她是忠心耿耿的,她有更高的使命。她不惜对中功和张宏宝反复恶性诉讼,最后所得到的钱也就是这两千三百万美元。

    而阎庆新给彭明等人的基金会拿出的225万美元,那仅仅是为了吊海外民运人士的胃口,成为诱饵,使得王炳章、彭明、周勇军等人为了张宏宝存在香港的6千万美元而纷纷飞蛾扑火,自投罗网!

    由此可见,阎庆新对张宏宝的法律恶讼,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在钱,而在于张宏宝的项上人头!外加王炳章和彭明的!

    后来周勇军为了得到张宏宝的这些存款,不惜制作假身份证,冒名王行祥,也就是张宏存款的银行用户名,以便靠欺骗手段取出那3千6百万美元!

    由此不难想象,王炳章和彭明为何能被阎庆新和张琪骗到东南亚,落入中共陷阱。我分析,他们也有可能相信了阎庆新的话,以为在那里制作一个“王行祥”的假身份证,就能轻松提取在香港的3千6百万美元,或者还有在东南亚的存款。殊不知,中共的大网早就张开,就等着他们去自投罗网!

    我会为张宏宝、王炳章、彭明,以及所有被中共超限战陷害的人去讨一个说法。

    那些对王炳章、高智晟落井下石的人,我已经将他们予以揭穿,我相信那还活着的十二大佬将终生被良心折磨,被悔恨煎熬,这是他们应得的报应。我以后还会继续揭露他们,直到他们向王炳章高智晟公开赔礼道歉。

    现在我已经被摩根斯坦利禁止进入了,我终于可以集中精力去干几件我一直都想做的大事了。我从现在开始,就是要跟摩根斯坦利去讨个说法。你凭什么被中共军队攻击数据库后,你不奋起反击中共,反倒要加害于我?就因为我曾经向摩根斯坦利警告过中共军队要对摩根斯坦利数据库要进行攻击吗?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会给你一个说法!

    同时,我也要为张宏宝、王炳章、彭明去讨个说法,向中国政府去讨个说法,直到他们放人并赔偿一切损失。更要向美国政府去讨个说法,凭什么美国政府对中共派到美国的总参三部的军官视而不见,一味地纵容她们对中国异议人士进行绑架和谋杀?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会用我的方式,给你一个说法!

    大家静等看好戏!很快就会开始行动!

    ---------

    附录:

    一、中功组织被查封的财产清单

    中功组织暂存张宏宝先生(王行祥)名下银行存款:

    SCB 570-2-146652-9 HK$8,398

    570-6-907957-6 HK$112,101,537

    570-6-908725-0 HK$32,891,855

    570-6-914536-6 HK$12,784,134

    HSBC 622002368888 HK$109,502,629

    HSB 239-082258-888 HK$13,248,225

    中功组织暂存阎庆新(田静)名下银行存款(对阎庆新有制约条件):

    SCB 570-6-914762-8 HK$35,703,337

    570-6-909689-6 HK$12,710,190

    570-6-912348-8 HK$10,878,501

    570-2-146653-7 HK$4,481,435

    570-2-146014-8 USD 296

    570-1-019662-2 NZD573

    HSBC 508038296888 HK$16,705,329

    BOC 7092610084225 HK$30,135

    1958611286938 HK$15,277

    1960320040479 HK$700,356

    BA 146783 HK$27,593

    DBS 210217725 HK$24,501

    CITIBANK 13619039 HK$3,282

    中功组织暂存张宏宝先生(王行祥)和阎庆新(田静)联名帐户银行存款

    (对阎庆新有制约条件):

    SCB 001-69196-01-01 HK$96,310,304


    ----------------

    莫少平会见笔录:深入虎穴,周勇军持王行祥假护照在香港出事

    一九九三年四月張宏堡以假身份落戶中國陝西省蒲城縣,改名王行祥


    会见笔录


    时间:2009年5月25日星期一

    地点:四川省遂宁市看守所

    会见人: 莫少平律师 陈泽睿律师 记录人:陈泽睿律师

    被会见人: 周勇军

    莫律师: 你是周勇军?

    周勇军: 对,我就是周勇军。

    莫律师: 我是北京莫少平莫律师,这是陈泽睿律师。



    周勇军: 莫律师我知道,可是我还不能确定你就是莫少平律师。

    莫律师:我们是受你家里人委托来做你的代理律师。是你姐姐找到我,但是呢,是你父亲签的授权委托书,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父亲的签字?



    周勇军: 应该是的吧。

    莫律师: 你同意呢就在这个授权委托书上签字。



    周勇军: 可是我觉得你这么个大律师我们家里请不起哎,我也不想我父亲把家里的房子卖了。

    莫律师: 呵呵,你这个案子主要有政治背景,这样特殊的案子我现在是一分钱也没有收。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同意的话就签字,我们就继续下去。你是在政法大学读的书?你学的是什么专业?



    周勇军: 我学的是政治学。

    莫律师: 哦,那你对中国现行法律的规定熟悉吗



    周勇军: 基本的我还是清楚的,但是现在法律修改了很多,很多具体规定我不知道了。

    莫律师: 你确认一下这个授权委托书鉴字吧.



    周勇军: 这个,我还是要问清楚你的收费标准再决定。

    莫律师: 这个你不用担心了,你的案子特殊,我也是特别对待。

    周勇军: 我在法大学政治学,在国外听说过国内有很多人权律师,但是没想到你莫大律师能来。

    莫律师:我先给你介绍一下你现在所处的法律地位。按照现行的《刑诉法》的规定你现在依然是犯罪嫌疑人,虽然己经对你批准逮捕,但是案件仍然在公安侦查阶段,所以你还只是嫌疑人,不是被告人。自你被刑事拘留之日起,公安机关至多只能拘留你三十七天,现在检察机关已经批准逮捕,公安机关依法还可以对你羁押两个月,两个月后,如果还需要继续羁押,则要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批准,还可羁押你一个月。这样如果还要羁押,那除非你的案件属于重大复杂案件,经省一级检察院批准,还可以延长两个月羁押期限。然后侦查终结案件进入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至多一个半月内检察院必须做出是否起诉到法院的决定,这期间还有两次补充侦查的机会,一次一个月。如果到时证据还不充分,检察院可作不起诉决定,以前有所谓“免于起诉”,现在改了没有了,都是做不起诉决定。



    看守所所长突然进来

    周勇军: 正好!所长,今天谢队长也在,谢队长说过外面写给我的信我都可以看了,你给我吧。

    所长: 我这里没有收到任何给你的信啊。



    莫律师:我们继续。我们现在侦查阶段担任你的律师,家属可以代为聘请。我们律师的职责是提出证明你无罪、罪轻或免于刑事处罚的证据和意见材料,法律赋予律师的职责与公安、检察、法院不同。我们也可以代你提出申诉控告。比如你受到刑讯逼供或变相刑讯逼供都有权作为你的律师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控告。

    周勇军: 我清楚了。



    莫律师: 你有没有受到刑讯遇供?

    周勇军: 没有,诱供倒是有的。我现在用三分钟时间给你介绍清楚案情。



    莫律师: 你好厉害,你用三分钟就可以介绍清楚啊? 呵呵,我都说不清楚。

    周勇军: 我这个案子是政治因素,我08年9月28日从澳门去香港,持的是马来西亚护照,现在他们说是假的,(护照)我是花钱向移民公司买的,去台湾、澳门都没问题。我护照上的名字不是周勇军,在香港被扣完全是个意外。

    莫律师: 你持有美国绿卡吗?

    周勇军:我的绿卡从93年2月4日起算,我一直不愿意入美国籍,自911以后美国移民法卡严了,我就在2002年申请入籍了,审查期限比较长,自我去年离美,(审查程序)只差宣誓一个程序了,所以我现在的身份是National“准国民待遇”。但我还是想家,因为父母亲人都在国内,尤其去年地震后更想回来。我还通过我姐姐周素芬办护照,她费了很大劲儿一直没办成。我后来想通过中国驻外领馆办旅行签证,也不行。中国政府把这件事当成政治事件远远超过刑事,9月28口我就持马来西亚护照从澳门去香港,觉得去香港无妨。但是香港海关认为沪照有问题,我也没向香港警方透露我的身份。香港移民局在9月30日中午给我一个不准入境通知书,我在港澳码头警署共待了48小时,当时我还在生病、治病。后来他们对我说对不起认错人了,就把我交给移民局,移民局说我们还是要核实一下我的身份再放我走。然后来了一辆车把我送到了深圳一个小宾馆,他们给我出具了拘留通知书,上面写的是我所持护照上的名字,我一直没向他们透露我的(真实)身份。11月7.8号左右,四川省遂宁市公安局就来人深圳,两个年纪大的一个年纪轻的,其中有一个人和我认识。他们来了以后周六、日两天两夜问我话,深圳警方在旁边听着。到27号他们又把我转到盐田看守所,又改了名字叫“王华”,我当时已经告诉他们我叫周勇军了,他们让我签“王华”,我坚决不同意签“王华”,我签的都是“周勇军”。从11月27日到盐田后,我给家里写了很多信,要求他们给我转达,他们不转达我就绝食,也一直不提讯我,一拖再拖,一直这样到四月份。后来所长和我说是上面的人打招呼把我“寄押”在这里,后来深圳警方又来查身份、问情况,核实后又给我出具了拘留通知书。我5月4日就到了遂宁。



    莫律师: 对,这些你家里人都告诉我们了,曾和你同号的一个人出来以后,都和你家里人说了这些情况。

    周勇军:深圳公安还背着我去了我在澳门的宾馆房间,把我的行李都取出来了,他们在办案过程中把我的财物搞丢了,扣押清单换所(拘留所)期间都没了,因为换一次所就开一份清单。但是无论如何香港移民局最早有一份扣押清单很清楚,所以能看出来我的银行卡、信用卡、电脑、文件等物品都没了。关于涉嫌诈骗案,调查我的唯一线索(理由)是我在香港警局做的询问笔录涉及的一个内容,我失误的地方也就是自己留了一份询问笔录在身上,香港警方制作询问笔录也给被询问人留一份,我要是不留,也就没有后来这些事情了。香港警察在盘问我的时候给我看了一封信的复印件,是一封从境外寄给香港恒生银行的信,他们说署名和我护照的拼音一样,写给恒生银行的,要求恒生银行从其户头下转200万港币到花旗银行的户头上。这封信和我没有关系,又不是我写的,我也从来没见过,另外银行也不能仅凭该封信就进行转款。我在公安机关一直否认信是我写的,与我无关,(所以他们就一直把我关着。)



    莫律师: 你涉案的事就只有这一个事件吗?

    周勇军: 对,关于诈骗就是只有这一个事件。

    莫律师: 你刚才和我说的和你给办案机关说的一致吗? 有没有变化过?

    周勇军: 一致,本来就是这样没有变化,我一直是这么说的。



    莫律师: 也就是说你以前就没有看过这封信? 这封信与你没有丝毫关系?

    周勇军: 没有,我从没有见过(信)。



    莫律师: 你涉嫌的是诈骗罪,按照中国刑法的规定,诈骗罪是捏造虚假事实或者故意隐瞒事实真相,使得受害人信以为真,自愿处分自己的财产。

    周勇军: 那我根本没有(这些行为)。香港警察都认为我没有问题,大陆警察还查这件事,还是和政治因素有关。



    莫律师: 根据你刚才说的,你没有向深圳警方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那按照有关规定,如果嫌疑人的身份无法查明的话,羁押期限不受限制,羁押期限只能从查明嫌疑人身份之日起计算。

    周勇军: 遂宁公安11月十几号左右去深圳的,最晚那个时候已经查明我的身份了。至于为什么关押我不放我,即所谓我说的政治因素。



    莫律师: 好了,今天就这样,你保重身体,如果需要见我们了也可以和谢队长说,他会转告。你身体怎么样?需要家里人给你带什么东西吗?

    周勇军: 我身体还好,就是心脏不好。上次我姐姐给我寄来(5月8号警察打电话给周勇军的姐姐去看守所为他存)的钱,现在还有。其他东西也不需要。



    莫律师: 你海外的很多朋友以及媒体都关注你的案子,你有什么话要对他们说的吗?

    周勇军: 我非常感谢他们! 我这次回来觉得中国和以前不一样了,进步很多了,海外很多人还是停留在很多年以前的观点上看中国,我也希望他们能回来看看。虽然我在这里坐牢,失去自由,但我希望他们生活得好。



    莫律师: 好,那就这样,请把委托书签了,保重身体!

    周勇军: 好的,谢谢!




    首页>>信息发布>>


    国际中功总会已经向香港银行、警方、入境处、美国国会、银行、法庭等通报此事,希望查明真相,对3800万弟子有个交代。

    ● 莫少平律师在得知事实真相后,已经停止了对周勇军的法律援助。

    ● 周勇军企图将经济诈骗罪行往政治因素上说,以骗取他是受政治迫害资格。

    ● 华夏子被暗杀的消息一公布,美国帮他的人也不敢再出手相救。

    ● 周勇军如果真想进大陆,从澳门直接进入珠海不就行了吗?何必绕道香港?

    ●周勇军向律师和香港警方隐瞒了一个事实:境外寄给恒生银行要求转款美国花旗银行的信就是周勇军发出的。周勇军盗窃了天华修院的保险柜,抢走了里面的所有美元现金(张先生通常都准备上万的现金),用伪造的军人身份证(Wang XingXiang)模仿张先生笔迹从信用基金处骗得张先生用于炒股票的钱(估计几百万美元),接着想用同样手段骗取香港银行的钱。购买马来西亚护照取名王行翔是为方便套钱用的。美国花旗银行的帐户应该是用假军人身份证开立的。

    ●周勇军盗得中功财产后养了两个情妇,她们在2008年同时为他生了女儿。所谓“在美国的家人”指的是其中之一张月伟,她也是周勇军作案套取银行款项的见证人。(她说周模仿了一个多月张先生的签名笔迹才行动的,在花旗银行开立了大户帐户,感动得银行派职员上门服务)。周勇军的美国身份证明材料(不排除另有中国护照):英文名: YUNG JUNZHOU,生于1967年9月26日,加州ID号码: D7711459,绿卡号: A071-889-900,现住址: 1227 S DelmarAve, San Gabriel, CA 91776。

    ● 从笔录中可以看出周勇军是北京方面的要犯。

    ● 周勇军承认遂宁公安局来的三个人中有一个认识,看来他是国安那条线的并非空穴来风。可惜的是,这次是北京让办的案子,恐怕遂宁小地方抵挡不住这场风暴了。

    ● 阎庆新的用假结婚证(花一万美元请叶宁做的)套取联名帐户财产一案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 美国经济犯罪调查部门地址:

    Detective Department, Metropolitan Area Fraud Task Force

    Financial Crimes & Fraud Unit, 300 Indiana Ave N.W. Washington DC, 20001, USA

    阎庆新的案件编号:CF03-620

    刘刚起诉摩根斯坦利和中投公司,索偿5百万美元

    刘刚向美国联邦法庭起诉摩根斯坦利和中国政府控制的中投公司,索偿5百万美元:

    Chinese Activist Says Politics Cost Him Morgan Stanley Job

    http://www.law360.com/newyork/articles/317834/chinese-activist-says-politics-cost-him-morgan-stanley-job

    Dissident Claims Bank Sacked Him for China
    By ADAM KLASFELD
    http://www.courthousenews.com/2012/03/07/44469.htm

    MANHATTAN (CN) - One of the leaders of the 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 claims in Federal Court that Morgan Stanley fired him to placate China Investment Corp., which is own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has a substantial interest in Morgan Stanley".

    Jailed for 6 years in China, Gang Liu secured political asylum and a green card from the Clinton administration in 1996. He continued criticizing his native land from the United States though organized protests, published articles and speeches.

    Since 2010, Liu has filed two long, pro se complaints in Manhattan Federal Court, accusing his estranged wife of being secret Chinese military operative, whom he claims led a far-flung conspiracy involving Pfizer, Google and others, to persecute him.

    One of those cases has been dismissed, and a federal judge is considering dismissal motions on the other.

    Liu hired counsel to help him with his latest case, which alleges a more straightforward conspiracy involving his former employer, Morgan Stanley.

    Liu says that his friend, Yi Tang, recruited him in 2009 to work as a trader for the bank.

    Tang, meanwhile, started a volunteer program where Chinese and Chinese-American alumni of Peking University who work for Morgan Stanley could share stories about financial careers in videoconferences, according to the complaint.

    Liu, who earned an M.S. from Peking in 1987, says his participation in this conference caused a stir in China.

    "As soon as plaintiff introduced himself, there was a loud uproar from the Peking University students, many of whom recognized him as a well-known dissident from the 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 the complaint states. "Yi Tang quickly came into the room, told plaintiff to stop speaking, and took plaintiff out of the room."

    Liu says his career took a nosedive after that.

    "On information and belief, Yi Tang told plaintiff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ould not allow him to speak, and that he could not let him be involved in the volunteer program any longer.

    "On or about June 29, 2010, Yi Tang told plaintiff that he needed to tell human resources about his background as a dissident and his current political activities," the complaint states.

    Liu says he did as he was told, and told Morgan Stanley's human resource officials Katherine Bosch and Stacy Alphonso "about his background as a dissident and his continuing political activism agains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in support of the cause of democracy in China."

    He claims that on June 28, 2010, the Chinese government became aware that he was working for Morgan Stanley, and had China Investment Corp. pressure the bank to fire him.

    Liu says that Tang suggested to him that he email his co-workers about his history as a dissident and an activist. He claims that many employees replied favorably to the email, until Kimberly Selquist, Morgan Stanley's vice president of human resources, told them to stay away from him.

    "Morgan Stanley would frequently require plaintiff to meet with human resources, compliance, anti-money laundering and IT security groups for no good reason, including weekly meetings with Selquist, Bosch and/or Alphonso," the complaint states. "The constant meetings were disruptive of plaintiff's ability to perform his regular work duties, and he felt that he was facing antipathy and suspicion from the bank due to his outside political activities and affiliation as an opponent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Liu claims: "(R)esponsible personnel of defendants Morgan Stanley and China Investment Corporation set upon a course to result in plaintiff's termination by (1) intimidating plaintiff's co-workers so that they would shun him and refused to cooperate with him on work matters, (2) intimidating plaintiff's supervisors so that they would shun him, refuse to cooperate with him on work matters, and refuse to provide him with assignments as his usual level of authority and responsibility, and (3) intimidating plaintiff with constant and unnecessary meetings with human resources and various Morgan Stanley personnel, all in an effort to get plaintiff to resign."

    He claims he resisted that pressure to resign, until he was fired on July 8, 2011.

    He seeks $5 million in punitive damages for conspiracy to violate his civil rights and New York State labor law.

    He is represented by James LeBow, with Lebow & Associates.

    Morgan Stanley did not immediately respond to telephone and email requests for comment.